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的船票

  • 理发

  • 实习生

  • 内在美

  • 猜一猜

  • 打地基

  • 新型病毒

  • 洗澡

  • 偏心

  • 客气

  • 最强广告

  • 受伤

  • 谁更臭

  • 换医院

  • 买一赠一

  • 愤怒的火老鼠

  • 神奇的眼药水

  • 好消息

  • 爱情起搏器

  • 奇鳖老黑

  • 别干这样的事

  • 唢呐王

  • 我叫刘有财

  • 免费的豆腐脑

  • 老对头

  • 赌九

  • 学来的咳嗽声

  • 治泼皮

  • 秀才斗牛

  • 大佛的鼻孔

  • 让步

  • 幸运的手电筒

  • 第二次蜜月旅行

  • 阿P众筹

  • 血仇河

  • 捡回一个盗窃罪

  • 特效药

  • 幽你一默

  • 小明的日常

  • 妙语连珠

  • 你遇到过的毒舌瞬间

  • 染发

  • 前世注定

  • 骗不下去了

  • 替你美言

  • 好枪法

  • 买房强迫症

  • 孤鬼报恩

  • 裤子管住手

  • 送货上门

免费的豆腐脑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每天早晨,刘青喜欢去小区外的小吃店吃上一碗豆腐脑。店主林三在这里做快餐生意,早上就做豆腐脑。
  刘青发现,有一个六七十岁的老汉,也几乎每天早上都来吃。从外貌上看,他不像是城里人,奇怪的是,这老汉吃完豆腐脑,从来不付钱,走得心安理得。刘青很是纳闷,莫非他和林三是亲戚朋友?
  刘青忍不住问一个相熟的食客:“那老汉是谁呀?天天到这里来吃豆腐脑。”
  食客撇撇嘴说道:“你还不知道呀?他可是财政局陈局长的老父亲,才从乡下过来不久。”
  刘青一听,不由叹了一声:“哟,怪不得有这特权哟,原来是局长的老爷子,连喝豆腐脑都不用付钱的。”
  第二天,陈老爷子恰巧和刘青坐在了一张桌子上。刘青心直口快,终于忍不住说了句:“老爷子,每次吃完了不用付钱,面子可真大哟!”
  陈老爷子立刻瞪起眼,反驳道:“谁说我不付钱了,我儿子早把钱给了林老板!一次给了三百元钱,专供我喝豆腐脑的。林老板,你来做个证,是不是这回事?”林三闻言,慌忙从屋里出来,连声说道:“是这么回事,是这么回事……”
  送走了陈老爷子,林三却开口说:“其实,陈局长根本没在这里放钱……”
  刘青一听,吃惊不小:“没放钱?那你不收他的钱,难道是为了巴结他兒子?”
  林三“嘿嘿”一笑:“你想哪去了,其实我这是在报恩。”
  “报恩?”刘青如坠五里雾中,摸不着头脑。
  “是这么回事,”林三解释道,“这陈局长对我可有救命之恩。有一次大雾天,我骑着三轮车去进豆子,半路上被一辆小轿车给撞了,幸亏遇到了陈局长,他当即让司机把昏迷不醒的我送进了医院里,我这才捡回了一条命。等我伤好了,从医院里出来,我给陈局长送钱,陈局长不要;送物,陈局长不留。后来听说他老父亲从乡下住到了这个小区里,喜欢喝我的豆腐脑,我就琢磨着报恩,不收他的钱。可是想不到这老爷子说啥也不同意,于是我只好编了个谎言……”
  嘿,真想不到,这豆腐脑后面还藏着这么离奇的故事,刘青心里不由得感叹,这林三还真讲义气。
  又过了一段时间,刘青发现陈老爷子不来了,他想,八成是老爷子进了城,口味也养刁了,看不上这豆腐脑了。
  这天,刘青在路上碰见林三的儿子提着一碗豆腐脑,脚步匆忙。刘青忍不住问道:“这是给谁送豆腐脑去呀?”“给陈爷爷。”“哪个陈爷爷?”“就是陈局长的爸爸呀。”说完,林三儿子就急着走掉了。
  刘青心里想:哼,这么殷勤,连豆腐脑都要送上门了,这恐怕不仅仅是报恩吧,看来这林三精明着哩。
  就在这时,爆出了一个新闻:市财政局陈局长因贪污受贿被判了刑,现已锒铛入狱,而且还牵出了一起交通事故。据陈局长的司机交代,有一次大雾天,他开车从背后撞晕了一位骑三轮车的汉子,当时车上的陈局长,却逼迫他冒充做好事,把被撞的人送进了医院。而这位汉子,就是开小吃店的林三。
  消息一出,整个小区里舆论哗然。很多人都说,林三真是冤了,这么长时间蒙在鼓里,还把姓陈的当恩人看待。
  刘青想,知道了真相的林三,对陈局长和他老爹,不知该怎么恨哩。
  第二天早上,刘青像往常一样去喝豆腐脑。让他想不到的是,在路上,他又碰上了林三的儿子,手里还是提着一碗豆腐脑。
  刘青忍不住问:“这是又给谁送豆腐脑?”“陈爷爷。”
  刘青以为自己听错了,追问一句:“哪个陈爷爷?”“小区里只有一个陈爷爷,就是常来我们店喝豆腐脑的那位,他病了,来不了了,我爸就叫我给他送到家去。”
  刘青心想:莫非这林三还不知道陈局长被判刑,还有自己被撞的真相?
  带着这样的疑惑,刘青喝完豆腐脑,看到林三便忍不住问起来。想不到,林三竟说:“我早就知道这消息了。一开始我也很生气,想不到自己一直认为的救命恩人,竟是怕担责不肯承认撞我的人。可后来一想,这事已经过去了,咱还能咋样?你不知道,这陈老爷子已得了绝症,没几天活头了,他还不知道儿子被判刑的事,全小区的人都在瞒着他。想想也怪可怜的,他被陈局长接进城后,并没有和儿子住在一起。局长给他买了处闲房子,派了个保姆照顾他的生活,十天半月也不来看一次。现在老爷子病了,谁还忍心再让他临走前难受?能照顾的就照顾一把吧……”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4期 | 标签: | 710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