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过小而难的生活

  • 断桥

  • 池塘之底

  • 泥土的形状

  • 蜜蜂

  • 美的边界

  • 雨中的海鸥

  • 我致力于创造一个世界

  • 汪曾祺的迷人细节

  • 此人非用不可

  • 生死交情,千载一鹗

  • 奇人林逋

  • 中国式礼拜

  • 你遇到过年轻的自己吗

  • 氛围

  • “西汉富豪榜”的启示

  • 人工智能在食物链顶端鄙视你

  • 分享经济究竟改变了什么

  • 时间的奖与罚

  • 医院的病房

  • 养生讲座“十面埋伏”

  • 穿上别人的鞋,走一里路

  • 人生,不外乎“出发”二字

  • 信佛与信教

  • 母语

  • 深圳爱情故事

  • 父亲上的最后一课

  • 妈妈的生命线

  • 不愿上赛道的“马”

  • 人生中的猫

  • 小心“特殊情况”

  • 打破相对论的怪圈

  • 用生活常识看懂财务报表

  • 垫底货

  • 胜人与独诣

  • 细节成就真贵族

  • 珍物

  • 那些法学院的精英

  • 勒索的赎金为何用比特币

  • 长随

  • 每一代的夕阳

  • 气候改变历史

  • 动物为什么不锻炼

  • 言论

  • 漫画与幽默

  • 那时我们如何想象未来

  • 叙事的变局

  • 默当

  • 顺势

  • 走过去才近

  • 一寸一寸

  • 小人

  • 爱的歌曲

  • 适度自卑

  • 圣人看相

  • 生生不息

  • 空气中的回魂

  • 智趣

  • 我虽死去(节选)

泥土的形状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2004年8月,有人送我一个土彩罐,唐代的,朱砂底色,罐身绘牡丹等花,很是艳丽。我把它放在案几上。一日上午,我在书房,一股风从窗子进来,土彩罐里竟有响声,“呜呜呜”,像吹口哨。风过罐口会有响动,土彩罐发出的声音幽细有致,我就盯着它看。词典里有一个词叫“御风”,这词虽好,但有些霸气,我还是喜欢陕西的一个县名——扶风。这日我又读到《西京杂记》上的一段话,还是说到风,我就把它抄写了下来:
  乐游苑自生玫瑰树,树下多苜蓿。风在其间常萧萧然。日照其花,有光彩,故名苜蓿为怀风。
  《西京杂记》的话刚写完,土彩罐就响,土彩罐应该也叫“怀风”。土彩罐是谁家曾经用过,又埋在了谁的墓里,这些我都不知道。它贯穿了阳间和阴间,肯定有着许多故事
  每个人出生的时候是自己在哭,死亡的时候又是别人在哭。这些事土彩罐一定知道。但是,每个人都是在父母的爱里出生,一生又都是在爱的糾缠中度过,这些事土彩罐也一定知道。土彩罐从谁的家里、墓里来到我这里?它是来采集我的故事的吗?
  土彩罐还在“呜呜呜”地响,像吹口哨。我走过去关了窗子,从窗子看出去,外边下着雨,街上有无数的人,我看见无数的人在雨中走着走着就“化”了。
  人是从泥土里来的,终究又会变为泥土。御风也罢,扶风也罢,怀风也罢,只有这风,是泥土捏的东西的灵魂。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5期 | 标签: | 25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