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熟悉的陌生人

  • 砸场子等

  • 我要转学

  • 金蝉

  • 厨子救人

  • 诙段子

  • 失踪的疤痕

  • 报复

  • 退不回的衣服

  • 桐树上的大冬瓜

  • 戒烟

  • 一笔善款

  • 必须完成的使命

  • 找个结巴做师爷

  • 一生只做一件事

  • 流浪汉的三英镑

  • 撒谎比说实话费力

  • 先救人还是先保护现场

  • 一只铜铃铛

  • 本期话题:精怪的故事

  • 胖子也有春天

  • 千里姻缘“故事”牵

  • 微博故事

  • 房上的身影

  • 大叔不见外

  • 掐死他

  • 午夜惊魂

  • 姜还是老的辣

  • 一定要跟着你

胖子也有春天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1.一厢情愿


  雁儿是个二十六岁的姑娘,终身大事还没着落,父母紧锣密鼓地忙着催婚,给她安排了一场又一场的相亲,可问题是雁儿已经有心上人了。
  雁儿的男朋友叫高帅,人如其名,长得又高又帅,可惜这年头吃香的是高富帅,高帅恰恰缺少了中间那个最关键的“富”字,他出生于偏远山区,家里很穷,负担很重。
  雁儿不嫌高帅穷,她相信有情饮水饱,但她做不通父母的工作,雁儿的父母倒没指望过女儿嫁给多有钱的人,但眼睁睁看着从小娇生惯养的女儿去受罪,两位老人说什么也接受不了。
  雁儿是个孝顺闺女,不愿和父母硬碰硬,只能假装和高帅分了手,私下里两人仍然偷偷来往。父母托人给她介绍男朋友,她表面上也很顺从,但到了和男方见面时,她就开始捣乱使坏,碰上长得黑的就问人家是不是挖过煤,遇到皮肤白的就问对方是不是卖过面,反正不把事搅黄了就不算完。
  这天,雁儿走进一家咖啡厅,看到她的第六个相亲对象时,差点就笑出了声,这么大号的靶子,简直就是往她的枪口上撞啊!
  这老兄长得太胖了,活像国宝大熊猫,他颤悠悠地站起身,伸出肥厚的手掌,很有礼貌地说道:“你好,你就是雁儿小姐吧?我叫沈国雄,朋友们都叫我句号,你怎么称呼我都行!”
  雁儿忍俊不禁,都说外号比名字更能体现一个人的特征,看来这话一点都不假,瞧这家伙圆滚滚的样子,可不就像个句号嘛!
  雁儿没跟他握手,反而往后退了两步,句号的手停在半空中,表情有些尴尬:“雁儿小姐,你这是……”
  雁儿一本正经地说道:“不好意思,刚才我离你太近了,看不全你……”
  俗话说,当着矬人别说短话,但雁儿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她本就是来砸场子的,最好对方恼羞成怒,两人不欢而散,那样最省事。不料句号不急不恼,“呵呵”一笑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啦,根据热胀冷缩的原理,我只是太过炙手可热罢了……”
  嘿,没想到这胖子还挺有才的,一句话既化解了尴尬,又展露了机智,倒让雁儿对他有点刮目相看了。
  两人坐下来,边喝咖啡边聊,雁儿再不愿意奉陪,也得走完过场,要不然没法向父母交代,好在句号谈吐幽默,和他聊天倒是一点都不枯燥。
  看得出,句号对雁儿挺有好感的,临分别的时候,他还在卖力表现,掰着手指说道:“我知道,你可能嫌我胖,但胖也有胖的好处,买衣服能多赚点布,掉窨井可以卡住,刮大风不怕被吹跑,走在我身边不会被晒到……”
  男人的幽默感对女孩的杀伤力还是很大的,可惜这一招对心有所属的雁儿没什么用,她站起身,迷人地一笑:“你说得都对,可惜有一点你不知道,从小到大,我最不喜欢吃肥肉。再见!”
  雁儿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转身走出了咖啡厅,她没看到句号最后的表情,但猜也能猜到他有多郁闷。
  雁儿以为,她和句号之间已经不会再有下文了,哪知隔了没两天,句号便出现在她面前,手里还捧着一束鲜花,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雁儿,你知道我看中了你哪一点吗?”
  雁儿没好气地说:“我哪知道啊,你看中了我什么,我改还不成吗?”
  句号没计较她的态度,他很认真地说道:“你是第一个拒绝我的女孩。实不相瞒,在你之前,我相过不少次亲,成功率百分之百,那些女孩恨不得今天刚认识我,明天就嫁给我,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雁儿有些怀疑地打量着句号,心想:这家伙不是在吹牛吧?就凭他这副尊容,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可是看他的样子,又不像在说假话,雁儿转念一想,就明白了:“我好像听介绍人说过,你是个富二代,家里挺有钱的,对吧?”
  句号点头道:“那些女孩看中的不是我的人,而是我家里的钱,你跟她们不一样……”
  雁儿打断他,很干脆地说:“我跟她们的确不一样,我既没看中你这个人,也没看中你家里的钱,所以我们两个最没可能,你还是省省力气吧,长那么多膘也不容易。”
  句号苦着脸,有些无奈地说:“雁儿,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说实话,对句号这个人,雁儿并不反感,但她又没法向对方解释,总不能说自己现在有男朋友吧?传到父母耳朵里怎么办?雁儿只能这么回应:“在你的辞典里,只有同义词和反义词?除了讨厌就是喜欢?我对你没感觉,不行吗?”
  句号转忧为喜,自信满满地说道:“只要你不讨厌我,我就有机会,总有一天我会追上你的!”
  雁儿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我现在就给你个机会,不过我有言在先,这可是唯一一次机会哦,抓不住就别怪我了!”
  雁儿说完,像一只灵巧的小鹿,三蹿两跳跑出好远,回过身向句号招手:“你不是要追我吗?机会给你了,来吧!”
  句号咧着嘴,那表情像吃了苦瓜,就他那臃肿的身材和蹒跚的步态,想和雁儿比速度,无异于龟兔赛跑。他一脸沮丧的表情,慢腾腾地走过去,不料走到雁儿身边时,猛地抓住了她的手,大声欢呼:“我追上你了!”
  这下雁儿急了:“你使诈!”
  句号“嘿嘿”一笑:“强攻不行当然要智取了,你又没规定怎么样追上你才算数!”
  雁儿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一时不知该怎么应对,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怒喝:“放开她!”

