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夜歌

  • 娶了你就有“福”

  • 原来最大的幸运是他的心里一直住着你

  • 最后还是你,过程就没那么重要了。

  • 你我札记

  • Feeling still not gone

  • 别拿你没有安全感作为拴住我的理由。

  • 相亲对象是你当年的初恋,是种什么体验……

  • 身边的人都开始疯狂撒狗粮了,你却依旧那么孤单吗?

  • 幽兰旋老,杜若还生

  • 有时候我在想,我是不是不适合谈恋爱。

  • 【八月 未央心情】长安码头

  • 愿得一人心

  • 再见,再见

  • 《面纱》:别在该出轨的岁月里谈爱情

  • 最怕你相恋时不分彼此,相离时苦大仇深

  • 渣男都是被你宠出来的

  • 你和你妈只给了我十块钱红包,你还有脸来求我复合?

  • 我的黑金女朋友

  • 不失去 就永远不知道什么叫难得

  • 晨读感悟:宇宙难题:情侣之间怎样吵架,才会越吵越爱?

  • 在你眼里的我是灰色的

  • 不甚重要的安全感

  • (我的真实故事)你是我遥不可及的梦

  • 琅琊令之身在何处|遇见未来

  • 你总会遇到对的那一个

  • 最熟悉的陌生人

  • 爱刚来就走了

  • 我喜欢你,但你得借我两个胆

  • 勿念悲伤

  • “我知道,我从未失去过你”/ 东野圭吾《秘密》

  • 来不及为你命名

  • 【七夕征文】听说有人表白我就来了

  • 你是我的心上人

  • 我终于学会了怎么爱你

  • 《请回答1988》感情其实没有配不配,只有爱不爱

  • 是你太好,而我不配

  • 字母小姐-A

  • 世界是一封情书,我想读给你听

  • 七夕联合征文/我准备好了所有的孤独

  • 什么时候,我们到了哪?

  • 栗子又飘香

  • 吾妻子姜

  • 高考,530与480的距离是多少?

  • 今夜,你是我蓝色的思念

  • 给未来老公一封信

  • 爱情不过就是场暧昧的邂逅

  • 关于我喜欢你这件事,到此为止

  • 我爱你十年如一日沉淀:被时间偷走的记忆

  • 我想養狗,一隻單身狗

  • 选择和放弃暗恋,皆源于不够勇敢

  • 喜欢到了山穷水尽也无法善终

  • 初恋喂了狗的女孩,请你依旧相信爱情

  • 邂逅一场烟雨,怦然心动如往昔

  • 琅琊令之身在何处┃浅遇深忘慢走

  • 习惯

  • 子夜歌

  • 娶了你就有“福”

  • 原来最大的幸运是他的心里一直住着你

  • 最后还是你,过程就没那么重要了。

  • 你我札记

  • Feeling still not gone

  • 别拿你没有安全感作为拴住我的理由。

  • 相亲对象是你当年的初恋,是种什么体验……

  • 身边的人都成双成对了,你却还依旧那么孤单吗?

  • 幽兰旋老,杜若还生

  • 有时候我在想,我是不是不适合谈恋爱。

  • 长安码头

  • 愿得一人心

  • 再见,再见

  • 《面纱》:别在该出轨的岁月里谈爱情

  • 最怕你相恋时不分彼此,相离时苦大仇深

  • 渣男都是被你宠出来的

  • 你和你妈只给了我十块钱红包,你还有脸来求我复合?

  • 我的黑金女朋友

  • 不失去 就永远不知道什么叫难得

  • 晨读感悟:宇宙难题:情侣之间怎样吵架,才会越吵越爱?

  • 在你眼里的我是灰色的

  • 不甚重要的安全感

  • (我的真实故事)你是我遥不可及的梦

  • 琅琊令之身在何处|遇见未来

  • 你总会遇到对的那一个

  • 最熟悉的陌生人

  • 爱刚来就走了

  • 我喜欢你,但你得借我两个胆

  • 勿念悲伤

  • “我知道,我从未失去过你”/ 东野圭吾《秘密》

  • 其实我真的想不出题目来廊廓这些有你有我的事

  • 【七夕征文】听说有人表白我就来了

  • 你是我的心上人

  • 我终于学会了怎么爱你

  • 《请回答1988》感情其实没有配不配,只有爱不爱

  • 是你太好,而我不配

  • 字母小姐-A

  • 世界是一封情书,我想读给你听

  • 七夕联合征文/我准备好了所有的孤独

  • 什么时候,我们到了哪?

  • 栗子又飘香

  • 吾妻子姜

  • 高考,530与480的距离是多少?

你总会遇到对的那一个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刘雨漾已经在这家外企公司工作5年了,她热情爽朗,美丽可爱,亲切随和,笑容可掬。在公司人缘超好,任谁都会喜欢她。是的,她完美的几乎没有一点瑕疵,这足以令人感到“恐惧”。

雨漾的经济能力尚好,再加上优秀的外貌,所以她从不乏追求者,可是她已经27岁了,仍旧单身一身。她总能温婉的拒绝那些向她展开恋爱攻势的每一位并且不会对他们造成任何伤害,甚至他们中间的很多个被拒之后仍能与她做朋友并仍然默默的爱着她,这种“可怕”的能力让闫妍羡慕十足。闫妍是雨漾的大学同学,当然她也是雨漾在内心承认的好友。雨漾朋友非常多,可是她在内心深处会把这些朋友分门别类,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面上的,一种是心里的,而闫妍恰是那唯一的第二种。

“雨漾,到现在这个份儿上了,我估计,你不装会死的。”这会儿雨漾在闫妍自己经营的一间小书吧里靠窗的位置坐着,闫妍轻声的对雨漾说。

雨漾没搭理她,从包里拿出一包香烟。闫妍赶紧说:“我这不能抽烟啊,想抽去外边抽去!”雨漾看了闫妍一眼,无奈又把烟塞回包里。

“每周你都会抽时间来我店里坐个一天半天的,我知道,你是来释放释放,天天在公司装热心肠,免不了会累。”闫妍歪歪嘴角,好像嘲讽一般。

雨漾这次终于叹了口气说话了:“唉,对啊,挺累。”

“何必呢?不就是是那么点事儿吗?真不知道你怎么受那么大刺激。况且,你变得再完美他华远也看不着。我建议呢,你现在,就慢慢剥开自己外面那一层羊皮,渐渐地将自己母狼的那一面从内心的牢笼里解救出来,整天装的挺累的,更何况,你还扮女神,包袱多大啊!”

