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生故事的旅程

  • 海底世界

  • 孔融让“离”

  • 证明

  • 说实话

  • 担心

  • 灵机一动

  • 长大成人

  • 破例

  • 做主

  • 危险

  • 手还有用

  • 地理课

  • 出奇制胜

  • 妈妈赢了

  •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 卸磨杀驴

  • 脱岗

  • 旅游纪念品

  • 洗澡

  • 不一样的饺子

  • 谁给花儿浇开水

  • 与保安过招

  • 阿东的婚事

  • 祸起代驾

  • 一斤红薯三斤葱

  • 101颗佛珠

  • 画中计

  • 幸运的人

  • 技痒

  • 包裹的玄机

  • 最具善意的公交车站

  • “三毛之父”的橡皮

  • 被割断的希望

  • 竞业限制有补偿吗

  • 兄弟争孝

  • 民间高手戏庸官

  • 牛死之后

  • 阿P怕见老同学

  • 寻恩记

  • 爸妈网名,总有一款撩到你

  • 机智问答

  • 老师的口头禅

  • 生活浓缩智慧

  • 治口吃

  • 拍照绝招

  • 倒霉的快递员

  • 同是天涯沦落人

  • 雾霾迷踪

  • 今年是你本命年

  • 这招不灵了

  • 妻管严有好处

  • 非常人质

画中计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名画真真假假,计谋虚虚实实,这真假虚实里却是一份情意……

算计


  民国那会儿,北平画家李箴在恒山游历后转道回京。刚进家门,就听到好友张雅出大事啦。
  半个月前,张雅突然被侦缉队抓进了大狱,说他和盗贼合伙偷了一幅稀世古画。家里人忙四下打点,最后把宅子变卖了,才把张雅保了出来,但人却被折磨得没了人样儿。
  李箴十分吃惊,忙提溜着补品,在一个大杂院的出租屋里见到了张雅。一问才知道,他竟是遭了别人的算计。
  一个月前,张雅出去遛弯儿,见路边有人卖一幅古画。他仔细一瞅,竟是明代大家马原的山水大轴,而且要价不高,立马买了下来。没承想当天傍黑儿,侦缉队就押着那卖画人找上门来,愣说张雅是他的同伙,把家里收藏的名画全搜走了。
  李箴听后,觉得很蹊跷,问张雅得罪过什么人,张雅回答说,十有八九是王广生干的。李箴一脸惊讶:“你怎么会得罪他呢?人家可是警局的副局长啊!”
  张雅默然片刻,说起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儿:一天,家里突然来了俩警察,其中一人自称是四分局的分局长,说上峰王副局长比较欣赏张雅的画,就过来要一幅。张雅脾气倔,凡当权者求画一律谢绝,话还说得不客气。那分局长脸色当时就变了,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就走了。
  李箴听后,点了点头。这个王广生他认识,喜欢书画和收藏,是个附庸风雅之人。
  说来也巧,一个朋友在中山公园水榭亭办画展,请王广生帮忙维持治安,叫了李箴作陪。席间,李箴有意提到了张雅的事,王广生笑眯眯解释说,开始他不知道,听说后就赶紧让侦缉队给放了。
  不久后的一天,书画协会的人放出话来,说王广生想买幅朱耷的画,送一个重要的人物。李箴听后心里一动,决定帮张雅好好出出这口恶气!
  半个月后,琉璃厂荣宝斋就新挂了一幅朱耷的《鸟石图》,有人说是真迹,有人却认为是仿作。李箴听到后也凑热闹去瞅了眼。
  王广生听到消息后,赶到了荣宝斋,对这幅《鸟石图》十分喜爱,向经理打听画的来头,经理说是天津一位客人寄售的。王广生也听到大伙儿对这画真假难辨的议论,没敢买。
  画展结束后,朋友为了答谢王广生,约了李箴一起吃饭,饭后打麻将。打着打着,王广生说起了荣宝斋挂的《鸟石图》。
  朋友“呵呵”一笑:“王局长,您这是骑着毛驴找毛驴,李箴就是鉴赏字画的行家啊!”
  王广生十分高兴,问李箴:“李先生,您说那画到底是真是假啊?”
  李箴一边摸牌一邊漫不经心地回答:“那画我看过了,是一幅仿作,仿得还不错。”王广生听后“哦”了一声。
  第二天,王广生穿着警服来到了荣宝斋,指着《鸟石图》对经理说:“这画别挂了,有行家说是仿作,不是真迹!”
  经理大吃一惊,急忙把王广生让到了后堂,落座上茶后,这才问:“王局长,您说的这位行家是谁啊?”

