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愿力

  • 七夕

  • 没“钱”吃饭怎么办

  • 靠脸吃饭

  • 办公室里的暖男

  • 意粉求上墙

  • 那些因爱美而“吃土”的女孩

  • 亿万富豪的共同点

  • 伟大的公司只需要55人

  • 穷是因为你不懂富人的赚钱方式

  • 导盲犬的道别

  • 草莓疑案

  • 猫与鸟,狭路相逢

  • 感谢她,让我看清不离不弃的意义

  • 孤独的守望者

  • 又是一年

  • 无敌上上签

  • 网购

  • 满分

  • 女神心事

  • 神回复

  • 神回复

  • 整个人开始方了

  • 冲线

  • 真是亲妈

  • 说得好有道理

  • 这次,他们玩的是突破次元的爱情

  • 有钱人为什么要贷款买奔驰

  • 蒋家鸡油炒饭

  • 两年攒12万的蠢主意

  • 培根体

  • 我们就这样,比着长大

  • 你那点拼 ,真的不算什么

  • 蔡依林的蛋糕

  • 傅园慧:每个“逗比”背后,都藏着一泳池的悲伤

  • 什么事都没发生,就发生了爱情

  • 爱的证据

  • 今天我面试了一个67岁的人,他与母亲同龄

  • 什么人会行衰运

  • 看见对方的底牌

  • 那段消失的记忆

  • 倚门望母

  • 天堂的路有多远

  • 微写作

  • 微评

  • 曾经,我喜欢不良少年

  • 《幽灵公主》:琥珀中的爱情

  • 爱,就是“你吃饭了吗”

  • 差等生

  • “分组可见”是朋友圈最可怕的功能

  • 我们为什么爱看loser故事

  • 为猴子补裤洞

  • 亲爱的,生气的话要轻声说

  • 测测你的邪恶指数有多高

  • 20岁的技能,很难帮你挺过一辈子

  • 会批评的人很多,懂时机的人很少

  • 要回来的礼物

  • 遥远的卖蚕人

  • 比惨不如比狠

  • 蟒蛇吃鳄鱼

  • 生与死的哲学

  • 花费时间和浪费时间

  • 卖猪肠粉的女人

  • 你敏感的歇斯底里,别人却毫不在意

  • 什么才是真正有趣的生活

  • 龙椅的夹层

  • 真正的重要

  • 曲则全

  • 长寿的秘诀

  • 相爱,就是一起说废话、做傻事

  • 首尔“一只鸡”

那段消失的记忆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你幸福吗?”
  我抱着一摞资料晃晃悠悠地往办公室走,谁承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回头一看,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姑娘,她衣角被撕开了一条口子,头上缠着一条布,头发凌乱,正笑嘻嘻地站在我面前。
  你幸福吗?这个问题让我陷入了沉思。对幸福最初的认识是读书那会儿,都自己带水,我经常假装水喝完了,厚着脸皮去借班花的,她居然答应了,嘴唇碰到瓶口的瞬间,我觉得我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
  “每个时期的幸福感不一样,我最幸福的是曾经吻过我的初恋。”
  她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嘴里不停地嘀咕着:“吃饭的时候,我就发觉,有人发现了我的接口,想偷走我的记忆,他们想偷走我和我老公的记忆。不行,不可以……”
  怕她过激做傻事,我只能尽量稳住她的情绪,等护工和她“老公”来把她带回病房。
  “你放心,有我在,没人敢盗取你的记忆。”
  “有人放了一条数据线在桌子上,他们想用数据线连接我头上的USB接口,盗取我的记忆,把我大脑格式化……”
  说到USB接口的时候,她指了指头上的绷带,我才看到绷带上有渗出的血迹,为了避免刺激到她,我只能用套话的方式和她交流:“你头上的伤口,哦不,接口是怎么回事啊?”
  听到我这句话,她歪着头看着天花板,不一会儿又突然笑了,边搓着手边对我说:“这是我和我老公的秘密。”
  说到这里,护工和她“老公”终于来了,她当即就安静下来,然后对她“老公”说:“老公,我头上有接口,我也给你弄一个吧,这样就可以传递信息了,我在想什么你都知道,你想什么我也可以知道,好不好?”
  说完,她突然从衣兜里拿出一支圆珠笔,朝着“老公”的太阳穴就要插过去,幸好她“老公”反应及时,一把抓住她的手,夺过圆珠笔,心平气和地对她说:“这个工具的型号不对,等我找到合适的型号再打开接口吧,好吗?”
  她微笑着点点头,依偎在“老公”怀里,在护工的前后簇拥下,缓缓朝病房走去。
  这个女孩叫董珍,曾经是那个夏天里最幸福的女孩。也是在那个夏天,一场车祸带走了她的丈夫,巨大的打击击垮了这个内心脆弱的女孩。
  原本性格内向的她,变得沉默寡言、敏感多疑,总觉得周围所有人都在针对自己,经常一个人发呆,独自坐到天亮。
  最后导致病情恶化,出现冲动伤人、砸毁物品,甚至几度想割腕自杀。家人将她送进医院,检查后诊断为青春型精神分裂症。
  青春型精神分裂症常发于青春期,具有“起病缓慢发病急”的特点,能够在短期内达到严重的程度,患者常表现出思维支离、言语空洞、逻辑紊乱和被害妄想,且情绪极不稳定,喜怒无常,严重时可危及自己和他人生命,属于重型的精神疾病。
  那天带走她的“老公”其实是新来的实习医生小杨。一周前,小杨到我们医院实习,第一次走进病房时恰逢董珍正在砸东西,一见小杨就立马跑过来抱住他,口口声声地喊着:“老公,老公,你终于回来了。”初来乍到的小杨哪儿见过这种阵势,在大家的解释和疏导下,终于接受了这个设定。从此,只要小董一发病,她“老公”就成了我们的“撒手锏”。

