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抑制的消费

  • 191亿元的网购狂欢:微观描述

  • 网购达人:生活的性价比

  • 境外购物:乐趣与技巧

  • 中国消费力:数字下的坚挺真相

  • 消费不足可能是个伪命题

  • 窘迫中产者的“吐槽”

  • 释放消费

  • 彼得雷乌斯:典范将军的滑铁卢

  • 北大港湿地东方白鹳救援记录

  • 张娇:自然保护区以及矛盾人生

  • 从北京到版纳:推着妈妈去旅行

  • 合水村:“空心”村

  • 恩泽留守儿童关爱中心:“80后”返乡青年的公益探索

  • 点石成金

  • “进军香港不是一场拍卖”

  • 生态重整期的Acer步调

  • 3亿中产阶层与宝马的未来想象

  • 陆川:我的电影青春期画上了句号

  • 王羽佳:游走中的钢琴家

  • 寻找挑战麻婆豆腐的葡萄酒

  • 如何把失败变成成功之母

  • 谢尔·埃斯普马克:《失忆的年代》

  • 幸福公寓

  • 多年生经济作物的拐点

  • 青草更青处

  • C.罗不幸福?

  • 珠海航展与“新军备竞赛”

  • 环球要刊速览

  • 读者来信

  • 以色列是否会向阿萨德宣战?

