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评》是一家当代艺术公司?

  • 华为的荣耀基因

  • 三星的十字路口

  • 人人都爱文艺工作者

  • 原油过剩时代?

  • 魅族:不降价

  • 粉丝营销不是万能的

  • 监管者不要管太多

  • 谁拆了惠普

  • 自有品牌的中美差异

  • 食品行业的救命稻草

  • 中移动做新媒体,突变还是找死?

  • 大银行的场景危机

  • 好声音的“网络资本”

  • P2P推广“微信策”

  • 房产众筹:搅局者还是转型策?

  • “通货膨胀”的NBA

  • 电商盈利要懂省钱

  • 用蓝牙连接天空

  • 郁亮式“失控”

  • 南方公元:来自事业合伙人的一线报告

  • 无人机霸主的秘密

  • 《黄金时代》:一场关于票房毒药的试验

  • 豪宅进化2.0

  • 宝马新平衡法

  • 南粤银行“触电”

  • 千亿小贷的底层生态

  • 启辰的起程

  • 腾讯X5的底层想象力

  • 婚庆O2O?没那么简单!

  • 抢占拨号入口

  • “朋友圈”治医患

  • 摄像头新玩法

  • 广点通的底气

  • 乐视TV的用户方法论

  • 腾讯效果广告平台部副总经理 马轶群

  • 李天天的“慢跑”

  • 这次,有多不一样?

  • 保利拍卖这两年

  • 银行办美术馆,怎么玩?

  • 与红灯共舞

  • 伦敦外的富人区

  • 鸡肋的员工,要不要?

  • 茶水间

  • 盔甲之下,后起之秀

  • 许鞍华

  • 关于金钱的赛博人宣言

  • 万科合伙人

  • 继承者们

  • 政要大咖拍照指南

  • 私营航天崛起

  • 罗永浩:低于2500是孙子

  • 抱怨能加薪

  • 刘备拼爹史

  • QE谢幕冲击波

  • 网络自制节目的逆袭

  • 整合者的权限

  • 国际“喵”

  • QQ物联缺干货

  • 快递业“三国杀”

  • 加多宝的“投诚”

  • 楼市的险棋

  • 囤积黑客

  • 娱乐明星投资人

  • 帆动的生意

  • 恒大乳业新戏法

  • 拉卡拉的社区梦

  • 移动入口的新战场

  • “车轮”疾驰

  • 培养“牛司机”

  • 一江污水,向花流

  • 谷歌的医疗遐想

  • 颠覆李云迪

  • 遴选未来世界的主人

  • 治愈系建筑

  • 纽约游行怎么玩?

  • 怪咖领导要发作

  • 茶水间

  • 用性感贩卖运动为什么错了?

  • 白先勇

罗永浩:低于2500是孙子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时间:2013年8月
  场景:罗永浩微博,在回应某网友微博时
  话语:“如果低于2500元,我是你孙子”
  后续:2014年10月,罗永浩宣布锤子手机降价,顶配的一款也没有超过2500。
  就在结束了上一期《魅族:不降价》这篇专栏文章之后,锤子T1宣布降价了。这引发了一场科技圈的狂欢:罗永浩你的情怀就值1000块?魅族宣布降价时都没有引发如此之大的嘲讽,罗永浩大概相对黄章更有些知名度,而且更重要的可能是,罗永浩以前调门唱得极高的缘故。
  一位朋友和我在某个微信群里交流,就流露出这样的看法:你以前骂这个骂那个,自诩自己是最有腔调的,今天自己打脸,还不许我们也来嘲笑你几句吗?
  这个看法我大致上是同意的。罗永浩其实说大话的地方很多——只不过有些地方没那么露骨和直接罢了。比如说,他一直强调锤子是东半球最好的手机,但在和王自如PK时,三星这样的大厂所能达到的质量,罗永浩大致意思就是我们还达不到。三星这家韩国公司,很显然,属于东半球吧?但那场视频PK,王自如几乎是完败的状态,也没多少人来揪罗永浩这个小小的漏洞了。
  但这不是我这个专栏真正想讨论的地方。我这个专栏恐怕是国内唯一一个专门收集大佬说大话的持久很长一段时间的专栏,我从来不是意图看大佬笑话,而是想讨论“他为什么打脸了”。
  同样是降价,我可以这么说,罗永浩的降价,和黄章的降价其实不太一样。锤子这场打脸,我更愿意视为一个书生在撸起袖子干一桩生意时,完全事先没料想到,生意真情怀不得。调门唱高了,想下来自然是困难的。
  锤子降价后,我和我的一个朋友聊起了锤子——她是锤子的用户。这位我认识多年的朋友肯定不是罗永浩什么的脑残粉,但她很是认真地向我推荐了锤子:锤子的应用商店里的应用,锤子没有动过任何手脚。这点让我很诧异。应用商店去动应用手脚的实在太常见了,比如说你从A应用商店里下载的应用,它的启动画面上就会有A商店首发之类的LOGO。安卓生态里有些应用商店,甚至会给应用内置一些广告程序。我一位做电子书朋友的app,在我手机里就会自动推送广告以及在主屏上生成一个广告button——我向这个朋友投诉,他说他从来不干这种事。经证实,果然是应用商店动了手脚。
  锤子商店,显然正在彰显某种“与众不同”,它试图去做一个完全干净的应用商店。
  罗永浩曾经用很不屑的方式批评过手机行业里的种种功能:比如发售一段时间后就降价,比如喜欢用罗列技术参数来表示自己手机有多好,比如说去投硬广之类。但自己开干后,这些事他全干了。因为这是这个行业的竞争需要,他不可能绕过这些。即便他想绕过,也不是他能完全做主的:锤子是有投资人的,投资人不是冲着情怀来投资,而是冲着利益。当情怀可以助长利益,大家都很happy。当情怀不能助长利益,对不起,情怀必须让路。
  罗永浩不是第一次创业,他做过一个博客站,开过一个英语学校,但都不是什么成功之作。我私下里的揣测就是他不懂得妥协。眼见年齿见长,豁出去全情投入一个手机事业(这个事业很庞杂,也必须他全情投入),该妥协该低头该自称孙子,就得这么来。
  罗永浩的这则大话,我更愿意这样理解:一个满怀腔调自觉品位极高的书生撸起袖子来干一份商业时,他悲哀地发现:想不庸俗,那是不可能的。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20期 | 标签: | 2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