2.一道难题


  两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帅气的小伙满脸怒气,大步走过来。雁儿又惊又喜,脱口叫道:“高帅,你怎么在这儿?”
  高帅走到跟前,双拳紧握,瞪着句号问道:“你是什么人?抓着我女朋友的手干吗?”
  句号彻底蒙了,用探询的目光看着雁儿,雁儿也顾不上理他,赶紧跟高帅解释:“这是我一个朋友,我们闹着玩呢!”说完向句号摆了摆手,拉着高帅来到一个僻静地方,关心地问道,“你这个时间应该在公司上班啊,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高帅没精打采地告诉雁儿,上个礼拜他就辞职了,今天是去一家公司应聘的,可惜英语不过关,没能通过面试。雁儿一听眉头不由皱起来,责怪高帅老是东山望着西山高,这已经是今年第三次辞职了。高帅不服气地说:“我还不是为了你,为了让你父母早点接受我们的关系吗?那种小公司没什么发展前景,待在那种地方,我什么时候才能出人头地?”
  雁儿叹了口气,不忍心再说什么。可能和出身有关系,高帅这个人敏感又自卑,偏偏好胜心又很强,他太想证明自己了,以至于有些急功近利,但这世界上的事,往往是欲速则不达,越想得到的越难得到,高帅那么聪明一个人,怎么就想不通这一点呢?
  雁儿回去后,想想有点不放心,她把句号约出来,开门见山地说道:“我有男朋友这件事,你别给我往外传啊,我不想让父母知道。还有,你现在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拒绝你了吧,以后就别对我抱非分之想了。”
  句号不假思索地说道:“你放心,我会替你保密,不过我不会退出的,只要你还没嫁人,我就有公平竞争的权利,高帅虽然占据了先机,但你别忘了那句话:先胖不算胖,后胖压塌炕!”
  雁儿似笑非笑地说:“你现在就能压塌炕了,这一点我男朋友望尘莫及。”
  句号有点恼了:“雁儿,你能不能对我公平点?别老是以貌取人,那小白脸是比我长得帅,可男人又不是靠脸吃饭的!”
  雁儿听不得有人说高帅一句不好,当即便毫不客气地回敬道:“男人的确不靠脸吃饭,但也不靠膘吃饭啊,我知道你家里很有钱,但那些钱是你赚来的吗?靠着父母养尊处优的寄生虫,有什么资格轻视辛苦打拼自食其力的人?”
  雁儿说完就有点后悔了,自己的话会不会太重了?果然,句号“噌”地站起来,脸涨得通红,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刺激。
  句号沉默了许久,长长吐出一口气:“雁儿,你的话像一记重锤,一下敲醒了我。家境优越是好事,但有时候也是坏事,它让我早早失去了奋斗的动力,不知不觉成了自己瞧不起的那种人。你说得对,男人没有坚实的臂膀,拿什么让心爱的人倚靠?我决定了,从今天起,我要去找一份工作,不再接受家里一分钱!”
  句号这种反应,倒是出乎雁儿的意料,她问:“你想找一份什么样的工作?”
  句号说:“暂时还没有想好,要不你帮我出出主意?”
  雁儿心念一动,眼里露出一丝笑意:“我刚才看到一家婚庆公司的门口,贴着招聘启事,要招两名男迎宾,也就是门童,要不你去试试?”
  句号一听就咧开了嘴:“雁儿,你又在拿我开涮了,你见过这么胖的门童吗?我想干人家也不会要啊!”
  雁儿莞尔一笑:“有难度才有挑战性啊,既然你怪我以貌取人,那我就来考考你的智慧,如果连一份不适合你的工作都拿不下,又凭什么来征服不接受你的我呢?”
  雁儿突施奇招,将了句号一军,她要让句号无计可施的同时还无话可说:不是本小姐不给你机会,是你自己通不过考验!
  句号出门之后,雁儿左等右等,不见句号回来,难道句号出师不利,不好意思来见自己?其实雁儿早有预料,在她看来,句号要去挑战的,根本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
  雁儿正准备离开时,句号腆着肚子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张纸,乐呵呵地说:“我应聘成功了,这是试用期合同。”
  这下雁儿傻眼了,连话都说不流利了:“你、你怎么做到的?”
  句号卖了一会儿关子,这才说出事情的原委。原来,他找到那家婚庆公司后,并没有直接进去,他知道,就这样去应聘,肯定会碰钉子,只有另辟蹊径,才有成功的可能,但这种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句号脑子都快想破了,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
  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婚庆公司的门开了,一个年轻小伙走出来,他长得太瘦了,像根豆芽菜,估计把句号从中间一分为二,都比这小伙丰满得多。
  瘦小伙看上去垂头丧气,似乎刚遭受了什么打击,句号心中一动,快步追上去:“哥们儿留步,问你点事,你是不是刚去应聘门童了?”
  小伙很郁闷地说:“是啊,人家不要我,嫌我太瘦了,你来评评这个理:他们是招人当门童,又不是找人演地主,管我胖瘦干吗?”
  句号暗呼一声“天助我也”,他拍拍瘦小伙的肩膀,说道:“我有办法,能让我们两个都被录用,你什么都不用做,配合我就行了。”说完拉着瘦小伙,边往里走边说,“你叫我句号就可以了,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要不这样吧,你干脆就叫逗号,既和你的体形符合,又和我的外号配对,简直是天作之合,再妙不过了……”
  当句号和逗号这对组合出现在招聘现场时,连面试官都不由得露出忍俊不禁的表情,这两人并肩站在一起,对比太强烈、太富有喜感了。
  面试官咳嗽一声,恢复了严肃的表情:“我想问两位一个问题,你们认为自己适合这个职位吗?和别的求职者相比,你们有什么优势?”
  句号一点都不怯场,不慌不忙地说:“我们不适合这个职位,首先外形就不达标,我们哪有优势可言,倒是劣势一目了然……”
  面试官饶有兴味地看着句号,只听句号话锋一转说道:“以常规的眼光去看,肯定会得出刚才的结论,但如果能跳出框框,换一种创新的思维,也许就会发现,恰恰是我们两个,能把门童这个职位,发挥出最佳效应……”
  句号越说越起劲,边说边辅以手势:“时代发展到今天,商家最看重的是什么?毫无疑问,是广告效应!是眼球经济!谁能吸引到公众的注意力,谁就成功了一半!帅哥美女当门童,大家早就习以为常了,谁会多看他们一眼?我们两个就不一样了,就这么往那儿一站,能吸引多少目光,顶上多少宣传,能给公司增加多少额外的关注度,带来多少潜在的利益……”
  面试官微微点头,面露赞许之色,说道:“其实真正打动我的,并不仅仅是你刚才这番话,也不在于你描述的一切能否真正实现,而是你们能利用自己的头脑,把劣势转化成优势,将短处转变成长处,这种能力才是我们最看重的。欢迎两位加入我们的公司!”
  