雨漾没有说话,她此刻有些焦虑,她想抽烟,可是闫妍不让,于是她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大口。

“诶,我那边来客人了,等会过来陪你啊。”其实书吧里有店员帮忙闫妍不需要过去,可是她看得出来,雨漾需要一个人静一静,于是便识趣的离开了。

是的,曾经的雨漾不是这样的,她不亲切不随和,不对任何人笑脸相迎。相反的她冷酷高傲,拒人以千里之外。可是她为什么变成了如今这个“完美”的可自己却根本不喜欢的模样的呢?雨漾陷入了回忆……

那时的她还在读大学,曾经的雨漾走在校园中,依旧是一幕美丽的风景,可是她的身边没有任何人,没有人敢接近她,因为雨漾太高傲,与其说是高傲还不如说是自负。这也许和雨漾的家庭有关,她从小还算是个比较优秀孩子,很多地方都比同龄的孩子好很多,她也渴望得到父母的夸奖,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父母的性格比较“怪异”,因为他们从未夸过雨漾,即使她取得了多么好的成绩,而且相反的是父母会经常的数落她,尤其是当着其他亲戚朋友的面。这种过度频繁的不被待见甚至是贬低让雨漾的自信大打折扣,她纠结不开的永远在心里怀疑着自己,当然也渐渐的习惯于疏离人群,不喜欢理会别人。因此在别人眼里,她冷艳高傲,可是只有雨漾自己明白,她大概是怕被打击罢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雨漾渐渐地成长了,褪去了儿时稚嫩的样子她变得脱俗而美丽,尤其是在大学时期,越来越多的追求者让她从最初的受宠若惊到后来的淡定从容。可是,她依旧不会轻易地向人敞开热情,展露微笑,这是一种自我保护也算是一种真我隐藏吧。后来的某一天,华远出现了,一个高大帅气阳光快乐的男生,他的每一个微笑都足以一点点融化雨漾内心的冰冷,可是华远追求者的数量足以与雨漾媲美,更何况雨漾的性格让很多喜欢她的男孩望而却步,所以,“粉丝”在快速的下降着,而华远却一直持续高涨,这一点点的差距甚至让雨漾在内心幼稚的攀比和吃醋。雨漾是绝对做不出主动告白这种事情的,可是,就这么矜持的静待着华远能注意到自己究竟要等到何时呢?雨漾不知道,所以,她出现的小小的不安甚至是焦虑。

雨漾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在学校的食堂里,有个叫章志的男生当着很多同学的面向雨漾大声表白,在雨漾眼里工科男的性格永远都是木讷的,做事的风格也总是无法预料的猛爆冷招,这种在校食堂公开示爱的做法雨漾无法接受,更况且,当时华远也在。雨漾低头不语,章志紧追不放,雨漾只得抬起冷冰冰的头看着章志说:“不好意思,我不喜欢你。”

章志上前拉住雨漾的一只胳膊:“你别着急拒绝,和我相处相处就会发现我的好的!”他说完这句话,在场的很多同学都开始起哄。

雨漾甩开他,有些不耐烦的说:“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那你喜欢什么样类型的?”章志丝毫不放弃并且追问到。

雨漾被这个情商为零的幼稚鬼深深“折服”,一时说不出话来。

“刘雨漾,所有人都说我不可能追上你,我就不信,我就是喜欢你,如果,如果你不答应,我就,我就跳楼!我说到做到!”章志说着脸憋的通红。

“答应他吧,答应他吧!”周围的人都在嚷嚷着。雨漾觉得头很痛,她无意识的看了看四周,眼睛突然与华远对视,华远坐在离她很近的位置,没有跟大家一起起哄,但是脸上依然挂着帅气的微笑,不知道那一瞬间中了什么魔咒,雨漾看着章志,面无表情的说:“那你就去跳吧。”说完,转身离开了。

后来发生的事情,是雨漾做过的最坏的预想,那个叫章志的傻男生真的在学院4号楼的房顶上好好做了回男主角,他吼着各种向雨漾示爱的“终极告白”和生死宣言,可是雨漾依旧不为所动。同寝室的安楠对雨漾说:“你好歹也去看看,充气垫都搭好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你也担待不起啊!”雨漾不理会安楠,她在自己的寝室,也很少跟别人说话,虽然那时的她内心也是焦急的,可是她就是不想要去现场见那个章志,她还心存侥幸的认为,那个怂家伙大概应该是不会傻傻的往下跳的。可是,她失算了,章志跳了,虽然只有四层楼,虽然搭了充气垫,在章志跳下之后还是从充气垫上弹了下去,右腿骨折了。这件事之后,章志是得不偿失的,美人没有得到,自己又折了条腿,还被人笑话,当然对雨漾他也彻底失望甚至是开始讨厌。而雨漾呢,被校方警告处分,还灌上了见死不救的恶劣名声,其他很多同学也开始在背后对她议论纷纷,雨漾无意听到有人说她原来外表和内心一样无情。她暗自无奈,她觉得自己“精心”维护的在他人眼中的神秘感彻底崩塌,甚至变成了令人讨厌的女人。“华远是不是更不可能喜欢我了呢?”她在心中默默的问自己。

“想什么呢?”一个周末的午后,雨漾没有回家,她躺在宿舍的床上,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发呆,同寝室的闫妍突然问她。她跟闫妍之前几乎没说话过,雨漾所呆的寝室有两个“奇葩”,一个是她自己,一个便是闫妍,雨漾就不用说了,而闫妍也是那种不爱搭理别人的类型,平时就是喜欢看书,别人聊天的时候她都抱着书在那里看,从不爱参与别人的活动,这点倒和雨漾很像,这一天,她也没有出门,寝室里就剩她和雨漾两人,她看着雨漾在发呆,便问道。

雨漾转头看了闫妍一眼,有些意外,但还是摇了摇头说:“没想什么。”

闫妍放下书本,坐在了床沿上,好像做好了要语重心长和雨漾深谈的架势:“刘雨漾,你最近太出名了,连我这种两耳窗外事的人每天都快被你的新闻吵死了。”

“呵呵。”雨漾尴尬的笑了两声。

“你到底天天再想什么呢?”闫妍问。

雨漾又看着闫妍,不知道她想问什么。

闫妍又说:“咱俩基本没说过什么话,但是其实我心里一直觉得吧,你挺与众不同的,对你也没什么不好的感觉,我知道你跟她们不一样,每天叽叽喳喳的,你不说话不爱笑不代表你是坏人吧,要我说,跟我一样,童年阴影,性格变异,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事。”

“你童年怎么了?”雨漾问。

“我爸妈天天吵架,我都快烦死了,后来我就喜欢窜角落里看书,然后就上瘾了。呵呵,我知道我这个阴影跟你比也不算什么,你肯定有猛料,说来听听呗。”

雨漾看着闫妍嬉皮笑脸的样子突然有种极度想倾诉的感觉,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她下意识的咬了咬嘴唇,然后把自己真实的想法和经历都告诉了闫妍。

“嗨,我当你经历过什么惊涛骇浪呢,这都是什么事,没什么吧!”闫妍听了雨漾的童年往事,好像有些失望。

“我也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变成这样了,不想理别人,也不想多说话,也不愿意跟别人走得太近。”雨漾抠了抠自己的指甲说。

“那你今天对我吐露心声是不是一个大的飞跃?”闫妍问。  “应该是质的飞跃吧。”雨漾说完,大大的深了个懒腰,她仿佛有种一身轻的感觉。

“哈哈,真的啊?那看你那么真诚,咱俩以后就多交流过沟通,争取把彼此的变态早日扭转到正常渠道上来。”说完,雨漾跟闫妍相视一笑,后来两人便成了最好的朋友。

雨漾终于把自己喜欢华远的秘密告诉了闫妍,闫妍鼓动雨漾主动出击,但是手法一定不要向章志那么拙劣,先拿到华远的QQ,然后一切在网上说清楚,躲在网络背后总是轻松一些。雨漾多年的孤身一人在突然出现闫妍这个“军师”之后,自己也突然卸下了枷锁,并且完全展露出了自己的“傻白”真相,真的是分分钟都听着闫妍的“指使”,闫妍怎么说,她就怎么做,于是,她终于和华远联系上了。

她记得那天,她和闫妍两个人耗在了网吧里,顺利的加上了华远的QQ,于是雨漾在闫妍的“指导”下与华远开始的第一次的对话。

华远:“?。”

雨漾:“你好,我叫刘雨漾。”

华远:“哦,那个冷娘子?哈哈。”

雨漾:“原来你知道我啊?”

