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夜歌

  • 娶了你就有“福”

  • 原来最大的幸运是他的心里一直住着你

  • 最后还是你,过程就没那么重要了。

  • 你我札记

  • Feeling still not gone

  • 别拿你没有安全感作为拴住我的理由。

  • 相亲对象是你当年的初恋,是种什么体验……

  • 身边的人都开始疯狂撒狗粮了,你却依旧那么孤单吗?

  • 幽兰旋老,杜若还生

  • 有时候我在想,我是不是不适合谈恋爱。

  • 【八月 未央心情】长安码头

  • 愿得一人心

  • 再见,再见

  • 《面纱》:别在该出轨的岁月里谈爱情

  • 最怕你相恋时不分彼此,相离时苦大仇深

  • 渣男都是被你宠出来的

  • 你和你妈只给了我十块钱红包,你还有脸来求我复合?

  • 我的黑金女朋友

  • 不失去 就永远不知道什么叫难得

  • 晨读感悟:宇宙难题:情侣之间怎样吵架,才会越吵越爱?

  • 在你眼里的我是灰色的

  • 不甚重要的安全感

  • (我的真实故事)你是我遥不可及的梦

  • 琅琊令之身在何处|遇见未来

  • 你总会遇到对的那一个

  • 最熟悉的陌生人

  • 爱刚来就走了

  • 我喜欢你,但你得借我两个胆

  • 勿念悲伤

  • “我知道,我从未失去过你”/ 东野圭吾《秘密》

  • 来不及为你命名

  • 【七夕征文】听说有人表白我就来了

  • 你是我的心上人

  • 我终于学会了怎么爱你

  • 《请回答1988》感情其实没有配不配,只有爱不爱

  • 是你太好,而我不配

  • 字母小姐-A

  • 世界是一封情书,我想读给你听

  • 七夕联合征文/我准备好了所有的孤独

  • 什么时候,我们到了哪?

  • 栗子又飘香

  • 吾妻子姜

  • 高考,530与480的距离是多少?

  • 今夜,你是我蓝色的思念

  • 给未来老公一封信

  • 爱情不过就是场暧昧的邂逅

  • 关于我喜欢你这件事,到此为止

  • 我爱你十年如一日沉淀:被时间偷走的记忆

  • 我想養狗,一隻單身狗

  • 选择和放弃暗恋,皆源于不够勇敢

  • 喜欢到了山穷水尽也无法善终

  • 初恋喂了狗的女孩,请你依旧相信爱情

  • 邂逅一场烟雨,怦然心动如往昔

  • 琅琊令之身在何处┃浅遇深忘慢走

  • 习惯

  • 子夜歌

  • 娶了你就有“福”

  • 原来最大的幸运是他的心里一直住着你

  • 最后还是你,过程就没那么重要了。

  • 你我札记

  • Feeling still not gone

  • 别拿你没有安全感作为拴住我的理由。

  • 相亲对象是你当年的初恋,是种什么体验……

  • 身边的人都成双成对了,你却还依旧那么孤单吗?

  • 幽兰旋老,杜若还生

  • 有时候我在想,我是不是不适合谈恋爱。

  • 长安码头

  • 愿得一人心

  • 再见,再见

  • 《面纱》:别在该出轨的岁月里谈爱情

  • 最怕你相恋时不分彼此,相离时苦大仇深

  • 渣男都是被你宠出来的

  • 你和你妈只给了我十块钱红包,你还有脸来求我复合?

  • 我的黑金女朋友

  • 不失去 就永远不知道什么叫难得

  • 晨读感悟:宇宙难题:情侣之间怎样吵架,才会越吵越爱?