3.一件衣服


  听完句号的讲述,雁儿不由暗自佩服,这家伙还真是六个指头搔痒——多一条道道。
  不过在雁儿看来,句号虽然脑子挺好使,但这种养尊处优的富二代,肯定吃不了什么苦,很快就会半途而废。然而事实证明雁儿想错了,两个多月过去了,句号始终踏踏实实地扮演着门童的角色,也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这对相映成趣的组合,为公司招徕了很多额外的人气,甚至引得各路商家纷纷效仿,推出了各种特色门童组合:黑白组合、高矮组合、丑俊组合……但相比这对胖瘦组合,显然众商家已经失去先机,有东施效颦之嫌了。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了,雁儿再经过那家婚庆公司门口时,看到在寒风中挺立的句号,突然心中一动,想到了高帅,高帅最近又换了一份工作,但还是干得不顺心,经常怨天尤人,让雁儿也跟着烦恼,现在想来,倒不如拿句号当示范,给高帅好好上一课。
  于是雁儿把高帅拉来,躲在一块广告牌后面,指着远处的句号说道:“人家一个富二代,为了自食其力,都能放下身段,踏踏实实做事,咱们这种穷二代,反倒挑肥拣瘦,眼高手低,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高帅嘴上没说什么,但内心未必没有触动,接下来的这段日子,他再没有跳过槽,有时还会在公司加班到很晚。这天,高帅兴冲冲地找到雁儿,眉飞色舞地说:“雁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升职了!”
  雁儿别提有多高兴了,高帅工作态度的改变,让她看到了这份感情的美好未来。以高帅的聪明劲儿,只要他肯沉下性子,勤勉做事,在事业上一定会有进展,到那时再做父母的工作,无疑就事半功倍了。
  想到这儿,雁儿还真有点打心眼里感谢句号所起的作用,她很想跟句号好好谈一谈,劝他别再白白在自己身上浪费感情,但该怎么劝,她还没想好。就在这时,句号先找来了,他兴冲冲地对雁儿说:“我刚领了工资,想去买件衣服,你能陪我一起去吗?说出去不怕你笑话,这是我第一次花自己挣的钱,也是第一次给自己买衣服,这些事以前都是我妈一手包办的!”
  句号说这话时,眼珠子乱转,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雁儿暗自好笑,看来这家伙醉翁之意不在酒,买衣服只是个幌子,寻求男朋友的感觉才是真的。雁儿灵机一动,瞬间有了主意。
  两人并肩往商场走去,雁儿似有所指地说道:“其实呢,选衣服和找伴侣是一样的,只能随缘,不可强求,你看上的衣服未必合身,不合身的衣服,再喜欢它也不属于你,你说对不对?”
  句号一下就听出了雁儿的言外之意,当即毫不犹豫地回应道:“我为什么不能选一款既中意又合身的衣服呢?”
  两人话里有话,各不相让,雁儿笑了笑说:“恐怕有些事并不取决于你的意愿,要不今天我们来做个试验,看你能不能买到这样的衣服!我赌你买不到!”
  句号愣了一下,往前方看去,街市繁华,商场众多,怎么会买不到一件自己想要的衣服?再说就算买不到喜欢的衣服,找一件合身的总不难吧!反正喜欢不喜欢,还不是由自己说了算!想到这儿,句号很认真地问雁儿:“如果我买到了呢?”
  雁儿胸有成竹,不紧不慢地说:“那就证明是我错了,以后我不再拒绝你的追求;但如果你买不到,你应当知道该怎么做,请主动退出,我们做普通朋友!”
  句号当即和雁儿击掌,信心满满地说:“你等着看好了。”
  等句号进了商场,从底层逛到顶层,这才知道自己失算了,和他想象的正好相反,在琳琅满目的男装中,想找一件自己喜欢的款式很容易,想找一件他能穿上的,实在是太难了!连那些热情的导购小姐,看到句号时都笑而不语,没人过来推荐给他衣服。