  • 直布罗陀争端:300年的僵局

  • 天下

  • 理财与消费

  • 好消息·坏消息

  • 声音·数字

  • 配角爱情

  • 故事达人王宁

  • 幸福的猪们

  • 好东西

  • 健康资讯

  • 大家都有病

  • 自杀游戏

点石成金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1937年8月,徐悲鸿随“中央大学”迁到重庆,继续在“中央大学”任教。重庆是山城,百姓喝水来之不易,挑水汉子一趟趟往来嘉陵江的百丈悬崖,他们吃力的步履和被水桶压弯的扁担,让徐悲鸿深刻地感受到他们生活的艰辛。为此,徐悲鸿有了创作一幅真实生动的巴人汲水的想法。
  这幅《巴人汲水图》高300厘米,宽62厘米,颇显细高。画面将巴人传统汲水的场面,分解为舀水、让路、登高前行三个段落。舀水,描绘一健壮的男子,仅穿着一条黑色的短裤,头发虽已秃顶,但其身体强壮,匍匐着前身,右手紧握着一只巨大的木桶提梁,从湍急的嘉陵江水中,迅捷而熟练地舀水。旁边又一衣着褴褛的赤足妇女,低头用力,正把舀满的水桶,吃力地提到岸边。让路,描绘一头缠汗巾、赤臂裸腿的男子,躬着身体,肩负着重担,吃力地攀登着陡立而漫漫的石梯。旁边应接石上,谦恭地站立着一位身穿长衫、把前摆挽在腰间、肩挑空担的青年男子,他身体微侧让路,以同情和怜悯的目光凝视着吃力攀登的挑夫。图画的上方,绘制了三位登高攀至江岸顶端的挑夫,他们爬完了艰险的陡梯,开始迈开大步,比较轻松地急行。
  同一题材,徐悲鸿创作了两幅。第一幅《巴人汲水图》,徐悲鸿后来补题“静文爱妻保存”,现存于北京徐悲鸿纪念馆。1937年徐悲鸿在重庆画了这幅画后,印度驻华大使想买下,于是照原图重新画了一张。后一张则在2010年翰海秋拍中以1.71亿元人民币成交,刷新当时中国绘画拍卖成交世界纪录。
  北京保利拍卖有限公司近现代书画部顾问李思莫说,《巴人汲水图》至今有三次公开在拍卖市场。第一次出现的时候是1999年,当时并没有人看好。它最初的委托底价是150万元人民币,由于市场从未出现过这类徐悲鸿的作品,因此包括徐悲鸿博物馆以及相关专家都不敢确认,给出的意见比较含糊。加上当时媒体渲染,质疑画作真伪,于是拍卖公司不敢冒进,把底价降至120万元人民币。拍卖当天,唯有一人举牌不犹豫,势在必得,完全没有被任何怀疑的观点所左右。这位买家叫于丰胜,山东人,可以说是第一代进入艺术市场的行家。最终他以132万元人民币购得这件后来创纪录的作品。
  于丰胜的收藏是有选择的,多集中于晚清及民国之后的绘画与书法,且以近现代诸家为多,几十年的买卖经历,使他常能沙中淘金,对作品的优劣真伪有独到的识断,他的意见常为收藏界倚重。经于丰胜过手的一些作品就曾在拍卖场上拍出天价,《巴人汲水图》即为一例。
  1961至1965年,由于青岛冬暖夏凉,全国当时的知名画家定期在夏日来青岛举办画展和当场作画,于丰胜有幸见到许多精品。同时得济南大家关友声介绍拜李苦禅先生为师。于丰胜回忆,那时我常将习作寄给苦禅老师,请其赐教,苦禅老师每每用毛笔回复,逐一点评,有时一页,有时数页,每当其时,我也会将老师的手迹拿与爱好书画的朋友们分享。直至1978年李老最后一次来青岛,于丰胜都跟随身边。
  于丰胜的花鸟是得李苦禅真传,画得有板有眼,用笔用墨都颇有苦禅老师酣畅淋漓的韵致。参加工作之后,于丰胜的工资仅33.64元,养家都难,没钱买纸墨,逐渐便以卖画为生。80年代调到一家专做出口画的工厂,参加广交会,眼界开阔,他发现拍卖中亦能捡漏,是买画的一个好途径,另外也跟画家结合一起做画展,销售画作,慢慢积累起一份收藏。李思莫说:虽然于老的收藏不能跟现在这些新时代下的财富大鳄相比,但他有自己独特的眼光,能看到小画作里的趣味和学术。所有的人都看是假的,他认为真,他买了这个画,重新收拾收拾,能给抢救出来,有点属于四两拨千斤,把土豆变黄金的这么一个人吧。
