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生之酒

  • 欣赏生活

  • 林妹妹的裙子

  • 皮鞋·鳝丝·花点衬衫

  • 正好拿来修忍辱

  • 在我身上你或许会看见秋天

  • 率性的郁达夫

  • 黑衣女和红衣女

  • 相似的面孔

  • 君子的尊严

  • 什么人养活了小偷

  • 当阅读成为一种运动

  • 做公益就是经营自己的人性

  • 大学时光

  • 作家的品质

  • 谈幽默

  • 生命不息,工作不止

  • 人间最美,不过鲸落

  • 放下的资格

  • 当诺拉遇见丹先生

  • 朗读的童年记忆

  • 生命的拼图

  • 鸡毛掸子

  • 劳动者的姿态

  • 我的智多星母亲

  • 妈妈的卷发

  • 人在诗途

  • 很会撒娇的李逵

  • 偷看也要有技巧

  • 买卖风险

  • 赢家

  • 傻无止境

  • 百分比和具体数字

  • 糊弄洋鬼子

  • 痛,力透纸背

  • 我儿子比你强

  • 子夜演讲

  • 最有效的药方

  • 言论

  • 漫画与幽默

  • 创意广告欣赏

  • 真相WuMo

  • 想起两个人

  • 人心如乌鸦

  • 她当我存在的

  • 相亲与相敬

  • 清水变酒

  • 舵手与水手

  • 家乡人打来的电话

  • 游戏救国

  • 转念

  • 就好

  • 天下媚俗

  • 如果你下午四点来看我

  • 他人对你的看法毫无意义

  • 猫与鸟

  • 现在开始,你应该认真阅读《斯通纳》

  • “《读者》光明行动”

  • 协作

  • 我的树

林妹妹的裙子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这两条裙子,是我收藏物品的开始。
  有一年,我回到台湾,父亲老说我的衣服不够,每天都催我上街去买新衣服。
  
  对于穿着,我并不是不喜欢,相反,就因为太喜欢了,反而十分固执地挑选那种自然风味的服饰。这么一来,橱窗里流行的服饰全不合心意——它们那么正式,应该属于上班族。那种服饰像兵器一样,有很重的防御味道,穿上让人一看,十步之外,就会止步而肃然起敬。
  我喜欢穿棉织或麻织品。裙子不能短,下幅要宽一些,一步一跨的,走起来都能生风。那种长裙,无论冬天配马靴还是夏天穿凉鞋,都很适合。至于旗袍、窄裙,我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去买——它们使我迈不开步子,细细碎碎地走路,怪拘束的。
  就因为买衣服不容易,逛来逛去,干脆不再看衣服店,直接跑到光华市场看旧书。
  就在旧书市场的二楼,一家门面小小的古董店里,我看见一条桃红色的古裙。
  我请店家把裙子取下来——当时它挂在墙上,在一个大玻璃框中嵌着——拿在手中细细看了一下手工,心里不知怎么浮出一种神秘的喜悦。时光倒流,流进《红楼梦》里的大观园。我仿佛看见林妹妹穿着这条裙子,正在临风涕泣。紫鹃拿了一件披风要给她披上,见她哭的样子,心里直怪宝玉偏又怄她。
  想着想着,我把这条裙子一穿,那种古雅衬着一双凉鞋,竟然很配——这是林妹妹成全我。她要我买下来,于是,我把它穿回家去了。
  这种裙子,事实上是一条外裙,长到小腿下面。过去的小姐们,在这种裙子下面再穿一条更长的可以盖住脚的裙子。《红楼梦》的人物画里也是如此。
  当我把这条桃红色的古裙穿出去的时候,那个夏天過得特别新鲜。穿着它走在欧洲的大街上时,总有女人把我拦下来,要细看这裙子的手工。每当有人要看我的裙子时,我就得意。如果有人问我哪里可以买到,我就说:“这是一位姓林的中国小姐送的,不好买哦!”
  说不好买,结果又被我碰到一条。
  这一回,林妹妹已经死了,宝玉出家了,薛宝钗这位做人周全的好妇人,把她的一条裙子给了袭人,让她千万不必为宝玉守什么,出嫁吧。袭人终于嫁给了蒋玉菡,有一回晒衣服,发现这条旧裙子,发了一会儿呆,又默默地收起来,放到衣箱里去。
  许多年过去了,这条裙子流落到民间,又等了很多年,落到我家。
  每年夏天,我总是穿着这两条裙子,大街小巷去走,同时幻想着以上的故事。今年夏天,又要穿它们了,想想自己的性格,有几分是黛玉的,又有几分是宝钗的呢?想来想去,史湘云怎么不见了?她的裙子,该是什么颜色呢?湘云爱做小子打扮,那么下一回,古董店里的男式衣服,也买一件,梦中穿了去哄贾母,装作宝玉吧。
  (李金锋摘自内蒙古文化出版社《感动中国的名家随笔:伞殇》一书,李 旻图)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4期 | 标签: | 39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