  到这时句号才意识到,自己掉进了雁儿挖的坑里,他脸色越来越难看,掉头走出这家商场,走进相邻的一家商场。雁儿跟在他身后,偷偷抿嘴笑着,她知道,哪怕逛遍这座城市的商场,句号都不可能买到一件合身的衣服。谁叫他这么胖呢!
  其实也难怪句号会上当,他从来没有逛商场的习惯,也没有买衣服的经验,他想当然地以为,自己的衣服和所有人一样,是可以轻易买到的,他哪里知道,当地所有商场都只有正常码数的衣服,没有一件是为他这种大号胖子准备的。
  至于句号身上的衣服从何而来,雁儿不用猜也知道,要么是专门定做的,要么是从网上买的,也许句号的妈妈为照顾儿子的自尊心,从来没跟他细说过,这才让句号懵懵懂懂地一头钻进雁儿设下的套里。
  正如雁儿预料的那样,句号马不停蹄地逛遍各大商场,腿都跑细了,始终一无所获。雁儿心下得意,忍不住又拿句号开涮:“你听过一句话吗?‘一览众衫小’,说的就是你吧。”
  句号不愿就这么认栽,他指着一件看上去还算宽松的套头衫,让导购小姐取下来。尽管导购小姐一再表示这件衣服他穿肯定不合身,但句号拗劲上来了,坚持要试一试。结果可想而知,句号大出洋相,衣服穿到一半,就被肥肉卡住,穿又穿不上,脱又脱不下,别提有多狼狈了。
  句号灰头土脸地走出商场后,雁儿把早就想好的话说了出来:“句号,你那么聪明,应该能明白我的用意,买衣服的事尚且不能勉强,何况是终身大事呢,你应该去找真正适合你的人……”
  句号低着头没吭声,不知在想什么,他突然取出手机,打开地图软件,输入文字,搜索起来,雁儿好奇地凑近一看,原来句号搜索的是减肥中心的地址。
  雁儿摇了摇头,好生过意不去,看来句号这次受的打击不小,都要痛下决心去减肥了。这时句号大步跨过马路,回头招呼雁儿:“跟我来!”
  雁儿有些惊讶:“这就去啊?句号你听我说,一口吃不成胖子,一下也减不成瘦子,这种事急不得!”
  句号不接她的茬儿,他领着雁儿一路向前,走进一家减肥中心。大厅里集中了很多不同型号的胖子,正在进行各种运动。句号左顾右盼,突然眼前一亮,只见一个重量级的胖子正在跑步机上摆动着两条粗腿,活像一只北极熊在冰面上笨拙地奔跑。
  句号像是见到了亲人,冲着那个胖子大喊一声:“哥们,停一下,我有话说!”
  胖子费了半天劲,才从跑步机上下来,上下打量着句号,瓮声瓮气地问道:“啥事?”
  两个胖子相对而立,单从那圆滚滚的身材看,简直像是一对双胞胎。句号伸手往胖子身上一指:“哥们,我想买你这件衣服,你开个价吧!”
  没想到这胖子还是个爆脾气,小眼一瞪:“买我衣服?你啥意思?我就缺这点钱?小瞧人是吧?我今天还把话撂这儿了,你搬一座金山来,这衣服我也不卖!”
  句号满脸赔笑,凑到胖子跟前,耳语一番,胖子恍然大悟之余,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一拍大腿说:“兄弟,这衣服卖你了,你别嫌贵就行!”说着伸出一根手指,“一块钱!”
  胖子三下五除二脱下衣服,亲手帮句号穿上,你别说,要多合身有多合身,像量身定做的一样。胖子拍了拍句号的肩膀说:“兄弟,一定要把那女孩拿下,给咱们胖子争口气!”
  目睹这一切的雁儿呆若木鸡,直到句号回来,微笑地看着她,她才磕磕巴巴地说:“这、这也行?”
  句号很轻松地回应:“咋不行?我没买到衣服吗?衣服不合身吗?你说过必须在商场买、必须买新衣服吗?”
  雁儿顿时语塞,她让句号上当,靠的就是钻空子,又怎么能怪句号抓漏洞?
  雁儿作茧自缚,句号反戈一击:“你瞧,我看上的衣服,不但合身,而且即便它暂时属于别人,只要我有决心有诚意,最终也会归我所有,衣服是这样,爱情何尝不是?只要看准的,一定要去争取……”
  雁儿一脸苦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4.一场赌局


