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秘密情歌

  • 笑话

  • 老习俗

  • 跪搓板

  • 脱单计

  • 用了什么招

  • 如此报恩

  • 悬崖勒马

  • 密室杀人

  • 拜年

  • 绝活

  • 赔偿金必须还债吗

  • 多一项指控

  • 对一本书的尊重

  • 只留一串葡萄

  • 地铁有几个轮子

  • 借棺

  • 一条毛巾成就的英雄

  • 臭味相投

  • 我的战友叫二孔

  • 『啥汤』传奇

  • 老式恋爱

  • 恨死输入法

  • 神回复

  • 爆笑段子集

  • 词语另解

  • 当名作遇上“标题党”

  • 遭遇土豪

  • 你这是在干啥

  • 证据

  • 升职妙招

  • 防不胜防

臭味相投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根据日本作家海渡英佑同名小说改编。海渡英佑(1934--),日本历史推理小说作家,作品多以逻辑推理见长,曾获得第十三届江户川乱步奖。
  

厕所惊魂


  下午刚过四点,忙了一天的谷田弘子起身朝办公室外的洗手间走去。这个时间点洗手间里通常没什么人,弘子上完厕所正洗手时,突然听到一个沙哑的声音:“谷田小姐……”
  弘子紧张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厕所最靠近窗户的那个隔间的门被缓缓推开,一双男人的眼睛正死盯着弘子。同时,弘子从门缝中惊讶地发现,里面还有一个人!
  这两个人弘子都认识,一位是有“公司之花”美誉的宫本彰子。这位美人此刻花容失色,一脸惊恐,而在彰子身后的竟是主管石崎恒雄!不,准确地说,是前主管,因为石崎已于两日前提出了辞职。
  弘子满脸的惊诧,原本待人谦和的石崎主管,此刻身着一件灰白色风衣,脸色铁青,眼神凶狠,右手还握着一把类似登山刀的凶器,他挟持了彰子!
  弘子不由得往后退。石崎又发话了:“谷田小姐,你别紧张,我今天感冒发烧,喉咙都哑了,所以请你走近一点,你要是不听话,宫本小姐只有自认倒霉了。”
  “求求你,请你听这个人的话吧,我不想死……”彰子的苦苦哀求,让弘子不忍心撒手不管,她颤抖着问:“你、你要我做什么?”
  石崎说道:“我这次辞职是被逼的,我咽不下这口气!你现在去把仓冈课长叫来,还有,告诉大家,任何人都不许接近这个洗手间!我这里可带着炸药呢!宫本小姐,你能证明我不是在唬人吧?”
  彰子哭哭啼啼地说道:“这里有好几根红红绿绿的东西,我不知道是什么。他是个疯子……天呀!你把我弄痛了!”
  弘子听到彰子的惨叫声,不敢耽搁,慌慌张张地冲出了洗手间。

要求一二


  当弘子语无伦次地把话传给仓冈课长时,仓冈额头渗出了汗珠。
  公司内的派系斗争相当激烈,前不久,实力派的核心人物桑野先生因为车祸去世,与他为伍的一帮高级干部都被以各种理由撤了职。而石崎作为他的女婿,也遭到了百般刁难,被逼离职。仓冈原本以为,仗着妻子和美能继承到巨额遗产,石崎不该对丢一份工作那么耿耿于怀,可没想到他竟然会做出这种极端的行为来。
  仓冈硬着头皮赶到了那个洗手间,站在外面喊话:“石崎!我是仓冈,你有话要对我说?你出来说吧,别把事情闹大!”
  半晌,才传来石崎宣读声明般的声音:“仓冈课长,你存心把莫须有的侵占公款的嫌疑安到我头上,可我没有动过公司的一分钱!”仓冈申辩道:“这是误会!我也不是只怀疑你一个人啊……”
  石崎似乎完全漠视仓冈的辩白:“我要求你们几位领导向我递交谢罪状还我清白!或者是补偿我一笔慰问金,这就全看你们的诚意了。我给你们两个小时,过了时限,就别怪我对人质不客气!”
  “你……你别不讲理好不好?还有,宫本小姐是无辜的,你为什么要连累她呢?”
  石崎没有回答,彰子却哭得歇斯底里:“天啊,我求求你别再多说了,这个人现在根本没有理智啊,他说什么,你就听什么吧!”
  接着,石崎低沉的声音又传出来:“另外,说来丢脸,我的老婆和美背着我偷男人,昨天晚上竟离家出走!我有确证,这个男人就是公司里的一个人,我的第二项要求就是:两个小时内,把这对狗男女给我带来!”仓冈一头雾水:“这种男女间的私情,我怎么能在两个小时内查出来呢?”
  “这个家伙,难道不是表面上装着道貌岸然的仓冈课长你吗?”
  仓冈一听,激动得口沫飞溅:“你……你别血口喷人好不好!”
  石崎继续说道:“那或许另有他人,我不想多说了,你们去查吧!”
  “好,可你刚才说你有确证,能说给我听听吗?”
  半晌,石崎才开腔,但似乎答非所问:“顺便告诉你,我据为人质的宫本彰子是和美以前的同学,是个坏女人。是她煽动和美红杏出墙的,所以我不能放过她,必要时我会毫不犹豫地对她下手的!”
  “没有……没有这样的事……我是冤枉的……你饶了我吧!”彰子绝望的尖叫声再度传了出来。