华远:“当然,你那么出名。”

雨漾:“呵呵。”

华远:“你怎么加到我的?”

雨漾:“就那么加到的。”

华远:“好吧,所以呢?”

雨漾:“所以……”

华远:“我们约着见个面吧。”

以上就是他们第一次的聊天记录,发展进度快到超乎雨漾的想象,也彻底颠覆了闫妍的三观。她惊呼道:“天啊,你们帅哥美女平时都是照这个模式‘勾搭’的吗?我说为什么现在有那么多失足少女呢?连星座血型都不交流了么,都跳过了么?”

“你小点声!”雨漾用胳膊肘撞了撞闫妍,让她在网吧里低调一点,“我该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你男神都主动了,你还犹豫个屁啊,约啊!”

于是雨漾和华远的第一次约会选在了一家湘菜馆里,虽然环境不够浪漫,但不做作,其实雨漾还是蛮欢喜的。她到了餐馆之后,发现华远已经坐在了那个靠窗的位置上,他看见雨漾,自然的轻轻挥了挥手,雨漾觉得,华远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潇洒迷人,她心底深处“花痴”的潜质毫不停歇的迸发着,可她习惯性的用自己面若冰霜的表情压制着,真心难受。

“嗨,冷娘子,终于有机会坐在一起吃饭了。”雨漾刚坐下,华远就这么说。

雨漾舔了舔嘴唇,想说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闫妍不在她身边,她觉得自己就像一樽“蜡像”。

“喂,你怎么不说话,是你主动加的我哦?”华远看着雨漾笑着说。

“是不是,是不是所有的女孩加你,你都会主动约她们见面?”雨漾好死不死蹦出来了这么一句,虽然脱口之后她就后悔了,觉得自己这个问题有些不解风情,可是这个问题真的是她的疑虑。

华远摇摇头:“你怎么能这么问,我是有品位的好不好?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了,就那次,那个章同学为你跳楼那次。”

“你别提那次了。”雨漾无奈的摇摇头。

华远呵呵笑了起来:“哎呀,那是你的魅力所在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就那次之后,我就开始注意起你了,可是同学都叫你冷娘子,所以,我就……”

“你就不敢搭理我?”

“也不是不敢,总之,我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华远与雨漾对视,雨漾觉得他的眼神有些深情,又或者是自己理解的那种深情。

雨漾这会忍不住撇撇嘴角,右脸颊的小酒窝突然露现,让华远捕捉到了,他有些惊喜的说:“刘雨漾,你这是笑了吗?”

雨漾一下子不知所措:“哪有。”

“笑了还不承认,活得是有多憋屈!这样吧,跟你说几句正经话,我呢,自从注意你之后,视线就没办法再移走,也会装作漫不经心的打听打听你,容我自作多情的以为,你主动加我QQ证明你对我也是有意思的,那么我今天约你,大胆向你表白,不算过分吧?你不至于逼我跳楼吧?”华远盯着雨漾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了这么多。

雨漾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问:“就是因为我拒绝的了章志你才注意我?那我还应该感谢他了?”

“呃,如果我承认了,章志是不是有些可怜了?不过话说,你注意我是不是在更久之前?”

雨漾这次大胆了一些,她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华远受宠若惊,眼睛微闭了一下,然后睁开双眼,格外温柔的对着雨漾笑着。从那一刻开始,他们浪漫深情的恋爱便开始了,他们在一起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校园,“虐死”了两人执着的追求者们,当然校园里也出现了颜值超高的CP党。

他们就这样甜蜜的度过了一年的时间,转眼到了毕业前夕,各种考试和就业的压力向大家袭来,雨漾也忙着到处投简历和复习,和华远的约会少了许多。大部分时间他们都是手机联系,有一天,寝室的安楠突然八卦的问雨漾:“你跟华远分手了吗?”

雨漾皱了皱眉头:“你为什么这么问?”

“呃,难道没有吗?”安楠突然吞吐起来。

“你想说什么?”雨漾追问道。

“我,我刚才,看见他骑车载着一个美女从学校东门出去了,我以为……”安楠说完,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拿起自己的书本装模作样的看了起来。

雨漾用手假装漫不经心的屡了屡自己耳边的头发然后慢慢地走出宿舍,站在走廊上,紧接着闫妍跟了过来:“喂,安楠说的都是真的吗?”

雨漾摇摇头:“我不知道。”

“你最近跟华远好像确实约会减少了啊?”

“对啊,快考试了么,就见面少了些。”

“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你去问问。”

“我才懒得问。”

“行了,这个时候了还耍什么倔,问问又不会死。”闫妍劝了雨漾几句,于是雨漾点了点头。

晚上的时候,雨漾给华远打了电话,可是华远没接,雨漾总是觉得心神不宁,于是,她跑去了华远的宿舍附近,然后,她看见了华远推着自行车从门口出来,一个很漂亮的女生迎了上去,她对华远笑着,而后又轻快的跳上了他的车子后座上,两人就这样消失在夜色里。那一瞬间,雨漾觉得心里像有一块大石头一般很重很重,然后,她的心脏再急速的下沉,沉到最底端,她变的浑身无力……

雨漾再次见到华远是三天以后,这三天她没有跟华远有任何的联系,电话不接信息不回,华远终于跑来了她的教室才找到她。

“你怎么回事啊?这几天跑哪去了?”华远见到雨漾生气的问。

“怎么了?”雨漾装作不知情的问。

“你还问我。”

“我最近很忙,找工作。”雨漾冷冷的说。

“所以就不接我电话,不回我短信?”

“因为我怕你比我更忙啊,你还要接送人家漂亮姑娘。”

“你,你看到了?”

“所以呢,如果我没看到,你就什么都不告诉我是吗?”

华远赶紧摇摇头:“当然不是,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以后跟你解释。”

“以后?还要以后?好吧,那咱们以后再联系。”雨漾说完,恨恨的转身离开。

雨漾本以为,华远会很快的给她打电话,会找她,会拼命的向她解释,可是她错了,她高估了自己,华远没有找他,一直都没有,直到毕业那一天,她才收到了华远的信息,他说:“我们见个面吧。”

两人约在了学校的湖边,他们沉默的坐在长椅上,好半天了彼此都不做声,可能是寂静太过可怕,华远假装咳嗽了一声,然后说:“雨漾,你毕业之后打算去哪?”

“一家外企,我去面试了,过了。”雨漾淡淡的回答。

“挺好。”

“你呢?”

