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愿力

  • 七夕

  • 没“钱”吃饭怎么办

  • 靠脸吃饭

  • 办公室里的暖男

  • 意粉求上墙

  • 那些因爱美而“吃土”的女孩

  • 亿万富豪的共同点

  • 伟大的公司只需要55人

  • 穷是因为你不懂富人的赚钱方式

  • 导盲犬的道别

  • 草莓疑案

  • 猫与鸟,狭路相逢

  • 感谢她,让我看清不离不弃的意义

  • 孤独的守望者

  • 又是一年

  • 无敌上上签

  • 网购

  • 满分

  • 女神心事

  • 神回复

  • 神回复

  • 整个人开始方了

  • 冲线

  • 真是亲妈

  • 说得好有道理

  • 这次,他们玩的是突破次元的爱情

  • 有钱人为什么要贷款买奔驰

  • 蒋家鸡油炒饭

  • 两年攒12万的蠢主意

  • 培根体

  • 我们就这样,比着长大

  • 你那点拼 ,真的不算什么

  • 蔡依林的蛋糕

  • 傅园慧:每个“逗比”背后,都藏着一泳池的悲伤

  • 什么事都没发生,就发生了爱情

  • 爱的证据

  • 今天我面试了一个67岁的人,他与母亲同龄

  • 什么人会行衰运

  • 看见对方的底牌

  • 那段消失的记忆

  • 倚门望母

  • 天堂的路有多远

  • 微写作

  • 微评

  • 曾经,我喜欢不良少年

  • 《幽灵公主》:琥珀中的爱情

  • 爱,就是“你吃饭了吗”

  • 差等生

  • “分组可见”是朋友圈最可怕的功能

  • 我们为什么爱看loser故事

  • 为猴子补裤洞

  • 亲爱的,生气的话要轻声说

  • 测测你的邪恶指数有多高

  • 20岁的技能,很难帮你挺过一辈子

  • 会批评的人很多,懂时机的人很少

  • 要回来的礼物

  • 遥远的卖蚕人

  • 比惨不如比狠

  • 蟒蛇吃鳄鱼

  • 生与死的哲学

  • 花费时间和浪费时间

  • 卖猪肠粉的女人

  • 你敏感的歇斯底里,别人却毫不在意

  • 什么才是真正有趣的生活

  • 龙椅的夹层

  • 真正的重要

  • 曲则全

  • 长寿的秘诀

  • 相爱,就是一起说废话、做傻事

  • 首尔“一只鸡”

猫与鸟,狭路相逢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夏至前几天,是梅雨前必有的窒闷天气:上头一把天火熊熊烧着,空气低低地扣在每个人头上,像摘不掉的帽子,汗出来散不掉,又掉回到每个人身上。热得燥得人听见黑云层里一声霹雳便忍不住暗叫一声“爽”。
  花猫杜威怕雷,大雨一起就一溜烟儿进家,我笑它是“抱头鼠窜”。雨停了,它又屁颠屁颠上了阳台,大概它和我一样,也很享受雨后的凉爽与湿意吧。
  我在电脑前工作,听见细碎的脚步声,是杜威找我玩来了。奇怪,它停在我脚边,怎么一声也不出?我一偏头:啊,它嘴里叼了个什么东西,好像是只……鸟?
  我家住在花木葱茏的旧小区,整日里鸟语花香,我每天睡在鸟儿的独鸣里,醒在鸟儿的大合唱里。它们时常上阳台,吃我妈在花盆里种的菜,啄我挂晾的香肠,也会在我晒的被子上拉屎。
  收养了花猫杜威之后,好长一段时间,鸟雀绝迹。这一阵,杜威多半在屋子里溜达,鸟儿们又陆续来了。想来是这一次,它与它狭路相逢。猫与鸟,是不是天敌?

  一惊,我蹲下身,一手牢牢按住杜威,另一手不假思索地从它嘴里掏。猫口夺食,恶虎口中夺脆骨,杜威感觉到我的动作,头微微动了一下,疑惑地看着我。
  我怕手劲一大,它直接一口把鸟咬碎了,便柔声叫它:“杜威,给妈妈。”轻轻地、带点力道地抽。杜威有一双冰冷的黄眼睛,紧盯着我。它是家猫,但它的眼神属于猛兽,让我魂飞魄散。
  我终于把鸟掏了出来,暂时搁一边。一把抄起杜威,抱到阳台上,咔嚓一声锁上门,就往回跑,只听见它在我身后着急地大叫。
  我喘得厉害,摸摸小鸟——是只麻雀——好像有体温,也可能是天太热。它浑身湿透,羽毛凌乱。我到处找,最后把一堆杏仁饼倒出来,空出了饼干盒,垫上了报纸,把它放进去。它的伤势可能不轻,灰褐色的羽毛里透出一丝一丝的血痕来。
  杜威在门外不屈不挠地大叫,它一定在想:坏妈妈,抢我的伙食。
  我去厨房找了些小米,撒在盒子里。我轻轻拨一下小麻雀,它随着我手的动作,身体向一侧倒下去。我心一沉。把它掬在掌心,试着轻轻举起它的头,就像举一小团破布。我不甘心,连连拨弄它,它一动不动。它应该已经死了。
  它小小的尸体在我掌心。突然间,我满心歉意。
  小麻雀是无辜的:那么大的雨,来得又那么猛,它来不及飞回家,只能狼狈地暂时找一个避雨处。它上错了阳台,死神蓦地出现,是雨水打湿了它的羽毛吧?它飞不起来,被命运咬住了咽喉。劝君莫打三春鸟,子在巢中盼母归。在巢中眼巴巴等它的,会是它的爸爸妈妈还是儿子女儿?
  但杜威又错在哪里呢?《了不起的狐狸爸爸》里有一句经典台词:我们是野生动物。在我把杜威从院子里捡回来之前,不知道它流浪过多久,除了翻垃圾桶、等好心人喂饭,它很可能捕杀过老鼠也捕杀过鸟。捉到小麻雀,它应该很高兴吧,一击得手,证明它宝刀未老。它兴冲冲拿来给我,是炫耀,也可能是打算跟我分享一下,甚至是讨好的反馈——你天天给我吃的,今天轮到我了。此刻它一定以为我想吃独食吧。
  隔窗我看见,杜威跳到阳台上离我最近的一角,以震耳欲聋的音量大喵特喵,好像在说:自然界就是这么残酷,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的命运。你给我提供每日必需的食物与水,但你控制不了我的灵魂、我的野性。
  终于,我开了阳台门,把死去的小麻雀还给杜威:那是它的战利品、它骄傲的小旗帜。迅速回头,我不想看见即将发生的事,关上门,像把整个大自然与初夏都关在身后。
  杜威会怎么对待小麻雀呢?那是它们之间的事了,我管不着。
  人类,总是在一次次的无能为力里,懂得了自己的渺小。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8期 | 标签: | 18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