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奥斯丁的再见

  • 彩虹

  • 林肯中心的鼓声

  • 细雨灯花落

  • 致拆房者

  • 烧窑的用破碗

  • 谁道人生无再少

  • 音乐家,请入席

  • 被葱杀死的爱情

  • 老央

  • 沉重之尘

  • 小花

  • 情歌的幻觉

  • 细节

  • 家训

  • 互联网吓唬企业

  • 我们的发明真的如此之多吗

  • 眼界超不过想象

  • 从三家分晋看英国脱欧

  • 亢龙有悔与左右互搏

  • 隐忧的“软世代”

  • 当父母到了望九之年

  • 那个为弱者顶住的人

  • 争吵与看病

  • 同胞家书

  • 明天要早一点呀

  • 成人的规则与儿童的江湖

  • 那些与吃有关的浪漫

  • 法海渡劫

  • 吃完粥,洗钵去

  • 妖精为何总是得逞

  • 摊贩之光

  • 至味在江湖

  • 泥泞天使

  • 地图上的线

  • 区块链

  • 如何科学地聊足球

  • 面子

  • 鞋子和威权

  • 战争中,学生的爱国方式

  • 索贿的艺术

  • 鹦鹉大葱

  • 蠢人

  • 言论

  • 漫画与幽默

  • 摄影家之眼

  • 改变

  • 大不幸亦有幸

  • 森林的重要性

  • 43年与1/30秒

  • 往天上写字

  • 人生的睡姿

  • 春天的悲哀

  • 国王和迷宫

  • 科学的纯真年代

  • 我害怕阅读的人

  • 善于辞令

  • 徐策跑城

  • 真话与假话

  • “生活家地板杯”原创征文比赛获奖名单

  • 所爱隔山海,山海犹可平

地图上的线

中国古人看山水的时候,有一种“阴阳”的概念。我们看世界地图,注意一下中国在地球上的位置。大家都知道,从非洲撒哈拉沙漠起向东有一条干旱带,一直延伸到中国西部的高原。我国位于欧亚大陆的东部,按古代的说法,我们处于“阳面”,他们处于“阴面”。
  我把这样的格局叫作“阴阳割昏晓”,这是杜甫当初眺望泰山时写的诗。其实中国也是有“阴”有“阳”。有一条线从黑龙江的黑河,一直到云南的腾冲。大家在中学学地理的时候,老师可能都讲过这条线。这是地理学界的老前辈胡焕庸提出的,也叫“胡焕庸线”。这条线以西以北地势都很高,以东以南普遍很低。汉代的《淮南子》一书讲过共工怒触不周山的故事,共工把撑天的柱子撞倒了,所以“天倾西北”而“地不满东南”,水都朝东南流,形成这样一种地势,构成中国地形的3个阶梯。中国古代兵家一直讲“右倍山陵,前左水泽”,就是说西边和北边高,东边和南边低,从西北打东南是顺势,从东南打西北是逆势,往往逆势不能够获胜,这是兵家讲的概念。
  这条黑河—腾冲线不仅是中国生态分布线,也是人口分布线。最初胡焕庸先生关注的就是人口分布线。人们常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但其实人也是向低处走的,中国约94%的人口都集中在黑河—腾冲线的东南,西北只有約6%的人口,西北地区的面积其实比东南的还大。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3期 | 标签: | 0 views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