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只孤独的船

  • 不靠此维生

  • 地球上的王家庄

  • 神秘的雕刻家

  • 春潭

  • 短歌集

  • 与人分享的爱情

  • 松明照亮的夜晚

  • 更衣记

  • 父亲南怀瑾

  • 郑振铎炒股

  • 取与之间

  • 我们能从不幸里学到什么

  • 关于 “上厕所” 的那点事儿

  • 被知识拯救的生命

  • 硅谷并没有发明什么

  • 中国孩子的教养危机

  • 尊重人性,制度才有意义

  • 母亲的园子

  • 回娘家

  • 谜一样的人生

  • 可我还是想做个好人

  • 寻找薇薇安

  • 大小姐

  • 因为爸妈只有你

  • 你在哪里

  • 找个有趣的人白头偕老

  • 一流的客人

  • 加薪

  • 理财来自金星,投资来自火星

  • 只卖一本书

  • 人生赢家的 “十项全能”

  • 机场里的小旅行

  • 哪儿有阴影,哪儿就有Wi—Fi

  • 在丹麦聆听“叶特尔法则”

  • 七种颜色的伦敦火车站

  • 悲剧带来的惊喜结局

  • 冥王星知多少

  • 一封信的力量

  • 欧洲的王室为何能存续千百年

  • 中国古代的定都哲学

  • 琼斯先生的悲惨命运

  • 言论

  • 如果去掉手机……

  • 人生的意义

  • 空船

  • 以人为鉴

  • 同一个原因

  • 我不教他谁教他

  • 真正让人受辱的,只有德行

  • 微书摘

  • 新词

  • 谦逊之道

  • 最动人的沉默

  • 追求爱与美

加薪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几年前,我遇到一家大投资公司的高管。交谈中,他提到他的一个雇员最近找到他,抱怨工资太低。
  “你来公司多久了?”高管问年轻人。
  “3年了,我一毕业就来了。”年轻人回答。
  “你刚来时,希望3年里能拿到多少?”
  “当时希望能拿到10万美元左右。”
  高管好奇地盯着他说:“你现在差不多能拿30万美元了,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嗯,”年轻人显得有点结巴,“就因为坐在我旁边位置的几个人,他们一点儿也不比我强,可已经拿31万美元了。”
  与这个故事异曲同工。1993年,美国联邦证券委员会首次强制一些上市公司披露高管的薪金和津贴的明细资料。这样做的想法是,一旦薪酬公开,董事会就不再愿意给高管们支付天文数字的薪金和津贴了。监管人员希望这样做能根治公司高管薪酬飞涨这一顽症。因为无论是来自监管机关、立法机构,还是股票持有人的压力都没有将这一问题解决。不错,这种情况确实需要制止:1976年,高管们的平均薪酬是普通工人的36倍;而到了1993年,高管们的平均薪酬已经是工人的131倍。
  猜猜看,这一政策颁布之后出现了什么情况?薪酬一旦成为公开信息,媒体就会定期刊登一些特别报道,按高管们的收入高低进行排名。这种信息公开不但没有压制住高管们薪酬的上涨,反而使得美国公司的高管们开始互相攀比工资,到头来,高管们的工资火箭般地往上蹿。这一趋势又进一步被一些薪酬咨询公司所“推动”,他们建议那些当高管的客户回去要求幅度惊人的加薪。结果呢?现在公司高管们的平均收入相当于普通工人的369倍,是高管薪酬公开前的近3倍。
  想到这些,当我遇到一个公司高管时,我问了他几个问题。
  “如果你们工资数据库里的信息被公司上下知道了,”我试探着问,“那会怎么样?”
  那个高管警觉地看着我,说:“那会披露出很多事情来——内部交易、金融丑闻,诸如此类。如果每个人的工资都被大家知道了,那可是真正的灾难。除了那个薪水最高的人,所有人都会觉得工资太低——要是他们出去另谋高就,我丝毫不觉得奇怪。”
  这难道不奇怪吗?工资多少与幸福程度的关联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紧密,这一点已经反复得到了证明。研究证明,最幸福的人并不在个人收入最高的国家里。可是我们还是一个劲儿地争取高工资,这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出于嫉妒。正如20世纪的记者、讽刺家、社会评论家、愤世嫉俗者、自由思想家H.L.门肯指出的,一个人对工资是否满意,取决于他是否比他妹夫挣得多。为什么和妹夫比?因为这种比较是明显而又现成的。
  公司高管薪酬的无节制增加已经给社会造成损害性后果。高管工资的无度增长,非但不会使他们感到羞耻,还会鼓励他们之间进行攀比,再次要求加薪。“在互联网时代,”《纽约时报》的一条标题中说,“富人现在嫉妒的是比自己更富有的人”。
  (余 娟摘自中信出版社《怪诞行为学》一书,喻 梁图)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24期 | 标签: | 0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