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情感的房子

  • 情感的胜利:建筑师与家人的房子

  • 大写的N——两个塔里埃森

  • 里特维尔德:与施罗德夫人共建住宅

  • 罗威尔健康住宅:新生活观的实践

  • 最幸运的普通人——两座尤松尼亚住宅

  • 瓦胡岛上的青城山——李哲士住宅

  • “双塔恋人”:梅尔尼科夫自宅

  • 阿尔瓦·阿尔托:芬兰的两张面孔

  • 巴拉干自宅:作为自传的建筑

  • 尼迈耶自宅:“我一生珍爱之物,都在我的私人博物馆中”

  • 罗伯特·文丘里:建筑的复杂性与矛盾性

  • 波尔多住宅:给予轮椅使用者的温暖与自由

  • 住吉的长屋

  • 李子林住宅,亲密关系的实验场

  • “消失”的住宅

  • 王澍自宅:曲径分岔的花园

  • 适合自然、适合人的房子

  • 此心安处是吾乡:我与阿那亚的故事

  • 北大资源:理想社区的要素

  • 麓湖生态城:成都平原上的珍珠

  • 在别处,我有一个小院

  • 中国会馆:比河水更沉静的院落

  • 住在东湖:城市中的度假生活

  • 欧洲恐慌背后

  • 东方影都:世界电影梦工厂

  • 转机所在

  • 泥瓦匠之子机密

  • 如何应对“东硬西软”战略?

  • 环球要刊速览

  • 读者来信

  • 波黑举行全国大选

  • 克什米尔争端:尚未过时的威胁

  • 天下

  • 理财与消费

  • 好消息·坏消息

  • 声音

  • 食知味

  • 慢车江湖

  • H喝醉了

  • 南北战争

  • 好东西

  • 漫画

  • 古戏台旁的老家

李子林住宅,亲密关系的实验场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日本建筑师妹岛和世(右)与西泽立卫

  李子林住宅因树得名,房子的周围的几棵李子树在建房时被刻意保存下来,陌生人路过宅院时总会驻足观察一会儿这个不规则六面体建筑。它几乎简白,四面均为无任何装饰的墙壁,窗洞可直视每间房屋的内部功能。在这个社区中,李子林房屋似乎用一种“半开放”的建筑格局“炫耀”着一家人的亲密关系。
  李子林的建筑师是妹岛和世。在建造李子林住宅之前,这位爱穿平底鞋和川久保玲服装的女士已是日本建筑界的明星,建筑杂志也常常将她与伊东丰雄、安藤忠雄相提并论,因为在他们的作品中都不约而同地流露出对明净、空旷的迷恋。在建筑评论家看来,妹岛对于完整与闭合的形式有着近乎苛刻的癖好,她习惯于用或嵌套、或并置的各种完整几何形来统领整个体量。数年后,虽然普利兹克奖的评审委员会给了妹岛“流动”(Liquid)这个评价,但妹岛仍认为这种流动并非通过异质空间的转换形成的,而是完全通过同质的空间并置来强化的。在妹岛消解形式、消解范式的努力中,她将建筑立面塑造成平面直接拉升的结果,营造出住宅的“流动空间、冥想空间和沉浸空间”。
  李子林住宅位于东京郊区,房子的主人是一对年轻夫妇、两个孩子和他们的祖母。妹岛和世在2002年接到屋主的委托,她说:“拜访业主家的时候,那个屋子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就是狭窄的客厅被杂乱物品堆满,每个家庭成员的物品也零乱散落在各个房间。”妹岛认为,业主最初的想法有些不切实际,他们希望要一个规整的房间——一家人住在开阔的大空间内,然而基地很小,不足80平方米的占地面积是不可能做出这样一个大空间的。妹岛还了解到,家庭成员希望这个住宅能拉近一家人的关系,同时尽量保持房子周围的李子林。
  在日本,尤其在东京,居住在大空间住宅是很多人的奢望,妹岛知道,即便把每个人的卧室空间压缩到最小,所剩的起居空间仍不能给人大的感觉。因此,她开始构想着一个随意堆叠的系列空间,用多个小空间堆满整个房屋,妹岛心目中理想的模式是:让这些小型内部空间彼此联系,于是,她向房主提出人数和房间数的对应关系需要调整,她认为住宅生活不应该只是每人拥有一个独立的房间和一个公共活动的起居室,而是应该在一个住宅中增加些可以停留、对话的地方。
  大胆的构想,也生成出了只放有长桌的空间,或是只有床的房间这样的图纸。如同妹岛一贯的“二维思路”,她的老师伊东丰雄也认为妹岛善用平面构想建筑,她似乎有一种“放弃形式和表现欲”的处理方式。而妹岛和世作为一个实用技术派哲学的拥护者,的确用李子林住宅阐释了“多解决一点问题,少谈一点主义”的个人建筑哲学。
  “纸工般的外观”是妹岛的另一种建筑手法,李子林住宅的不规则超薄外观也符合了这种特征。传统的混凝土和砖石材料会使墙壁沉重,空间也显得被挤压。妹岛采用了薄钢板外墙,使整个墙体的厚度保持在5厘米以内,同时通过屋顶的空调装置,满足居住的保温隔热要求。随着墙体厚度的消失,相连房间的关系也随之变得轻巧,空间之间的绝对隔断变得模糊了,走道也成为房间内最为微妙的一部分。在委托者看来,这样的改变不仅节省了室内空间,而且拉近了居住者之间的距离。这种轻盈的建筑语言是妹岛从伊东丰雄那里学到的,1981年起,她在伊东的事务所工作了7年,并逐步凝练成一种极少主义的自我风格。在妹岛看来,“极简”解放了繁复的色彩和材质,使设计师能够抛弃其他因素的干扰,将建筑简化成光线、空间、体量等基本元素,实现设计者内心深处的追求。妹岛把自己定位于“更接近年轻一代的建筑师”,她认为“少一些抵抗,多一些放松和冥想才能摆脱现代主义的桎梏”。
  除了对结构和空间的关注以外,妹岛在设计中还将更多的注意力投入到家庭成员中的交流以及起居中。她认为,不同的居住者,需要不同的空间,因此,妹岛并没有像过往那样布置起居室、卧室。她只是先确立了卧室的位置和床的大小,而后,她故意多做了一间卧室,作为客房或是为了某位家庭成员“换个环境”而用。
妹岛和世设计的李子林住宅外观

