• 朱镕基在上海

  • 朱镕基与上海的艰难改革

  • 那个改革的十字路口

  • 朱镕基与市场经济

  • 朱镕基与浦东开发

  • 河南安阳公交车杀人事件调查

  • 泛鑫保代的“理财”骗局

  • 坏邻居张必清

  • 旅美画家钱培琛的官司

  • 寻找新引擎

  • 鲁梅尼格的“中国梦”

  • 奥迪中国姻缘25年

  • 索尼扭亏后的一次感官创新试探

  • 消费升级下的4K加速跑

  • 《变形金刚4》里的新中国与好莱坞合作

  • 野兽派“公园山”的重生

  • 翻越富士山

  • 世界哲学大会

  • 成为小说家的莱布雷希特

  • 《人体》:内在的战争

  • 墨索里尼的藏书票

  • 野心的历史

  • “佩斯利”的涌动

  • 东南亚的玻璃天花板

  • 饥饿的黑洞

  • 癌症都是怎么得的?

  • 啤酒的异邦

  • 被贴上标签的李娜

  • 中国海军怎么办?

  • 环球要刊速览

  • 读者来信

  • 重启开城工业园区可解决什么问题?

  • 巴以和谈:低期望值从何而来

  • 天下

  • 理财与消费

  • 好消息·坏消息

  • 声音数字

  • 瑜伽教练

  • 电话号码里的人生

  • 好东西

  • 健康资讯

  • 丘尔库夫和基尔霍夫

  • 可悲的我

  • 普福尔茨海姆的古老黄金

被贴上标签的李娜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月初采访李娜时得知有一个摄影师一直在北京跟拍她,甚至连晚上去吃顿火锅都不会放过,以至于戴着帽子的李娜最终还是被周边食客们认出来了。李娜曾经半开玩笑说,只要姜山不跟着,一般在饭馆里只管埋头吃着,往往是引不起注意的。同事告我说,敬业的摄影师是在为《时代》周刊服务,大约两个月前,这本杂志的亚太版刚刚有过一期李娜击球的封面,难道他们还嫌不够吗?直到见到那位小个子女摄影师,我才知道,原来是《纽约时报》周日杂志要做美网专题,重头戏选择了李娜。快门不停按下,各种角度,摄影师浑身干劲,数百张像样的照片中,最终可被选中的不过几张而已,李娜早已习惯于近距离跟拍,自如得很。
  李娜,或近或远,在每个人心中都要被贴上小小的标签,“爱国”抑或相反,“脾气大”抑或“脾气糟糕”等等。面对公众期待,李娜似乎有太多需要改变,但在她口中,你暂且听不到“改变”一词,换之以“我要成就一个完美的自己”。采访李娜,无外乎就是想尽力还原一个真实的公众人物,无论你评价如何,每多一分真实,就多一分公平。面对面采访李娜时,摄影师一直在不远处抓拍,我很感兴趣,外国人的镜头中以及笔下的李娜与我们所见有何不同?为何2013年的美网会让李娜占据赛前的重要版面?我盼着能读到布洛克·拉莫的文字,他可是近10年来写中国体育最多的外国人之一。
  拉莫,曾经的美国《新闻周刊》大牌记者,2005年出版的《姚明传》就是由他主笔,这是他身上与中国发生关联最主要的那个标签。在多数外国人眼中,他可是个“中国通”,凡遇中国题材,交给他总是没错的。很可惜,我没能见到跟随李娜采访的拉莫,但我知道这个家伙的确一直活跃在中国。7月份《纽约时报》周日杂志有一篇很有分量的大稿,透析中国少年高尔夫球手的生活,就是他奔波内地所得。
  终于等来了美网开赛前的最后一期周日杂志,三篇稿子组成了2013年美网的视野,李娜篇幅好长,费德勒也不短,我坚信“天王”背后的团队一直在做一件事情,说服所有人相信,再夺大满贯并非不可能。另一篇稿子闲情逸致,对话康纳斯,这位老兄很红,但也很逊,与莎娃仅仅合作一场比赛就被炒掉,来不及回味些啥,就到站了。
  看杂志就是看画嘛,我数了数,足足选用了14张照片,通通都是在北京拍摄所得,那是李娜两个星期的美网备战期,照片中的场景多是训练,居然有李娜午觉一瞥,足见彼此间逐渐建立起的那份信任。在iPad上打开这篇大稿的一瞬间,我期待可以看到一个别样的标题,结果是失望了,拉莫先生给出的是《李娜,中国网球的叛逆》。“Rebel”这个词大家初中就学过的,并不复杂,但我还是小心翼翼地愿意将其翻译为“叛逆”,而不是更为极端的“反叛”。在我看来,这个标题就是贴在李娜身上最为典型的一类标签,都是来自我们环境之外的观察者。两年多前夺得法网冠军创造历史后,《泰晤士报》著名专栏作家赛义德先生也将李娜描绘成反体制的绝佳榜样,人生轨迹似乎也是如此,但是每时每刻都凸显所谓的标签,总觉得调子有些怪怪的。
  通读全稿,新意不多,本来这稿子也是写给那些对于李娜还不算熟悉的老外,很多对于中国人烂熟的故事必须要重头说起,随着拉莫的文字也算是重新走过李娜的网球人生,其中不少细节还是源自李娜的那本热销自传。比如,21岁逃离网球之初,李娜回到武汉家中旋即关闭手机,似乎只有如此才能切割开她厌烦的环境以及运动。在拉莫眼中,这就是再典型不过的“叛逆”或者“背叛”。对于一个老外,熟悉中国并非易事,至少翻译李娜口中的“三拜九叩”很难。时下,谁写李娜,都绕不过近来的那两次赛后新闻发布会,拉莫会很在意新华通讯社的国家官方背景,在他想来能与这样的记者交锋对阵,那还不是“叛逆”吗?这事好复杂,不说也罢,想撤换某些标签已是徒劳。中国网球“金花”们一道教会了世界一个词——“单飞”,这在老外们眼中就是最好的“反体制行为”,先用汉语拼音拼写一遍,再辅以英文意译。这其间的逻辑再简单不过,中国需要改变,每一个突破者都会被有意放大。
  拉莫先生并非炒了一盘冷饭给我们,文中还是有些小细节证明他至少有几天是在李娜身边的。在北京城东北角的一所网球学校中,李娜安心接受卡洛斯的调教。今夏高温酷暑,室外体能训练丝毫不能懈怠,汗水打湿全身艰难完成训练的李娜大吼一声:“我想我是真死了!”一天前,在室内健身房练完后,她也曾旁若无人地叫道:“我就快死了!”年纪,一直是李娜面前的难题之一,训练后恢复越来越慢,每天如果没有90分钟的按摩,第二天几乎行走都会困难。拉莫记录了一个小细节,训练结束后,李娜特别想在自己住的酒店里来一次SPA,电话打过去被告知预订满了,其实只要报上李娜大名,一定能得到关照,可她就是不报名字。在酒店中注册的名字不是他们夫妻二人的,因此都只是用房间号指代,一位服务员盯着李娜问道:“你长得好像网球明星。不对,你可比她本人瘦啊!”听到这话,李娜转身而去,留下一串开心笑声。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35期 | 标签: | 1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