虎头蛇尾


  公司领导们开始研究应对之策,其间,几位和石崎关系不错的同事,也尝试了晓之以理的说服攻势,其中还有与石崎同在一个登山俱乐部里活动的前辈。可不管怎样,都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公司最后决定:由几位领导联名写谢罪状,同时给石崎一笔不菲的慰问金。对于这个答复,石崎似乎默许了,随后他又问:“你们怎样答复我的第二项要求呢?”
  石崎的妻子和美到底和谁有私情?难道真是仓冈课长?面对领导的诘问,仓冈拼命为自己辩白。
  快到时限了,公司当局知道这件事情已经无法关起门来自行处理了,他们只得报警。
  警察听说石崎持有短刀以外还备有炸药,便不敢贸然行动了。他们尝试与石崎谈判,可石崎置之不理,只是一再强调,在两项要求都被满足之前,是绝不会妥协的。他的感冒好像很严重,说话都有些困難的样子,因此,几次表达意思还是由彰子代理发言的。
  将近六点,在和美居住的青山公寓调查的警员,发来了最新的消息:刑警们破门而入后,在公寓客厅内发现了和美的尸体……警员初步判定,和美是被掐死的,且刚死不久。她的衣服齐整,也没有外伤,像是事先被人下了安眠药。
  是谁杀了和美?那个与和美私奔的男人又在哪里?他是凶手吗?警察一时无法断案。指挥官江口警部决定采取迂回战术:“石崎,你太太昨晚离家出走后突然得了急性盲肠炎,被送进医院动了手术,因而不能来见你。她表达了对于离家出走的悔意,她很担心你啊!你要是现在罢手,这个罪不会很重。”
  石崎想了一会儿,可能由于身体真的撑不下去了,竟有了降服的意思:“我要求警察以及公司人员全部撤离现场。我会自己出去的,不然,我立刻对宫本彰子下手!”
  江口警部思索了一下,便依石崎的要求撤了人手,但他示意一些警员埋伏在暗处,伺机行动。十分钟过去了,十五分钟过去了,洗手间里并没有动静。突然,站在窗前的一名警员“啊”地叫了一声。江口警部冲过去,朝这名警员所指的方向张望,看到一样东西在黑暗中飘落下去——这是一件灰白色的风衣。
  难道石崎跳楼了?不可能,那件风衣如果是人穿着,哪会那样飘然而下呢?江口警部把头探出窗外瞧,墙壁上并没有脚可以踩的地方,石崎也不可能爬窗而逃。
  约莫十分钟后,江口警部还在发愣时,洗手间门开了,憔悴的石崎和彰子双双出来。石崎在毫无抵抗力的状态下,接受了逮捕。

百密一疏


  这不是虎头蛇尾式的一场闹剧吗?简直莫名其妙!警员们从洗手间里搜出了一把真的开山刀,而所谓的炸药却是假的,是一些用涂了颜色的塑料管伪装起来的东西。
  “我大概是由于发烧而昏了头,”接受审讯时,石崎沮丧地说,“我太绝望了,妻子、公司,甚至是老天爷都对我不公平!”
  江口警部直接问道:“你把风衣从窗口抛出去,这是干什么?”
  “我想自杀,我不想活了,但我太窝囊了,我看到手里的风衣掉下去的时候,我又退缩了……”石崎瘫在座位上,狼狈至极。
  另一方面,石崎之妻和美的死亡案件还悬而未决。石崎的反常行为,引起了江口警部的大胆推测:莫非石崎在杀害和美后,故意演出这场闹剧来?他挟持人质,闹得鸡犬不宁,但论起罪来,因为是初犯,人又发着高烧,再加上有情有可原之处,因而获得缓刑的可能性相当大。何况石崎还有动机:和美死了,桑野家的巨额遗产将全数归他所有……
  可是,推测归推测,根据验尸结果,和美的死亡时间是下午五点前后。可是,石崎在下午四点的时候就把自己关在洗手间里了。
  江口警部反复思索,他的脑海中始终有一幕场景挥之不去,那就是在空中飘落的灰白色风衣。他仔细翻查了那件风衣,款式极其平常,口袋也空空如也,然而,他终于发现某样东西了!
  不久后,石崎和彰子以共同杀人嫌疑遭到逮捕。
  原来,石崎先利用安眠药让和美昏睡,再来到公司演出了一场挟持彰子的戏码。然后,他趁弘子去报告领导的时间,从洗手间溜出去,赶回家向妻子下了毒手。而彰子则一个人在厕所里操作录有石崎声音的录音机,同时,适时加上自己的台词而演了一场独角戏。
  石崎在杀害妻子后,在约定时间回到这幢大楼。这时六楼已是戒备森严,而五楼尚可自由出入。
  彰子用事先准备的绳索把录音机吊到五楼,石崎接到录音机后将它藏好,彰子再将绳索的一端固定好,然后把灰白色风衣抛出窗外。
  警员们的注意力会被从天而降的风衣吸引过去,而在登山俱乐部受过训练的石崎就利用这个时间,靠繩索攀登到六楼。上来后,再将绳索藏入洗手间吊顶的隔层里。
  利用挟持人质惹一场事端,以制造杀人不在场的证明,这项大胆的计划,却因一点小小的疏忽而功亏一篑:这件风衣上沾有一小块嚼过的口香糖渍!警方化验得知,上面有彰子的唾液!
  一个生命受到威胁的人质,怎么会悠闲从容地嚼着口香糖呢?
  (改 编:平 冬)
  (发稿编辑:丁娴瑶)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5期 | 标签: | 2,459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