  买衣服事件成了一道分水岭,打那之后句号开始公开发动追求攻势,雁儿既无权拒绝,又没法解释,以至于她的同事朋友们都把句号当成了雁儿的正牌男友,这才叫挖坑自己跳,有苦说不出。雁儿愁坏了:这要让高帅知道了,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雁儿决心和句号做个彻底的了断,但想到她每次给句号下套,套住的都是自己,又有点发怵,能不能想出一个够绝的难题,让自己成为笑到最后的那个人呢?
  这天,雁儿经过市区繁华地段时,看见一家新开的门面正在装修,招牌已经挂出来了:“享瘦人生”减肥中心。
  雁儿看着那家店面,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雁儿把句号约出来,两人用手机做起了趣味测试题,那道题是测试每个人最适合的职业,结果很有意思,最适合句号的职业是作家,最适合雁儿的职业是赌徒。
  句号忍不住哈哈大笑:“赌徒?雁儿,没想到你还有这个潜质,要不要以后带你去拉斯维加斯?”
  雁儿不动声色地说:“也许我的血液里,真的有赌徒的因子,我现在就想和你赌一把!”
  句号立刻明白了雁儿别有用心,嘴角的笑意变得深沉起来:“雁儿,我需要提醒你一句,你已经输过两次了,每次都把自己推向我的怀抱。你还要赌吗?”
  雁儿索性开诚布公:“这种三人行的局面,我已经受够了,我们干脆再赌最后一局,我输了就做你的女朋友,你输了就做我的普通朋友,我们再无其他瓜葛,你觉得怎么样?”
  句号眼睛一亮,很快又微微一笑:“最大的赌注后面,必然是最难的题目,你说说看。”
  雁儿往窗外一指:“你看到对面那家减肥中心的门面了吗?如果你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他们的形象代言人,那我就输得心服口服!”
  句号愣了好半天,才苦笑出声:“雁儿,亏你能想得出来,如果我能做到,武大郎都能代言增高产品、包大人都能代言增白化妆品了!人家找我当代言人图啥,为了砸自己的招牌吗?”
  雁儿挑衅地看着他:“不敢接受挑战是吗?要不要换个难度低点的?”
  句号苦笑道:“雁儿,你不用使激将法,我也不会临阵退缩的,想把你追到手,本来就是在挑战不可能,我没有别的选择。”
  雁儿站起身伸出手:“那就祝你好运吧!”
  尽管雁儿相信自己不会输,但她晚上还是失眠了,句号这家伙鬼点子太多了,他不会真的破解了这道难题吧?
  雁儿都睡不着,句号就更别提了,他眼睛都熬红了,也想不出个好办法。直到第三天,句号脑子里突然一闪念:自己是不是钻进牛角尖了?胖子当减肥中心的形象代言人,根本没有任何可行性!为什么不换个思路,逆向地去解决这个问题呢?
  两天之后,句号出现在一间豪华办公室里,接待他的是一位气度不凡的中年男人,这位石总是本地一位知名企业家,那家减肥中心就是他投资创办的,句号是通过父辈的关系,辗转联系到了他。
  饶是石总见多识广,听句号说明来意后,还是不由瞪圆了眼睛,一副匪夷所思的表情:“什么?你想当减肥中心的代言人?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句号从容作答:“我是认真的,石总,我想问您一个问题:您是否了解过,在我们这座城市,大概有多少个胖子?”
  石总沉吟道:“这个很难有具体的统计数据,现在老百姓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身体发福的人也越来越多,胖子的数量一直呈增长趋势,这是一个很庞大的市场。”
