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什么不去爱

  • 茶的禅意

  • 老牛

  • 半旧

  • 等候适当的时光再遇

  • 别钻进青春的死胡同

  • 江上渔者

  • 过有意思的生活

  • 她是上天送来的礼物

  • 成龙

  • 文人逸闻

  • 爱情的泪滴

  • 王石在剑桥

  • 思乡与蛋白酶

  • 主持正义的成本核算

  • 日本士官学校的尴尬

  • 无人倾听

  • 100种生活

  • 那些顽固的单相思

  • 余额宝与存款利率市场化

  • 主持正义的成本核算

  • 主持正义的成本核算

  • 主持正义的成本核算

  • 大城市和小城市

  • 半碟冷菠菜

  • 英雄村的家书

  • 诚信老爹

  • 蔡春猪的宿命论

  • “致命”的友谊

  • 用对方的方式去爱

  • 亲爱的,有蚊子

  • 男人气

  • 雷锋是谁家的儿子

  • 在这些时候“抢”钱

  • 你也同样渺小

  • 给感到不安的你

  • 1万块钱一碗的牛肉面

  • 真正高贵的女人

  • 长寿之道

  • 外婆不都属于厨房

  • 没有身份证的大国治理

  • 西方国家的反腐

  • 不快乐,也要工作

  • 李鸿章访美十日谈

  • 文人的“斗殴”

