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战与政治派对

  • 他们在这样竞选

  • 危机时代:总统的道路选择

  • 如果昨日重现

  • 美国的领导力在减弱吗?

  • 杰瑟·艾欣格尔:亚当·斯密也会错

  • 群众议政时代的到来

  • 创新和消费:下一个十年的关键词

  • 宁波人的抗议:以PX的名义

  • 温岭虐童案发生之后

  • “八二宪法”30年:法治重建的起点

  • 微西村的“船上小学”

  • J.P.摩根的收藏

  • 人民币汇率再起波澜

  • 赛道离公路有多远

  • WCG渐变与328亿美元的三星品牌溢价

  • 设计派家电与戴森的中国尝试

  •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来自东方叙述者的西方故事

  • 敌人,不是一个爱情故事

  • 田家青和制器

  • 奥巴马与实用主义哲学

  • 李昆武:用画笔记录《伤痕》的老兵

  • 大师回答儿童提问

  • 交易的秘密

  • 海顿的钢琴曲

  • 目睹新基因的诞生

  • 为什么总是马里奥?

  • “刺刀与战马”的淡定

  • 环球要刊速览

  • 读者来信

  • 乌克兰议会选举:“东”“西”之间的角逐

  • 石原慎太郎能够走多远?

  • 天下

  • 理财与消费

  • 好消息·坏消息

  • 声音·数字

  • 幼儿园的抽水马桶

  • 老同学

  • 白大姐

  • 好东西

  • 健康

  • 大家都有病

  • 皮皮

老同学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最近参加几个老同学发起的聚会。忽然想到,所谓老同学,自古就是很有意思的关系。比如庞涓与孙膑,本是庞同学主动邀请孙同学上魏国发展,却又怕孙同学混得比自己还好,遂硬生生把孙同学逼得身残志坚,留下人在职场的深刻教训。孙同学还算走运,至少性命犹存复仇得胜。换作李斯,同样是妒忌老同学才华,就陷害韩非子至死方休。韩同学此前曾说,“上古竞于道德,中世逐于智谋,当今争于气力”,想不到一语成谶。
  真正要好的老同学,应该像范仲淹和滕子京一样。这两人同年进士,也算同学。随后同在泰州做官,又算同事。这层关系绝对够铁。范同学进中央机关时,滕同学还是从八品,比九品芝麻官高半格。只因老范关照,滕同学一帆风顺做到知州,那是正四品中高级领导干部。可惜滕同学有点不靠谱,因为侵占百姓利益、巨额公款去向不明等问题被人揪住不放,虽有老范同学在中央替他一再求情,但最终还是一谪再谪,直到“谪守巴陵郡”。
  即使自己已被下放河南,范同学依然没有放弃老同学,甚至单凭着想象力就为滕同学写下《岳阳楼记》,客观上为被谪老同学争取了有利舆论。最起码,现在多少人还因为滕同学曾经被谪,所以就认定他是个坏皇帝奸臣子看不惯的好官。其实老滕是“用兵士一百八十余人、驴车四十余辆贩茶,不交税”的人,这种人该不该谪还是可以讨论的。当然回到老同学这个话题,他能遇到老范真是运气。
  突然说起老同学,还因为最近重看旧片《夜宴》,联想到史上正版“夜宴”的主角韩熙载和他的老同学李穀。韩同学是北方人南下打工,五代时期的南唐高官。他“夜宴”之前,赵匡胤已经陈桥兵变,很快就要一统天下。而此时的南唐末主李煜,“喜浮图,为高谈,不恤政事”,明显政治头脑和领导能力偏弱,做皇帝偏嫩,更擅做“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著名文青。面对一个没有太大前途的公司,还有一个相当优柔拧巴的领导,身为外来务工人员的韩同学只好沉迷蓄妓宴游,把人生消磨到无可消磨为止。
  与老韩形成对比的是他的老同学李穀。《新五代史》记载老韩投奔南唐前与李同学有一次散伙酒,一个说要南下谋发展、将来气吞中原,一个说要北上做大事、将来踏平江南。20多年后,韩同学的南唐终被李同学一方彻底打败。俗话说时势造英雄,但时势不好,连英雄也得气短,其中辛酸又有谁知?想当年,“江左用吾为相,当长驱以定中原”,韩同学这话何等意气风发。
  可理想与现实,总是差着一步距离,韩同学显然缺了一个好公司、一个好上司。年轻时的一腔热血,遂落得佯狂放浪夜夜笙歌。人生之百样无奈,同学之命运差异,远在一幅名叫《韩熙载夜宴图》的古董画以外,真令人怀思百遍也无厌倦。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45期 | 标签: | 1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