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时我们能告别偏见

  • 男孩和蛇

  • 微书摘

  • 有一片田野

  • 我游历自己的第八大洲

  • 读者的功能

  • 芝麻事

  • 父母的富有

  • 人力车夫

  • 天井

  • 卢德分子

  • 骆驼与马

  • 衰落的征兆

  • 实话

  • 重新开始

  • 够格

  • “历史”何以作“春秋”

  • 作家的自画像

  • 小时候

  • 手拉手

  • 幽默

  • 言论

  • 集中营的幸存者

  • 脏话

  • 留美的与留日的

  • 时髦信号

  • 李约瑟之问

  • 不理财的日本人

  • 写给被拒学生的公开信

  • 血色的羽毛,血色的湖

  • 一千年意味着什么

  • “掀桌”砍价法

  • 电梯“关怀”

  • 母亲的话

  • 家书里的爱与怕

  • 牧草样的生命

  • 心的归巢

  • 英雄面馆

  • 决定命运的事情早已发生

  • 两张旧地图

  • 女出租车司机

  • 乡愁是一个监视器

  • 傻瓜的箱子

  • 恐惧的意义

  • 不要代表,只要表达

  • 谁是你大叔

  • 长寿之乡不在深山

  • 星空

  • 美人

  • 我们的英雄我们安葬

  • 风流者张贤亮

  • 诗帖

  • 驴脑子里的事情

  • 说书

  • 黄昏跟着他一起进来

  • 爷爷的故事

  • 一个唐朝和尚的“深夜食堂”

  • 图书馆里的将军

  • 城里乡下

  • 狗带稻种

  • 八十八夜的茶摘

  • 蚂蚁与蚱蜢

驴脑子里的事情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縻在渠沿上的一头驴,一直盯着我们走到眼前,又走过去,还盯着我们看。它吃饱了没事做,看看天,眯一阵眼睛,再看几眼苞谷地,望望地边上的村子,想着大中午的,主人也不牵它回去歇凉。终于看见两个不认识的人,一男一女,走出村子,钻进庄稼地。驴能认出男人女人。有些牲畜分不清男女。大多数人得偏頭往驴肚子底下看,才能分出公母。
  
  驴眼睛看人最真实,它不小看人,也不会看大。它只斜眼看人。鸡看人得分七八截子,一眼一眼地看上去,脑子里才有个完整的影像。而且,鸡没记性,看一眼忘一眼。鸡主要看人手里有没有要撒给它的苞谷,它不关心人脖子上面长啥样子。
  据说牛眼睛看到的人比正常人大得多。所以牛服人,心甘情愿地让人使唤。鹅眼睛中的人是小小的,像一只可以吃掉的虫子。所以鹅不怕人,见了人直扑过来,嘴大张,“嘎嘎”地叫,想把人吞下去。人最怕比自己胆大的动物。人宁可惹狗都不敢惹鹅。
  老鼠只认识人的脚和鞋子。人的腿上面是啥东西它从来不知道。人睡着时老鼠敢爬到人脸上,往人嘴里钻,却很少敢走近人的鞋子。人常常拿鞋子吓老鼠,睡前把鞋放在头边,一前一后,老鼠以为那里站着一个人,就不敢过来。
  你知道那头驴脑子里在想啥事情?
  走出好远了,驴还在看我们。我们回头看它时,它把头转了过去。但我知道它仍在看。它的眼睛长在头两边,只要它转一下眼珠子,就会看见我们一前一后走进苞谷地。
  一道窄窄的田埂被人走成了路,从苞谷地中穿过去。刮风时两块苞米地的叶子会碰到一起。这可能是两家人的苞谷,因为它们长成两种样子。这我能看出来。左边这块肯定早播种两三天,叶子比右边这片地的要老一些。右边这片地上的肥料充足,苞谷秆壮,棒子也粗实。一家人勤快些,一家人懒,地里的草告诉我的。
  我说,即使我离开两百年回来,我仍会知道这块田野上的事情,它不会长出让我不认识的作物。麦子收割了,苞谷还叶子青青地长在地里。红花红到头,该一心一意结它有棱有角的种子。它的刺从今天开始越长越尖硬,让贪嘴的鸟儿嘴角流血,只能歪着身子咽下一粒。还有日日迎着太阳转动的金黄葵花,在一个下午脖子硬了后,太阳再也喊不动它。
  (冯国伟摘自人民文学出版社《一片叶子下生活》一书,小黑孩图)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7期 | 标签: | 198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