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情味儿

  • 指甲形状暴露性格

  • 泥沙俱下的生活

  • 怕什么,我还有时间说再见

  • 当好人生的水手

  • 我有一条黑狗,它名叫抑郁

  • 微写作

  • 微评

  • 一句话损死那帮幺蛾子

  • 我选ABC

  • 稿不能停

  • 波莫纳学院:最善于利用校友关系网的学院

  • 樱花座女孩

  • 时间之味

  • 为什么我那么喜欢黄多多

  • 爱情不会让你占尽便宜

  • 爱如饮食

  • 我来如流水,去如风

  • 为什么中国孩子青春期最丑

  • 不只增肥,更增精神

  • 阎王与老温

  • 胡雪岩“烧冷灶”名利双收

  • 私家车柳先生的人生逆袭

  • 说事儿,请用“三点式”

  • 花满自然秋

  • 第八条校规

  • 囚 鼠

  • 狂派与博派的一夜

  • 无敌上上签

  • 相亲

  • 神回复

  • 开心校园

  • 开怀篇

  • 一个人的灯火通明

  • 一个IT男的自白

  • 心软记

  • 少吃多滋味

  • 忆莲

  • 当代中国的喧嚣与真实

  • 精英学校毁精英

  • 你爱得贪婪我爱得懦弱

  • 老板们,千万不要得罪你的司机

  • 为何八面玲珑者最不得人心

  • 紧握的,都被捏碎,轻捧的,都飞入星空

  • 紧握不如轻捧

  • 培根体

  • 从死亡里 回溯人生

  • 一只自救的羊

  • 最后它先走

  • 师姐,我欠你一个表白

  • 李宗盛的自我疗伤

  • 不会说“我爱你”的中国爸爸

  • 深夜告白者

  • 青嫂的药

  • 岳父岳母的爱情

  • 微信,微戏

  • 凭啥非要记住你的名字

  • 学会适当愤怒

  • 每个人身上都有两组基因

  • 两场人生的豪赌

  • 富人不断“加”欲望,穷人不断“减”薪水

  • 救命的金钏

  • 真正的清廉

  • 食指大动的玄机

  • 一位波兰吸毒者的故事

花满自然秋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第一次见到子昭的时候,我九岁。那天说是有重要的客人要来,一早王妈来把我叫醒,要给我打扮。我看到床边的衣服,立时就不高兴了。王妈是二娘贴身带来的老妈子,对我最是严厉,看到我噘嘴就训:“二小姐,听话,不要让大家等。”
  我跳下床跑到衣橱前,捧出那个大盒子跟她讲:“我要穿这件。”盒子里装的是大姐出嫁前从英国给我带回来的洋装,很淡很淡的粉色,裙摆上绣着枝叶秀丽的小花,太好看了,我想穿很久了,一直没有机会。
  但是打开之后里面空荡荡的,我叫起来:“我的裙子呢?”她不理睬我,过来接过盒子往旁边一放,开始给我梳头。
  我知道这些老妈子都不喜欢我,但是这回我铁了心闹。她两下都没有按住我,终于生气了,手上用了很大的力气,这老婆子小手指指甲留得长,我挣的时候颈子里被划了一道,生疼。
  我猛地尖叫了一声,她大概也吓住了,一下没抓住我,我跳下长凳抱起那盒子就往外跑。
  风刮过脖子的时候疼得厉害,我想到大姐嫁了以后,这宅子里没一个人真心疼我了,眼眶底下就好疼,想哭。不过我不哭给这些人看,我要去找我爹,哭给他看。
  我跑到大厅的时候,里面几个人一起转头盯着我看,都是满脸的诧异。
  我爹就坐在正对我的位置,手里抱着稚敏,原本正笑呵呵跟人说话,看到我一脸笑都吊在半空当中,不上不下的。
  我也没动弹,眼前就剩下那一团肉肉的粉色,那条裙子穿在稚敏身上有点大,长长地拖下来,把爹的小腿都遮住了。
  眼睛好痛,又没有眼泪,干得难受,后来我好长一段时间见不得这颜色,就连偶尔把手举起来遮挡阳光,阳光透过指缝间的那一层肉粉色,都会让我刺痛。
  “稚巧,你怎么头发都不梳就跑出来?太不像话了!快给我回房去。”爹吼得好大声,王妈已经追到门口,这时吓得哆哆嗦嗦,又不敢跑过来拉我。
  “还不过来把她给我带回去!”爹又吼了一声,王妈这才上来拖我,我也没劲了,脚下虚飘飘的,一把就被她拉了出去。
  到了外面她也心虚,哄我:“二小姐,那条裙子三小姐喜欢得紧,前两天太太拿去给她穿着玩的,你让着妹妹啊。”
  我不理她,奔到书房,反手就把门扣上,还下闸,接着就把背靠在那上面,气喘吁吁。
  有个陌生的声音突然响起来:“你怎么了?”
  这书房是宅子里最少人的地方,大姐走了以后,也就是我会成天待在里面,这么突然有人讲话,我被实实在在地吓了一跳。睁大眼睛去看,眼前跟隔着雾气似的,什么都看不清。
  有个人影走过来,脸上被人用手指抹了一下,凉凉的,很舒服,然后那人蹲下来拿手帕给我擦脸,“哭什么啊,小丫头,没人给你吃饭吗?”
  那块帕子质料很好,不过这人手劲太大了,还是揩得我有点疼。揩过后我就看清了,蹲在我面前的是个十六七岁的男孩子,眼睛很漂亮,眉毛乌黑整齐,像是用刀裁出来的两把剑。
  “说话呀,你是哑巴吗?”他还在问,后来脸一偏,看着我的脖子侧旁,立刻伸出手指碰了碰。好痛,我抖着缩了缩身子。
  “划破了。”他嘴里吐出这三个字,然后站了起来。他一站起来我才发现这个人有多高,穿的还是军装,我家做纺织的,从小我就对布料很敏感。那套军装是浅黄色的哔叽呢,最好的那种料子,蹲了那么久,一个褶都没有,穿在他身上,笔挺笔挺的,好看得要命。
  他伸手去拉那个门闸,我什么都没考虑,一把就把他的衣角抓住,仰头很辛苦地跟他讲话:“别,不痛了。”
  “原来你会说话。”他低头摸摸我的头发,“叫什么?”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20期 | 标签: | 70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