  句号点头表示认可,随即又问:“那您是否做过市场调研,调查过这座城市有多少减肥机构?”
  石总不假思索地说:“这是必须的,我们手边有详实的数据,本市共有三十八家减肥机构,规模大小不等,我们这家开业后,会是规模最大的。”
  句号继续追问:“那您有没有想过,一座三线城市,有这么多减肥机构,市场已经趋于饱和,竞争会很激烈,风险也不小。”
  石总做了个肯定的手势:“我不否认这一点,但当今社会,哪个行业没有竞争?哪个领域没有风险?”
  句号突然站起身,加重了语气:“刚才您口中那个很庞大的市场,就有一片领域,是完全空白的,没有竞争和风险,只有机遇和财富!”
  石总也不由得站起身,盯着面前这个年轻人:“你说说看!”
  句号反倒放松下来,笑了笑对石总说:“咱们还是坐下来说吧,我先给您讲个故事,我喜欢上一个女孩,可惜是剃头挑子一头热,那天我求这个女孩陪我去买衣服,没想到她给我挖了个大坑……”
  听完句号的讲述,石总也忍俊不禁,随即陷入沉思,过了一会儿才说:“如果不是听了你的故事,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胖子想买一件衣服,竟会这么难!”
  句号说道:“衣服只是一个缩影,胖子身上的东西,从里到外,从上到下,都很难买到,对胖子的正常需求,市场从来是漠视的,只有对胖子的减肥需要,市场趋之若鹜,这说明了什么?”
  石总沉思不语,句号继续说道:“有这么一个群体,他们没做错任何事,却饱受歧视和嘲笑,从来没享受过正常人的待遇,这个群体就是胖子,每个胖子都有一部辛酸史,可每个胖子又都是一枚开心果,因为如果不乐观,他们根本活不下去!”
  石总听得动容,微微点头叹息,句号说道:“我所说的空白市场,并不限于胖子的必需用品,还包括他们的精神需求,如果有这么一个地方,能成为胖子们的精神家园,让他们能买到想要的物品,找到想找的东西,让他们汇聚一堂,抱团取暖,让他们不受歧视,不谈减肥,这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又会吸引多少胖子的加入?同样是做胖子的生意,与其去和几十个对手争夺日趋饱和的减肥市场,为什么不去填补一个更广阔的空白市场?您说呢?”
  石总看着句号,忽然微微一笑:“你替我考虑得很周到,可你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不会仅仅是一个店面的形象代言人吧?”
  句号脸一红,知道瞒不过石总这种人精,索性竹筒倒豆子,把前因后果都说了。石总听了哈哈大笑,句号赶紧补充道:“虽然我动机不纯,但刚才那番话,绝对是发自肺腑,一点都不掺假!”
  石总从座位上站起身:“我承认,我被你说服了,我决定,把减肥中心改成胖子休闲会所,不过嘛,要不要你当形象代言人,我还得考虑考虑,最近有个胖子歌星挺走红的!”
  句号一听就急了,这不是辛辛苦苦一番忙,反为他人做嫁衣嘛!还没等他说话,石总便打手势制止了他:“如果你答应我一个条件,这件事还可以再商量!”
  句号也不问什么条件,先鸡啄米似的点头,石总把手放到他肩膀上:“来帮我做事吧,做胖子休闲会所的负责人……还真拗口!这么着吧,给会所取名字的任务,也交给你了!”
  句号脑子灵光一闪,大声说道:“我已经想好了,就叫胖子也有春天!”

