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胜负

  • 一轮旧时的纸月亮

  • 溜索

  • 梨木妆台

  • 诗二首

  • 水墨

  • 尾生的等待

  • 神迷路了

  • 大雅宝胡同甲二号

  • 数学鬼才佩雷尔曼

  • 通脱

  • 惜字如金

  • 初入武大的齐邦媛

  • 敲门

  • 楼板

  • 复杂的必要

  • 当大事遇到小节

  • 哲学的呓语

  • 如何做聪明的病人

  • 生存的隐喻

  • 送你一只喵

  • 真实自有万钧之力

  • 蒸饭匠

  • 三个祖母和一个婴儿

  • 暖暖地看别人撒谎的样子

  • 味道

  • 不爱接班的孩子

  • 天堂

  • 完美的错误

  • 我为何拒绝消费

  • 人助旅行

  • 我在五道口卖枣糕

  • 来自历史的自信

  • 幽默感挺费气力

  • 不轻言“免费”

  • 进入宁静之地

  • 治弱国如修坏室

  • 小国大球

  • 圣敦煌记(节选)

  • 联合国秘书长是个什么职位

  • 该换时钟了

  • 言论

  • 幽默

  • 季诺漫画

  • 余生好长,你最难忘

  • 意识与无意识

  • 凡俗与高雅

  • 虚荣值多少

  • 千万在场

  • 那座山,让我知道我已老

  • 偏见这样产生

  • 7分钟定律

  • 极限教育

  • 禅院书舍

  • 爱的险境

  • 手中握刀,不要说话

  • 留点空间

  • 制度即良知

  • 智趣

  • 互动

不轻言“免费”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刚到荷兰读硕士时,我去听一个关于公共卫生管理和交流的讲座,谈的是公共卫生署这类政府机构在对公众进行健康普及和宣传时的措辞问题。
  我印象很深的是关于“免费”这个词的内容。
  台上专门研究社会公共交流的教授不断强调,政府是绝不能使用“免费”这个词的。因为政府不是具有生产力的商业机构,它的每一分钱都来源于公民缴纳的税款。政府对公民的服务,已被民众提前交税了,谈何“免费”?
  而“提供”“给予”这类词,也是政府需要小心使用的。理由同上,政府是通过与企业或是其他机构合作,才能调配产品和提供服务的,这不是政府自身提供和给予的,所以不能用这类词,而要用“组织”“调集”“规划”这类词语。
  举个例子。
  荷兰公共卫生部门在针对流行病免疫的“国家免疫接种计划”里,慎重地声明这次行动“不付费”。他们谨慎地避免了“免费”这个商业性词语。因为“国家免疫接种计划”本来就是用纳税人的钱来做的公共健康项目。大家都已经缴了税,而政府要说是“免费”那就太不恰当了。“不付费”就要好很多,表明除了已缴的税,不用再二次付费了。
  可想而知,荷兰公共卫生部门,是不用“国家免费提供疫苗接种”这类方式说话的。这是违规的。若是出错,政府就要被告了。政府的做事流程和公共交流方式不当,是荷兰最容易发生的政府被告案例。
  最初,我觉得好像这只是在“抠字眼”而已,后来我懂了,其实公权力和民众间的相互制衡和尊重关系,无非也就是由平时点点滴滴说话的措辞和行事的方式决定的。同时,人与人之间的礼仪和交往,不也就是在小处把握交流的分寸吗?
  反过来,涉及公众的责任与义务时,荷兰政府的用词和权责导向也是不容有疏漏的。
  比如,纳税是每个公民要有的观念和首要义务。政府不遗余力地在方方面面确认公民对此的认同感,用词更是力求准确。
  有一回我选车时,一辆轻型省油的小汽车引起了我的注意。车厂的销售员告诉我,由于该车的环保轻便性能,无须每月缴纳路税,这是购买该车的优点。我怕销售员糊弄我,事后致电荷兰车辆交通税务部门查实。
  电话接通了,我说明事情的原委,并把汽车的型号报上,询问是否可以不用缴纳路税。
  那边传来税务官员和善沉稳的声音:“魏女士,在荷兰每辆车的车主都要缴纳公路税,这是公民的义务……”
  听到这里,我心想,见鬼,果然被那个销售员骗了。
  税务官员的声音继续稳稳地传来:“您刚才提到的这款车需要缴纳公路税,每月缴纳的公路税额为0。”
  (陈海蓉摘自微信公众号“WeiKoMagazine”,勾 犇图)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21期 | 标签: | 7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