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让心轻一点

  • 手机屏保

  • 面具

  • 多功能车凳

  • 关系好

  • 谁动了局长的保健茶

  • 百岁老人是个宝

  • 新小二黑结婚

  • 镜头虽小乾坤大

  • 可怜的鹰宝

  • 赶不走的侄儿

  • 恩怨两亲家

  • 辣椒辣不辣

  • 阿P送锦旗

  • 神刀木老大

  • 复婚有婚假吗?

  • 犹差一炷香 等

  • 神秘的报恩者

  • 本期主题:白字先生的故事

  • 珍珠衫传奇

  • 砍头迷案

  • 10月优秀作品选登 主题:家

  • 假话 等

  • 错误断句的后果 等

  • 因为一条绿裙子

  • 致命失误

  • 好你个偷窥者

  • 真的没骗你

  • 偷梁换柱

  • 灭火

可怜的鹰宝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等妈妈的孩子
  市一小的校门口有家玩具店,老板是个年轻的姑娘,名叫孙艳。这天放学后,她看见有个小男孩手拿悠悠球,正站在店门口,焦急地向远处望着。这孩子孙艳以前没见过,她猜应该是刚入学的一年级新生,于是走过去柔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孩子怯生生地回答:“我叫赵鹰翔,小名叫鹰宝。”
  孙艳又问:“你爸爸妈妈怎么还不来接你呀?”
  鹰宝的眼睛里倏地掠过一丝阴影,怔了怔,才说:“爸爸是领导,很忙!”说着,眼眶里就泛起了泪水。
  孙艳急忙安抚鹰宝:“别急,你爸爸忙,你妈妈马上就会来的!来,让我看看你悠悠球玩得咋样?”
  鹰宝一时忘了忧愁,开始玩起悠悠球,可他的技术很差劲。孙艳拿过鹰宝的悠悠球一看,这是只只卖几块钱的低档货,做工粗糙,伸缩度很难掌控——难怪鹰宝玩不好!于是,孙艳就建议鹰宝另买一只好一点的悠悠球。鹰宝却摇摇头,说:“我买不起的,妈妈给我的零花钱很少。”
  孙艳很奇怪:能进市一小读书的孩子,父母大多非富即贵,而且鹰宝刚刚还说他的爸爸是领导呢,怎么连悠悠球都不舍得买?她忍不住问鹰宝:“你爸爸是做什么工作的?”
  可鹰宝只是说一句:“爸爸是领导。”然后就不再吭声了。
  过了一阵,鹰宝见妈妈还没来,突然嘴一瘪,就要放声大哭。孙艳正不知如何是好,忽听得有人大声喊道:“老板,来只悠悠球,最新款的!”孙艳一看,顿时眼睛一亮,转头冲鹰宝低声说了句:“你的‘救星’来了!”
  “做好事”的大哥哥
  “救星”是一小隔壁的一中学生,名叫李虎,是个不爱读书的主儿,他是孙艳玩具店的常客。
  李虎一进玩具店,便随手甩出两张百元大钞。孙艳接过钱,转身从货架的最顶端取下一个精美的盒子,递给李虎:“专门给你留着呢,最新款的‘飞燕’,保证你是第一个试手的!”
  李虎得意地笑了,他三下两下撕开包装盒,开始玩起了“飞燕”。可没玩两下,李虎就嚷嚷没劲,他指了指鹰宝手中的悠悠球,说:“用我的‘飞燕’,换你手里的那只,好不好?”
  自己这只悠悠球才值几块钱呀,鹰宝顿时惊得目瞪口呆。一旁的孙艳赶紧捅了捅鹰宝,催道:“还不快接着!”鹰宝懵懵懂懂地接过“飞燕”,眼睛里满是惊喜和不可置信。
  孙艳清楚,李虎这样做,其实就像烟瘾很重的老烟鬼,往往会觉得抽高档烟反而不过瘾,没有直接抽粗烟叶来劲。高档悠悠球的滑轮很轻巧,最关键的“一甩一拉”,基本上是半自动化,像李虎这样的老手,就会觉得没有技术含量!
  鹰宝得到“飞燕”后,在李虎的点拨下,练了一阵,便渐渐上手了。可是鹰宝玩了一会儿,又想起了妈妈,情绪再次低落起来。
  好在李虎急中生智,赶紧又出一招:“小弟弟,你妈妈一定会来的!大哥哥给你表演一个特刺激、特好玩的节目吧!”
  到底是孩子,一听表演节目,鹰宝的注意力又被吸引过来了。
  李虎选了校门边围墙前的一块空地,自己先背对围墙站定,再让鹰宝站到自己的对面,并叮嘱鹰宝无论怎样,都不许动。然后,李虎开始表演了:他手里握的是从鹰宝那儿换来的那只粗笨的悠悠球,只见他手掌猛地一翻,悠悠球嗖的一下直奔对面的鹰宝而去,眼见着就要砸中鹰宝的面门,却倏地一个鹞子翻身,突然向天上飞去!紧接着,悠悠球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砰的一下砸中了李虎背后的围墙,再唰的一下反弹回来,随即,李虎洋洋得意地举起了自己的右手——悠悠球已乖乖地回到他的掌心。
