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慢浸为毒

  • 你是《疯狂动物城》里的哪只动物

  • 网红papi酱,凭什么值3亿

  • 意见领袖来了

  • 打卡乌龙

  • 谁当小三

  • 鼠标呢

  • 意粉求上墙

  • 喂,我们晒晒努力吧

  • 他没那么喜欢你,怪他咯

  • 当你决定努力时,为何有种被周围人遗弃的感觉

  • 90分的人生

  • 创业者都是乐观的疯子

  • 经书面条

  • 市场有多聪明

  • 拉萨土豪

  • 幻兽师

  • 时间失灵

  • 无敌上上签

  • 神回复

  • 开怀篇

  • 教育

  • 吵架

  • 加班

  • 指路

  • 一大包零食

  • 撩妹

  • 投行男的《琅琊榜》

  • 有趣比赚钱更重要

  • 韩剧男神撩妹迭代史

  • 蔡澜方琼文:吃货夫妻欢乐多

  • 和吴奇隆刘诗诗做生意是种什么体验

  • 我记得你说过的每句美好

  • 亲爱的杨先生

  • 培根体

  • 嘴炒红烧肉

  • 胡马依北风

  • “不按牌理出牌”的行孝之道

  • 窗外有隔夜的雨声,此刻我好想你

  • 暗恋你是我这辈子最美好的事情

  • 高鑫:太子的深情

  • 爱字出口前,都得绕个弯

  • 沧浪月

  • 微写作

  • 微评

  • 我也是个有人追的女同学

  • 一个天大的谎言

  • 一朝相知,终生知己

  • 因为喜欢你的勇敢

  • 关于初恋这件小事

  • 找你喜欢的女孩子说句话

  • 吃着吃着哭了

  • 长成什么样,气候说了算

  • 顾荣施肉与结草衔环

  • 厉害的人永远注意“这一个”快乐的人永远注意“下一个”

  • 面对困境,男孩为何不开口

  • 男人找出路,女人找退路

  • 为什么我们会忍不住发朋友圈

  • 无所事事不是慢生活,是慢待生活

  • 接受现状就是圆满

  • 像男人这样的生物

  • 野味无味

  • 彭蕾为什么能获得马云的信任

  • 好墨 不惧水浸

  • 我们如何相遇又如何作别

  • 没有海瑞,就没有大上海

  • 曾国藩家书到底是写给谁看的

  • 史上最失败的教育

  • 当我们的学生忙着恋爱时,德国学生在干吗

  • 一个关于便当的故事

  • 延揽人才,宋江最佳

和吴奇隆刘诗诗做生意是种什么体验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吴奇隆出道刚红那几年,我还在重庆一所中学教书,白天蹲教室里讲数学,晚上和古惑仔喝酒兜风。我班上那帮学生特喜欢听小虎队的《爱》,我偶尔拿着吉他唱,但我更喜欢英雄气壮的粤语歌。那时我觉得霹雳虎离我很遥远,彼此是两个世界里的人。
  两年半以前,我的公司蓝港互动还没上市,有个朋友问我要不要和吴奇隆认识一下,我想,我和吴奇隆会有共同语言吗,这么酷的明星,我跟他说什么啊。
  后来我的同事也不断向我提起吴奇隆,说他做过页游,也玩过蓝港多款游戏,劝我和他见一面。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我应允。
  第一次见面我迟到了。吴奇隆的同事在饭店门口迎接我,他则独自坐在包间里等候。刚碰面时,吴奇隆还是酷酷的,也不跟我笑。我说,抱歉啊,大明星,让你等了半小时。他涵养很好,没有表露不满,起身跟我打了个招呼,很快邀我落座吃饭。
  饭桌上寒暄几句后,我介绍起我的公司。他是明星,出乎我意料的是,他早就研究过蓝港。他告诉我说,他看过我们所有游戏的排行榜、销量,也玩过我们的《苍穹之剑》。
  我们的话题顺其自然地过渡到IP游戏上。也正是聊到对IP的认知时,我对吴奇隆产生了兴趣。我惊讶地发现,眼前这位明星,不仅对游戏圈很了解,在IP这块的认知上,他也是个高手。
  我第一次听他聊起了IP全产业链的概念和大IP的说法。吴奇隆认为,一个好的IP,应该多元互助成长。影视剧、游戏、漫画、小说,抑或其他IP衍生品,各个产业里最认可某个IP的人一起合作,这个IP的成功的可能性就很大,“众人拾柴火焰高”。他告诉我说,真正的大IP,应该要在各个层面上提前打配合拳,让这个IP同步渗透到各个领域,比如戏还没开播,游戏就已做投入了。
  吴奇隆其实是在打造IP生态,认可这个IP的人,互相拿出资源,一起赌一把。我也意识到,影游互动必须要有匹配点,包括时间周期也应该匹配,否则追在热门IP影视剧后做IP游戏,只算是一种赚快钱的投机策略,这难以产生真正的游戏品牌和游戏社群。
  双方聊开了,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吴奇隆多少也感觉到我身上有犀利和通透的东西,他觉得王峰不装也不端着。他说话有时候还有点思想负担,但我有啥说啥。

