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战与政治派对

  • 他们在这样竞选

  • 危机时代:总统的道路选择

  • 如果昨日重现

  • 美国的领导力在减弱吗?

  • 杰瑟·艾欣格尔:亚当·斯密也会错

  • 群众议政时代的到来

  • 创新和消费:下一个十年的关键词

  • 宁波人的抗议:以PX的名义

  • 温岭虐童案发生之后

  • “八二宪法”30年:法治重建的起点

  • 微西村的“船上小学”

  • J.P.摩根的收藏

  • 人民币汇率再起波澜

  • 赛道离公路有多远

  • WCG渐变与328亿美元的三星品牌溢价

  • 设计派家电与戴森的中国尝试

  •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来自东方叙述者的西方故事

  • 敌人,不是一个爱情故事

  • 田家青和制器

  • 奥巴马与实用主义哲学

  • 李昆武:用画笔记录《伤痕》的老兵

  • 大师回答儿童提问

  • 交易的秘密

  • 海顿的钢琴曲

  • 目睹新基因的诞生

  • 为什么总是马里奥?

  • “刺刀与战马”的淡定

  • 环球要刊速览

  • 读者来信

  • 乌克兰议会选举:“东”“西”之间的角逐

  • 石原慎太郎能够走多远?

  • 天下

  • 理财与消费

  • 好消息·坏消息

  • 声音·数字

  • 幼儿园的抽水马桶

  • 老同学

  • 白大姐

  • 好东西

  • 健康

  • 大家都有病

  • 皮皮

读者来信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舞台的诱惑
  不要总抱怨盗版,如今已是MV当道。不妨看看,邓丽君各类唱片累计发行1.5亿张,曾被视为天量;“鸟叔”仅一首《江南Style》上传YouTube网站3个月,网民点击就超过247万。这只是一家网站,它还在31国的iTunes排行榜上居首,模仿者无数。网络时代,信息获取只需轻点鼠标,当播放终端越来越保真便捷易携带,唱片的式微就如同印刷品的日渐式微,来得不可抗拒。因此,音乐的传播,无论在文化意义上还是在商业模式上,都需要新路径,“中国好声音”算是一个成功运作的案例。
  广州 花哨人
  救助报道的苦恼
  作为一家市级媒体,每一次接到救助电话,我们都感到很焦虑,是报道还是不报道,需要做出艰难的抉择,这种抉择不但让我们身感困惑,而且让心伤痛。
  自从报社成立民生部公布报料电话以来,每个月都会接到不少救助电话。刚开始,我们对这种求助都进行了采访报道,热心读者纷纷捐款。但是随着报道增多,热心捐款的人渐渐变少,急需救助者有的只收到几百元钱,以致希望变成失望。更困惑的是,我们帮了人却可能被人骂。曾看到一位女同事,一边接电话一边流眼泪。问她怎么了,她告诉我,上星期写了一篇救助报道,一位躺在病房里的阿姨急着要钱交医药费。她以为报道了,立即就有人捐款,没想到等了一星期也才收到2000元,不够支付3天的医疗费。她很失望,于是大骂我们没水平,骂我们媒体有个屁用。于是我们专门开会商讨,并对所有报道进行了一次梳理,发觉:学子需要救助的效果都好,许多人愿意一直资助到学子大学毕业,成绩好的学子往往几人争着要资助;但对于生重病求助的,就没有这么多热情资助了。
  有一个例外。8月18日,饶平县大埕镇上东村年仅22岁的陈创维被诊断出“骨髓符合再生障碍性贫血改变”、“真菌败血症”。其时距陈创维从大学校园走上职场还不到半个月。他的妹妹为哥哥做了骨髓配型,骨髓移植手术整个过程的治疗费用至少需要60万元。我们为陈创维做了5次追踪报道,凑齐了钱,但感到欣慰的同时,仍然没有摆脱困惑,因为此新闻引起了一位老市委书记的关注,他把2万元慰问金送到陈创维家后,引起了当地各级党政领导的重视。陈创维是幸运的,但不是每个求助者都这样幸运。