  “哇——太好玩了!大哥哥,我还要玩!”鹰宝欢呼雀跃。
  “好,咱俩交换一下位置再玩。”李虎说着,离开原先站的地方,让鹰宝背对围墙站定。
  鹰宝朝围墙走过去,蓦地,他的眼睛直了。只见那围墙上贴着一幅宣传画,标题是:热烈欢迎市教育局李劲堂副局长莅临我校检查工作!刚才李虎的悠悠球砸中围墙时,正好将“李”字给砸破了。鹰宝用小手抚摩着那破损的字,眼泪扑簌簌直往下掉。
  一旁的孙艳见鹰宝这样,联想到鹰宝之前说他爸爸是领导,心里一惊:难道鹰宝是李副局长的儿子?于是,孙艳问鹰宝:“你爸爸是李副局长?”
  然而,鹰宝却摇摇头。孙艳正要再问下去,李虎却亲热地一把揽过鹰宝,连哄带骗又玩了起来。
  鹰宝玩得很开心,一会儿吓得高声尖叫,一会儿又兴奋得咧嘴直乐。这时,一个年轻女子骑着电动车朝这边过来了,鹰宝一见,顿时忘记了李虎的叮嘱,朝前一扑,大声喊道:“妈妈!”也就是这么一挪位,正撞上迎面而来的悠悠球,他脸上顿时鲜血直流。
  鹰宝妈妈赶紧跳下车,抱起鹰宝直奔医院。孙艳也急忙关了店门,跟了上去。
  作抉择的妈妈
  经检查,鹰宝的鼻梁骨被砸断了,需住院做整形手术。
  住院要先交五千元押金,鹰宝妈妈拿不出,孙艳说:“我先垫上。”李虎连忙说祸是他惹下的,手术费应该由他出,他会叫爸爸来医院,把钱还给孙艳。
  等孙艳从缴费处回来,看见李虎和一个中年男人正站在住院部大门口等她。那男人孙艳认识,就是教育局的李副局长,原来李虎才是李副局长的儿子!李副局长边将五千元还给孙艳,边说:“情况我都清楚了,我会全额负责医药费的!”
  等孙艳走了,李副局长和李虎一起走进鹰宝的病房。鹰宝妈妈见鹰宝一声不吭,就说:“孩子,怎么不叫人?”
  鹰宝却摇摇头,说:“妈妈你说过,在家里才能叫爸爸,在外面,爸爸是领导!我要是在外面叫了爸爸,爸爸一生气,就会不要我们了!”
  李副局长有些动容,但随即他就将脸一板,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冲鹰宝妈妈说道:“孩子的手术费我出,但孩子必须离开一小,去私立学校就读!”
  “不,我不离开一小!”鹰宝猛地从病床上跳下,一把抱住了李副局长的双腿,他仰起那张缠着纱布的小脸,脸上满是泪水。鹰宝摇着李副局长的双腿,乞求道,“我就要在一小读书,我不去私立学校!”
  病房外,孙艳正在偷听里面的对话。只听屋内又传来李副局长的叹气声,他说道:“有人为了挤掉我,正巴不得置我于死地呢!而一小的关校长就是关副局长的亲侄子,鹰宝跟我长得这么像,他继续在一小读书,那就是一颗定时炸弹啊!”
  这时,又传来鹰宝妈妈的声音:“鹰宝,要不咱还是去私立学校读吧。”
  “不!我就要在一小读书!我不去私立学校!”鹰宝执拗地哭喊着。
  李副局长冲鹰宝妈妈发怒了:“一开始,我就不同意这孩子进一小读书!我说过,鹰宝如果读私立学校,学费全由我负担。你要是执意让他读一小,我一分钱不出!”
  一直没说话的李虎突然发话了:“爸爸,本来我今天去一小是准备狠狠教训鹰宝一顿的……”
  李虎还没说完,鹰宝妈妈就尖叫起来:“原来你是故意将鹰宝砸伤的!”
  李虎接着说:“鹰宝妈妈,我也是才知道爸爸在外头还有一个‘家’,还有个在一小读书的儿子!我今天在玩具店一看见鹰宝,就知道肯定是他。现在我全明白了,鹰宝其实挺可怜的,爸爸,您就让鹰宝继续在一小读书吧!”
  一阵沉默后,又传来李副局长斩钉截铁的声音:“还是那句话,鹰宝必须离开一小!我走了。”
  孙艳急忙将身子隐到走廊的拐角处,眼看着李副局长走了,她才推开鹰宝的病房门。孙艳将一张银行卡递给鹰宝妈妈,说:“赶紧给孩子动手术吧。你要是找不到其他工作,就来我的玩具店打工吧,这钱就算我预支给你的工资。”接着,孙艳摸了摸鹰宝的头,说,“孩子,你尽管继续在一小读书,阿姨跟一小的关校长是亲戚,天塌下来,有阿姨给你撑着!”
  鹰宝妈妈感激得不知说什么好,她问孙艳:“好妹妹,你为什么要这样帮我们?”
  孙艳怔了一下,好一会儿才说:“因为鹰宝实在太可怜了!”
  从病房出来,孙艳回想起自己当年,为了能抢到一小校门口这样的黄金地段做生意,只得委身做了关校长的“亲戚”……
  孙艳叹了口气,抚摩着自己的腹部,轻轻地说:“孩子,妈妈不留你了!如果留下你,你会是第二个可怜的鹰宝……”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22期 | 标签: | 8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