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愿力

  • 七夕

  • 没“钱”吃饭怎么办

  • 靠脸吃饭

  • 办公室里的暖男

  • 意粉求上墙

  • 那些因爱美而“吃土”的女孩

  • 亿万富豪的共同点

  • 伟大的公司只需要55人

  • 穷是因为你不懂富人的赚钱方式

  • 导盲犬的道别

  • 草莓疑案

  • 猫与鸟,狭路相逢

  • 感谢她,让我看清不离不弃的意义

  • 孤独的守望者

  • 又是一年

  • 无敌上上签

  • 网购

  • 满分

  • 女神心事

  • 神回复

  • 神回复

  • 整个人开始方了

  • 冲线

  • 真是亲妈

  • 说得好有道理

  • 这次,他们玩的是突破次元的爱情

  • 有钱人为什么要贷款买奔驰

  • 蒋家鸡油炒饭

  • 两年攒12万的蠢主意

  • 培根体

  • 我们就这样,比着长大

  • 你那点拼 ,真的不算什么

  • 蔡依林的蛋糕

  • 傅园慧:每个“逗比”背后,都藏着一泳池的悲伤

  • 什么事都没发生,就发生了爱情

  • 爱的证据

  • 今天我面试了一个67岁的人,他与母亲同龄

  • 什么人会行衰运

  • 看见对方的底牌

  • 那段消失的记忆

  • 倚门望母

  • 天堂的路有多远

  • 微写作

  • 微评

  • 曾经,我喜欢不良少年

  • 《幽灵公主》:琥珀中的爱情

  • 爱,就是“你吃饭了吗”

  • 差等生

  • “分组可见”是朋友圈最可怕的功能

  • 我们为什么爱看loser故事

  • 为猴子补裤洞

  • 亲爱的,生气的话要轻声说

  • 测测你的邪恶指数有多高

  • 20岁的技能,很难帮你挺过一辈子

  • 会批评的人很多,懂时机的人很少

  • 要回来的礼物

  • 遥远的卖蚕人

  • 比惨不如比狠

  • 蟒蛇吃鳄鱼

  • 生与死的哲学

  • 花费时间和浪费时间

  • 卖猪肠粉的女人

  • 你敏感的歇斯底里,别人却毫不在意

  • 什么才是真正有趣的生活

  • 龙椅的夹层

  • 真正的重要

  • 曲则全

  • 长寿的秘诀

  • 相爱,就是一起说废话、做傻事

  • 首尔“一只鸡”

导盲犬的道别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门一打开,我立刻被热情的Effem缠住腿,动弹不得;看得出来它非常高兴有人来,不停地在我身上跳呀跳的,骨碌碌的大眼荡漾着笑意。我还来不及摆脱,它却像个淘气的小精灵般,一溜烟不见了;随后叼着发出声响的小玩意出来耍宝,“唧唧唧……”的,它有好几个呢,时不时秀一下;玩累了,才躺在主人脚边休息。
  那时它的主人张国瑞已经罹患渐冻人症,Effem的“导盲”任务被迫停止,大部分时间都在家。每次去看他,我总得先跟Effem这样打过照面才见得到本人。
  很久很久以前我非常怕狗,记得当时我们常到一个爱狗的前辈家聚餐。他养了一只大秋田,话题都绕着它打转。正当大伙聊得尽兴时,我进门了,现场突然安静下来,与前一秒其乐融融的气氛形成鲜明的对比;接着,前辈很贴心地把秋田带到房间关起来……后来有人看不下去了,直言,该关的应该是不喜欢狗的我。
  刚踏进视障圈,我知道身兼盲用计算机工程师和盲棒队强大的张国瑞是一号人物;但第一次采访他,出来迎接我的却是他的导盲犬Ohara。
  Ohara当时还不知道世界上有人不喜欢狗吧!它摇着尾巴兴奋地朝我正面走来,我本能地往后退,它愣了一会儿也跟着后退;国瑞急着解释:“它不会咬人,导盲犬的祖宗八代都没有咬人的记录,你不要怕!”我一听稍微放了心,Ohara似乎也读出我被说服的表情,再度走近我,将毛茸茸的身体往我腿边靠,我竟感觉一股暖流涌过心头。

  那一刻,Ohara改变了我对狗的畏惧,建立我对导盲犬的好感。此后我也主动靠近它,我初入门还不知道该怎么跟狗相处,但那的确是我想表达感谢的一种方式。
  他们一起度过十余年黄金岁月,不知不觉导盲犬已届退休之龄。这意味着他即将失去它,但他打从心底不愿意,仿佛整颗心也被带走,直到训练师晓以大义,“难道你要等它老了走不动了,才让它退休吗?如果你爱它的话,何不让它享受几年清福?毕竟它为你工作大半辈子。”
  那是一段漫长的告别,难过与不舍纠缠着他,国瑞睡得少,梦境和现实之间变得模糊不清,那一阵子我见到的他都是满脸愁容。
  其实Ohara的退休生活极好,收养家庭有一大片草坪,有疼爱它的爸妈,家中就它一个“独生子”,没有争宠问题;它还结交不少新朋友呢!国瑞这才逐渐稀释离别愁绪。即便后来生病,生活经历着艰困的挑战,他仍抽空探望。
  这时年迈的Ohara老化现象显然易见,但看到主人来,非常兴奋,用力站起身打算到门口迎接,只是没走几步就一屁股坐下来;他完全明了这是怎么回事。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一天,Ohara卸下一身病痛,安详离世,享年十五岁。
  对于Ohara的离去,国瑞有心理准备,没有太多波澜。只是他想亲自送行,但碍于路途遥远,等他赶到时,Ohara已经火化了。天色已黑,坐在轮椅上的国瑞吃力地捧着骨灰回家,将它恭恭敬敬地放在客厅的祖先牌位旁,显示它在主人心中举足轻重的分量,这层关系的隐喻,更甚于家人。
  追思会在两个月后举行。不能言语的国瑞托妹妹念一篇悼念文,感谢Ohara无私的奉献和付出;唯一后悔的是没能让它早点退休,多享受悠闲生活,幸好收养家庭给了它灿烂的晚年,弥补些许遗憾。他回顾与Ohara相伴的日子,如此丰富、如此美好。
  事隔一年半后,国瑞决定让第二只导盲犬Effem提早退休。我觉得时间把他锻炼得成熟了,他不想重蹈覆辙,这次改以欢愉的心情为它举办欢送派对。
  那天,他请朋友买美味的牛肉,亲自喂食。朋友把牛肉放在国瑞手中,请Effem过去品尝。我不确定Effem知不知道这是它在主人家的最后一夜,只见它吃完后一脸满足地依偎在主人身边;国瑞则用毫无力气的手不停地抚摸……那一幕,至今深深烙印在我心底;即使现在想起,仍触动我心弦。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8期 | 标签: | 2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