  于丰胜说:我自幼酷爱齐白石、徐悲鸿、李苦禅、王雪涛,所以天天以画为伴,熟悉它,理解它。徐悲鸿纪念馆去过几十次,所以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一眼就知真假。买到手当时就交钱,多晚回家都要打开再欣赏许久才能入睡。对我而言,作品的真伪已不是问题,精之极才是更加重要的。最为难得的是张张不同,来之不易。
  一次,上海一家小拍卖公司卖一张齐白石的荷塘蜻蜓。于丰胜电话遥控上海的朋友,问了几个问题,品相如何,是不是老表,蜻蜓感觉是否僵硬。电话另一端的朋友十分怀疑地告诉于丰胜,说从没见过这种大黑浇墨的画法,但是于丰胜很坚决地说,如果是你描述的样子,那就把它买下来,多少钱都要。拿回来一看,于丰胜特别高兴,原来这是一张齐白石中晚年时期的作品。李思莫说:“齐白石在这时还在尝试那种扑拉拉的蜻蜓的感觉,那个劲儿其实挺霸气的,一般的功力是没有办法掌控的,四笔就描绘出一个轻盈的翅膀。于老几十万元买下的,现在再拿出来,应该到500万元以上。”
  对于于丰胜,行里人对他又爱又恨:爱他就希望他传授点技巧,希望能从他的身上学习到一些东西;恨他的,实在是因为他对艺术品行业的判断不按照常理分析。所以,于丰胜近60年来一直是独行侠。买之前避而不谈,买完之后可以告诉你全部的故事。于丰胜买过一张齐白石的《三鱼图》,上面有鲶鱼、鲫鱼,还有好多鱼虾在一起。鲶鱼绘画的技法很难,中间的色调掌握到位不容易,整体呈现灰色系。基本上两团大墨,一点,一围,一提腕,一条鱼就出来了。画的内容难得,可是品相不是太好了,衬纸破损厉害,让整个画面呈现出灰色的感觉。只是,品相问题并不是难题。于丰胜因爱画而钻研与画相关的各个方面,在他20岁的时候曾专门学习过装裱,也成为一大高手。李思莫说,齐白石的《三鱼图》本来画得就很好,用的墨也讲究,经过于老的重新装裱,整个画作和当初的状态完全不同了。
  于丰胜这次拿出50余件作品交由北京保利拍卖有限公司进行展出,其中涵盖齐白石作品35幅,徐悲鸿作品6幅,张大千作品1幅,王雪涛作品3幅,从未露面的于非闇精品1幅等。以一人之力,从零做起,几十年间能私人藏齐白石不同时期代表作,靠的便是于丰胜的那句话——“以貌取人”绝对不是一个坏习惯,因为“相面”的功力更是在赏画之上。
  王雪涛 《清趣》
  设色纸本
  王雪涛的花鸟主要继承宋、元以来的优秀传统,取长补短,创作上主张“师法造化而抒己之情,物我一体,学先人为我所用,不断创新”。他注重写生,尤善于描绘大自然中的小生命,如此幅图中的蜻蜓和小鸟,栩栩如生,惹人喜爱。
  此幅作品将写意和工笔结合,荷叶的描绘可以明显看出画家对青藤、八大等大写意画家的研究和继承。荷花和花苞描绘得精细入微,于墨叶中更显得亭亭玉立,脱俗雅致。除花卉描写极具形态、特征鲜明之外,画家更擅于捕捉稍纵即逝的瞬间形态,无论站立侧望的小鸟,抑或展翅飞腾的蜻蜓,均可夺物精魄,无不具有灵动之生机。王雪涛笔下的花卉和生灵造型准确,特点鲜明,似乎是活生生的再现,除却积年而成的深厚功力之外,其自觉与不自觉地受到西洋写实画法之影响也是确实无疑的。
  徐悲鸿 《钟馗》
  设色纸本
  此幅作于1937年。是年6月,徐悲鸿赴长沙举行个人画展,本幅便是端午节时在长沙所作。钟馗作为除妖斩鬼的神仙,历来许多画家都以此为题材进行过创作,但多将钟馗描绘成凶煞之相,徐悲鸿却另辟蹊径,以古代官宦的形象塑造钟馗。钟馗一身长袍,头戴官帽,双手合拢,腰插宝剑,神色凝重,长髯飘拂,朴实而端严的造型给人以高大威武之感,使观者不由得心生敬意。画法上采用中西结合之法,人物比例协调,造型生动,有西画的准确性,笔线上又充满传统中国画的韵味,无论是阔笔而出的衣纹,层层水墨晕染出的长髯,还是面部细致的五官刻画,均与传统绘画一脉相承,可谓徐悲鸿一件独具一格又融中西的人物画佳作。