“我,本来也打算跟你一样,找份喜欢的工作,但是,我家人想让我出国继续上学,我想了蛮久,然后,觉得……”

“出国是个好事,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去吧。”雨漾很潇洒的说。

“那我们?”

“分手吧,好多校园爱情都熬不过毕业季和异地恋的。”

“你这是开玩笑还是讲真的?”华远问。  “你觉得呢?”

“是不是那个女孩的事情,你还在生气?我现在跟你解释,她是我前女友,高中时候就在一起的,大一那年分的手,中间有段时间没有联系,我跟你在一起之后,她突然出现了,想跟我和好,可是我跟她说我女朋友了,然后,她,她用自杀逼我,我觉得她吧,她有点,有点不正常,她是真的在我眼前拿刀子划自己胳膊,我害怕出事,就跟她好好谈,她就说,让我陪她两个月的时间,我不得不答应,后来,我去找过她爸妈,她妈跟我说,她是因为家里出了大事精神受了刺激,来找我可能是想找个依靠吧,有些情感她没地方发泄,就来找我了,她父母求我妥协一下,帮帮她,等他家的事情张罗之后,送她去国外看病,所以我那段时间才每天都让她开心点,毕竟,我跟她也算是朋友,她生病了,我也挺难过的。”华远慢慢的说出了原因。

雨漾低着头,默默的流下了眼泪:“那她现在好些了吗?”

“可能好些了吧,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好了,所以,病还是得治。”

“她去哪里治病?”

“英国,其实她出国也是为了离开这里换个环境。”

“那你去哪里留学?”

“我?也是英国。”

雨漾突然微笑起来,她点点头看着华远说:“去吧,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将来争取做个有出息的人。”说完,她站起来,转身离开了,一行眼泪滑下来,她匆忙拭去,然后迈开大步奔跑,眼泪便再也止不住。

后来,华远有写给雨漾一封E-mail。他说,他喜欢雨漾笑的样子,他想让雨漾变成一个快乐的温暖的女人,不在那么冷若冰霜,不再那么疏远人群,要爱笑,要善良,要善于存活在这个世上,要一直清新美丽…..

后来的后来,雨漾就不负所托的变成了如今的模样,可是,华远却始终都没有出现。

回忆到这里时候,窗外的天空已经变成了红色,太阳落下了,最后一抹光亮照在了雨漾的脸上,她竟然又流下了两行眼泪。

“你最近很伤感啊,每次来我这都得洒下两行热泪。”不知道什么时候闫妍又坐回了雨漾的面前。

雨漾快速的抹干了脸,没有说话。在闫妍面前,雨漾才是真正的自己,她可以毫无顾忌的收敛笑容,肆无忌惮的哈哈大笑,不用夹着面具做人,所以,她伤心的时候也不会隐藏自己的悲伤,纵使闫妍总是会用各种冷水的猛泼她,她也知道闫妍对她好。

闫妍叹了口气:“唉,要我说,你最好赶紧把自己嫁了,我记得你前阵子不是说了吗,你妈给你介绍了一个对象,还把那男的照片发给你了,我看了之后觉得吧,还真不错,生意人,长得也对得起观众,你真的应该去见一下。”

雨漾摇摇头:“我没兴趣。”

“切,不能总是以自己的兴趣作为参考值,你也得为你家人想想吧,把你嫁出去可是他们殷切的希望啊!”闫妍的苦口婆心在雨漾这里竟然奏了效,她思前想后,决定去见见那个老妈嘴里比自己大了9岁的男人究竟有多好。

那天下着小雨,雨漾去了老妈还有那个牵线的“媒婆”安排的地方,进行自己人生有史以来的第一次相亲。当雨漾到了相亲地点就觉得,这地方一定不是老妈她们安排的,古色古香的庭院,几树梨花淡雅四溢。

“这果然是大叔的品味。”雨漾自言自语道。

绅士总是会提前到约会地点,那个“大叔”早早的就坐在了房间里,这个地方的装潢非常别致,每个房间都设计成一个雅致的庭院,透明的玻璃屋顶,一棵梨花树下是一张大树桩雕成的桌子,那个“大叔”就静静的坐在那里,看到雨漾进来,他笑着站起身,礼貌的请雨漾坐下。

雨漾看了“大叔”几眼,他有些瘦,但是看上去很年轻,根本不像比自己大那么多的人,而且穿着搭配很舒服,雨漾甚至觉得,他有些时尚,但又不是那么刻意,总之,这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你好,我叫韩嘉。”“大叔”首先开口做了自我介绍。

雨漾露出自己练就多年的招牌式微笑,点点头:“我听阿姨说了,我叫刘雨漾。”

简短的自我介绍之后是一段雨漾没有想到过的并不无聊的交流,这个韩嘉自己经营了一家公司,35岁之前不想儿女私情,一心扎在自己的事业里,到了如今,事业有成,才发现有些应该为自己考虑考虑了,也就在这时有朋友给她介绍了雨漾,他也挺好奇相亲是什么感觉,就来见了雨漾。

雨漾觉得还好,管他是什么原因,起码两个人都是第一次相亲,自己应该不会显得太笨拙。而且韩嘉倒也健谈,没让雨漾有太多的尴尬,这次约会,雨漾觉得还算轻松,之后,她跟韩嘉每天也都保持的联系。闫妍说,这就表明雨漾对韩嘉不排斥,是个好兆头。而老妈也从那个介绍人那里得知韩嘉对雨漾很满意,不禁大喜,直接催促起两人的婚事来。可是雨漾明白自己心系华远,那个心结还是没有解开,可是她愿意给自己机会,也愿意慢慢走出对华远的思念。

一个周一的早晨,公司通知要对全员进行新系统的培训,雨漾在课前2分钟冲进了培训室,那会大家都已经就坐齐了,她低着头窜到了角落的一个位置上,与同事朵朵坐在一块,这会还气喘吁吁,低着头还在假装拿出纸和笔。

“你怎么来这么晚,通知提前半个小时入场的?”朵朵问。

“我那边事太多,也没注意到今天培训的通知,消息知道晚了。”

“你看咱们这个培训老师有多帅!我们上个礼拜就知道了,哈哈。”朵朵激动的小声笑道,雨漾无语的看了朵朵一眼,这才发现自己从进场到现在都没抬头看看讲台上是什么情况,然后她抬头望了眼台上的老师,顿时,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寂静无声。

是他,华远,那个消失了五年的男人。

接下来的课程雨漾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的华远,盯了两个小时。

“你太明显啦!”朵朵凑到雨漾耳边说。

雨漾这才反应过来:“嗯?”她轻嗯了一声。

朵朵又说:“你看咱们华老师那眼神,太花痴了,太明显了,你得低调点。”朵朵不知情,就是看不下去雨漾的眼神,才提醒到。

“哦,哦。”雨漾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于是慢慢的把头低下。

培训课结束了,雨漾没有在教室多做停留,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科室的其他同事也在议论着华远,雨漾这才得知,华远是公司总部在英国请来的,这个系统软件就是华远所在的公司研发的,他负责产品的售后培训工作。同事们直呼着华远的一表人才和年轻有为真的迷倒了公司的女员工,朵朵还在一旁开雨漾的玩笑,说她终于对一个男人有兴趣了,雨漾只能不好意思的笑笑,没办法去解释。

还有雨漾没有想到的是,课后,经理竟然把华远请到了他们的办公室,当华远进门与雨漾对视的时候,他并没有像雨漾那般的紧张不安,他依旧像以前那样露出迷人的微笑,然后轻轻的对雨漾说:“好久不见了,还好吗?”