5.一世情缘


  当雁儿站在“胖子也有春天”几个镏金大字下面,面对着句号满脸堆笑拱手作揖的巨幅照片时,彻底呆住了,口里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
  句号忙了一天,晚上才腾出工夫,陪雁儿散步。句号心情很好,边走边说:“雁儿,认识你是我的幸运,是你骂醒了浑浑噩噩的我。你出的第一道难题,让我得到在底层磨砺的机会;你出的第二道难题,让我悟到了关于胖子的商机;第三道难题就更不用说了,它让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知道了自己的梦想在哪里。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雁儿沉默不语,句号有些奇怪,看了她一眼,忽然明白了什么,失声笑道:“你怕我找你算后账、要你做我女朋友,对吧?你放心吧,强扭的瓜不甜,一个玩笑而已,我不会拿来要挟你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地接受我!”
  雁儿松了口气,句号这么大度,倒让她有点惭愧,想到自己是真心想借着这次机会,将句号一脚踹开的,不由得有些脸红,她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自己认识句号在先,会不会真的和他成了一对儿?雁儿的脸越发红了,在心里暗骂自己:你已经有了高帅,还想这些干吗?
  高帅早已今非昔比,自打那次升职之后,他就像是坐上了顺风车,短短半年时间,已经坐上了业务主管的宝座,雁儿由衷地为苦尽甘来的高帅感到高兴,她已经计划好了,再过一段时间,看哪天父母心情好,就带着高帅重新登门。
  可让雁儿万万没想到的是,命运有时就像过山车,瞬间从高峰跌到谷底。高帅垂头丧气地找到她,宣布了一个消息:他被公司开除了!雁儿彻底蒙了,追问之下才知道,高帅升迁速度太快,被同事眼红嫉妒,遭到了暗算,在前去和重要客户谈判的途中,被一伙人囚禁了半天,丢掉了签下一笔大单的机会。老总震怒之下,不问是非原因,不听高帅辩解,就炒了他鱿鱼。
  雁儿又心疼又生气,当下就要去高帅公司,替他讨个公道,高帅说什么也不让她去,还说被同事暗算,只是他的猜测,他拿不出任何证据,他不想让雁儿去自取其辱。
  雁儿没听高帅的,她还是偷偷去了,高帅走到这一步不容易,她不想让他的努力前功尽弃,不管能不能达到目的,她都要去试一试。
  雁儿还真见到了高帅公司的老总,听着雁儿有些激动的控诉,这位老总的眉头越皱越紧,他只说了一句话:“你被你男朋友骗了,情况根本不是他说的那样!”
  待老总说出真相,雁儿不由得羞愤交加,原来,高帅这半年青云直上,不是靠本事出头,而是借女人上位。公司有位女性副总,和丈夫感情不好,帅气的高帅乘虚而入,和对方有了床笫之欢。尽管高帅借此不断升职,但始终伴随着无数非议。纸里包不住火,就在前两天,高帅和副总被捉奸在床,副总没脸见人,引咎辞职,高帅则被直接扫地出门。
  高帅做贼心虚,看到雁儿陌生的表情,立刻明白事情败露了,他“扑通”一声跪下,抱住雁儿双腿,声泪俱下:“雁儿,求你原谅我这一次,我之所以这么做,不全是为了我们能厮守一生吗?我对那个女人没任何感情,我只爱你一个!”
  雁儿冷冷地看着高帅,突然间一阵作呕,她怎么会爱上这样一个男人?那张曾令她迷恋的帅气面孔,她现在看都不想看一眼,她一下就明白了什么叫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雁儿知道,她和高帅之间已经永远结束了,但高帅死缠烂打,不肯放弃,雁儿没办法,只能求助句号,让他扮演自己的男友,使高帅对自己彻底死心。
