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癌症是可以避免的

  • “为什么是我?”

  • 癌是什么?

  • 四千年抗癌史

  • 癌症与身体

  • 癌症成因假说

  • 我们无法选择的抗争

  • 放疗是一场战役

  • 靶向治疗:旧病新治

  • 中医:整体疗法应对癌症

  • 上访,非访,截访

  • 赵梅福上访历程中的乡土现实

  • 500块钱与14条人命

  • 一个罕见病家庭的艰辛求药路

  • 城镇化2.0

  • MINI如何像哥们儿一样

  • 转型期的戴尔:PC拾穗人兼任企业服务拓荒者

  • 大众定位下的亨氏中国发力

  • 信用卡十年与中国的消费时代

  • 信息不对等

  • 《情人的衣服》:淡味之外的味道

  • 没有菜谱的戏剧烹调

  • 被科学激发的设计

  • “007”的“物质范儿”

  • 腕表的邦德效应

  • 邦德腕表的变相演绎

  • 邦德的衣橱

  • 以唯美的名义

  • 反讽与真诚

  • 2000点的正能量和负能量

  • 黑寡妇与巡游者

  • 桂花鸭时

  • 家住伦敦

  • 无人机与“财政悬崖”

  • 环球要刊速览

  • 读者来信

  • 普京访土:叙利亚分歧无碍合作

  • 默克尔的两难境地

  • 天下

  • 消费·理财

  • 好消息·坏消息

  • 声音·数字

  • 大师兄的段子

  • 那一场球

  • 终身契

  • 好东西

  • 当我们谈论早教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 大家都有病

  • 五天与五米

读者来信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现实生活中的理想国
  从数字上看,我国上世纪90年代制定的小康社会标准之一,我们已经跑步达到——人均GDP3000美元的小康门槛被快速跨过,但要建成名副其实的小康社会还需超越性的新指标。近两三年国际上公布的GDP排名,中国均以5400多美元位居全球第87至90位。终于,我们也有了谈论理想国的可能性,是大好事,但若看到我们之前竟有秘鲁(5782)、南非(8066)、巴西(12789)……就会知道,理想国距我们还远。唯有努力前行。
  深圳 钱歌川
  检查团来了
  每到年底,市教育局都要组织检查团到各中小学例行检查。每年在检查团到来前,学校里总是有些异样,带给人莫名其妙的不快和反感。
  首先,检查团要来的通知往往在半个月前就已下达各学校,学校接到通知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校长亲自组织全校教师动员。动员会上,校长会语重心长地告诉老师们,此次检查对于学校的重要意义,要求老师们全力以赴,积极备查,务必使检查结果都为优秀。紧接着,学校的各处室分头布置各种级别、各个层面的工作,详细解读检查要求,将其细化为若干条目,然后一一对应制定出若干措施,之后分部门、分职责地加以部署、培训,确保每一个环节都万无一失。
  教师们在一系列要求面前更是一片骚动。每逢这时,总有不少老师会有“小死一场”的经历。平时写的教案到了这时,不是被指出“教学目标”不够具体,“教学反思”不够深刻,就是“教学设计”不够合理,习题演练不够规范,甚至还有的教案因为字写得太大,有凑数应付的嫌疑而被勒令重写。经过层层把关,级级检查,被筛查出来的不合格的教师们,要求在这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把原本不合格的东西变合格。于是,这几日狂补教案、习题册等就成了学校的一道“风景”,办公室里老师们谈论的话题不是说昨天补教案到几点才睡,就是说写习题册写得手怎样抽筋儿。这样的煎熬持续十几天,检查团终于来了。
  每年检查团到来时,学校的情形总是相同的,全校提前大搞了卫生,校门口的LED大屏幕上打出了鲜红的欢迎辞,校长带队在大门口迎接,检查团就在这样隆重的气氛中被前呼后拥进学校,闪亮登场了。为了体现检查工作的公平、公正、客观,他们往往采用抽签的方式来检查。全校老师都提前得到通知在办公室里等待抽签结果,抽到谁,谁就要被听课,然后被检查全套的内容,如教案、习题册、作业的批改等等。被抽到的老师往往一脸倒霉相,被老师们戏谑为买彩票中了奖,而没有被抽到的老师则欢呼雀跃、如释重负,大家立刻上网、聊天、逛街、赶紧预约晚上的约会,把这几天被压抑的情绪立刻释放出来。
  检查团如此高调地登场,有作秀之嫌,会让人产生这只是上级部门在年底为自己的工作总结增添一笔业绩的联想。而在下级部门闻风而动、“严阵以待”的作秀中,哪里能发现什么实质性的问题?所以,本着什么目的去检查,以什么方式去检查,确实是需要有关部门去思考的。否则,这样的检查团除了被大家讥讽为“扰民团”外,再谈其他的价值恐怕是寥寥了。