华远的问候让其他同事都惊讶不已。

“你们认识?”经理问。

华远点点头:“对啊,我们是大学同学。”

“哦,我说刚才雨漾怎么看你看得那么出神啊!难不成你们大学的时候?”朵朵开始八卦起来。

“没有,我们就是大学同学。”雨漾说,她终于在这个时候让自己镇定了下来,也从容的大气的微笑,然后对同事们说。

华远没有做什么解释,只是坐下,跟大家大致的说了说自己此行的工作,并且要在雨漾的公司呆上三个月,负责监测系统的启动和实行情况。当晚,华远被公司的领导层邀去吃饭,雨漾推脱了,她还没办法完全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所以,也便无法去应对。

下了班,她一个人去了江边,坐在长椅上望着江水思绪万屡,一直到夜色降临,她动都没有动,直到她觉得有些许的凉意,才把包里的披肩拿出来裹在自己的身上。路灯照亮了她的脸颊,还是那么精致和迷人。她从包里,拿出香烟,点燃,重重的吸了一口。

“你是从什么开始学会抽烟的?”突然一个声音在雨漾身边响起,她着实的吓了一跳,浑身抖动了一下,转头望去,是华远,他什么时候来的,雨漾完全不知道:“你怎么会在这?”

华远深呼吸了一下,然后伸了个懒腰说:“这地方咱俩上大学的时候就经常来,我回来没几天,就想来看看,没想到你也在这,呵呵,咱俩这缘分,真的是说不清。”

雨漾没说话,手里的烟不知道应该放在什么地方,扔也不是,抽也不太好,只能尴尬的放在那里。

“这抽烟,是个不太好的习惯。”华远又说。

雨漾干脆破罐破摔,她把烟放在嘴里,吸了一口说:“谢谢提醒。”

“工作压力太大吧?”

“还行。”

“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不错。”

“嗯,看得出来,你还是那么美,而且在公司好像人缘不错,刚才吃饭的时候他们都说,你活泼开朗性格很好,我真的没办法想象。”

“呵呵,想不到吧,人都是会变的。”

“但是你现在呢,在这江边,嘴里叼根烟,表情那么阴郁,哪像他们口中说的乐观向上积极进取的好青年呢?所以,你在公司肯定都是装的。”

“我怎么样,是我自己的事。你呢,在英国不错吧,结婚了吗,有孩子了吗吗,幸不幸福?”雨漾一连串问了几个问题,她还是那样,虽然不愿意,却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自己一直以来的疑惑。

华远摇摇头:“我才毕业两年多,到了现在公司每天都在忙,哪有时间忙你说的那些事。不过我很感谢老天,让我有机会在这遇见你,除了你抽烟这件事我不太喜欢,可是你其他的改变我都觉得很为你开心。”

“那你觉得我开不开心呢?”雨漾问,是啊,她所有的改变好像都是为了华远,现在华远欣慰回应了自己为他而做的改变,可是为什么,雨漾会那么的不快乐,然后她突然会去想,这么多年,自己到底是在干什么?两个人站在这里,一切难道就能够重新开始了吗?她不知道,也不明白,她迷迷糊糊,不知所措。对华远的深情在此刻竟然并没有自己预想到了那么浓烈的沸腾,而且竟然有种奇怪的空虚感迎面而来,让雨漾感到空洞而失落。

后来闫妍知道了华远回来的消息,激动的跳了起来:“什么?你们俩这个真的是剪不断的有缘人啊,那,这个就是有戏了得意思吗?”

雨漾摇摇头:“我不知道,太突然了。”

“对了,你得问问他跟他那个前女友怎么样了,问清楚,咱们结也就解开了,以后的事就是水到渠成了,英国怎么了,你跟他一块去,这对你来说都不是事!哦,对了,你们家韩大叔怎么办?那么好一人儿。”闫妍问。

雨漾突然想到这两天她都没有跟韩嘉联系,他倒是给你发过一两条微信但是自己都忘了回,韩嘉很成熟也没有追问她什么,于是,雨漾赶紧打开微信告诉韩嘉,自己前两天一直都很忙,所以忘了回他,好在韩嘉很理解,也没说什么,就说等雨漾有空了,两人约着去吃饭。

新系统第一天启动很顺利,公司为了庆祝,晚上一起聚餐,华远也被约着一起去了,这几天雨漾渐渐抚平了自己的情绪,她想顺其自然的解决自己的事情,这几年的时间她的内心其实也在慢慢的成长起来,很多事情,她不愿去太过强求,华远回来三个月的时间,她也想给两人三个月的时间,看看华远是否对自己还有曾经的情感,如若没有,那她也便不再苛求,五年都过了,剩下的一辈子又能怎么样。

大家伙刚走到公司门口,雨漾竟然看见了韩嘉的车,他看到了雨漾便下车走到她面前。

“你怎么来了?怎么没提前打声招呼?”雨漾问韩嘉。

韩嘉笑了笑:“我下班经过这,就等了你一下看看能不能碰到。”

朵朵走到雨漾旁边来,笑着问:“咦,这位帅哥是谁啊?没听雨漾提过啊,男朋友吗?我们正要去聚餐,一起去吧?!”

“这。”韩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知道应该不应该答应。

雨漾回头看了看大家,当然也看到了华远,然后又看着韩嘉说:“一起吧,都是我们同事。”

“对,一起一起!”这话竟然是雨漾的经理喊出来的,他是个实在人。

    大家到餐厅,十几个人围着一个长桌坐下,气氛热闹开心,很明显,华远和韩嘉都融入进去了,他们两人好似对雨漾的生活环境都发自内心的喜欢。为了更加的活跃气氛,经理竟开始拿起雨漾开玩笑,他说:“雨漾啊,今天你可以是当之无愧的女主角啊,你看,你大学同学华远一表人才,还有今天我们新认识的韩嘉,你刚才介绍说是你的朋友,我们就暂且不细问了,朋友就朋友,可是这朋友也是优秀成熟,是商界的精英人物,你呢,漂亮大方,怎么就命那么的好呢?哈哈,韩嘉,我跟你说啊,我们雨漾真的是一点缺点都没有,你要是有什么想法呢,就得快刀斩乱麻,千万别犹豫,我们公司排队追雨漾的可多着呢。”

  听了这话,雨漾有些不好意思,他有意无意的偷看华远几眼,他浅笑着,也会与雨漾有几次对视的瞬间,可是雨漾都躲开了。而韩嘉,则是点头微笑。

  这时朵朵又说:“韩大哥,我跟你说啊,你如果想知道雨漾平日里的事情呢,就讨好我们几个就可以了,但是如果你想知道雨漾的曾经呢,还是得问我们华远老师。”说完,朵朵捂着嘴笑了起来。

  “朵朵你说什么呢。”雨漾有些尴尬的对朵朵说。

  “嗯?为什么要问华远?”韩嘉觉得奇怪就问了句。

  “因为,我跟雨漾是大学同学,而且我们在一起过。”华远的声音听上去云淡风轻,没有一丝的情绪。但这一字一句足以让全场变得鸦雀无声。后来,经理第一个发生声音:“呃,在一起过?怎么之前没告诉过我们?”

