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生之酒

  • 欣赏生活

  • 林妹妹的裙子

  • 皮鞋·鳝丝·花点衬衫

  • 正好拿来修忍辱

  • 在我身上你或许会看见秋天

  • 率性的郁达夫

  • 黑衣女和红衣女

  • 相似的面孔

  • 君子的尊严

  • 什么人养活了小偷

  • 当阅读成为一种运动

  • 做公益就是经营自己的人性

  • 大学时光

  • 作家的品质

  • 谈幽默

  • 生命不息,工作不止

  • 人间最美,不过鲸落

  • 放下的资格

  • 当诺拉遇见丹先生

  • 朗读的童年记忆

  • 生命的拼图

  • 鸡毛掸子

  • 劳动者的姿态

  • 我的智多星母亲

  • 妈妈的卷发

  • 人在诗途

  • 很会撒娇的李逵

  • 偷看也要有技巧

  • 买卖风险

  • 赢家

  • 傻无止境

  • 百分比和具体数字

  • 糊弄洋鬼子

  • 痛,力透纸背

  • 我儿子比你强

  • 子夜演讲

  • 最有效的药方

  • 言论

  • 漫画与幽默

  • 创意广告欣赏

  • 真相WuMo

  • 想起两个人

  • 人心如乌鸦

  • 她当我存在的

  • 相亲与相敬

  • 清水变酒

  • 舵手与水手

  • 家乡人打来的电话

  • 游戏救国

  • 转念

  • 就好

  • 天下媚俗

  • 如果你下午四点来看我

  • 他人对你的看法毫无意义

  • 猫与鸟

  • 现在开始,你应该认真阅读《斯通纳》

  • “《读者》光明行动”

  • 协作

  • 我的树

家乡人打来的电话

1996年夏天的一个黄昏,我刚回家,妈妈就急急地告诉我,有一个家乡人打来电话,她却猜不出那人是谁。妈妈认为,能打电话到家里来的家乡人,她应该都认识,今天怎么会猜不出来?这会不会失礼?她因此着急了。
  那时候,我突然变得很忙,生活无人照顾。妈妈每三天来我家一次,给我做好饭菜就回去照顾爸爸,不会等我。今天等着我回家,证明她一直为那个家乡人而不安。
  我坐下来,问妈妈:“怎么知道对方是家乡人?”
  “一口老式余姚话,怎么不是家乡人?”妈妈说。
  “老式余姚话?”我问。
  “就是你外公说的那一种,连我听起来也觉得他像是长辈,因此更怕失礼。”她说。
  这下我也纳闷了,抬起头来想了想,又问妈妈:“他难道没报个名字?”
  “报了,一个奇怪的名字,他说你知道。”妈妈说。
  “奇怪的名字,叫什么?”我问。
  妈妈笑了,说:“听起来就像我们乡下隔壁大婶的绰号。大婶是种落谷的,大家都叫她落谷婶。但打电话来的是男人,怎么也是这个名?”
  落谷是家乡人对玉米的叫法,在上海叫珍珠米。
  “男人自称落谷婶?”这个反问一出口,我立即就笑了,因为我已经知道他是谁了。
  我说:“妈妈,他叫陆谷孙,是复旦大学的教授。”
  这下妈妈觉得更奇怪了:“他满口余姚话,能在上海做教授?”
  我说:“他不单单会讲余姚话,还会讲上海话、普通话,而且,英语讲得特别好,把外国人都吓了一跳。”
  “那他怎么知道要给我讲余姚话?”妈妈问。
  我说:“我们是老朋友,他也是余姚人。而且知道你在家乡住过,所以在电话里一听是你,他就改讲余姚话了。”
  “他的余姚话怎么这样老派?”妈妈又问。
  我说:“他出生在上海,小时候回余姚生活过一段时间,后来又到了上海。余姚话是他的一种记忆,存放在那里久了,就捂老了。”
  妈妈笑了,说:“那你赶快给人家回个电话。”
  我说:“我过一会儿就打。”
  (思 語摘自《散文·海外版》2017年第5期,本刊节选,123RF供图)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4期 | 标签: | 34 views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