  于非闇 《拟马麟笔意》
  设色纸本
  于非闇是中国近代工笔画的奠基者,其古而不泥古,工笔花鸟和书法受宋徽宗赵佶影响较多,创两宋双勾技法之新,线条秀劲有力,设色强烈不失沉稳,典雅清丽不流于娇媚,生动传神且富于装饰趣味,有一种乐观积极向上的审美情趣。特别是其笔下花卉,既能远观,又可近赏。
  此幅画作乃于非闇学南宋宫廷画师马麟之笔意,在继承古典传统的同时亦非常注重写生。图中所绘梅花和蝴蝶形象刻画细致精微,从茎干、枝叶到花头的用线严谨讲究,劲挺有力;蝴蝶、枝叶之墨与花头之红形成对照,富贵典雅并具有装饰性。此作在提炼加工的基础上未失写生的鲜活感,画面依然生机盎然。提拔用宋徽宗瘦金体写成,117个字,笔笔见功力,全文惯气,一气呵成。
  齐白石 《属到百岁》
  设色纸本
  此幅作于1948年,白石88岁时所作,为代表其晚年艺术面貌的作品。画中描绘了老鼠、烛台和葡萄三个物象,将这些普通之物引入绘画,不仅扩展了文人画表现的题材,亦更新了文人画的艺术境界。画面构图简率,烛台矗立于中心,造型古拙质朴,黑色的圆形烛台、鲜红的蜡烛,以及淡红色的火焰均刻画生动,似乎可以感受到火光摇曳晃动,蜡炬融化流淌;两只老鼠全以水墨画出,造型概括,寥寥数笔便将其体态和质感展现得活灵活现、惟妙惟肖;一串葡萄以没骨法而出,晶莹剔透,引得老鼠争食;左上侧的题款以行书写出,字里行间变化多端,丰富了画面。整幅画形神兼备,情境交融,既有形式上的美感,情节上的趣味性,又流露出一种朴实天真的情怀,实为白石雅俗共赏画风的体现。
  齐白石 《寿桃》
  设色纸本
  齐白石晚年画寿桃甚多,此帧作于1945年,是年日本投降,白石老人心境爽朗,且在家中小酌庆祝抗战胜利,此图中洋溢的热烈氛围便折射出老人内心的愉悦。画面的主体为一篮寿桃,上侧枝叶垂落,秋蝉与蚱蜢平添生趣。篮中的三只寿桃以没骨大写意法画出,直接用洋红和藤黄点画,在轻重和浓淡的变化中描绘出桃子的骨肉感,形状饱满硕大;竹篮以焦墨勾出,笔法凝重苍劲,其粗犷的形态与桃实的鲜艳形成有趣的对照;一丛枝叶以干涩的淡墨画枝,湿润的水墨画叶,再以浓墨勾勒筋脉,墨点和藤黄色点加以点染;秋蝉和蚱蜢均以细笔画出,精确的造型和工谨的笔致表现出生动的形态,与寿桃构成动与静、粗与细的对比。整幅布局简单而巧妙,造型夸张而极富表现力,设色艳丽而雅致,形式上既单纯又丰富,气氛亦十分欢快。
  李苦禅 《芭蕉八哥》
  设色纸本
  李苦禅的这幅《芭蕉八哥》恪守中国传统绘画法规,融中西技法于一炉,水墨淋漓,笔意疏朗,虽不见芭蕉树的完整体态,但虚实相生,蕴涵风雨阳光无限生机于其间,自有一番“一叶知秋”的独特写意流露画端,真是胸有丘壑意在笔先。水墨的情致,漫漶于大自然中的生活气息,文人式的抒情呼之欲出,飞白部分布局合理,意象耐人寻味。画面上,一片硕大的芭蕉叶从上而下婆娑纷披,中间使用中锋淡墨勾勒粗大的主脉,两侧平行的分叶脉则用侧锋深墨绘就,娴熟地运用了破墨法的技巧,墨色融合,自然率真,有一气呵成的美感。线条如行云流水,苍劲朴拙,墨色浓淡相宜。垂下来的顶部自然弯曲,似被风吹拂轻轻飘动,又仿佛在季节的嬗递中日渐老去而开始弯曲,既显得动感十足,又充满沧桑之态。石头上两只黑色的八哥静静地站在那儿,翅膀收敛,显得憨态可掬,十分可爱,达到了笔墨无言、境界自生的艺术效果。山石、梅枝和八哥看似随意挥洒,实则笔法凝练简约,尤其是八哥额羽丰盈、双翅八字白斑的外形特征以及性特延长竖立的特点刻画得惟妙惟肖,具有笔墨厚重疏放、形象洗练鲜明、笔简意繁写意的艺术风格,使画面意趣盎然,充满生气。这幅画创作于1978年,为李苦禅晚年的佳作。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47期 | 标签: | 8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