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时我们能告别偏见

  • 男孩和蛇

  • 微书摘

  • 有一片田野

  • 我游历自己的第八大洲

  • 读者的功能

  • 芝麻事

  • 父母的富有

  • 人力车夫

  • 天井

  • 卢德分子

  • 骆驼与马

  • 衰落的征兆

  • 实话

  • 重新开始

  • 够格

  • “历史”何以作“春秋”

  • 作家的自画像

  • 小时候

  • 手拉手

  • 幽默

  • 言论

  • 集中营的幸存者

  • 脏话

  • 留美的与留日的

  • 时髦信号

  • 李约瑟之问

  • 不理财的日本人

  • 写给被拒学生的公开信

  • 血色的羽毛,血色的湖

  • 一千年意味着什么

  • “掀桌”砍价法

  • 电梯“关怀”

  • 母亲的话

  • 家书里的爱与怕

  • 牧草样的生命

  • 心的归巢

  • 英雄面馆

  • 决定命运的事情早已发生

  • 两张旧地图

  • 女出租车司机

  • 乡愁是一个监视器

  • 傻瓜的箱子

  • 恐惧的意义

  • 不要代表,只要表达

  • 谁是你大叔

  • 长寿之乡不在深山

  • 星空

  • 美人

  • 我们的英雄我们安葬

  • 风流者张贤亮

  • 诗帖

  • 驴脑子里的事情

  • 说书

  • 黄昏跟着他一起进来

  • 爷爷的故事

  • 一个唐朝和尚的“深夜食堂”

  • 图书馆里的将军

  • 城里乡下

  • 狗带稻种

  • 八十八夜的茶摘

  • 蚂蚁与蚱蜢

父母的富有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卡夫卡散步的足迹遍布布拉格的大街小巷。有一回,古斯塔夫·亚努赫约他一起散步,走着走着,经过一家大商店,卡夫卡说那是他父母的商店和房屋。亚努赫对他说:“你们可是有钱人家。”卡夫卡说:“什么才叫富有?有的人只要有一件旧衬衫便觉得富有了,有的人纵使有千万家产也是贫穷的。财富暗示着对于被拥有物(财富)的依赖,而为了避免失去这份财富,又得获取新的财富,于是依赖愈来愈深。那不过是一种物质化的不安全感罢了。话再说回来,这一切都是我父母的,不是我的。”
  等他们走了一圈又转回来时,从挂着“赫尔曼·卡夫卡”招牌的店里走出一个高大的男人,他声音洪亮地说:“弗兰兹,回家啦,外面空气潮湿。”卡夫卡用一种异常温柔的声音对亚努赫说:“那是我父亲,他在为我担心。爱经常戴着暴力的面具。”
  (冬 冬摘自上海书店出版社《东写西读》一书)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7期 | 标签: | 570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