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殊手段

  • 给爸妈体检

  • 转继承

  • 清清白白

  • 喊妈八千声

  • 秀才改行

  • 微博故事

  • 爱看《故事会》的男生

  • 领导下基层

  • 谁最有用

  • 离怕了

  • 学历难题

  • 严格的家教

  • 细节照亮故事

  • 哪只是母的

  • 为难小学生

  • 八卦的妹妹

  • 一点没变

  • 理财顾问

  • 没认出来

  • 倒霉的老板

  • 换姿势

  • 狮子与羊

  • 买球拍

  • 谁更厉害

  • 瞎了眼

  • 结账

  • 倒水去

  • 满城尽是于小妖

  • 变色的蚂蚱

  • 贫嘴语录

  • 笑里学问大

  • 恋爱绝妙比喻

  • 出人意料的回答

  • 歪理一箩筐

  • 难考的驾照

  • 财富之手

  • 不义之财

  • 英雄的印记

  • 完美谋杀

  • 秀才养猪

  • 清明上河图

  • 烤肉惊魂

  • 本期主题:石头的故事

  • 法师削皮

  • 四分之一只烧鸡

  • 最重要的客户

  • 葬送的良缘

  • 舞台

  • 谁动了我的肖像权

  • 阿P的砖头保卫战

  • 牛王传奇

  • 兄弟不死

  • 我和《故事会》的缘

  • 主题:骗子故事

  • 残局

  • 和你说件事

  • 加戏

  • 保准有人追

  • 记得锁车

  • 讨账

烤肉惊魂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巴特有抑郁症,最近他请了个长假,一个人住在乡下的房子里。他觉得自己病症又发作了,父母来电他不接,朋友短信他不回,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
  连日来,巴特头痛欲裂,食欲不振,夜里失眠,竟萌生了不想活的念头,随手在网上发帖:“谁来吃了我?不想活了!”
  一堆网友在下边欢乐地回复道:“需要番茄酱吗?”“楼主,肉肉香不,我喜欢吃嫩的。”巴特正要回复,忽然收到一条奇怪的私信:“您好,我喜欢吃人肉,已经帮两位女性朋友解决过个人问题。如果您有需要,我可以上门服务,绝无痛苦。”
  巴特漫不经心地回复:“好啊,那你来啊!我肉质估计比较硬。”
  对方回复:“没关系,我可以带松肉锤。”这人叫埃布特,说话特别逗,巴特不知不觉,竟跟他聊了一下午。巴特说,自己现在一个人住在乡下,心情很糟,什么人都不想见。埃布特却关心地说:“越是躲着不见人,越是不想见啊!我看,你得试着和现实生活中的人交流。”
  巴特想,这样也好,和陌生人聊天,反而不用顾忌,更何况这个埃布特很会聊天,和他说话特别舒服。埃布特随后说出了提议:“我去买些烤肉和啤酒,晚上我来找你,咱们一起吃烤肉吧!”巴特同意了。
  傍晚,新朋友埃布特到了巴特家。埃布特嘴角挂了一抹邪笑,摇晃着手里的袋子,颇为自得地向巴特推荐:“吃烤肉,还得配上我自己调制的辣椒粉,加上鲜榨柠檬汁,可以有效去除肉的腥味……”
  接着,埃布特笑嘻嘻地开始向巴特描述他吃人肉的故事,巴特边听边笑,这人也太会讲故事了吧?
  酒和烧烤真是好东西,两人在花园里吃着喝着,很快就开始勾肩搭背。这时,埃布特忽然问他:“你开心吗?”
  巴特醉眼蒙眬,“嘿嘿”傻笑道:“嗯,这是我这些日子以来最快乐的一晚!”埃布特诡异一笑:“那就好。”埃布特趴在他耳边,邪气地笑,“伙计,人的情绪对肌肉的味道有影响,你现在心情变好了,肉质一定也很棒!”
  巴特“噗嗤”一笑,不屑道:“你还玩上瘾了!”
  “不不不,来,你看,我工具都带来了!”埃布特拉着他打开私家车的后备厢,指着电锯给他看,“喏,待会儿等你醉倒了,我就用这个切割你。嗯,放心,不会让你那么容易死掉的,毕竟人肉还是新鲜的好吃……”
  埃布特向他描述自己的吃人蓝图,巴特已经被吓醒了,他手脚冰凉,浑身冷汗地问:“你真吃呀?”
