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莞调查

  • 厚街故事:欲望与梦想

  • 罪与美:东莞酒店业与色情业断代史

  • 乌克兰:前途依然未卜

  • 齐齐哈尔杀医案:毫无征兆的杀机

  • 光大乌龙指的内幕乌龙

  • 恐龙时代“庞贝城”:火山喷发与化石埋藏

  • 短道速滑名将周洋:坚持的这4年

  • 继承者徐梦桃:我要跳到2026年

  • 垄断国企的橄榄枝

  • 黄金之国

  • “超级玛丽”如何驾驶通用汽车

  • 女魔头只怕颇特女士

  • 高居翰:“让绘画通过画史进入历史”

  • 张岭的布鲁斯情缘

  • 一颗像丽兹酒店一样大的钻石

  • 男人的珠宝

  • 在惊人的巧合背后

  • 阿斯图里亚斯的《总统先生》

  •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村上春树的现实主义

  • 威廉·巴勒斯传

  • 有钱人的改革

  • 越来越精确的人类家谱

  • 燃烧的黑洞

  • 2022的梦想与大势

  • 国防预算“泄密”的背后

  • 环球要刊速览

  • 读者来信

  • 北美峰会:细节分歧难挡合作大势

  • 波黑乱局:民族纷争还是民生困境

  • 天下

  • 理财与消费

  • 好消息·坏消息

  • 声音

  • 食色

  • 致敬翻译组

  • 待我长发及腰时

  • 十多年的伙伴

  • 好东西

  • 健康

  • 漫画

  • 堂弟们的婚事

男人的珠宝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矿石盘腕表制作工艺

  宝石盘面腕表在整个20世纪都炙手可热,不过鉴于材质的珍稀和工艺的难度,刚开始时候这种腕表只被王公贵胄所拥有。伯爵就曾在1967年为美国总统肯尼迪的夫人杰奎琳·肯尼迪创制了一款以黄金和祖母绿为材质的绿玉盘腕表。直到1985年,天梭受斯沃琪手表成功的影响,推出了石盘腕表(Rock Watch)。这种现在看来具有价格优势的“石头版斯沃琪”表盘和表壳浑然一体,材质花样繁多,有采自阿尔卑斯山的碧玉、花岗岩、大理石和玄武岩,也有其他产地的有色石种。不同于伯爵的高端路线,天梭石盘腕表的亲民石质表盘让大众接触到了这类全新材质并广为传颂。时至今日,曾经风靡一时的搭载石英机芯的石盘腕表在拍卖会上仍然很抢手,收藏者多以集齐整套为目的。
  应用于表盘上的宝石多为缟玛瑙、虎眼石、青金石及蛋白石。制表师为了保留宝石最原始的纹理和色彩美感,通常赋予表盘极简的设计:大两针或大三针设计,时标以示意性为主。因为宝石易碎的质地,小表盘或者日历视窗等设计大多会被牺牲掉。远远望去,整块宝石面盘极为突出,就像一件珠宝。然而,大多数宝石盘腕表并不属于珠宝腕表,严格说那些表盘的材质只是“半宝石”。这些不那么闪亮也不那么珍贵的石头没能像高级珠宝那样抓住女士们的目光,却开始在男士们的心中根深蒂固。
  谈起宝石盘腕表,台湾收藏家Stafen(化名)的第一反应就是“不会撞表啊”。遥想20多年前台湾股票破万点时,几乎满街都是劳力士18038及18238俗称“红蟳”的腕表,“或许因为能见度太高,让人觉得这款腕表有种很‘台湾’或者‘俗不可耐’的错觉”。当然,真正爱表的人并不会认为红蟳俗气,可对于男士来说,“撞表”的尴尬不逊于女人撞衫。“宝石盘腕表就不存在撞表的问题,即便是同一个型号,宝石的纹理和色泽也不相同。”虽说有色矿石和陨石都属于“半宝石”,可价格一点也不“半”。以最常见的青金石为例,这种青中带蓝、金光微现的石头本身价格并不高,但是在国内外各大劳力士二手交易网站上,光面盘就要约2000~3000欧元。究竟这种面盘贵在哪里?
  “每一块面盘都由整块宝石制成,拼接的宝石盘就不能保证整体均匀的色泽和纹理。”丹尼尔·哈斯(Daniel Haas)深谙为腕表制作宝石面盘之道,他的手艺是从父辈传承下来的。他不仅是位手工艺者,也是一位宝石学家。“切割前,要研究宝石形成的自然条件,矿物质沉淀密度等因素。即便是同一块宝石,从不同角度切割效果可能是天壤之别。整个过程的不可逆性才是最难的部分。”与装配机芯的“严谨”不同,和石头打交道“感觉”很重要。“这份感觉是无数次通过触摸和实践慢慢摸索的,要想用对力道,找准角度,不劈开上百斤石头是做不到的。”在哈斯的工坊内,没有任何数控机床,所有步骤都是通过人手或者手动机械完成。即便是普通到给表盘打孔的钻头都是特制的。这件特制的钻头可谓一件老古董了,从1971年开始,它已经在这个岗位上连续工作了40多年。
  制表商明白厚重的腕表会给佩戴的体验大打折扣,哪怕表盘的材质是整块宝石,所以从一开始就要有所取舍,要么缩减宝石的厚度,要么缩减机芯的功能。凭借自制超薄机芯的优势,伯爵选择了后者。从60年代起,每一件宝石面盘下都搭载了伯爵自制的9P超薄手动上链机芯,机芯厚度仅2毫米,没有其他功能的叠加。而另一个在宝石盘历史上“军功卓著”的品牌劳力士则反其道而行之,Day-date系列看似浑厚的石盘实则被削切成薄如蝉翼的厚度,制表师在石盘下搭配了个贵金属托盘,一方面确保宝石盘与机芯的顺畅组装,另一方面保护表盘免于日常的震荡损伤。“宝石面盘的规格与正常表盘无异,腕表的机芯功能就不受影响。更难得的是,易碎的宝石面上还能极尽美化,给显示日期和星期的视窗包了金边。”收藏家郄凤卿说。
  只有切割和打磨还远远不够,挖掘出每一块石头最美的状态才有价值。在众多半宝石中,钠长石(Spectrolite)是一种很有趣的材质,这种原产于芬兰的石头具有跳跃的光谱效果。只要把钠长石置于黑色的背景上,用光一照就能反射出彩虹的层次。为了把这种效果应用在表盘上,哈斯尝试给钠长石找一个天然的黑色背景——缟玛瑙。就这样,0.3毫米的钠长石、0.3毫米的缟玛瑙和0.1毫米的铜底座叠加组成了稳定的三明治结构表盘。“尽管钠长石的硬度有6莫氏,但当它的厚度只有0.3毫米时,操作中些许的犹豫和不谨慎就能轻易将其毁掉。”