  华远笑了一下,没说话,雨漾瞪了他一眼,也没有回答,然后她有看着韩嘉,想解释什么,没想到韩嘉却笑着说:“哦,明白了,我如果有什么想知道的,就麻烦各位了。”说完,他端起酒杯向每个人敬酒,他的变现,让雨漾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吃完饭后,大家都喝醉了,雨漾跟顺路的几个同事一起回家,没让韩嘉送,最后,大马路上,竟然就剩下了华远和韩嘉两个人站在那里。

  “着不着急回去?没事的话再去喝几杯?”韩嘉看着华远问,华远也没拒绝,于是两人又跑去了街边的大排档续起了摊。

  “韩哥你是不是想从我这里打听什么?”两人刚坐下,华远直接就问。

  韩嘉笑了笑没吱声,喝了口啤酒。

  华远又说:“我刚回国没多久,跟雨漾五年都没有联系,可是我这次回来就是想重新跟她在一起,等于说咱俩现在起点都差不多,本来我是在暗地的,但是今晚主动爆了光,也算跟你是光明正大的竞争。”

  “竞争?呵呵,想不到我都这个年龄了,还会碰到这种事,跟小自己那么多的男人竞争,挺奇怪的。不过,我倒是很有兴趣,从很大程度来说,我觉得是雨漾更吸引我一些。”说完,韩嘉笑了笑。

华远看了韩嘉一眼,大口抽光了杯子里的啤酒,然后说:“谁不是呢。”

  从“革命基础”上来说,韩嘉没有参与过雨漾的过去,从“近水楼台”的地势来看,他更没有华远的天时地利。何来公平可言?但是韩嘉并没有穷追不舍的“死缠烂打”,他一切照旧。倒是他这种按兵不动的架势让华远有些许的不安。

  一天中午员工午餐时间,华远看到雨漾正在吃饭,正巧她身边没其他人,便径直的坐到她面前,雨漾看了华远一眼,面无表情的继续低头吃饭。

  华远对她说:“咱们能不能找时间一起吃顿饭,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现在不就在吃么,说吧。”

  “这太吵了,人那么多。”

  “我能听见就行,而且那么吵,别人也听不见咱们说的是什么。”

  华远抿抿嘴,然后抬起头,看着雨漾:“你,你跟那个韩嘉发展到哪一步了?”

  “什么哪一步?”

  “就是,你们是男女朋友了?”

  雨漾摇摇头:“没,我们是别人介绍认识的,刚认识没多久,还在了解阶段。”

  “什么?相亲吗?我几年没回国了,现在国内谈恋爱都这样?靠谱吗?”华远不解。

  “怎么你在外边生活五年就好像呆了五十年一样,怎么不靠谱啊,我觉得韩嘉挺靠谱的,你难道不觉得吗?”

华远挠挠额头接着说:“那这么说,你们还不是在谈恋爱了?OK,那天我在你们同事面前说那句话,可能你有些生气,但是我觉得没什么,主要我想,我想重新跟你在一起。”

“重新?呵呵,说得倒是很轻松啊,你说重新我们就能重新了吗?那我问你,在英国五年,你一次恋爱都没有过?”雨漾问。

韩嘉想了想,没说话。

“沉默?那就是有了,是不是跟那个女人?她现在怎么样了?”

“她两年前就痊愈了,刚去那几年,我一边念书,一边还每周坚持去看她,大夫说,她对我有依赖,就让我经常陪陪她,这对她的治疗有帮助。我不知道你会不会觉得那是恋爱,可是,我自己知道我只是为了照顾她。”

“你那么好心,是不是还对她有感情?”雨漾继续面无表情。

“你知道吗,她亲眼看着自己的哥哥被人乱刀砍死,她精神受了很大的刺激,我没办法置之不理,如果我狠心,她可能就会发疯然后自残自虐,这种精神压力我受不了,我跟你不一样,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吧?”

“我?”雨漾奇怪的问。

“对啊,你还记得那个章志吗?他跳楼的时候你不愿去劝他,他命大没有死,可是你想想,如果他真的死了,你良心会安吗?况且这个女人跟那个章志不一样,她是真的会死。”

“原来我对章志做的事你也觉得是我冷血了?对,没错,我没你那么有善心,去帮助每一个需要我帮助的人,我不救他们,因为我连自己都来不及救。”

“雨漾,你听我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总之,一切都过去了,她痊愈之后就走了,去了爱丁堡,一直都没有跟我联系,不联系最好,不联系就证明她过得很好。而我一直都在忙着工作,这么久的时间,我也沉淀下来了,刚开始知道要回国的时候,我就想过去找你,想不到的是,你就在我培训的这家公司工作,雨漾,你还在想什么,这难道不是上天的安排吗?”

雨漾直愣愣的盯着华远,是啊,自己还在想什么,现在一切都解释明白了,自己应该像闫妍说的那样,义无反顾的抱紧华远,然后他去哪里,自己就跟到哪里才对啊,可是,为什么此刻的自己只能木讷的坐着看着眼前的男人。她又低下头说:“我还有点事,先走了,你继续吃。”于是雨漾站起身,离开了。

晚上下班以后,雨漾拖着一身疲惫到了家,进了家门看见满桌热气腾腾的菜,有些奇怪,家里来客人了吗?她自问。刚想着,就看见老妈跟韩嘉一起从自己的卧室出来,很是意外的站在原地。

老妈看见雨漾回来了,赶紧迎上来:“哎呀,回来了回来了,雨漾赶紧洗洗手,看你爸今天准备一桌子菜来招待我们的贵客呢,韩嘉,你也赶紧坐。”

“怎么回事啊,你怎么来了?”雨漾不理会老妈,直接问韩嘉。

“哦,我…..”韩嘉刚开口,就又被雨漾老妈拦住了。

“你怎么问话呢,韩嘉来咱们家是多正常的事。不过今天啊,我跟你爸不是去看那个冠春华的房子吗,房子特好,就是有点贵了,正犹豫着呢,结果碰见韩嘉了,没想到他认识那开发商的老板,打了一个电话就给咱打个大折扣,我们没犹豫的就赶紧把首付给付了,你说咱们看房子看了那么久,我就是看上这套了,今天要不是人家韩嘉,我还在愁着呢。”

“妈,你老着急买什么房子啊?”雨漾皱着眉头问。

“你看看咱们这房子多旧了,再过两年估计也得拆了,买个新房子有什么不好。你现在工作也不错,又不用我们照顾,找个好男人照顾你就可以了啊,老爸老妈住好房子晚年也得好好享福吧!”老妈说着,瞅了瞅韩嘉。韩嘉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笑了笑。