  本来做救助新闻就是行善,可要是找不到好的报道方法,无法打动读者的心,即使报道了,也没人伸出援助之手,就还不如不报道。于是我们被迫选择性报道,每当接到求助电话,就会细致地分析判断报道后有没有效果。我们想办法尽量报道,可当写不出打动读者的东西时,往往不得不放弃。
  毕竟,通过媒体寻求救助对生命还是没有保障的,可我们却要面对越来越多这样的求助。我们由此深切感到体制性保障制度的建立已经非常迫切,政府应该担起这个责任,合理统筹社会资源,从根本上解决特殊人群的救助问题。
  广东潮州 洪巧俊
  自考作弊记
  羞于仅有专科学历,我一直想拿取像样的本科文凭,前段时间和几位职场人士闲谈时,其中一位笑呵呵告知,眼下找对了地方,搞到一张自考文凭,应该算是容易,去市区某地段的某某大楼找某某商贸学校,即可便捷行事。
  闻听此语,我抽空赶至某某大楼。这是一座毗邻高校的写字楼,一楼走廊过道的楼层介绍里,大致有1/3的房间是被各类培训机构、各式学校所占据,上面显示了某某商贸学校的具体楼层。登电梯,寻门牌,敲大门,一位20多岁的女孩是接待人。
  问清来意,她笑着表示,这是和外省某大学联办的自考办学点,开设了法律、会计、金融等共6个本科专业,学员在这里报名,一年半考完本科全部课程,学费1.2万元,每次考试保过,考点设在某某考场,考前有教师辅导,考试时可以照抄,只要学员不把上题的答案抄在下题就能及格。如果想获得学士学位,另交3000元,以便保证每门课程达到70分以上。我试探打听,报考的自考本科专业,自己能考过多数课程,只有两科觉得不好过关,该咋办?她点头回答也行,还是先来报名,公共课一门600元,专业课一门800元,比其他自考办学点更方便、更保险,学校安排考生去特定考场,即使没及格,还可修改分数。
  见我露出不信的神情,她很自信地解释,绝对没问题,这样的做法已经好几年了,这所学校的实际出资人拥有深厚的教育行业人脉和不便明言的背景。她随后又送我一张该校某教师的名片,嘿嘿,教育部考试中心、全国自考委名下,该教师犹且兼为中国民办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省管理中心副主任、××省××开考项目推广中心主任、××大学专升本项目组主任。
  近期自考考试前后,我又逢遇几位自考学子“热心”介绍,搞点小名堂,到郊县报名,监考比较松懈,有的“特殊”考场便于作弊,费用公道适宜,一门课程最低200元便可达到作弊目的,当然,包过或找枪手参战,价格肯定会高一些。
  西安 一读者
  看病那些事儿
  7月,姨妈身体不适,胸口憋闷眼前发黑。表姐带她到医院去看病,医生用听诊器听了听,做了个心电图,下结论是冠心病,让住院再做几个检查。姨妈拒绝。我在北京,婆婆也是冠心病,但婆婆在协和、友谊等医院验了几次血、做了心电图后才被确诊。我嘱咐表姐去医院验个血,两天后表姐将验血结果发了过来。姨妈的验血项目很少,不足婆婆验血项目的1/3,主要用来判断冠心病的项目都没有。老公说北京的大夫基本不依赖心电图,主要靠验血结果诊断。家乡大夫的如此轻率的诊断方法,让我们心存疑惑。
  9月,哥哥两岁的儿子因为吃了栗子没消化,又受了点风寒,由轻微的感冒腹泻导致最后突然抽风,爸妈半夜里急忙带着小家伙看急诊。大夫认真仔细看了看,最后要求住院观察。当晚就让小侄儿住进了医院。白天打针、吃药,也没做其他什么检查。住了两天孩子病情稳定,爸妈要求带他出院,遭到医生的拒绝。医生说还得再观察观察,用妈的话说:“医院还没赚够钱,还得再让他们宰宰。”
  前两天奶奶感冒咳嗽,一个多星期没好,叔叔带着她去了医院。医生二话没说先让住院,说要做几个检查。验血,拍肺部X光片,拍肺部CT,一系列的检查下来,医生也没有跟家人解释问题的严重程度,只是说奶奶营养不良。妹妹准备回家炖肉给奶奶增加点营养,但医生让少吃肉多吃点盐。这是何种逻辑我们也不清楚。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45期 | 标签: | 0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