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条航线的诞生 重新发现夏威夷

  • 海岛之王——夏威夷

  • “上帝的土地”:隔绝的岛,美丽的人间天堂

  • 从地狱到天堂

  • 珍珠港:美国之殇

  • 在夏威夷找寻孙中山

  • 国航北京—夏威夷开航记:精心筹备与完美呈现

  • 克里米亚:“黑海门户”的历史与现实

  • 打车APP:巨头争霸背后

  • 违约开始了

  • 法纳得收藏:外交官的中国情结

  • 斯柯达布阵“车型攻势”

  • 永远的阿伦·雷乃

  • 《大丈夫》:用鸡汤代替片儿汤

  • 全亚洲最好的馆子

  • 女表的变迁

  • 民主的危机

  • 第六次大灭绝

  • 和“学霸”一道逆袭

  • 母乳喂养到底好在哪儿?

  • J联赛的亚洲计划

  • 乌克兰危机是对台海危机的测试?

  • 环球要刊速览

  • 廖凡:四十不惑

  • 同一屋檐下的阴与阳

  • 复刻,相似又陌生的创作

  • 徐皓峰:寻找武侠的新生处

  • 我想要留下历史——专访徐皓峰

  • 读者来信

  • 叙利亚内战进入第四年

  • 巴以和谈:当奥巴马介入时,他在想什么

  • 天下

  • 理财与消费

  • 好消息·坏消息

  • 声音数字

  • 天然的天真

  • 散文与小说

  • 我也曾威风凛凛

  • 真爱芳心烹饪俱乐部

  • 好东西

  • 健康资讯

  • 漫画

  • 妈妈走进“朋友圈”

女表的变迁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积家女款腕表

  时计是天文学的副产品,腕表的初衷却是方便女性读时。第一支腕表的概念在历史上相当模糊,1571年伊丽莎白一世女王从宠臣罗伯特·达德利(Robert Dudley)那里收到了一份新年礼物,据记载这件珠光宝气的臂饰内设置了一枚由发条驱动的表。究竟这件饰品是如何设计并制造的,已经无法考证,但出于读时的方便考虑,推测表的位置在前臂或手腕上。还有一些关于早期腕表的描述,多是珠宝商将表与手镯做了结合。第一枚有迹可寻的腕表是宝玑为那不勒斯皇后定制的“手镯式椭圆形问表”。为什么女士不能像男士一样佩戴怀表呢?男士服装的设计有功能性的口袋,而女性的服装并没有。由此,一段时间内变化为其他佩戴形式的吊坠表及腕表成为淑女的配备。
  继宝玑之后,1869年百达翡丽也为匈牙利Koscowiz伯爵夫人定制了一枚腕表,随即打开了欧洲市场。在接下来的一个世纪里腕表成为女士的新宠。但最初的腕表都没有摆脱珠宝配饰的影子,金雕、珐琅、宝石镶嵌充斥着腕表的表盘。这些工艺在怀表时代已经炉火纯青,对于女士腕表来说,缩小版的机芯极力保持着机械腕表的优势和附加功能。另一方面,花卉雀鸟和别具寓意的动物形象成了女表发挥的主题,有些将富有装饰性的表盘直接暴露出来,有些则把尺寸较小的简约表盘藏在珠宝外壳的某个机关之下,形成隐秘式腕表。
  1889年,江诗丹顿于巴黎环球博览会推出首枚女装腕表,一经推出这款腕表就在博览会中获奖,腕表采取了可以通过旋转表圈进行上弦反校时。这也是世界上首批批量生产的腕表之一。与此同时,少数男士也开始尝试腕表带来的便利性,但在着正装时必须佩戴怀表。人们一眼就能辨别女表和男表,它们在设计上是如此不同,前者趋于华丽的装饰后者趋于简洁的功能。19世纪对于女性来说是值得铭记的,第一批女性先锋开始赢得享誉世界的声望,领导放射性研究的居里夫人,开创现代代数的埃米·诺特以无畏展露女性作家身份的简·奥斯汀和勃朗特姐妹。正是思想上的觉醒和社会功能的丰富,自19世纪末开始,女性对于手表的需求增高。
  进入20世纪后,女表趋势的变化十分显著。20世纪第一个十年实用性设计初露端倪,坚固耐用的皮质表带开始代替手镯式的表链,体积小巧的女装腕表风靡一时。1927年,梅赛德丝·格丽兹(Mercedes Gleitze)佩戴劳力士蚝式腕表成功横渡英吉利海峡载入《每日邮报》。事实上,劳力士1930年的生产线包括79块女士腕表,37块男士表款和23块男士怀表。即便那时腕表还是女性的物件,男士在战场之外佩戴腕表仍然被认为有伤大雅。第二次世界大战让人们主动或被动地佩戴腕表,首先是男人,毕竟手表比怀表在战场上实用得多;另外更多女性开始佩戴腕表,因为她们必须要承担起奔赴前线的男士留下的工作和角色。
  战后经济逐渐复苏,如法国的“战后荣耀30年”,人们消费猛涨,同时滋生并促进了工业设计的发展。众多表厂开始应用K金属材质制造女士腕表。相比与传统的皮表带,“玛奇斯”(Marquise)式的表带更受欢迎,这种表链也叫作“Slave”表链。由于贵金属的大量使用,女表提升到和珠宝比肩的地位。搭载双层方式呈现机芯的积家Duoplan腕表外形就宛若一件华丽的首饰。“在珠宝表盛行前的上世纪四五十年代,贵金属、硬材质很受欢迎,甚至某些手表的主题,似乎还残存着战争的影子。”《手表的历史》的作者大卫·汤普森(David Thompson)写道。