雨漾依然没给好脸看,拿起碗就开始吃饭。

“你看你这孩子,人家韩嘉第一次来咱们家,你也不好好招待招待,只顾着自己吃饭,从小就这样,整天就是这副表情,不爱搭理人。”老妈看着雨漾说道。

“阿姨,雨漾挺好的,平时挺开朗的。”韩嘉看着雨漾有些不高兴赶紧说。

“开朗?那她指定是装的,在家从来没跟我们好脸过,我都忘记这孩子笑的时候是什么样了,你刚才不是看她照片了吗?你想想哪一张是笑的。”

“我不笑怎么了?”雨漾说话口气有些冲,这时候,老爸端着汤从厨房出来了,他说:

“来来来,尝尝我拿手的鲫鱼豆腐汤,今天韩总来了,可得尝尝我的手艺。”

  韩嘉有些不好意思:“叔叔,您看今天我到您家,你们这么张罗的招待我,我以后哪还敢来啊。”

“那可得经常来,我们家雨漾不懂事,以后可得你多担待。”

雨漾听了老爸这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韩嘉看得出来雨漾有点快要爆炸了,赶紧打圆场:“叔叔,雨漾很优秀,很懂事。”

“呵呵,你不嫌弃就好了。”雨漾的妈妈又冷不禁的冒出一句。

“嘭!”雨漾站起身,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摔,站起身就进了自己的卧室,剩下三个人愣愣的坐在餐桌前,气氛很是尴尬。

“叔叔阿姨,老实说,我觉得你们跟雨漾的交流有些问题,那么好的孩子你们怎么老是损她呢?难怪她不开心。”韩嘉终于忍不住站出来替雨漾说了话。

父母俩对视了一下,老妈支支吾吾的说:“我们,我们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这样的,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啊。”

“呵呵,可能我是个外人,也看不大明白,这么说你们有些不应该,你们可别介意啊。”韩嘉觉得自己说这些可能有些不太合适。

雨漾老爸赶紧摆摆手:“没有没有,韩总你说得是,我们是得反省反省。”

“严重了叔叔,可是,雨漾在屋里,我想进去劝劝她,她是不是把门给锁了?”韩嘉问。

“锁了也没事,我这有钥匙,来我给你打开。”老妈说完赶紧就去把雨漾卧室的门给打开了,等不及韩嘉上前阻拦,她就把韩嘉推进了门。

雨漾趟在床上,看着天花板,韩嘉进来,她好像觉得很正常。

韩嘉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他小声说:“我,刚才你妈…..”

“没事,她就那样。”雨漾说。

听到她的话韩嘉松了口气,然后他环视了一下墙上雨漾的照片,忍不住说:“也是啊,你看你这照片,每一张都摆着个臭脸,跟你平时真的不大一样啊。”

雨漾坐起身来:“对啊,后悔了吗?我在外面全是装的,以前在你面前也是装的,我的本来面目,就是这个德行,只要一进这个家门,我笑一下就会中毒。”

“哈哈哈!”韩嘉大笑了起来,“嗯,看出来了,你爸妈有点问题,不是你的问题。”

“你看你看,你这个外人都看出来了,他们自己怎么就不明白呢?”

“这和性格有关系,老实讲,他们就是习惯了,你要是从小的时候懂得抗争,他们肯定也不至于这样,照我看,他们说的也都不是真心话,自己女儿长这么漂亮,那么优秀,他们嘴上不夸,难道心里还不清楚?很多人都是会用嘴上的谦虚掩饰内心的骄傲的,我敢打赌,他们绝对是以你为傲,要不然,怎么敢把你介绍给我这么优秀的男人呢?何来的自信啊。”

“哇塞,韩嘉大哥,你脸皮可不是一般的厚啊!”雨漾无奈的露出笑容,摇着头说。

“那当然,我的自信是这么长时间积累出来的,你的自信还需要父母整天夸着你才有的吗?”

想想也是,人生的路上,在取得一次次成绩做出一个个里程碑之后,雨漾的内心也逐渐强大起来,她的每一个小小的变化都是自信在渐渐充盈的一个过程,她其实已然不需要在从父母那里得到肯定才可以心安,只是,她仍旧不太喜欢父母讲话的方式,此刻的韩嘉,道破了雨漾内心长期以来的几道防线,就那么轻松几句话,雨漾好像一下子就变得轻松了。她与韩嘉相视一笑,老实说,这个成熟的男人看上去越来越顺眼了。可是,她转念想到华远,心中忽然又沉重起来,何去何从,她此时真的迷茫了。

后来雨漾又去了闫妍那里,把自己心里的矛盾告诉了闫妍,这丫头无语的摇摇脑袋:“看来初恋什么的都是骗人的,你自己也把自己给骗了,说什么这五年都忘不了华远,结果你只是在不断的变态的YY当初未完成的爱情故事而已,喏,现在你成熟了,择偶观也变了,华远突然出现,而韩嘉正好霸气降临,这么一对比吧,你才发现原来自己跟现在的女人都一样,还是喜欢又帅又温柔又成熟关键是还有钱的帅大叔。

“哪有,我只是觉得吧,好像有什么东西变味了。”

“环境,隔阂,很多东西,说不清的,也或许是华远变了,跟以前那个他不一样了,你感觉不到从前的气息,气场不对,当然觉得别扭啊。”闫妍分析的头头是道。

“那我该怎么办?”雨漾问。

“我哪知道,又不是我谈恋爱,这东西还真的问问自己的心,反正我觉得呢,你是一点点的往韩嘉身上偏移了,不是还剩两个多月了吗,就给自己两个月的时间好了,只不过别拿别人韩嘉当你跟华远的备胎,你是得公平公正的对比对比。唉,真羡慕你,屁股后面那么多优质男,你可得珍惜,老天对你也太不薄了。”说完,闫妍白了雨漾一眼。

雨漾再一次跟华远单独见面是在他们的大学校园里,那天华远给雨漾发了短信,邀她晚上去学校见面。雨漾犹豫了很久,还是忍不住去了。

五年了,她再没有回过母校,因为这里有太多自己与华远的回忆,每一次经过这里她都觉得内心有种轻微的抽搐感。而此时,她走在校园里的一条石板路上,觉得空气很清新,过往的一切都那么的美丽。雨漾应约到了学校的一个小教室里,她不知道华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为什么约在这里。灯亮着,华远站在讲桌前等着她。看见雨漾进门,华远走过来说:“你先坐着,我给你看样东西。”

雨漾有些迷茫的坐在了座位上,华远打开投影仪,黑板上出现了一些画面,满目都是雨漾与华远在校园恋爱时的照片,每一张似乎都被华远珍藏了起来。

“这些照片你怎么都留着?”雨漾轻声问,此时的她早已泪流满面。

华远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对啊,都留着,舍不得删,大学时候就想着等我向你求婚的时候把这些照片做成剪辑放给你看,可是没想到……不过现在,应该还不算晚吧。”

雨漾低下头,泪水绝提,心底的防线被华远的深情彻底击溃,对曾经遗憾的抱怨全然消失不见,华远上前搂住她,两人相拥在一起,前缘再续,好像故事应该就这样美好的完结了……

过后,两人手牵手漫步在校园小径上重温昔日时光的时候,他们遇上了曾经的大学同学,张小桐。张小桐看见两人很吃惊:“你们俩怎么会来这里啊?”