  呼和浩特 豆光
  一个基层法官的疑惑
  吾友阿杰,是本市某基层法院的一名法官。阿杰选择法官这一职业,倒不是受港台剧的影响,而是出于自己对生活的思考。阿杰认为,人生苦短,在有限的时间里,应该去做更能够开拓自己视野的工作。法官这一职业,就有着以旁观者的身份观察、介入不同人群生活的便利,与其他工作相比,的确可以丰富人生的阅历。不过,让阿杰没有想到的是,竟然还有很多本职工作范围之外的体验等着他。
  每逢特殊时期(何谓特殊,阿杰说并无规律可循,且发生频率越来越高),阿杰和他的同事便会按照市、区政府的统一部署,被拉去配合公安搞联合执法。一开始,阿杰很是兴奋,没想到自己虽然不是演员,竟然也可以体验不同的人生。不过,让人热血沸腾的飞车追贼等电影场面,阿杰无缘接触。他最常做的一项执法活动,就是去城中村查验租房客的身份证件。一队人马在夜色下出发,把城中村的出口一堵,只准进不准出,然后挨家挨户砸门查验身份证。不过每次行动时,阿杰都故意落在最后面,虽然因此被带队领导批评过几次,但他仍无法冲锋在前。阿杰说他仔细研读过《居民身份证法》,只有人民警察,在几种特殊情形下,出示执法证件,才可以查验公民的身份证件。可眼前的情形看不出有查验身份证件的必要,更何况自己根本不是人民警察,也没有执法证件,凭什么去查验别人的身份证呢?再说采取砸门等粗暴方式,对被查验者也是一种不尊重。阿杰说,他不明白为何每次行动,都要去城中村查验,而从不去高档小区。难道犹如法国大革命时左拉指控法国宫廷是罪恶的发源地一样,城中村也被天然贴上脏乱差的标签吗?不过,阿杰的疑惑只能深埋心头。他知道,即使他抛出疑问,领导只会不耐烦地告诉他,不想干就走人,想干的名牌大学生有的是。
  有一次,阿杰在查验身份证件时,被查验的小伙提出来要看执法证件,这让阿杰和他的同事瞬间不知所措。停顿几秒后,阿杰灵机一动,说要看证件,跟他回派出所。小伙一听乖乖拿出身份证予以配合。阿杰的“急智”暂时为大家解了围,不过阿杰却毫无轻松感,反而更让他陷入职业拷问和良心谴责。另外,让阿杰不安的原因还有一个:他本身也是蜗居在城中村的租房客。
  郑州 关晓海
  乡村的前途
  乡村衰败一再被热议,我一直很关注乡村,关注我的故乡,也想说几句各级政府的惠农政策被打折的话题。
  作为教师,我先以乡村教育为例。各级政府年年大喊要重视农村教育,但也就停留在“要”重视,是一种“打折的重视”。有些地方组织城镇教师到农村“支教”,还提出农村教师绩效工资高一档次,城镇教师晋升职称必须有在农村学校工作的经历。听起来好像农村教师很受优待,可农村教师照旧千方百计往城里跑,城里哪一样都比农村学校好上几倍。城里学校“达标”了,农村学校也“达标”了,但怎么看,达的都不是一个“标”,农村学校可能连个操场都没有,图书室里灰比书厚,黑板破烂、教室阴暗,课桌高低不齐,凳子学生自带。城里的电教室有几十台电脑还嫌少,而农村学校有一台电脑就值得写篇报道夸一夸领导“重视农村教育”。就不说有的山村小学只有一两个教师“感动中国”地苦撑,其实很多农村学校师资都严重不足,某些地方年年打着为农村学校补充师资的旗号“招教”,但招聘的根本就没几个进农村学校。打折的政策很可能就到不了乡村学校,如果不能成为以权谋私的借口,乡村学校就是政府的累赘——我多次从一些官员那里听到类似说法。
  农民得到的政策实惠又有多少没有被截留打折呢?比如“家电下乡”,其实并没有让农民省下几个钱,因为农民失去了跟商家讨价还价的余地,售后服务也不如意。“汽车下乡”的好处更像是为了“拉动内需”,何况城镇居民享受这些优惠也没有多大难处,销售商自会安排。兴修农田水利建设的标语倒是有几条,但农田水利基础建设有多大动静?很多地方的“村村通”公路四五年就坏得差不多了,好像就没哪级政府再提出重修计划——我只是说“计划”,这个都没有啊,我只能称之为“一次性政策”。究竟是政策短视,还是政策被忽视被打折了呢?
  农村文化建设喊得轰轰烈烈,“三下乡”新闻年年有,但农村文化生活依然单调得聊胜于无,什么“农村书屋”啊、“文化大院”啊,有几个农民经常进去?新农合好得很,可农民看个小病就得跑十几里甚至不得不进城去,农村医疗卫生基础设施严重落后,更不用说农民想找个好医生有多难了。还有包括农村饮用水在内的各种环境问题越来越令人担心,政策文件安稳地睡在政府的办公桌上,就是不见领导们到农村调研,也没有人去帮助农民改善环境。我曾经看到一则消息,某地农村家家都用上了净水机,报道称这是农民生活质量提高的表现。我真想大骂一声,“无奈”竟被当歌唱,掩盖问题的实质,政策被扭曲了。
  河南唐河 马长军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50期 | 标签: | 1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