  等到目睹雁儿和句号亲热场面的高帅恨恨而去,雁儿立刻松开和句号挽在一起的手,句号苦笑了一声说:“雁儿,在你心目中,我到底算什么?是不是连备胎都算不上?”
  雁儿表情黯然,低声说道:“对不起,给我一点疗伤的时间,我现在实在没办法考虑这些。”
  句号赶紧说:“该说抱歉的是我,我不该乘人之危,你就把我当一个没任何想法的忠实跟班吧,我随叫随到,随时候命。”
  在雁儿受伤最深的这段日子,句号时刻陪伴在她身边,而且遵守诺言,再也不涉及感情上的话题,让雁儿感受到一种实实在在的宽慰和温暖。
  这天晚上,当句号和雁儿溜达到一处林荫道上时,从黑暗中蹿出一个劫色的蒙面歹徒,手持一把锋利的匕首,要把雁儿挟持到密林深处。雁儿花容失色,拼命反抗,句号怒吼一声,扑上前去。
  歹徒似乎压根没想到,这个身材肥胖的家伙,竟然完全无视寒光闪闪的尖刀,徒手跟自己搏命,一时间竟有些慌乱,两人厮打在一起,歹徒连挨几拳,情急之下,眼都红了,挥刀捅向句号的腹部,鲜血瞬间染红了句号的衣服……
  等救护车赶到时,歹徒早已逃之夭夭,句号躺在地上,成了血人,雁儿捂着他的伤口,哭成泪人。
  在医院,医生简单地给句号止血上药,匕首还插在句号腹部,只露出一截刀柄,医生眉头紧皱,低声对身边的护士说:“这么深的伤口,又伤在要害部位,以我的经验,情况很不乐观……”
  雁儿听得清清楚楚,大脑一片空白。句号被推进急救室,雁儿守候在门外,她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在空荡荡的长廊里回响:“句号,你不能死,你一定要醒过来,你不是一直希望我做你的女朋友吗?我答应你!只要你醒过来,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永远不离开你……”
  到了这个时候,雁儿才恍然明白,这个像国宝大熊猫一样的胖子,对她来说是多么重要。
  急救室的门开了,医生走出来,摘下口罩,嘴角挂着一丝笑意:“伤者也真是命大,普通人挨这样一刀,十有八九是没命了,但这位伤者腹部脂肪太厚了,比常人厚得多,刚好救了自己一命,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雁儿听着医生的描述,不由破涕而笑。
  那名歹徒很快落网,竟然是雁儿的前男友高帅,他蒙面持刀劫色,是想把句号吓得撇下雁儿自己逃跑,从而达到拆散他们两个的目的,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结果正好相反,他没能拆散这对有情人,反而促成了这段好姻缘。
  句号躺在病床上,抓着雁儿的手,喜不自胜地说:“雁儿,你真的愿意做我女朋友了?我不是在做梦吧?你不嫌我胖了?”
  雁儿微笑着说:“胖有啥不好?胖了才够稳重,胖了才不轻浮,越胖在我眼里越有分量,越胖在我心里越占地方……”
  雁儿有点害羞了,低下头不敢看句号,句号把她的手抓得更紧,生怕一松手她就飞了:“雁儿,我还是有点不放心,你答应我,永远别抛弃我!”雁儿白了他一眼:“就你这吨位,我抛得动吗?”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20期 | 标签: | 1,016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