华远也很惊讶:“哇,真没想到遇见你了,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会在这?”

“嗨,我毕业之后不是留校了吗,现在在这教书呢,这么多年都没出过这院子。话说,你们俩还在一起呢,想不到啊,熬过了毕业季呢。”

“一边去!”华远笑着,推了推张小桐。

雨漾还是老样子,不过她多少挤出了一丝笑容出来,倒是让场面还算和谐。这时,雨漾的手机响了,是同事打来了,于是她走到一边去接了电话。

张小桐望了望雨漾,小声问华远:“我记得,你不是去英国前跟她分手了吗?”

华远点点头:“嗯,这不是又回来了吗,就又在一起了。”

“那你跟那个潘佳紫没在一块?”

“当然没有,怎么这么问,你怎么认识她?”

“你忘了,快毕业那会,她经常来找你,我们不就认识了,偶尔还会聊几句。”

“哦,她在英国呢。”

“英国?没有吧,我前不久还在我妈小区见到她了呢,还说了几句话,她都有孩子了,一两岁吧。一个小男孩,跟你还有点像呢,我当时以为你们俩结婚了呢,还问了几句。”

“你,你说什么?”华远一瞬间愣住,眼睛睁得老大,看着张小桐紧张的问道,“不可能啊,她在爱丁堡啊。”

“什么爱丁堡,难道跟我说话的是女鬼啊,我敢保证我没看错。”

“在哪个小区?”

“华中苑。怎么,你这都跟雨漾在一起了,还去找她?不合适吧?我是不是说错话了?”张小桐有些后悔的表情,下意识的捂住了嘴。

“把你手机号给我。”华远没理会张小桐,只是掏出手机,默默的把张小桐的号码记下了。

这次与张小桐的偶遇得知的事情让华远尤为的紧张,英国、爱丁堡、孩子、一两岁,这几个词连在一起让华远头痛欲裂,他不安的快要爆炸了,没做太多的心理准备,他就跑去了张小桐说的那个小区,站在楼下,就那么呆呆的等着。

第一天没有等到,第二天他又去了,连公司都没有去,雨漾也不知道为什么找不到他。就在第二天,他真的看到了,潘佳紫牵着一个一岁多的小朋友向自己走来,他惊呆了,他一眼就可以看出,那个孩子和自己究竟是什么关系,潘佳紫走进华远之后,两人四目相对,一切好像都静止了,潘佳紫的双眼一瞬间湿润,她不说话,就这么默默的看着他。

“你怎么没告诉我?”华远看着孩子声音有些颤抖的问。

“我,我不想再拖累你了。”潘佳紫说着,眼泪流了下来。

华远抬头看着这个女人的脸:“这叫不拖累我?那这个孩子呢?”

“我只是想有个依靠,有个希望。我知道你不爱我,所以,我把孩子生下来,我不让你知道,这又怎么了?”

“怎么了?你问我怎么了?你这样对孩子公平吗?他将来怎么办?”华远大声吼道。是的,他有些崩溃了,人生好像彻底的变了,所有的一切再也回不来。和潘佳紫的那次意外是他一直后悔的伤事。而今,自己的孩子已经降临到了这个世界上,并且此时此刻这个可爱的小朋友用那么单纯的眼光注视着自己,黑溜溜的眼珠直戳华远内心最柔软最脆弱的地方,他还怎么可能去放手,然后无所顾忌的去追求自己的生活?

是的,一切都结束了,上一次他们莫名的结束,这一次又是这样。雨漾在得知这一切的时候竟然没有第一次那么痛苦到无法自拔的地步,她只是觉得意外奇怪,自己人生的一切都太过奇怪,自己的爱情故事更是奇怪的无法让人理解。

后来华远给韩嘉打了电话,告诉他自己没办法再对雨漾负责了,自己要回英国,并且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回来,华远说他看得出来韩嘉有资格照顾雨漾并且能照顾她一辈子。韩嘉没有问他原因,但他还是去找了雨漾,在闫妍的书吧里。

闫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传说中的“韩大叔”,瞬间被大叔英俊帅气、稳定从容的气场震慑到,她忙不迭的告诉雨漾:“别再痛苦沦陷了,上天给你这么一场遭遇真的是为了把更好的人送到你手里,这个韩嘉真的不比华远差一丝一毫好吗,大小姐?”

雨漾摇摇头:“我没有痛苦,我就是觉得很扯,你懂吗?”

闫妍郑重其事的点点头:“我明白,我知道,确实挺狗血的,但是人嘛,就得往前看啊。你要是觉得自己还需要时间,我帮你转告韩嘉,让他耐心再等等?”

“不用,我自己会说。”说完,雨漾走到韩嘉面前,两人一起坐在了靠窗的位置。雨漾不言,韩嘉不语,但是韩嘉只是默默的看着雨漾的脸,韩嘉的眼睛深邃有神,有股忧郁的即视感,雨漾觉得那个眼神好像在哪里看见过一样,后来想想,那个眼神,很像自己。

终于,韩嘉打破了沉默,他轻轻叹口气说:“我常常在想,我到底应该怎么样去表达或者诠释自己,才会让你觉得我更有魅力。可是后来我发现,最好的方法,就是在自己不被需要的时候不去打扰你,在你需要我的时候就出现在你面前,如果被需要了,那仿佛就是看到曙光的时候。”

“大叔,你还挺文艺。”

“没错,我怎么样也得文艺一下,让你们这些年轻人觉得,大叔也有柔情的一面。”

雨漾笑了起来:“我主要觉得吧,自己的感情路很好笑,只要正经八百起来就会变成笑话,这是我曾经冷面待人上天给我的报应吗?可是这么多年我笑的不够自然吗,做得不够好吗,为什么还要这样再一次的玩弄我?”

韩嘉摇摇头:“没有谁可以玩弄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注定的,不能在一起你的人,就是不能在一起,不管以什么方式结束。”

雨漾点头:“你的意思是,你才是注定跟我在一起的人?”

韩嘉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你还是那么自信。”

韩嘉又耸耸肩,他没有告诉雨漾华远对自己的交待,他认为那些没必要说,因为照顾雨漾已然变成了自己最坚持的想法,不管那个华远在不在,不管自己处在什么位置,他都无比自信的认为自己能给予雨漾幸福,自己才是雨漾最终的归宿。

雨漾叹了口气:“韩嘉,我从没有拿你当过备胎,从你出现之后,我的世界就好像多出了一份安全感。我只是不甘心,未自己曾经莫名其妙完结的初恋不甘心,所以才会有这发生的一切,现在都结束了,我是应该向前看了吧,或许,我本来就不该重新去开始那段本就该结束的感情,以至于后来发生的一切都是自找的。”

韩嘉摇摇头,深情地注视着雨漾,没有说话。

雨漾深深叹了口气,然后郑重其事的对韩嘉说:“韩大叔,谢谢有你。”

说完,两人都深情的笑了起来……

不是所有的初恋都能抵达完美的终点,时间,让我们成长,让我们从一个人走向另一个人,你不必焦急等待,静下心来,总会有一个最对的他/她,坚定的在某一个方向,迎着温暖的风光张开双臂拥你入怀……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01期 | 标签: | 1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