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生“怪圈”

  • 最好的顾客

  • 夏日终曲

  • 温一壶月光下酒

  • 穷汉子和富汉子

  • 睡天鹅

  • 唯淡唯和得其养

  • 何不就叫杨绛姐姐

  • 人格与文艺

  • 大先生与学生

  • 廉价的复仇

  • 识人

  • 人生得意须尽餐

  • 领导力与追随力

  • 为什么吃东西不要发出声音

  • 最优不是完美

  • 想象的力量

  • 人生菜单上的选择

  • 当我们成为共享经济平台的奴隶

  • 如果马云生在美国……

  • 失去

  • 活在当下

  • 中国公仔

  • 为了不跌入谷底

  • 秘密宝藏

  • 老爱情

  • 亲爱、恩爱、怜爱

  • 年轻过

  • 远离那些苦大仇深的人

  • 文青与朋友圈

  • 至高的赞美

  • 麻烦和亮点

  • 做慈善,并非高不可攀

  • 荒诞的社会救助业

  • 一个医生的故事

  • 从卡梅伦搬家说到首相府

  • 时间商

  • 去迷信

  • 衣食大义

  • 沈宰相的一封家书

  • 医隐

  • 言论

  • 漫画与幽默

  • 当你凝视深渊时……

  • 意外所得

  • 猫道

  • 猪的理想

  • 自比乌龟

  • 禄命

  • 一日之乐

  • 中年衰与盛

  • 轻松

  • 抹去“生活痕迹”

  • 速朽

  • 从心所欲不逾矩

  • 手艺人语录

  • 人生不过如此

  • 帮忙与帮闲

  • 把知识唤醒给你看

  • 天下没有白费的努力

  • 智趣

  • “《读者》光明行动”(49)

  • 爱上生活

年轻过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爸爸,是我,吃过饭了吗?”
  “吃不下。”
  “不管吃不吃得下,都要吃啊。你瘦了很多。”
  秘书递过来一张小纸条:“议会马上开始,要迟到了。”可是,信箱里有十八岁儿子的电邮,你急着读。
  妈,我要告诉你今晚发生的事情。
  我今晚开车到朋友家,有十来个好朋友聚在一起聊天。快毕业了,大家都特别珍惜这最后的半年。我们刚刚看完一部电影,吃了叫来的比萨,杯盘狼藉,然后三三两两坐着、躺着说笑。这时候,我接到老爸的电话——他劈头大骂:“你怎么把车开走了?”
  自从拿到驾照之后,我就一直在开家里那辆小吉普车,那是我们家多出来的一辆车。我就说:“没人说我不可以开啊。”他就说:“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晚上不准开车?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你经验不足,晚上不准开车?”我就说:“可是我跟朋友的约会在城里,十公里路又没巴士,你要我怎么去?”他就更生气地吼:“把车马上给我开回家!”我很火,我说:“那你自己过来城里把车开回去!”
  他一直在咆哮,我真受不了。
  当然,我必须承认,他会这么生气是因为——我还没告诉你,两个月前,我出了一个小车祸。我倒车的时候剐蹭了一辆路旁停着的车,我们赔了几千块钱,因此老爸就对我很不放心。我本来就很受不了他坐在旁边看我开车,两只眼睛盯着我的每一个动作,没有一个动作他是满意的。现在可好了,我简直一无是处。
  可我是小心的。我不解的是,难道他没经过这个阶段吗?难道他一生下来就会开车上路吗?他年轻的时候甚至还翻过车——车子冲出公路,整个翻过来。他没有年轻过吗?
  我的整个晚上都泡汤了,心情恶劣到极点。我觉得,成年人不记得年轻是怎么回事,他们太自以为是了。
  秘书塞过来第二张纸条:再不出发要彻底迟到了,后果不堪设想。你匆忙地鍵入“回复”。
  孩子,原谅他,凡是出于爱的急切都是可以原谅的。我要赶去议会,晚上再谈。
  议会里,一片硝烟戾气。语言被当作武器来耍,而且都是狼牙棒、重锤、铁链之类的凶器。你在抽屉里放一本《心经》,一本《柏拉图谈苏格拉底》,一本《庄子》。你一边闪躲语言的锤击,一边拉开抽屉看美丽的经文:“……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生、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
  深呼吸,你深深呼吸,眼睛看这些藏着秘密的美丽文字,“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你就可以一苇渡过。可是粗暴的语言、轰炸般的音量,像用裂开的钢丝对脆弱的神经施以鞭刑。你焦躁不安。
  这时候,电话响起,你一把抢过听筒,以为十万火急的数据已经送到。你急不可耐、几近凶悍地说“喂——”那一头,却传来悠悠的湖南乡音:“女儿啊,我是爸爸——”慢条斯理的,是那种要跟你聊一整个下午的语调。你却像恶狗一样,对着话筒“吠”出一声短促的“怎么样,有事吗?”
  他被吓了回去,语无伦次地说:“这个——这个礼拜天——可不可以——我是说,可不可以同我去参加宪兵同学会?”
  你停止呼吸片刻——不行,要精神崩溃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生、香、味、触、法”——然后把气徐徐吐出,调节了一下心跳。好像躲在战壕里注视着从头上呼啸而来的炮火,你觉得口舌干裂,说不出话来。
  那一头苍老的声音,怯怯地继续说:“几个老同学,宪兵学校十八期的,我们一年才见一次面。他们特别希望见到我的女儿,你能不能陪爸爸去吃个饭?”
  (甜 豆摘自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目送》一书,刘志刚图)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2期 | 标签: | 27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