  埃布特奇怪地看他:“不是你让我吃的么?”
  “我,我没……”巴特哭丧着脸,有种自己挖坑自己跳的懊悔。
  “伙计,别担心,酒精的作用会让你舒服很多!”埃布特有经验地拍拍他,将工具费力地抬了出来。
  巴特踉跄了一下,手脚并用地就往木制小楼里跑,却不想被埃布特一把揪住了:“这就是你不对了,你把我叫来,就这样招待我?”
  巴特欲哭无泪,跟只小鸡似的被埃布特揪住,哆嗦着道:“你,我,我不是招待你吃烤肉了么?”
  埃布特嗤笑一声,拖着电锯对他开始比画。巴特急中生智,大喊一声:“我要去卫生间,放开我!”
  巴特心想,只要让自己回了房子,就立马报警!
  埃布特看他一会儿,似乎丝毫不担心他会逃跑,真的松开了钳制。巴特立即蹿进小楼,“嘭”的一声反锁了门。谁想,还没松口气,就听到埃布特懒洋洋的声音:“我说伙计,你忘了你这小楼是木头的了?也好,这样戏耍猎物才好玩嘛!”
  巴特听着门外电锯剧烈的轰鸣,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他手忙脚乱地爬进客厅,摸到手机报警:“救命,我家来了个食人魔……喂,不要挂,相信我,我很清醒,你听,电锯还在响!”
  得到了警方立即出警的许诺,巴特顿时松了口气。
  然而,电锯切割木料的声音频频传入,离自己越来越近,巴特感觉要崩溃了。他不断地推了家具堆到墙边门后,希望这些东西能为他稍稍阻挡一下恶魔,给自己争取到足够的时间。
  二十分钟后,巴特终于听到了悦耳的警笛声。不一会儿,他听到外面警察一声惊呼:“天啊,怎么搞成这样了?”
  埃布特大笑一声:“这小子居然报警了?哈哈!”
  巴特忍不住朝外面大喊:“警官,他是个骗子,是个食人魔!他要拿电锯切割我!”
  外面安静了一会儿,似乎是双方在交流什么。过了几分钟,警方说道:“先生,已经没事了,出来吧。您现在很安全。”
  巴特费力搬开家具,走了出来。只看了一眼,他就惊呆了,花园里好端端的一棵樱桃树,整个都秃了!散了一地的断枝残叶,他忍不住大吼:“上帝啊,这是怎么回事?”
  埃布特捡起地上的树枝,靠近电锯,发出了锯木头的声音。
  巴特顿时反应过来刚刚是怎么回事,他疑惑地看着埃布特。
  埃布特拍拍巴特的肩膀:“想被人吃哦?吓一顿就好了,还是活着好吧?”
  巴特问警方:“他到底是谁?”
  警官强忍笑意解释道:“埃布特先生是位很好的心理医生,嗯,就是有时治疗方案比较激进。”
  巴特瞬间火了,他跳脚质问:“他这是恐吓,是人身威胁!我要起诉,起诉!你们必须抓捕他!他之前还说,曾经帮助两位女性解决过问题!”
  埃布特眨眨眼,眸中带笑:“对啊,她们是我的病人嘛,我带她们旅游,吃美食,治好了她们的抑郁症,可不是帮她们解决问题嘛!”
  警官再也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拍拍埃布特的肩膀:“亲爱的埃布特医生,虽然我很佩服您,但是也请您下次收敛点,不然让我们很难做……嗯,别忘了赔偿人家的樱桃树。”
  埃布特耸耸肩,无所谓地道:“从治疗费里扣吧!”
  “什么,还有治疗费?”巴特跳脚大吼,“你折腾我那么久,差点把我心脏病吓出来,还想要治疗费?问撒旦要去吧,如果他肯付给你的话!”
  埃布特得意洋洋地拿出了手机,冲巴特摇了摇:“爱你的父母已经付好账了!谁让你对心理医生避之不及,又有轻生念头,他们没办法,这才找到我。要不你以为我是闲的,大老远地跑这儿来?”
  巴特目瞪口呆地盯着手机里的转账提示,指着他说不出话来。
  埃布特和蔼地说:“不得不说,你家人还是很关心你的。抑郁嘛,越不跟外界接触越严重。”说着,埃布特靠近巴特,笑嘻嘻地问:“现在你还想死吗?”
  巴特无力地靠在那棵光秃秃的樱桃树上,感觉自己已经死过一回了。他发誓,自己再也不瞎折腾了!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9期 | 标签: | 124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