  的确,除了工艺,宝石在制作过程中的损耗大大增加了腕表的成本。“我曾经在劳力士的售后中心看过一本手册,可以向厂方定制宝石面的表盘,其中包括基督血石,价格是150万日元,按当时的汇率为10万元人民币,比在二手市场上买一只18238腕表还贵。相比之下,比基督血石硬得多的陨石面,当时的定制费是120万日元。”郄凤卿说。2011年的巴塞尔钟表珠宝展上,一只名为“神话”的羊脂玉腕表让全世界见识到了中国的玉石文化和“廊桥”这个纯正的中国独立制表品牌。黑色的珐琅表盘,金雕凤凰和羊脂玉表壳及表带形成了对比鲜明的格局。与表耳一体成型的表圈、后盖以及表冠,每一个可以拆卸的部分都由羊脂玉雕琢而成。人们光是赞叹这只表的创作和雕工,殊不知它的成功推出经历了两年的试验,7个月的制作,仅最终的成品就耗费了2.68公斤的玉石。神话的创作者米长虹回忆道:“在其他的玉雕作品创作中,轻微崩裂的情况可以通过改变玉石的造型或者弧度来弥补,但手表则不然,稍有崩裂表壳的尺寸就会出问题,这对于标准表的内部组装会造成不良的影响。”
  “尽管制表师已经和石质表盘打了几十年交道,石质表盘仍然很稀有。”德国钟表评论人伊丽莎白·多尔(Elizabeth Doerr)说,“这与技术、耗时和制作成本息息相关,当然不能机械化生产是抑制流行的主因。”当下,继续生产宝石盘腕表的品牌屈指可数,所有表款都为定制或限量。虽然不能成为主流商品有点可惜,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市面上的稀有让男士们多了一个值得拥有的理由。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09期 | 标签: | 5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