  • 清末土豪怎样学外语

  • 想买房,先登报

  • 言论

  • 漫画与幽默

  • 我可以等

  • 如何成为阔太太

  • 克雷洛夫还价

  • 柠檬

  • 4名研究生的解题思路

  • 回去,是为了过去

  • 大人物与小人物

  • 观人

  • 险滩

  • 珠宝商

  • 手机三贱客

  • 微书摘

  • 去年的大雪

  • 微言

成龙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我们在南斯拉夫拍《龙兄虎弟》的外景。外景地离市中心40分钟的车程,是座废墟。两堵墙中间隔着一棵树,戏里要成龙由这边的墙跳出去,抓住树枝,一个翻身,飞跃到对面的墙上。
  从树枝到地面,有15米那么高,地上布满大石头。为了拍出高度,不能铺纸皮盒或榻榻米。
  “行不行?”工作人员问。
  “行。”成龙回答得坚决。
  摄影机开动,成龙冲上前,抓住树枝,翻到对面,一切按照预设的动作拍完。南斯拉夫工作人员拍掌赞好,但是成龙不满意,用术语说是动作“流”了,一举一动没有看得清清楚楚。
  “再来一次。”
  第二次拍摄过程一样,动作进步了,很清楚,而且姿势优美,大家认为能够收货了。
  成龙的意见是,看准了目标跳过去,像是为做戏而做戏,而剧情是他被土人追杀,走投无路,慌忙中看见那棵树而出此下策,所以最好是拍他回头看土人已追到,再跳上树才更有真实感。
  便照他的意思拍第三次。一跳出去,刹那间,大家看到他没有抓住树枝,往深处直落了下去。
  大概是成龙的本能吧,明明是头部冲下的,后来我们一格格地看毛片,他掉下的过程中还在翻身,结果变成背部着地。
  传来很重的“咔嚓”一声,大家心中大喊“不好”。
  成龙的老父也在现场,他心急地冲上前想看儿子的状况,要不是被南斯拉夫工作人员拉住,差点也跟着摔下去。
  成龙的身体并没有皮外伤,但是血像水喉一样由耳朵流出来。他的头下面是一块大石。
  大家七手八脚地用手边的布块为他止血。现场有个医生跟场,他跑过来用一片大棉花掩住成龙的耳朵。
  “怎么样了?”成龙并没有昏迷,他冷静地问道。
  “没事没事,擦伤了耳朵。”化妆师阿碧哄他。
  “痛吗?痛吗?”成龙的爸爸急得不知说什么才好。
  成龙摇摇头,血流得更多了。
  担架抬了过来,武师们把成龙搬上去,并叮嘱:“千万要清醒,不能睡觉。”
  十几个人把他抬到车上。这条山路很狭窄,吉普车10分钟后才行至大路。
  崎岖颠簸下,血又流了出来,棉花浸湿了一块又换一块,成龙的爸爸担心地直向儿子另一边的面颊亲吻。
  搭上另一辆快车,直奔医院,但是最近的也要半小时才能抵达,成龙一直保持清醒。事后他告诉我们,当时他的头很晕、很痛,他很想呕吐,但还是强忍下来。
  终于到达医院,这程路好像走了半生。但一看这家医院,怎么这样简陋和破旧。
  我们冲进急救室,医生给成龙一连打了4针预防破伤风的药,再为他止血。可是血是由脑部溢出的,怎么止得了。
  “不行,一定要换脑科医院。”医生下了决定。
  又经过一场奔波,到达时大家发现这家脑科医院比上一家更破旧,心中马上起了疙瘩。
  过了一阵子,医生赶到,是一个外形猥琐的老者,满头凌乱的白发,那件白色的医袍看得出不是天天换的。
  他推着成龙进入X光室,拍了数十张片。
  经理人陈自强趁这个时候与香港联络,邹文怀和何冠昌得到报告,马上打电话找欧洲最好的脑科医生。
  医院的设备和它们的外表不同,许多机器都是很先进的。X光片出来后,医生们已组成一个团体,共同研究。
  “病人的脑部有个4英寸长的裂痕。”医生以标准的英语告诉我们。
  “流了那么多血有没有危险?”陈自强问。
  “好在是从耳朵流出来了。”医生回答,“要不然积在脑部,病人一定会昏迷。”
  “现在应该怎么办?”
  “马上开刀。”老医生说,“病人的颅骨有一片已经插入了脑部。”
  一听到要在这种地方动手术,大家更担心起来。
  “不开刀的话,血积在耳朵里,病人可能会耳聋,这还是小事,万一碎骨摩擦到脑组织,就太迟了。”那猥琐医生说。
  长途电话来了,现在带成龙去别的地方已来不及,由巴黎的国际健康组织介绍了南斯拉夫最出名的彼得逊医生,由他开刀,必定没错。
  “我们要让彼得逊医生动手术!”大家激动地喊,“快请彼得逊医生来,彼得逊医生到底在哪里?怎么找得到他?”
  其貌不扬的猥琐老头微笑着对我们道:“别紧张,我就是彼得逊医生。”
  成龙的父亲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
  彼得逊医生安慰道:“请不用担心,这个手术说起来比碎了手骨脚骨的手术更简单,问题是在脑部,你们以为更严重罢了。”
  说完,他把烟蒂摁熄,带领一群麻醉师、护士和两个助理医生走入手术室。
  一个钟头,过得像爬着般的慢,手术时间这么久,医生还说不严重。
  手术室外有个小房间,几名辅助护士在那里等待,这几个女人大抽特抽香烟,弄得整个小房间烟雾缭绕。
  门打开了,彼得逊医生走了出来。
  我们以为手术已完成,想上前去询问,岂知他向我们做了一个等一下的手势,向护士们讨了一根烟,点燃后猛吸不停,吸完后又回手术室去。
  又过了一小时,整队医务人员才走出来。
  “情况怎样,医生?”陈自强问。
  彼得逊摇摇头,大家都吓呆了。
  “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病人。”彼得逊点了烟说道,“从他进院,照X光到动手术,血压保持稳定,没有降过,真是超人,真是超人。”
  “危险期过了吗?”陈自强大声地问。
  “过了。不过要观察一段时间,看有没有后遗症。”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彼得逊又猛吸烟:“你们在这里也没用。回去吧,病人要明天才醒。不用担心,包管他10天以后像新的一样。”

  护士把成龙推出来,我们看到他安详地睡着,像个婴儿。
  第二天,我们去看成龙的时候,护士们一面抽烟,一面“啧啧”称奇,她们说:“这位病人醒来还能吃早餐,而且胃口奇好,普通人现在只会吐黄水。”
  这一天,医生只允许我们几个人看他,进入病房时要穿上特别的袍子。见成龙躺在床上,他爸爸又去亲他。他与我们握手,没有多说话,然后昏昏地入睡。
  第三天,他开始头痛,“这是必然的现象”。医生说完,叫护士为他打止痛针。
  每一次打针,成龙都感到比头痛更难忍。这个人什么都能扛,就是讨厌打针。
  几天后,阿伦来看他,护士叫他在外面等。阿伦一边等一边吹口哨,吹的是戏里两人建立感情的友谊之歌《朋友》。成龙在里面听到,便跟着把歌哼出来。
  过了一星期,彼得逊见他恢复得快,便为他拆了线。是分两次进行的,先拆一半,停一天,再拆另一半。缝了多少针,大家都不敢问。
  “可以出院了。”彼得逊说,“相信酒店的环境比这里好。”
  3个星期后我们继续拍摄。“为了不影响戏的质量,上次失败的镜头,还要重新来过。”
  成龙说。
  (丹 雪摘自新浪网蔡澜的博客)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07期 | 标签: | 7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