  • 在你眼里的我是灰色的

  • 不甚重要的安全感

  • (我的真实故事)你是我遥不可及的梦

  • 琅琊令之身在何处|遇见未来

  • 你总会遇到对的那一个

  • 最熟悉的陌生人

  • 爱刚来就走了

  • 我喜欢你,但你得借我两个胆

  • 勿念悲伤

  • “我知道,我从未失去过你”/ 东野圭吾《秘密》

  • 其实我真的想不出题目来廊廓这些有你有我的事

  • 【七夕征文】听说有人表白我就来了

  • 你是我的心上人

  • 我终于学会了怎么爱你

  • 《请回答1988》感情其实没有配不配,只有爱不爱

  • 是你太好,而我不配

  • 字母小姐-A

  • 世界是一封情书,我想读给你听

  • 七夕联合征文/我准备好了所有的孤独

  • 什么时候,我们到了哪?

  • 栗子又飘香

  • 吾妻子姜

  • 高考,530与480的距离是多少?

栗子又飘香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道别,不是因为爱或不爱

只是一个电话,就宣告了我的破产。

我的别墅里正举行聚会,几十个男女衣着光鲜,喝酒调情。这样的夜夜笙歌,今天终于可以告一段落。

哈,如果我大声地告诉他们,就在刚才那一刻我已成了不名一文的穷小子,那些和我称兄道弟的男人,那些一口一个叫我“亲爱的”的女人,应该是怎样的表情?

想象着他们面对我的尴尬,是很有趣的场面。

而小苔呢?是不是也将如他们一样,嗫嚅地找一个借口快快逃开?

心口的痛还没泛上,一支舞曲已响起,那些男女仿佛受到魔法的召唤,自动粘合在一起,在瞬时转暗的灯光下开始搂抱着摇摆。远远站在那里的小苔也向我伸出了她的手。

我微笑着向她走去,熟练地搂住她的腰,盯住她春情荡漾的眼睛,开始和她一步三摇。

还是那支《THE LAST WALTZ》,永远的《最后的华尔兹》。

小苔一定又想起了我们相遇的那个晚上,那个圣诞PARTY上的这支曲子,让我们相识相恋走到今天。所以,她在这支曲子里百跳不厌。

可真实的生活决不允许一个人永远在一支曲子里摇摆。

我带着她滑行到花园,一同在椅子上坐定。她仍闭着眼不愿睁开。她等待一个吻。

“我破产了。”我吻她。

她笑盈盈地睁开眼:“要不要我卖身为你筹款?”

“不要。只是希望我再度发达时,你能回到我的身边。”我将头埋进掌中。

疼痛在这一瞬泛上来,抽去我的筋骨。我这才真正意识到,我将失去的不仅仅是夜夜笙歌,花园别墅,还有小苔……

“阿尧,别开玩笑。”小苔的脸有了几分苍白。

“才接到的电话。投进股市的钱,颗粒无收。只能将这里的一切抵押出去。”我抹一把脸直起身,可以静静地看着小苔。

她低下头,抚弄长长的指甲。

不可能吧,不可能吧。或许她心里这样想。

我一把拉起她说:“去收拾你的东西,回父母身边去,最近一班火车是凌晨二时,应该来得及。”

我搂着几近瘫软的她,穿过仍在摇摆的男女上二楼。进入房间的小苔呆坐在床上好一会儿,之后脸色竟然红润起来。她麻利地拖出皮箱,将衣橱里的衣服扔进去,打开抽屉,将首饰化妆品抓进手袋,然后脱下露着大片雪白后背的晚礼服,抓出牛仔裤,格子衬衫套上……

我依在门边看她动作,竟然有些感动。当初她是否也是这样,不顾父母的反对,匆匆逃离他们温暖的呵护,急急地奔向我?

她专心地扣着纽扣,一粒,两粒,三粒……她突然停止动作,转过身慢慢走过来依住我,拉起我的手伸进她的衬衣下摆,一只腥红的唇迅速吸住我的嘴……

这只是告别的仪式,还是对一个即将开始苦力的男人的安慰?我没想到,在我失去一切的同时,还得承受别人的同情。

我轻轻推开她,为她扣好最后一粒扣子,提起她的皮箱,走到门口,为她拉开门。

她呆了呆,又莞尔一笑:“英雄本色依旧。”拾起手袋,跟着我下楼。

到火车站,买好票递到她手中,送她到检票口,她这时才说:“我是不是应该留下来,站在你的身后为你呐喊助威?”

