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意大利面政治学

  • 行走在意大利面的版图上

  • 干面和鲜面,深情和诗意

  • 肉酱的身子猪油的心

  • 水管面和差异性

  • 以面团来抚慰我

  • 弹牙

  • 肚脐们的狂欢

  • 青酱飞扬

  • 怒辣笔管面

  • 正午的猫耳朵

  • 金光溅满海胆面

  • 黑口黑面

  • 一堂托斯卡纳面食烹饪课

  • 意面身边有山泉

  • 中国崛起面临的国际体系压力

  • 毕节儿童死亡事件调查

  • 地方债风险再起

  • 沃尔沃掸去蒙在老品牌上的浮尘

  • 不畏“限购令”的奥迪自信

  • 画在地图里的双年展

  • 演员李雪健

  • 李六乙:醉翁之意不在《安提戈涅》

  • 香奈儿的符号

  • 奢侈品与网购

  • 尊严的历史及其含义

  • 酒店入住必读

  • 据守市场底之“天险”

  • 比赛日

  • “铁穹”系统的希望与困境

  • 环球要刊速览

  • 读者来信

  • 奥巴马访问缅甸

  • 众议院解散:日本政坛面临重组

  • 天下

  • 理财与消费

  • 好消息·坏消息

  • 声音·数字

  • 别人的衣柜

  • 舅姥爷与我的故乡

  • 史上职场花絮

  • 好东西

  • 健康资讯

  • 大家都有病

  • 你永远都不会老

读者来信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被抑制的消费
  看到这个标题,很受触动。被抑制的消费群体还有很多,比如老年群体。我父母年届八十,从局级和处级退下,俩人退休金才7000元,一半要补贴看病,不舍得买保健品不敢去旅游,从不发生大笔的消费;可同时,他们有套大房子,价值数百万元,但似乎只能留给后代。孩子们都能照顾自己,却无法给予父母更多。若能推行“以房养老”,抵押房屋后按月获得“反向抵押贷款”,他们就能过上丰富多彩的晚年生活。这个例子已经能够说明,我们的消费的确是被抑制的,只要政策对路,消费的能量就会释放出来。
  天津 何洁
  “留守”的悲伤
  不久前我回了趟几年没回的农村老家,刚到家时,却看见院子里沉浸在悲伤中。原来,欣欣和她奶奶死了。欣欣,就是那个几年前我看见在学走路、今年才7岁的小姑娘。那天,她跟伙伴到山坡上玩,不小心掉进了深水库里。当时也有其他人看见,可都是些不会水的妇女和儿童,只能干着急。也有两个不会水但年纪轻的妇女下水去救,结果不但人没救上来,自己还遭遇了危险。欣欣死后,从浙江赶回的欣欣父母很悲伤、气恼。欣欣母亲忍不住大吵怨骂负责照管欣欣的婆婆,老人家本来就很悲伤,再加上愧恨,自己悄悄上了吊。一个原本很祥和的家庭,一下子却失去了两条人命。
  不幸溺亡的欣欣,是典型的留守儿童。而我从母亲处得知,这些年,在附近几个村,几乎每年都会有留守儿童意外殒命的事情发生。并且,母亲还告诉我,村里十几岁的小涛和小伟都被判刑了,这令我惊诧不已。小涛和小伟也是村里的留守儿童,在他们才几岁时,父母亲就远赴外地打工,留给爷爷、奶奶照看。而爷爷、奶奶,由于年龄太悬殊和时代落差,只知道照顾和疼爱孙子,却并不懂得如何管教好孩子。小涛和小伟上初中时,就跟一帮社会青年混在一块儿,渐渐学坏,开始是偷,后来是抢,结果在去年一次抢劫时捅伤他人,各自被判了4年有期徒刑。
  与众多农村相同,我们村也是个留守村。大多数青壮年都外出打工了,除极少数能将孩子带至打工地读书、放在身边照管之外,多数孩子都留在了村里。因为,村民们外出大多是从事建筑工,经常是这里干几个月那里干几个月,极不稳定,便不可能把孩子带在身边。而如果是留在农村务农专心在家照管孩子,却挣不到钱盖不起房子,生活也贫穷。而且,就算把孩子照管懂事也考上了大学,又拿什么让孩子去上大学?所以,这是一种两难的选择,而你,却必须要选一样。
  都说少年儿童是祖国的花朵,未来的希望,可我们村里的现实却体现出儿童的留守成了一种悲伤和无奈。我只能期待,国家和社会能够重视农村这样的不正常状况,我们大家都行动起来,以更多的关爱将“希望”放大,将悲伤消弭于无。
  重庆垫江 张玉宝
  有关户口的心酸事