  妹岛认为自己只是重新组合了这一家人的生活需求。在观看房屋模型时,业主的小女儿曾经对妹岛说:“如果我和弟弟的房间之间有个串子就可以在这里对话了。”这句话给妹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最终,房间作为单一功能空间留下,其余部分完全可以根据家庭的喜好和需求去塑造。妹岛质疑传统家居观念对家庭人际关系的限制,它认为李子林房屋可以在相互交往之中重新给出家庭的定义,这种“非理性”建立在对传统的重新审视和动态的空间之上。同时,妹岛在设计中设法保留了一种逃避的选择,人们可以根据心情来选择彼此的距离。
  李子林住宅中有很多不规则的“洞口”,这些窗洞削弱了白色建筑的厚重感,似乎也改变了房间之间、室内与室外的关系。从窗洞不仅可以看穿一层层的空间交错,视线也可以从屋内延伸至户外。妹岛似乎非常感兴趣制造某种情景关系,她认为这种“纽带窗”拉近了人们之间的距离。原本简单的窗洞成了强有力的空间维度的纯粹表现形式,妹岛将原本独立的空间用种种方式串联起来,在其中传递着视觉、声音及气氛,让模糊不清的空间界限变得“暧昧且温暖”。这是妹岛建筑所追求的二维化和窗洞所构成的三维之间的对比与反差,它亲切地反映出对居住者行为的关注与尊重,这似乎也成为妹岛建筑最打动人心的地方。这种建筑的“非厚重感和非明确感”,使“窗”的做法成为使实现空间流动起来的重要手段。
  妹岛和世的建筑并非庞然大物,她把能量大多释放在建筑的内部,《建筑以前、建筑以后》一书这样归纳了李子林建筑的特征:它的墙体超薄;各个房间的门开得不同寻常,有好多门洞没有门扇;没有交通空间,公共空间成为通道;内窗系统使各房间的关系近乎彻底改变,特别是二层的书房开窗及卧室和静思室(Meditation Room)之间的跳窗设计;三层均有卧室设计……这样的设计似乎使一家人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密,而事实上,每个家庭成员也多了审视这个家庭的位置。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43期 | 标签: | 3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