  上世纪50年代,腕表的潮流曾在圆表与方表间的摇摆不定,到了70年代更多样的表盘相继出现。江诗丹顿于1972年推出了“1972”梯形腕表。当时,这款腕表带给钟表鉴赏家难以言喻的情愫。别树一帜的梯形表壳开创了全新的美学方向,荣获了巴黎殊荣“Diplome du Prestige de la France”奖项。同年,卡尔·舍费尔(Karl Scheufele)重新诠释新艺术(l'Art nouveau)风格,设计出一系列饰有植物脉络的腕表,这就是萧邦Belle Epoque系列。清新的设计风格,大胆的外形设计,以及优质牛仔布的表带都是当时潮流女表的特点。
  “钻石是女孩最好的朋友。”与钻石有关的经典表款不胜枚举,但只有一款不需要镶嵌技术。设计师罗纳德·库洛斯基(Ronald Kurowski)在德国黑森林里散步时,被一条瀑布迷住了,“飞溅的水珠反射着太阳的光芒,闪烁着如彩虹般的色泽。”这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如果使钻石摆脱镶座的束缚,自由地滑动会怎样?如此便诞生了Happy Diamond系列。表盘上两层蓝宝石水晶镜面的设计,使得一颗颗自由的钻石在中间跳跃。当晃动腕表时,这些钻石随意移动,折射出多面的折射效果。
  毫无疑问,石英危机的出现改变了女表的形式,表盘尺寸一再缩小。“女士腕表在过去那十几年无法实现复杂功能,因为表小得只能放下一块石英电池。”钟表收藏家Simon(化名)说。90年代初,机械腕表市场渐渐回暖。1997年,百达翡丽推出的卡拉卓华旅行时间Ref.4864开启了女性机械腕表的复杂功能时代,腕表包括世界时间及双时区显示,计时功能及年历。
  近年来,女性腕表市场显示了强劲的活力,这从各大表展可以窥见端倪。“根据市场的需求,我们将展示中女表的数目上调了30%。”DFS集团首席运营官徐伟华(Michael Schriver)在2013年底,于澳门举办的旷世藏表展览中对本刊记者说。“现在的女性并没有特意寻找镶有钻石的表款,她们需要的是更有活力的设计。”继法穆兰(Franck Muller)的疯狂时间之后,爱马仕的暂停时间概念更加深化了当下的生活方式。腕表在计时不受干扰的前提下,呈现了一个体验休止、间歇的机会。按下特定的按钮,时分针就归于12时瞬间静止。时间就这样从表盘抹掉,隐形前行。再单击按钮,时间立刻重回正轨。暂停时间的同时,24秒刻度的小表盘上,指针逆时针方向运行,嘲弄时间的流逝。
  相比于男表,同样的部件和功能在女表中会更具观赏性和寓意。以自动上链摆陀为例,男士腕表对于这个表底功能部件的处理多采用玑镂刻花,再通过“透底”秀一秀工艺。这个看似发挥空间有限的部件在女表中却“大有作为”。迪奥Inverse机芯将具有自动上链功能的摆陀反置于表盘之上,羽毛刺绣、钻石镶嵌将扇形的摆陀打造成舞会上女士的裙摆,既满足了功能的需要,也成全了设计。钟表文化学者常伟评论道:“女表市场已经很多元化了,不仅有很多品牌相继投入了产品的研发,更重要的是相关的功能和工艺都在女表的范畴内有所发扬。如今的女表市场虽没有被完全开发,但潜力十足。”
  无论是积家Reverso腕表双面的转换设置,还是伯爵Limelight Gala腕表隐含的数字6和9的结合,都在悉心迎合现代女性“平衡和转换”的心态——在工作、生活和娱乐之间的平衡和转换。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1期 | 标签: | 0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