  前阵子碰到在媒体工作的上海朋友,他的户口在上海,他太太的户口在北京,因夫妻户口在两地,办个准生证、护照什么的都比较麻烦,他们计划把户口迁到一起,没想到北京、上海这两个大城市户口,无论迁到哪里都不容易。他准备把太太的户口迁到上海,一问上海的户籍管理部门,得知户口进上海比较难,且不管有没有进沪户口指标,单是要求他提供一张夫妻分居7年需要团聚的书面证明,就比登天还难。找民政,他们不管,他们只负责提供夫妻证明,但不能提供夫妻分居的证明。找街道,街道也不提供这样的证明,因为分居几年他们不知道。到了北京,户籍管理部门听说把户口迁出去,都在提醒,北京户口多值钱啊,不比上海户口差,将来孩子上学和高考什么的,北京户籍考生优势无穷,谁会愿意放弃北京户口呢?这对夫妻想想,干脆把丈夫的户口从上海迁出,迁到北京。上海这边户籍部门说话了,你若迁出户口,再进上海就难了,不是一般的难,进来不能再转回上海,再定居上海,就变成外地人,必须要办临时居住证和长期居住证了,你要慎重考虑一下。最后这对夫妻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据说中国现存几十种户口形式,有家庭户口,有集体户口,集体户口又分企业集体户口和学生集体户口,甚至还有人才市场集体户口,有暂住流动户口,有亲戚投靠户口等等。更稀罕的是,集体户口单位不愿意保管个人的挂靠户口,让当事人迁走,但当事人买不起城市的房子,户口存档单就捏在自己手里自己保管,等买了房子再落户。以前还有一种蓝印户口,本来蓝印户口是可以转为正式户口的,因为买不起房子,最后都落空了,蓝印户口一到期就一钱不值了。还有一种迁移证户口,我以前有个邻居,称呼老吴,大学没毕业就离开学校,户口就挂在学校的集体户口上,但不久学校不愿意管理这个户口,就给他注销了,他的户口就只剩下一张户口迁移证,后来迁移证也弄丢了,10年之内找不到,就一直上不了户口,二代身份证也无法办,也不知道到哪家派出所办。今年11月,他费劲巴拉千辛万苦,终于找到户籍管理的上级,也感动了他们,特例给他补了一张户口迁移证。因为他还没成家,只能把户口挂在老家小弟弟家,但户口簿却是他一个人的,这等于一个地址门牌号下有两个单独的户口簿。最近,他终于拿到了写着他大名的身份证,这下老吴终于可以买火车票乘坐高铁了。户口类型还有多种,总之够混乱,且对现实生活造成诸多不便。
  浙江 小羊
  谁最幸福?
  最近,某机构发布的“公众眼中最具幸福感的职业”排行榜中,公务员再次高票占据榜首。可幸福作为人对自我生存状态的感知,排行榜真的能够如实反映吗?
  我的好友阿凡,博士就读于武汉大学,毕业后供职于一省直机关,作为一名公职人员,并且还是一位高学历公职人员,他是否幸福呢?公允来说,也不能说他不幸福,但阿凡的幸福主要来自于妻子的贤惠、儿子的乖巧以及父母的慈爱,鲜有来自于职业、更遑论寒窗苦读换来的学历。也许如果在CCTV“你幸福吗”的镜头追问下,阿凡会给出让领导满意的官方回答,但在其背后的民间解读中,必然另有一番滋味。
  身为公职人员,阿凡的月薪只有2600元,坊间流传的关于公务员的高福利基本上没有享受过,“三公”消费每年几千亿元,可与阿凡又有多少关系?经济学上的二八定律,也就是20%的人占据80%的资源,在公务员内部同样适用,不过,这却被很多人有意无意地忽视。所谓的职业稳定,可想想20年前下岗的国企工人,不也曾认为自己是政府的人吗?到头来又如何,每每想到这,便让阿凡对未来忧心忡忡,担心自己成为大时代下体制变革的牺牲品。虽然金钱和幸福之间并没有必然联系,但在金钱和物质已经成为社会上大多数人的普遍追求,金钱甚至成为衡量一个人高低贵贱的唯一标准时,否认金钱对生活品质的影响也是不符合实际的。对于很多人对他真实收入的不相信,阿凡很想公开家庭财产以正视听,不过,对于财产公开,公众的兴趣点也多半是放在领导干部身上,他作为普通的公务人员,大家也只当他在说笑,谁会在意呢。
  高房价、低收入迫使他只能一家人蜗居在城中村。隔壁租住的邻居是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初中辍学便出来打工,目前从事铝合金门窗的制作,自己做老板,月入8000多元,两相比较,让阿凡不禁为之气短。不过邻居对阿凡很尊重,认为他是博士,又就职于政府机关,言谈间对他甚是客气,在教育子女的时候,常以阿凡为榜样。这却加深了阿凡的负罪感,他一直不敢告诉邻居自己的真实收入,羞于开口。幸福是什么?有人说,是物质上无羁绊,精神上无负担,可身为公务员的阿凡,这两个标准都不达标,却成为“最幸福”的人,也许相比于阿凡个人的困顿来说,不同职业之间的陌生和隔阂更值得让人关注。人们常说,幸福因对比而缩水,问题是公务员之外的其他行业从业者了解吗?
  郑州 关晓海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48期 | 标签: | 3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