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愿力

  • 七夕

  • 没“钱”吃饭怎么办

  • 靠脸吃饭

  • 办公室里的暖男

  • 意粉求上墙

  • 那些因爱美而“吃土”的女孩

  • 亿万富豪的共同点

  • 伟大的公司只需要55人

  • 穷是因为你不懂富人的赚钱方式

  • 导盲犬的道别

  • 草莓疑案

  • 猫与鸟,狭路相逢

  • 感谢她,让我看清不离不弃的意义

  • 孤独的守望者

  • 又是一年

  • 无敌上上签

  • 网购

  • 满分

  • 女神心事

  • 神回复

  • 神回复

  • 整个人开始方了

  • 冲线

  • 真是亲妈

  • 说得好有道理

  • 这次,他们玩的是突破次元的爱情

  • 有钱人为什么要贷款买奔驰

  • 蒋家鸡油炒饭

  • 两年攒12万的蠢主意

  • 培根体

  • 我们就这样,比着长大

  • 你那点拼 ,真的不算什么

  • 蔡依林的蛋糕

  • 傅园慧:每个“逗比”背后,都藏着一泳池的悲伤

  • 什么事都没发生,就发生了爱情

  • 爱的证据

  • 今天我面试了一个67岁的人,他与母亲同龄

  • 什么人会行衰运

  • 看见对方的底牌

  • 那段消失的记忆

  • 倚门望母

  • 天堂的路有多远

  • 微写作

  • 微评

  • 曾经,我喜欢不良少年

  • 《幽灵公主》:琥珀中的爱情

  • 爱,就是“你吃饭了吗”

  • 差等生

  • “分组可见”是朋友圈最可怕的功能

  • 我们为什么爱看loser故事

  • 为猴子补裤洞

  • 亲爱的,生气的话要轻声说

  • 测测你的邪恶指数有多高

  • 20岁的技能,很难帮你挺过一辈子

  • 会批评的人很多,懂时机的人很少

  • 要回来的礼物

  • 遥远的卖蚕人

  • 比惨不如比狠

  • 蟒蛇吃鳄鱼

  • 生与死的哲学

  • 花费时间和浪费时间

  • 卖猪肠粉的女人

  • 你敏感的歇斯底里,别人却毫不在意

  • 什么才是真正有趣的生活

  • 龙椅的夹层

  • 真正的重要

  • 曲则全

  • 长寿的秘诀

  • 相爱,就是一起说废话、做傻事

  • 首尔“一只鸡”

卖猪肠粉的女人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家父早餐喜欢吃猪肠粉,没有馅的那种,加甜酱、油、老抽和芝麻。
  我回家陪伴他老人家时,一早必到菜市场,光顾做得最好的那一档。哪一档最好?当然是客人最多的。
  卖猪肠粉的太太,四五十岁吧,面孔很熟。
  已经有六七个家庭主妇在等,她慢条斯理地打开蒸笼盖子,一条条地拿出来之后用把大剪刀剪断,淋上酱汁。我乘空当,向她说:“要三条,打包,回头来拿。”
  “哦。”她应了一声。
  动作那么慢,轮到我那一份,至少要十五分钟吧。看着表,我走到其他档口看海鲜蔬菜。
  菜摊上看到香兰叶,这种植物,放在刚炊好的饭上,香喷喷的,米再粗糙,也觉可口。的士司机更喜欢将一扎香兰叶放在后座的架上,愈枯香味愈浓,比用化学品做的香精健康得多。
  时间差不多了吧,打回头到猪肠粉摊。
  “好了没有?”问那小贩。
  她又“哦”的一声,根本不是什么答案,知道刚才下的订单,没被理会。

  费事再问,只有耐心地重新轮候,现在又多了四五个客人,我排在最后。
  好歹等到。
  “要多少?”她面无表情地问。
  显然,她把我说过的话当耳边风。
  “三条,打包。”我重复。
  付钱时说声谢谢,这句话对我来讲已成为习惯,失去原意。
  她向我点了点头。
  回到家里,父亲一试,说好吃,我已心满意足。刚才所受的闷气,完全消除。
  翌日买猪肠粉,已经不敢通街乱走,乖乖地排在那四五个家庭主妇的后面,才不会浪费时间。
  还有一名就轮到我了。
  “一块钱猪肠粉。等一下来拿。”身后有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喊着。
  “哦。”卖猪肠粉的女人应了一声。
  我知道那个女的说了等于没说,一定会像我上次那样重新等起,不禁微笑。
  “要多少?”
  我抬头看那卖猪肠粉的,这次她也带了笑容,好像明白我心中想些什么。
  “三条,打包。”
  做好了我又说声谢谢,拿回家去。同样的过程发生了几次。又轮到我。这回卖猪肠粉的女人先开口了。
  “我不是没有听到那个人的话。”她解释,“你知道啦,我们这种人记性不好,也试过搞错,人家要四条,我包了三条,让他们骂得好凶。”
  我点点头,表示同情。收了我的钱,这次由她说了声谢谢。
  再去过数次,开始交谈。
  “买回去给太太吃的?”她问。
  “给父亲吃。”
  卖猪肠粉的女人听了添多一条,我推让说多了老人家也吃不下,别浪费。不要紧,不要紧,她还是塞了过来。
  “我们这种人都是没用的,他们说。但是我不相信自己没有用。”有一次,她向我投诉。
  “别一直讲我们这种人好不好?”我抗议。
  “难道你要我用弱智吗?这种人就是这种人嘛。”她一点自卑也没有,“我出来卖东西,靠自己,一条条做的,一条条卖。卖得愈多,我觉得我的样子愈不像我们这种人,你说是不是?”
  我看看她,眼睛中除了自信,还带着调皮。
  “是。”我肯定。
  “喂,我已经来过几次,怎么还没有做好?”身后的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大声泼辣道,“那个人比我后来,你怎么先卖给她?”
  “卖给你!卖给你!卖给你!卖给你!”
  卖猪肠粉的女人抓着一条肠粉,大力地剪,剪个几十刀。不停地剪不停地说卖给你,扮成十足的白痴,把那个八婆吓得脸都发青,落荒而逃。
  我再也忍不住地大笑,她也开朗地笑。从眼泪漫湿的视线中,她长得很美。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8期 | 标签: | 160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