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写满记忆的报亭

  • 被现实干掉的人

  • 父亲与阿郎

  • 认字(外一篇)

  • 拴马桩

  • 豆芽

  • 识物识人

  • 论老之将至

  • 记忆中的一爿书店

  • 从胡适的相貌谈起

  • 李娜:我的AB面在交火

  • 先生之风

  • 学人旧事(外一篇)

  • 漂亮女生的一封信

  • 两块大洋

  • 心情

  • 知道得太多

  • 无恃无恐

  • 时间让人与众不同

  • 做点无用的事儿

  • 一万五千户里的中国

  • 全球十大畅销品牌

  • 布鲁塞尔判决

  • 给你我的骨髓

  • 火车上的故事

  • 长途跋涉的苹果

  • 我的夜奔

  • 英雄的帮手

  • 放学

  • 探望

  • 父母爱情

  • 并不会怎样

  • 钱多活少路近,你如何选择

  • 什么是好的生活

  • 一战断想

  • 中国平民

  • 望星空

  • 土豆英雄传

  • 为什么穷国多位于热带

  • 言论

  • 漫画与幽默

  • 金钱与天分

  • 非暴力

  • 镜子

  • 头等舱的旅客

  • 旧物

  • 假与劣

  • 若即若离

  • 虚弱的强大

  • 一流姿态

  • 三把美人尺

  • 谁撒手惩罚谁

  • 论美人(外二则)

  • 时尚

  • 微书摘

  • 开学,致儿子

  • “微肥”还是“歪fai”

  • 每个人都要做自己的诗人

父母爱情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我向来以为父母那代人中并不会存在爱情这样的东西,成长相亲结婚生子柴米油盐的流水线下,有什么情愫那大概也只是亲情,再有什么只怕也会淹没在长久的生活中。我总以为所谓婚姻只是两个互相不算讨厌的人一起搭伙过日子。
  小时候,我问过妈妈:“你爱不爱爸爸?”妈妈迟疑一会儿,只抛来一个白眼,说:“什么爱不爱的,又不能当饭吃。”我带着这样的回答悻悻离开,继续翻开《围城》,似懂非懂地看着方鸿渐周旋在与孙柔嘉的婚姻之中。那时觉得爱情可真是奢侈啊,爱的人离开了,不爱的人却时时出现甚至要一起走过一生。“结婚仿佛金漆的鸟笼。笼子外面的鸟想住进去,笼内的鸟想飞出来;所以结而离,离而结,没有了局。”也就是那时候吧,我便在心底坚决地在婚姻与爱情之间画了一条鸿沟。看过再多的童话和偶像剧也不能改变我的想法,只觉得那些你情我爱的故事总在两人紧紧相拥时戛然而止,因为生活总会将两人从温暖的怀抱中分开,前路如何从来没有人会提及。
  自小我就没见过爸爸对妈妈有明显的爱意表达。每年的情人节,我总是被爸爸塞给50块钱推出门,在众人瞩目下窘迫着狠狠地攥着花和巧克力回家。后来在我16岁时,爸爸去世,起初那几天我和妈妈总是不能平复,晚上睡觉的时候,两个人躺在床上总会睁眼到天明却一夜无话。头七那天凌晨,我睁眼望向窗外的月亮,期待早点睡着有斯人入梦,却听到妈妈突然开口:“生你的时候我是顺产,疼得不行,当时你爸就在我旁边,汗流得比我都多。我一边使劲儿一边掐你爸的胳膊,生完你我都快背过气儿去了,你爸的胳膊也青了一块。后来听你奶奶说,你姥姥还跟他们道歉说对不起啊没生个儿子,你爸就在旁边抱着你傻笑,你当时又紫又皱,可你爸就是不撒手。等我再睁眼,你爸就把红糖水递上来了,他说,亲爱的啊,你辛苦了,女儿真可爱。那是你爸这辈子唯一一次叫我亲爱的,我也被这句话骗了快20年。可是这个混蛋怎么就抛下咱们两个走了?”我想,那眼泪就是爱情吧,那句“混蛋”也是爱情吧,那个被记了20年的“亲爱的”也是爱情,那都是我曾不相信的婚姻里的爱情。
  我突然想起问过妈妈的问题,突然觉得那时接到的那个白眼充满了无限的羞涩。
  (青 鸟摘自《三联生活周刊》2014年第38期,张 骏图)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23期 | 标签: | 4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