“不,不是呐喊助威,是应该溜进即将闭市的菜场捡几片菜叶,再去米店向老板卖弄风情,赊来几两米为我熬粥,然后在油灯下,为我补那双千疮百孔的袜子……”我笑。

她也笑,泪水却哗然落下。

“今晚只有你为我流泪。我欠你的。”我说。

“我是哭再也没人为我买珠宝,没人为我炒那么香的栗子,没人陪我跳华尔兹。”她任泪水四溢,慢慢脱下钻戒放到我手里,又去摘耳坠。

我按住她的手,重新为她套上戒指:“总得留点儿什么东西为这段生活作个纪念吧。为你,也为我。”

她不再吭声,进到检票口,擦干泪向我挥挥手,拖着箱子大踏步走开。

从没想到离别竟是这么简单的事。不追喊,不叮咛,只是淡淡看那个人的背影。背影已远,就慢慢离开。

我只要和我同甘的女人,不要与我共苦的女人。

不是看不起女人,是不想让女人看见我跌倒后艰难爬起来,或者爬不起来的难堪。

小苔这样的,最合我心意。

在这个冬季我怀念你

好多年过去,不,应该只有一年半。人在困苦中挣扎,总觉得时日漫长,暗无天日。这个时间段里,唯一的感觉是累与乏。

暴富又破产,成了圈子里不大不小的名人,别人意味深长的眼光与嘴角的笑都是我不愿看到的。搬离原来的城市,找一份新工作。新工作是做快递员。

也许不至于这样吧,毕竟还有几个朋友,借一笔钱做点儿小本生意,或者去某个公司,凭自己拥有的那么一点儿生意才能,混口饭吃不是问题。可是,谁让我遗传基因里有那么一种“豪情”,只愿把最好的自己呈现在别人面前。不能求人,不能受束缚。宁肯拼苦力,也不要弯腰居于人下……(好多年后,我会感慨,毕竟那时年轻啊。)

天天骑一辆二手电动车在陌生城市的烈日风雨中飞跑,陌生城市也渐渐熟悉得起腻。

冬季到来,辞掉快递工作,拿出半年攒下的钱,买一口大锅,一个小推车,十公斤生板栗,现炒现卖,卖光之后,再买二十公斤,又现炒现卖……

在糖炒板栗的芳香中,我第一个想起的竟然不是小苔,虽然我曾为她亲手炒过那么多板栗,以赢取她的芳心。

我首先想到的是我父亲,也曾这样以炒板栗起家,并逼迫我学会他的手艺,说这祖传秘方一定不能失传。我大笑,什么祖传秘方,我记得我爷爷不过是替人收麦的雇农。父亲说,祖传祖传,就是从我开始由你向下传!

可是,不管他怎样威胁我依然不学。只是向他借了五十万,进入股市操练。

两年后我挣了他想象不到的钱,然后加了一倍的利息将钱还给他。父亲不看我得意的眼,接过钱,拍拍我的肩:还是要有一门手艺才踏实。

从此不再管我。

倒是认识小苔后我才知道拥有一门手艺的可贵。

冬日午夜,从某个娱乐地出来,小苔闻到远远飘来的栗子香,非要买,买来却只吃两粒,便叫难吃。我知道,虽然面前摆着炒锅,可大部分栗子还是机器炒制。需求量大,煤气贵,小贩锅锅手炒,能赚钱吗?

小苔失望的样子激起了我的兴致,我就着小贩的工具,亲手为小苔炒了一锅栗子。小贩看我一板一眼地挥动铁铲,伸出大拇指:小哥是行家!

我窃笑,没想到只日日受父亲教诲,并无多少实际经验的我竟成行家!

