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插花

  • 什么样的人会是你的男闺蜜

  • 什么是好的生活

  • 真正的“教父”规划幸福

  • 谢霆锋:幸福不是源自财富,而是来自下厨

  • 微写作

  • 微评

  • 球形的?!

  • 表妹要记得吃药

  • 知识就是黄焖鸡

  • 坚持住的梦想最有价值

  • 美国大学新生报到日什么样

  • 成龙:中国式父亲根本不懂爱

  • 浓情蜜爱也会过劳死

  • 不被赞美 最是逍遥

  • 不是乔布斯,就别退学

  • 无所事事是种病

  • 成功者的走跑拼战法

  • 玩的四种境界

  • 我认为的幸福

  • 尊敬的鹦鹉

  • 安德鲁克斯和狮子

  • 夹页中的枯蔷薇

  • 约定

  • 黑猫

  • 神回复

  • 提钱伤感情

  • 无敌上上签

  • 买包为哪般

  • 七天

  • 监狱风云

  • 开怀篇

  • 你9岁玩泥巴,人家穿上西装成大佬

  • 李易峰:甘于平淡,保持浪漫

  • 《大爆炸》追上了《老友记》?

  • 弹幕来袭

  • 餐桌上的领袖

  • 富人搭公交才算发达国家

  • 美式拼爹为什么不会拉仇恨

  • 柯震东:那个哭鼻子的吸毒男孩

  • 是什么让我们变得恶毒

  • 换来的“赞”,其实是“毁”

  • 错觉常常欺骗你

  • 你是你吃的东西造出来的

  • 瀑布效应

  • 这三个字,你说得出口吗

  • 所有深爱皆克制

  • 他的四月天

  • 培根体

  • 一只流浪的狗

  • 捡骨师廖煌柱

  • 柔情打败凶悍

  • 《情书》中的情书

  • 感恩的窗帘

  • 菲利普,别搞砸了

  • 要么瘦,要么忘记你

  • 一个人的时候很帅气,才会出人头地

  • 一个西北汉子的一流姿态

  • 不看脸的美国人

  • 自曝三分短

  • 帮青蛙过马路的荷兰人

  • 追糖果的人

  • 上海人的小气叫精致

捡骨师廖煌柱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一九九六年四月八日,我们来到埔里的第七公墓,这里埋葬了三千多具客死他乡的荣民遗骨。这些遗骨,原本是葬在埔里镇的荣民医院旁边。一九八0年医院扩建,就把这些尸骨迁葬到这里来。迁葬三千多个坟墓,意思就是把三千多具尸骨先请出地面,再依照捡骨的习俗,一具一具来安置。当时,负责这项大工程的就是廖煌柱先生。他道出了当年那一段现在已经逐渐被人遗忘的机缘。不过,让人难以相信的是,捡这三千多具白骨之前,廖师傅并不是捡骨师。换句话说,廖师傅第一次替人捡骨就是捡这三千多具白骨。他说,当年镇公所要迁葬这三千多座坟墓的时候,定价是一具三百,结果因为当时捡骨的行情一具市价是七百。镇公所开的这个价钱太低了,当然没有人愿意承包。后来廖师傅知道了,认为这些荣民只身来台、客死异乡的时候,连一个为他烧香磕头的亲人都没有,如果到这时候还是没人愿意出面关心他们的话,他们死后如果地下有知,一定感到凄凉吧!所以,他就找了七八个他所谓的“俗搁大碗”、便宜又好用的老年工人,花了八个月的时间,一点也不马虎地将三千多座坟墓一座一座挖开,将白骨一具一具地排好,在阳光下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摆上水果、焚香烧纸钱。最后,再把整理好的白骨一一放入金斗瓮里面。终了,还需依照荣民的名字,念一段敬鬼祈福的话。这样的耐心跟细心,令人佩服!
  “其实,中国人自古以来是安土重迁的。祖坟可以从商周一直埋到清朝,都是在同一个地点。不过,台湾人却不一样。因为移民来到台湾之后,为了生活常常换地开垦,所以常常要迁徙,于是台湾人的孝顺观念就有所变通。子孙要迁徙,为了不使祖宗没有人祭拜,通常就开墓捡骨。然后,背着祖先的骨头迁移到他处。如此一来,祖宗的遗骸就永远有人祭拜。因为有这样的习俗,所以,才有捡骨师这个行业。我相信过世的人也有一个大家互相疼爱的想法。我们这样来对待他,他可能也会有这样的心意来疼爱我们,就是这样子。”讲完话,廖师傅又继续工作去了。
  当廖师傅用细竹竿跟红丝线小心翼翼拼凑着脊椎骨的时候,我看到他是用跪的,一直跪着……那时候我才真正了解,“互相疼爱”是什么意思。即便已经是一堆白骨了,犹当他是一个人,连把他摆进金斗瓮的时候,也要让他坐得安稳、坐得舒服。
  廖师傅说,开棺后的第一步,就是伸手下去拉尸体的手。男的拉左手,女的拉右手。拉手表示亲近友好的意思,当然,也有拉他一把的意思吧。就像把灵魂从阴间拉上来一样。当我们看着那双平淡无奇的手,很难想象这一双手曾经拉起好几千具尸骨。
  廖师傅的助理说,当年要是没有廖师傅,那三千多具离乡背井的荣民的白骨怎么办?他说,做这一行,就算是积德吧,福气留给子孙去用!
  午后,死者已经安稳又舒服地坐进了新居。而家属们也在廖师傅的教导下,祭拜完毕,慢慢回家去了。死者就拜托土地公照顾了!家属们可能马上就把刚刚才真正跟自己过去的亲人拍过肩、拉过手的廖师傅给忘记了,可是,廖师傅并没有忘记约定。他佝偻着身子,腰间挂着随时跟生人互通消息的远程无线电话机,手上拿着准备为死者遮阳的伞,踩过熟悉的坟堆,又将去拉起另外一个人的手了。把他们从阴湿的土里,重新拉回阳光灿烂的人间。这是他拉过的第几次手?他可能也不记得了。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9期 | 标签: | 3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