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过小而难的生活

  • 断桥

  • 池塘之底

  • 泥土的形状

  • 蜜蜂

  • 美的边界

  • 雨中的海鸥

  • 我致力于创造一个世界

  • 汪曾祺的迷人细节

  • 此人非用不可

  • 生死交情,千载一鹗

  • 奇人林逋

  • 中国式礼拜

  • 你遇到过年轻的自己吗

  • 氛围

  • “西汉富豪榜”的启示

  • 人工智能在食物链顶端鄙视你

  • 分享经济究竟改变了什么

  • 时间的奖与罚

  • 医院的病房

  • 养生讲座“十面埋伏”

  • 穿上别人的鞋,走一里路

  • 人生,不外乎“出发”二字

  • 信佛与信教

  • 母语

  • 深圳爱情故事

  • 父亲上的最后一课

  • 妈妈的生命线

  • 不愿上赛道的“马”

  • 人生中的猫

  • 小心“特殊情况”

  • 打破相对论的怪圈

  • 用生活常识看懂财务报表

  • 垫底货

  • 胜人与独诣

  • 细节成就真贵族

  • 珍物

  • 那些法学院的精英

  • 勒索的赎金为何用比特币

  • 长随

  • 每一代的夕阳

  • 气候改变历史

  • 动物为什么不锻炼

  • 言论

  • 漫画与幽默

  • 那时我们如何想象未来

  • 叙事的变局

  • 默当

  • 顺势

  • 走过去才近

  • 一寸一寸

  • 小人

  • 爱的歌曲

  • 适度自卑

  • 圣人看相

  • 生生不息

  • 空气中的回魂

  • 智趣

  • 我虽死去(节选)

母语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年少的时候,在家中,父母都是用蒙语交谈。只能听懂几个单字的我,有时候会故意去捣乱,字正腔圆地向他们宣告:“请说国语。”母亲常常就会说:“好可惜!你5岁以前蒙古话说得多好!”
  1989年8月底,我在父亲的祝福之下,开始了我的溯源之旅,从北京向内蒙古高原前行。
  和我一起出发的还有好友王行恭,远在德国的父亲又特别请托了他的忘年之交——居住在北京的蒙古族诗人尼玛先生给我们带路。
  尼玛特意到机场来接我们,陪我们在王府饭店安顿好行李之后,天色已近黄昏。他就带我们直奔位于市区另一端的中央民族学院,说是那里刚好有个晚会,一方面是在北京工作的内蒙古同乡一年一次的联谊,一方面也是款待从各地前来参加蒙古史诗《江格尔》研讨会的学者。
  会场里人很多,空气不太流通,灯光也不够亮,对我来说每个人都是第一次见面,包括尼玛。所以,尽管我努力去适应这个新环境,慢慢地还是觉得有点力不从心,于是我想法子找到一处比较空旷、也还算安静的角落坐了下来。
  坐定之后,往周围一看,原来早已经有三位男士坐在那里了。那三位男士大概和我差不多,都是觉得有点疲累的远客,只是衣着不同。
  我穿的是寻常的城里人穿的衣裙,他们却都穿着蒙古袍子,紧紧勒着腰带,头戴毡帽,脚下是长筒的靴子,衣冠齐整,正襟危坐。他们那被草原上的太阳晒得很黑、被高原上的风霜侵蚀得皱纹满布的面容上,有一种很奇怪的肃穆和漠然。看见我这个闯入者微笑着对他们点头致意,他们三人也只是稍稍欠身还礼,然后继续沉默着,不发一语。
  我可是忍不住了,第一次见到从草原过来的内蒙古同胞,我很想和他们攀谈。于是,我侧过身去用我有限的蒙古话向他们问候:“您好吗?”
  原来漠然的眼眸忽然都重新调整焦距,他们的目光都向我专注地望了过来。我心中一热,又急着说了两句蒙古话来自我介绍:“我也是蒙古人。我的父亲和母亲都是蒙古人。”
  在昏黄的灯光下,有些什么忽然在我的眼前变得非常明亮。他们三个人几乎同时向我展现的笑容,都是那样天真而欢欣,充满善意,一切暗藏着的藩篱都在那个瞬间撤除得干干净净,只因为,我说的是我们共同的母语。
  当然,这之后的交谈,我那几句蒙古话是绝对不够用的。不过,我可以找一位住在北京的内蒙古同胞来帮忙翻译,他们也不会在意了。好像那最初的几句话已经成为我的护照,让我从此可以自由地进出他们的世界——那一片曾经因为遭受过无数的挫折与伤害,因而严密设防的大地。
  果然,他们来自遥远的天山,是土尔扈特人,而且是用一生的时间来记诵和演唱《江格尔》史诗的艺术家、民间诗人。蒙古人尊称他们为“江格尔齐”。
  他们心中珍藏着卫拉特先民的文化瑰宝。一代又一代传诵下来的英雄史诗,已快要失去生存的空间,直到最近这几年才得到学术界的重视。是否因此,在他们布满风霜的面容之上,才会流露出那种内在的肃穆以及外在的漠然?
  这种神情,普遍出现在内蒙古自治区许多牧民的脸上。可是,只要我用蒙古话开口问候,那藩篱就会自动撤除,然后灿烂温暖的笑容就会出现。
  有一次,我用开玩笑的语气问一位教蒙文的教授:“这些牧民怎么就凭我这几句蒙古話,就轻易地相信了我?”
  想不到他正色回答:“你现在虽然说不出几个句子,可是每个字的发音都很标准,我们的耳朵一听就知道。你要晓得,在母亲怀中学会的语言,有些细微的差异,别人是学不来的啊!”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5期 | 标签: | 43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