  周末我值班,夜里到楼层里转悠。因为小董近期比较活跃,于是我每次巡视都特意留意她。凌晨三点,我拿起手电再次巡视,刚到三楼,发现阳台上站着一个人,借着走廊昏暗的灯光,隐约看清了是小董。我捏了把冷汗,不敢大声说话,怕吓着她失足掉下去。于是我故意制造了一点儿脚步声,引起她的注意后,轻言轻语地招呼道:“小董,还不睡呢?”
  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惊恐,说:“有人要害我。”
  “哦?不会啊,你看大家都睡了,没有人要害你。”
  “刚刚还看到了,他站在阳台上,拿着数据线,想盗取我的记忆,他知道了我的USB接口,他就在下面,我要跳下去抓住他。”
  “我刚刚在下面看过,下面没人,看来那人应该在树林里,不如你下来,我带你去树林里找找,怎么样?”
  小董犹豫了一下,点头答应了,随即转身下了阳台。看到她落地,我悬着的心也跟着落地了。刚落地,小董突然惊恐地四下张望,神色变得紧张起来,嘴里念叨着:“我老公呢?他是不是去偷我老公记忆了?”
  我急忙解释:“没有没有,你老公刚才还在呢。”
  “我要见我老公,我老公呢,他是不是把我老公藏起来了,我要跳下去找我老公。”
  我没办法,只能给小杨打电话。半夜三点,小杨从宿舍赶来了,折腾了一夜,才劝她走回病房。
  安顿好小董,小杨走出病房,皱着眉头问我:“郝叔,如果她每次这样闹,每次要见我,是不是我都得无条件地出现?”
  “如果你出现了,救下她,你会苦恼一晚上。如果你不来,她跳下去了,你会内疚一辈子。”
  小杨摇着头,摊着手对我说道:“我是大夫,是来治病的。我不是演员,整天扮演她的老公。”
  “扮演她的老公就是在治病啊。她犯病的时候,你的出现会让她情绪稳定,让她能够配合治疗,这不就是在治病吗?”
  小杨似乎还是接受不了,我拍着他的肩膀,对他说:“你说得对,大夫就是治病的,但治病不光是靠药,还得走心啊。所有的付出都会有回报,至少在良心上,慢慢来吧,你会习惯的。”
  那一夜,我和小杨聊了好多,从我的各种奇葩经历到他的新医学知识,我们相谈甚欢,一直到天亮。
  半年后,小董出院了,医护们都在门口送她。小董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朝小杨走过去,拉着小杨的手,眼睛里浸满泪水,沉默片刻后,微笑着说:“我走了,老公。”
  小杨显然早已接受了这种设定,也笑着对她说:“保重。”
  送走小董,小杨转身的瞬间也哭了,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那份责任。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8期 | 标签: | 5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