我将板栗从铁砂中一一淘出,装进纸袋递给小苔,然后拿出一张大钞放到小贩手中,拉着手忙脚乱剥着栗子的小苔骄傲地离开。

父亲如果得知,我曾用他教的手艺向心爱的女人求取芳心,更用他教的手艺谋生,他该是多么的得意。

所以我想,当这个冬日,满城都飘洒着糖炒板栗热哄哄的香气时,那是我对父亲养育之恩的最好报答。

我曾在花园里,在锃亮摆满现代的厨房里,为小苔炒一小锅小锅的栗子,并问小苔为何这么喜欢吃栗子。

小苔说,栗子美容啊,补气养血。我说你够美的,还要怎么美?小苔说吃栗子陶冶性情呀,剥一层硬壳,又剥一层毛茸茸的皮,心急反而吃不得。我说你性情已好得过分。

小苔笑了,最终叹一口气,犹犹豫豫地说,栗子总是让人想家。想起小时候。红红的炉火,铁锅铁铲沙沙作响,还有那些香气,绵锦软软,真往鼻孔钻,钻在心里,暖乎乎的……

小苔的眼里有了点点的光。她是真想家了。

她搬来和我同住,母亲在她前脚跨出门时咬牙切齿:你只要和那个暴发户在一起,就永远别再回来!

小苔儒雅的父母认定,一夜暴富的人决没有好下场。

看我的现在,就知道他们说的对。

可我当时只是抱着小苔说:“你放心,这笔生意做完我就继续去工商学院上学,然后考研,读博士,然后你带我去见你父母……”

那终究成了一个笑话。

虽然当初我是诚心诚意地许下那个诺言。

物是,人是,情已非

许是被栗子的香气浸泡太久,我竟开始想念小苔。

又一个冬日来临,我怀揣着一年来挣下的血汗钱,坐上凌晨的火车,提一小袋糖炒栗子,去找小苔。

不是没想过她已“绿叶成荫子满枝”。可是,毕竟想让她知道曾爱过她的那个人重又站了起来。

列车按时到达,天色微明。

站在小苔家楼下,掏出手机,拨通一年来念念不忘的那串数字。

好一会儿才有人接听。

“是你?”语气里满是怀疑。

“是我。想见你。在你家楼下,你父母家楼下。”

“没想过我已嫁人,搬入豪华别墅?”小苔笑。

“嫁谁都不如嫁我。”我笑着抬头,小苔却没有如我的想象从窗户探出头。或许她真已嫁人?

“我可是要珠宝,要跳华尔兹的女人。”小苔在电话里巧笑。

“珠宝现在没有,可是有糖炒栗子。”

“还不拿来?”肩膀被重重一拍。小苔不知何时早已站在我的身后……

空空的茶楼里我们是最早的顾客。小苔内着睡袍外套羽绒大衣,就着清茶吃糖炒栗子。

“栗子还是热的。”小苔捡一个最大的栗子慢慢剥,感叹道。

“当然,我一直用毛巾包着抱在胸前,害得我前胸起痱子。”

其实不过是方才偷偷请服务生在微波炉里加过工。

“谢谢你。”小苔放下手中的茶杯,静静地看我。

我一愣。小苔是从来不对我言谢的。她总说:你欠我,所以你该……

我不再是一夜暴富的小贵人,小苔也不再是爱吃栗子的那个小苔。

那颗最大的栗子,她只咬了一口便放在了一旁。

那么就直话直说吧。

“小苔,我现在没多少钱。不过,我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会挣到很多的钱。我的糖炒栗子已打开了市场……所以,我想,我们可不可以……还在一起?”