  这一次之后,我们不再只是进行商务交流,更多是以朋友身份相约。吴奇隆在演艺圈浸润多年,时间管理比我好,通常都是他先约我,他的行程也更紧张。多次聊下来,我们的共同看法是,IP游戏值得深做,我们要自己做推广,自己做运营,自己做分发。这就势必要拿出资源来做,而最好的方式是成立一个合资公司,这对双方来说都是一件大胆、冒险的事。
  现在我们的合资公司主要基于《蜀山战纪》这个IP在进行运作。这个IP目前算是市场上较为成功的一个影游互动案例。事实证明,吴奇隆跟我们合作,也提升了他在电视剧《蜀山战纪》制作上的把握,他跟别人讲他成功的IP故事时,王峰的游戏故事也会是他故事的一部分,我们也一样,双方在这个生态中,的确是互助生长的。
  相处下来,我发现吴奇隆是个有心分享利益的人。很多人做生意喜欢独占,但吴奇隆会主动去考虑对方。
  遇到一个坚定的、能长期走下去的伙伴,才是合作的价值内核。我们知道他是明星,明星有明星的商业价值,但我们团队压根不会去讨论,要怎么包装他的价值,怎么用他来增加市场曝光度。我们不是要卖某种形象,我们要的是,一起构造新事物。
  在IP游戏系统里,吴奇隆还是一个监制角色。他非常热心,经常在微信群里提很多创意和建议,发一些武器装备、角色形象、电视分镜等,也讲他对游戏养成、收集和玩法的看法。他说,游戏一定要有大世界观,角色要有职业特征等,这是他作为影视演员的敏感所在,以前的游戏开发往往忽视了这些,我们也会借鉴他的这些想法。
  吴奇隆和我也在进行多种联动。吴奇隆听说我又做了件新事后,追了我两个月,最后我应了,让他投了点。
  吴奇隆来投之前,他其实对游戏主机到底能做成什么样一无所知。但我们都爱玩游戏,我们坚信,中国玩家需要更多游戏内容。过去20年,游戏手柄的基础体验一直没有本质变化,因此我绝不会选择依靠做硬件赚钱,我首要思考的,是想尽办法拿下足够多的游戏版权,把优质产品签下来做本地化,提供免费游戏的可能性。
  吴奇隆追着我投,很大程度上,是看中我的信念。我想拿下的事,自信一定能拿下,这没有道理可讲,因为我朝思暮想想拿下,我绞尽脑汁想拿下,这种状态会让人难以抵挡。直觉告诉我,游戏主机这个市场在中国一定存在。不久前,政府放开了对游戏主机市场的限制,微软、索尼、任天堂这些国外品牌商也能以合法身份进入中国市场了,我相信未来总有一两个国内品牌冒出来。我觉得我可以拿下这片市场,我就砸钱去干。游戏文化虽在中国还不见得很普及,但我可以等,我认为这个时机点就在电视互联网普及的那一刻。
  吴奇隆投我,我也投了他。他的好些新戏,我的公司也是参投方。两个男人之间,愿意把钱财奉献给对方,这是最高的友谊。
  吴奇隆的细腻也曾打动过我。记得第一次带刘诗诗见我时,他订好了餐厅,还特意把我太太叫上。那一天飞机延误,我晚到了两个半小时。一见面,两个男人就聊嗨了,基本控制了饭桌话题,太太们很少说话。突然间,吴奇隆跟我说,今天是很重要的一天。他和刘诗诗起身离开,然后推了个蛋糕车过来,两口子一起唱着生日歌。我才恍然记起,那天正是我太太的生日。那一刹那,让我觉得,朋友也好,生意伙伴也好,人和人能这么细致地在意对方,真的还蛮感动的。
  他结婚那天,本来我有个极其重要的会要开,但我把会推后了,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商业决定。吴奇隆很早就出来打拼,唱歌还债,后来又拍戏又创业,一路走来也很不容易。我想,他结婚我一定去,而且我全家一起去。
  可能正是吴奇隆的这种成长经历,让他在待人接物上有宽厚之心,比很多企业家多了一份淡定和豁达。他平时和大伙坐在一起吃饭时,还会帮大家夹菜、盛汤,有说有笑,主动照顾着大家。他对下属也友善,有时候我激动起来会骂人,但我从没看他骂过谁。
  回过头去看,我和吴奇隆之所以走在一起,是因为我们在心灵上的认同和默契。其实朋友也好,搭档也好,不是因为性格相似,也不是因为专业方面多么一致,而是彼此都有着共同的价值观和审美观。价值观决定我们对是非曲直的态度,审美观决定我们判定哪些东西是好的。
  我们专注在各自的领域打拼多年,彼此必会感知到跋涉的不易,但我们从不去聊过往。我俩心领神会,更多的是一起想未来,或聊一些现状。未来我俩的合作,可能会远远大于现在做的这些小事。我们老在一起碰,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碰出个大事。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09期 | 标签: | 0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