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情感的房子

  • 情感的胜利:建筑师与家人的房子

  • 大写的N——两个塔里埃森

  • 里特维尔德:与施罗德夫人共建住宅

  • 罗威尔健康住宅:新生活观的实践

  • 最幸运的普通人——两座尤松尼亚住宅

  • 瓦胡岛上的青城山——李哲士住宅

  • “双塔恋人”:梅尔尼科夫自宅

  • 阿尔瓦·阿尔托:芬兰的两张面孔

  • 巴拉干自宅:作为自传的建筑

  • 尼迈耶自宅:“我一生珍爱之物,都在我的私人博物馆中”

  • 罗伯特·文丘里:建筑的复杂性与矛盾性

  • 波尔多住宅:给予轮椅使用者的温暖与自由

  • 住吉的长屋

  • 李子林住宅,亲密关系的实验场

  • “消失”的住宅

  • 王澍自宅:曲径分岔的花园

  • 适合自然、适合人的房子

  • 此心安处是吾乡:我与阿那亚的故事

  • 北大资源:理想社区的要素

  • 麓湖生态城:成都平原上的珍珠

  • 在别处,我有一个小院

  • 中国会馆:比河水更沉静的院落

  • 住在东湖:城市中的度假生活

  • 欧洲恐慌背后

  • 东方影都:世界电影梦工厂

  • 转机所在

  • 泥瓦匠之子机密

  • 如何应对“东硬西软”战略?

  • 环球要刊速览

  • 读者来信

  • 波黑举行全国大选

  • 克什米尔争端:尚未过时的威胁

  • 天下

  • 理财与消费

  • 好消息·坏消息

  • 声音

  • 食知味

  • 慢车江湖

  • H喝醉了

  • 南北战争

  • 好东西

  • 漫画

  • 古戏台旁的老家

H喝醉了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昨晚11点半手机短信声断断续续响了三次,打断了我的阅读。划开屏幕,是H先生的短信。H先生是一个很特别的异性朋友,智商超高情商超低的“天才”。我和H先生还有L先生,是标准的三人行。三个人分别分属三个不同的世界。交集不多,但是每一次聚起来做一件事的时候都很自然很开心。H先生被我定义成比普通朋友更亲密一些的朋友,因为有可以共同完成的事。可是三下手机铃声响之后,我把他重新定位了。
  第一条短信他告诉我,他喝醉了。根据以前的经历,发这种短信来的人在这个时候都应该有些不理智,说一些自己平时不说的话或者乱打字,要不然就在抱怨自己喝多了有多难受。还没等我看到短信。第二条进来了:“我假装不理智地提醒你,女孩子应该学会喝酒,但不能喜欢喝酒。”第三条短信接着进来:“我好像真的醉了,朋友一场,我只能说到这里。”我看完这三条短信,心中有种莫名的感动。都说酒后吐真言,H先生醉后感言竟然是教会我如何对待酒。我想其实H先生并没有醉,或者他的思想没醉。这一刻的提醒,这一刻的友谊感觉真的很奇妙,像一个导师却又是一个朋友。
  我还没从感动又惊讶的感情中回过神,草草回他:“作为朋友,这样的提醒真好,谢谢。”想着喝醉了的H应该睡觉去了,我便扔下手机。没想到过了10分钟,又进来了一条短信,是H。他说:“我的朋友很少,有智商高情商低的‘天才’和智商高情商也高的‘人才’,但都是男的。所以你作为极少数女性朋友,有时候会受到过度的关心,你要明白我不是别有用心,我只是担心你没有能力和想法去解决可能面临的问题……”很坦诚很直白很真实。这是一个朋友的真心。我以前一直以为朋友会为你担心,会为你分忧,但他们总会聊着聊着扯到自己的事情上,东扯西扯,并不能真正帮助解决烦恼,只能说是倾诉对象。如果把人际关系比作一个公司,这些朋友职位有高低,但总能被代替。我朋友不少,知心的也有,可是也许有一天他们的离去会让我难过,但不会让我有损失。
  一开始认识H先生,我想我们之间只能远距离交流,客气有礼。对异性,若不是喜欢,我很少会特意主动地去做真正的朋友。我们一般都是三人一起行动,接触不算紧密但是每一次聚会都会很开心,他们总会用理科的知识刷新文科女的世界观。我想我们算是那种开心朋友,没有争吵,客客气气。但这一次短信“教育”让我有了新的思考,重新定位H:好的友谊、有价值的友谊,不是在伤心的时候安慰你,不是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听你倾诉,而是帮你提前打好预防针。H说他喝醉了,却用清晰的思想告诉我什么是友谊。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43期 | 标签: | 0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