“你以为可以吗?”小苔转动手里的茶杯。

“当然。”

“我,在你面对困难时,没有站在你的身后,而选择了离开……当你发达时我又回来,你说,我算什么?”小苔字斟句酌,说话在她成了一件难事。

“是我不要你留下。”我没想到她竟然有这样的逻辑。

“我说过,那是你有英雄本色。可我,毕竟也有女人的自尊。一个知道该不该离开的女人,当然也知道该不该回来。”她低头转动手里的茶杯,“况且,你一在还算不上发达吧?比起前可差远了。”

她朝我笑。我不知道这笑里是怜悯,还是嘲笑。

我热透了的心,正回归正常温度。

是啊,拿出我现在所有的钱,也不能买下当初随手为她买下的一对耳坠。

小苔伸出手温柔地抚摸我的脸:“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喜欢那首《THE LAST WALTZ》?因为那里面写着我们的命运。和你一起旋转时,我总想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所以我才那么投入……谁叫你是那么富有的人呢。”她的手随着她的叹息一同滑落。

小苔毕竟是她父母的女儿。

我不知道,她是怎样满怀着绝望的恐惧,和我一天,一天地爱下去,直到真的验证那句:一夜暴富的人决没有好下场。

爱你,是温柔的疼痛

穿着睡袍的小苔飘飘洒洒地走了好久,我任渐渐冷却的栗子撒满一桌,径直离开,重新登上列车,回家,回自己父母的家。

阳光下,父亲在小院里侍弄花草,母亲在大簸箕里翻晒板栗。母亲的惊叫还没发出,我已搂住她的肩,笑嘻嘻拿出一串佛珠放在她手心:“特意为你求来的。”

母亲的泪一下滚出来。

“别哭呀,我无病无灾,不是好好的吗?”我为她擦泪,随手抓起一把板栗。才吃两颗,就见母亲使劲挪动脚下的麻袋。我拦住她说我来,抓起麻袋,却如被电击一下跪在了地上。墙边有好多相同的麻袋,每个麻袋上都用毛笔写着同样的字:小李记糖炒板栗。

那是我炒的板栗。

“怎么会……?”我不敢相信地问。

“你妈妈想吃你炒的栗子嘛,再说我也老了,不想再劳神,不如从你那儿买来卖更划算……说来也怪,当初不见你小子认真操练,可炒出来的栗子,还真是你老子的风味儿!”父亲得意地笑。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泪水浸上来。我从来没想到,我的客户里,居然有我的老父亲。

可是,泪还没掉下,父亲就一把将我拉起,递给我一张纸说:“一会儿去给这个地址寄板栗去。开网店的。我早说过,我的货是从你那里买的,让直接和你联系,人家偏不,说是只信我的手艺,有我的把关认可才行。没见过有谁这样开店的,闹着玩吧,这不是增加成本吗?……”

我接过那张纸。

纸上写着我最熟悉的,且刚刚离开的那个地方的地名,刚刚离开的那个人的名字……

我在阳光里一阵晕眩。

突然想起小苔说,她最羡慕的一对男女是项羽与虞姬。

“一个女人,如果不能帮助心爱的男人冲锋陷阵,那么就应该像虞姬一样,在他冲锋时果断地割断他的念想,让他一无牵挂地杀出一条生路……”小苔曾如是说。

攥着那张纸,心里生出平生最温柔的疼痛。

小苔,小苔,小苔呀……

手机突然响起,喂还没出口,耳边响起炸雷:“见到爸妈了?准备在家里呆几天?后天回来!我要吃热乎乎的栗子!现炒的!听好了!以后挣的钱全打到我卡上!即使一分钱也要我审了才能用!我不同意的生意,你敢碰我就敢剁你手!还像以前动不动就请人到家吃喝玩乐,臭显摆,别怪我掀桌子砸窗子!我下半辈子可不想吃低保,我可是要珠宝的女人!顺便告诉你,才租了房,准备开店,后天滚回来!我的珠宝手饰都卖了,你得给我赔上!以后除了做事就去跑步打拳爬山!我可不想死在你后面!还有,把大学文凭拿到手!读研!让我有脸带你见丈母娘!听到没!听到没!听到没!……”

我紧紧握住手机。

我说不出一句话。

我的泪要淌下来。

我不得不仰起头。

天空湛蓝。丝云全无。

耳边,响亮的惊叹号,像一束束小小的礼花,在白日的天空亮得这么璀璨……

+��vL�U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01期 | 标签: | 8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