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癌症是可以避免的

  • “为什么是我?”

  • 癌是什么?

  • 四千年抗癌史

  • 癌症与身体

  • 癌症成因假说

  • 我们无法选择的抗争

  • 放疗是一场战役

  • 靶向治疗:旧病新治

  • 中医:整体疗法应对癌症

  • 上访,非访,截访

  • 赵梅福上访历程中的乡土现实

  • 500块钱与14条人命

  • 一个罕见病家庭的艰辛求药路

  • 城镇化2.0

  • MINI如何像哥们儿一样

  • 转型期的戴尔:PC拾穗人兼任企业服务拓荒者

  • 大众定位下的亨氏中国发力

  • 信用卡十年与中国的消费时代

  • 信息不对等

  • 《情人的衣服》:淡味之外的味道

  • 没有菜谱的戏剧烹调

  • 被科学激发的设计

  • “007”的“物质范儿”

  • 腕表的邦德效应

  • 邦德腕表的变相演绎

  • 邦德的衣橱

  • 以唯美的名义

  • 反讽与真诚

  • 2000点的正能量和负能量

  • 黑寡妇与巡游者

  • 桂花鸭时

  • 家住伦敦

  • 无人机与“财政悬崖”

  • 环球要刊速览

  • 读者来信

  • 普京访土:叙利亚分歧无碍合作

  • 默克尔的两难境地

  • 天下

  • 消费·理财

  • 好消息·坏消息

  • 声音·数字

  • 大师兄的段子

  • 那一场球

  • 终身契

  • 好东西

  • 当我们谈论早教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 大家都有病

  • 五天与五米

没有菜谱的戏剧烹调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具有戏曲传统的中国人,是容易对彼得·布鲁克的戏剧美学观念感到亲切的。“空的空间”、“一桌二椅”,这都是我们最熟悉的舞台处理方式。而彼得·布鲁克本人也从中国戏曲中获得了不少启发。玛丽-海伦娜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上世纪50年代,京剧到伦敦演出,具体哪一年我不记得了,无论如何,他去看了戏,被极大地震撼,他一下子就入了迷,对演出极其喜爱。他说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他说,这是他平生第一次看到舞台上的演员都处于同一层级,没有谁比谁更主要,他们都是一样的,一样的服饰,一样的行动,没有谁是所谓的‘明星’,戏中不存在‘明星系统’,每个人都有机会来亮相,展示自己的戏份。他对此印象如此强烈,以至于他在后来被誉为经典的《仲夏夜之梦》中使用了这一手法。他对演员说,你们每个人,都应该像京剧里的演员一样,能够独挡一面。他们做到了。这部戏里不存在西方式的演员层级系统,每个人都处于同一层级。”
  三联生活周刊:你的《空的空间》一书的开头振聋发聩,被后人广为引用,能否谈谈你为何要用这两句话来作为你所有戏剧观点的开始?
  布鲁克:这并不是我有意为之。我做事情都不是事先计划好的。我做那些我觉得简单和自然的事情,而不是正确的事情,就是这样。
  三联生活周刊:这本书出版于1968年,是历史上非常特殊的一个年份,对你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布鲁克:不能这么说。我的意思是,我毫无疑问是那个特殊的一代的一分子,亲历过那段历史生活,但是每件事情都与其他事情互相影响。60年代风起云涌,空气中涤荡着变革的气氛,每个层面——社会的、政治的、宗教的、教育的、艺术的——人们都在不断发问和推翻,那个时代延续下来的一种感觉是,我们不能紧闭双眼,停在过去,一定要对当下有所感受,问出新问题,这才是有价值的。
  三联生活周刊:你是如何达到这样一个追求“舞台简单性”的认知的?
  布鲁克:我想这很简单,受家庭影响。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我绝不能相信任何人告知我的任何事,我必须自己去试试看。因此我开始做导演时,我不读书,不读戏剧理论,我18岁就开始做导演,一直在实践中探索。我所有后来对于舞台的认知和发现,都来自于我的戏剧实践。我什么都尝试过了。我尝试做那种场景繁复华丽的舞台剧,声光电技术炫目的舞台剧等等。逐渐地,我发现,场景是有意思的,舞美是有意思的,服装是有意思的,道具是有意思的。然而最终,这个由人构成并生活其中的世界上,最有意思的是人本身。就是这个我们成百上千年来都已很熟悉的人本身,这是我最终的抵达处。这个发现就像某种化学反应,像烹调,而你终于会发现这一点,因为你得做你想做的戏。
  三联生活周刊:你曾经说过,戏剧只划分为两个阶段,准备和诞生。那么,我们如何才能从准备到达诞生?秘诀是什么?
  布鲁克:秘诀就是时间。你不能停,而是不断继续,既不是永远准备,也不是毫无准备。一般说,我发现排练的时间3个月正好。我年轻的时候,排练时间最多超不过4个星期,但是我发现,4个星期的时间,刚够到达第一个创作瓶颈,如果不增加时间,就无论如何无法超越。到最后,我发现两种可能:要么是排练12个星期,也就是3个月,要么就是像《摩诃婆罗多》那样,排了10年。这是一个过程,你能在烹调中发现非常类似的状态:你准备食材,混合,加热,火候要掌控好,中间或许需要搅拌等其他处理,你等待着,时间到了,于是菜就做好了。时间快到的时候,往往是这个戏最困难的时候,而在这个时候,你知道你得停下来了,不然就会把菜烧过了头。
  三联生活周刊:关键在于如何能够判断这个“刚刚好”的时机。
  布鲁克:我从中国传统戏曲中看到的那些最棒的东西,就是你们的技巧和判断力,以及你们伴随时间和艰苦工作对戏本身不断增长的理解。看看你们传统中的画家、书法家,他们不断发展他们的技巧,最终能够做到眼随手动、手随心动。我们做戏剧和画家的工作很像,从最粗糙的轮廓开始,然后一点点完整,在这个过程中,你一定会比刚刚开始的时候更加眼明心亮。
  三联生活周刊:你在巴黎的国际戏剧中心里有中国籍的演员吗?
  布鲁克:目前还没有,但是我们确实受到中国戏剧传统相当美妙的影响。这是在两个层面上:一个是中国杂技,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好的;另一个是中国传统戏曲,超乎想象、极度精湛的质量,对于戏剧之路能够走多远是极佳的例子。但是对于全人类来讲,只有一个真正的事实,只有一个。事实就是,每个传统最优秀最核心的部分都指向同样的真理。在各种文化中,真理以不同的传统、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但是真理之核是永恒不变的,也是最珍贵的东西。真理不变,但真理的形式必须随时间而更新。如果今天欧洲的某个人去模仿中国传统戏曲而做戏剧,那是非常荒谬的。
  三联生活周刊:在你看来,过去和传统的价值何在?
  布鲁克:过去的价值一定在于你最珍视的那些东西。我们向过去学习,但是你对当下负有提问和解决问题的责任。我想,你必须区分不同外在形式之间的差异,这往往很困难。一种形式,就像是衣服,可能非常美丽,但是衣服并不是里面穿着它的那个人的原始躯体。戏剧也是一样。它像个隧道,是生命力的一个来源,你不是通过寻找新的形式来做新的戏剧,而是要寻找新的生命,这样,与之相匹配的戏剧形式就会在探索中自然浮现。
  三联生活周刊:你如今已经87岁高龄,年老的过程对你来说最大的启发是什么?
  布鲁克:永远活在当下。
  三联生活周刊:你一直说,观众是最重要的,那么你如何想象你的中国观众?
  布鲁克:我希望他们是活生生的人。我希望如此。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50期 | 标签: | 8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