真假


  王广生说出了李箴的名字。谁知,经理却忽然笑了起来:“王局长,我明白了。实话跟您说吧,前几天,李先生来过我们店里,非常喜欢这幅《鸟石图》,还让我别挂了,等他筹够九百大洋就来拿走!”
  听到这里,王广生坐不住了,对经理说:“真要是真迹,我现在就搂走。但如果是仿品,那……”
  经理一再保证说:“王局长,请您一百个放心,真要是仿品,您把画拿回来,双倍赔您!”
  王广生终于放了心,立马就把《鸟石图》买走了。他买画是为了给市长祝寿,想把自个儿头上的这个副字给扶正了。
  这天,王广生正打算提前把画送过去,忽然听到信儿,说东四牌楼的尚古斋古玩铺也挂出了一幅朱耷的《鸟石图》!
  王广生一听,愣住了,接着麻利儿来到了东四牌楼,找到了这家古玩铺,果然发现里面挂着幅和他手中一模一样的《鸟石图》,标价高达两千大洋,比自个儿那幅高出一倍还多!
  掌柜的不认识王广生,瞅着他盯着画不言语,主动介绍说,这画是国子监的一位老翰林昨儿委托代售的,货真价实。王广生没有言语,仔细端详了半天后,越看越觉得眼前的这幅比手中的画耐看,心里不由得打起了鼓儿。
  回家后,王广生把《鸟石图》挂了起来,越瞅心里越觉得不对劲儿,难道这画真如李箴说的,是仿作啊?看来,荣宝斋的经理打着李箴的幌子,玩了自个儿一把!
  王广生来了气,这事要是被人知道了,自个儿这脸往哪儿搁啊?思来想去,他悄没声儿地找了一位鉴定字画的行家。请行家看了两幅画后,王广生盯着他问:“您觉得哪幅是真迹?”行家显得十分为难:“王局长,恕我眼拙,这两幅画的确是难分伯仲啊。要不,您再找人看看?”说完,双手一拱,告辞走了。
  王广生无奈,最后只好请李箴上广和楼看戏。热场戏开始时,才觍着脸儿把这事讲了出来,请李箴去瞅一瞅,帮他拿个主意。
  李箴听后,微微一笑:“王局长,这事儿好办啊。俗话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您把两幅画挂在一起,是真是假不就一目了然了吗?再说了,只要两幅画都在您手里,还怕什么啊!”
  王广生点了点头,虽然第二幅的价儿有点高,但他还是咬牙买了回来,往墙上并排一挂,把李箴请到了家里,让他帮着开开眼。
  李箴仔细看后,指着荣宝斋的那幅说:“依我看啊,您先前买的这幅才是真迹。尚古斋那幅虽然瞅着不错,但笔法还是略显生硬啊。”
  听李箴这么一说,王广生又仔细看了看,不由得点了点头,说得没错儿,尚古斋的这幅,笔法还真是差那么一点儿火候。
  王广生生气了:“这尚古斋胆子也忒大了,明目张胆卖假画不说,还睁眼说瞎话,愣说是什么国子监老翰林的藏品,逮个机会让侦缉队去访一访,让他知道知道马王爷到底长着几只眼!”
  

真相


  李箴一听,连忙劝阻说:“王局长,我估摸着,这里面可能有点儿误会。尚古斋的掌柜手里没有打眼货,以为老翰林是藏家,再加上字画不是他的专长,所以才跟您那么说。您要是去找尚古斋的麻烦,这不成了禿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嘛。您可不能因小失大啊!”
  王广生一琢磨,还是自个儿的前程要紧,就哈哈一笑:“玩笑而已,我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嘛!”
  几天后,王广生把《鸟石图》当寿礼送给了市长。没过多久,他果然如愿以偿坐上了局长的宝座。
  这天,李箴又来看望张雅。临走时,他拿出一张两千大洋的银票,放在桌子上。张雅一看,说什么也不肯收。
  李箴说:“这本来就是你的钱,收下吧。”张雅愣了一下:“这怎么会是我的钱呢?李箴,君子之交淡如水,你把话说清楚,不然就请你把钱拿走!”
  李箴长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我本来打算对谁也不说,既然你非要问我,那我只好实话实说了。这笔钱啊,是我替你从王广生手里拿回来的。”张雅听后一下子愣住了。
  听李箴讲完后,张雅才明白过来,合着外面传得沸沸扬扬的真假《鸟石图》,居然是李箴一手弄的,他先照着真迹临摹了一幅,然后托天津的一个朋友出面,把真迹送到荣宝斋,而仿品送至尚古斋寄售,巧妙地都卖给了王广生。
  临了,张雅叹了口气:“多好的一幅画啊,竟落在了小人之手!”李箴却微微一笑:“放心吧,要不了多久,这画就会回到我手里。”
  几天后,李箴就去找了王广生,压低声音问:“您怎么把那幅仿作送给市长了啊?”
  王广生大吃一惊:“你听谁说的啊?我送的明明是荣宝斋那幅真迹啊!”李箴解释说:“昨儿晚上,市长派人把我接过去,拿出《鸟石图》让我看。我一眼就瞅出来了。我估摸着,您可能是弄混了。”
  王广生听后,立马紧张起来。李箴安慰说:“放心吧,我给的鉴定是真迹。”他这才放下心来。
  李箴微微一笑,没再说什么。其实,他早就准备好偷天换日的手法,想把市长手里的真画给换回来。可天意弄人,王广生自个儿送了幅假画给市长,李箴根本没了出手的必要。
  过了半拉月,王广生见自个儿平安无事,立马把《鸟石图》送到了尚古斋,亮明了身份,对掌柜的说:“我这幅画才是真迹,最少卖五千大洋,少一个子儿都不行!”
  谁知,没过几天,王广生突然被撤了职,理由是徇私舞弊。他细一琢磨,才明白自个儿不该卖那幅真迹,但后悔也晚了。更为奇怪的是,在尚古斋寄售的《鸟石图》,行里的人都说是仿作,半年了一直无人问津,最后只卖了一百大洋。买走此画的人,正是李箴。
  (发稿编辑:赵嫒佳)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2期 | 标签: | 734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