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鹣鸟姻缘

  • 最慷慨的赠予

  • 这样摘芒果 等

  • 棋高一招

  • 分遗产

  • 真的伤不起

  • 爱上一个索马里海盗

  • 碰出来的故事

  • 玉带传说

  • 迟早会还的

  •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 瓷器那点事儿

  • 最后的晚餐

  • 证词

  • 三万件好事和一座佛塔

  • 一美元的约定

  • 思维的翅膀 等

  • 阿P采访

  • 夫妻间的欠条有效吗

  • 本期主题:小偷的故事

  • 一字之师

  • 谁是第一神探

  • 穷人的风骨

  • 网络热语连连看 等

  • 1月优秀作品选登 主题:变

  • 天下第一楼

  • 赛跑

  • 镇邪大楼

  • 晨练的男人

  • 灵机一动

  • 唯一继承人

碰出来的故事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这天,牛四搓完麻将回家时,大约已是凌晨一点了。今晚手气特背,输了三千多,再加上困得要死,所以他萎靡不振地骑着电瓶车,摇摇晃晃地向前行驶着。
  突然,背后驶来一辆白色轿车,速度极快,一下子把牛四连人带车蹭倒在地,水泥路牙子把他的脚踝骨撞得钻心地疼。牛四抬头一看,那车在大约三十米处稍稍一停,可没等牛四看清车牌号,就加大油门逃逸了。牛四正要摸手机报警,结果看到手机在地上,已摔成了两半。
  没办法,牛四只能等过路的车求救。半夜时分车特别少,好容易有辆车经过,牛四挥动双臂,拼命呼救,可那车理也没理,一溜烟地飞驰而过。正当牛四绝望的时候,后面又有一辆红色轿车驶来,没等牛四挥手,就在他身边慢慢停了下来,车上跳下一位中年男子,一边问“你怎么样”,一边向他走来。
  牛四急忙说:“我被人碰伤了,那人开车跑了,求你把我送到医院去,我会酬谢你的。”
  中年人二话没说,就扶牛四上了车,急着把牛四送进了医院。由于刚才牛四在麻将桌上输得一干二净,那人替他交了两千块钱押金。经检查,牛四伤得不重,脚踝骨有轻微骨裂。医生说再观察两天就能出院,回家静养就行。
  牛四让那中年人拿出身份证看一下,还留了电话,说以便来日报答,接着请他帮忙电话联系家人。
  十几分钟后,牛四的老婆和哥哥、妹夫急急来到医院。一看该到的人都到齐了,牛四就把脸一变,指着中年男子说:“他叫佟新善,就是他开的车碰伤了我!”
  佟新善听了大惊,气愤地说:“你、你怎么血口喷人啊!”牛四的哥哥和妹夫一听,就想扑上去给佟新善几下,可被牛四喝住了:“干什么?他也不是故意要出这档子事的,再说了,人家碰了咱没逃跑,还把咱送进医院、付了押金,这就不错了!”
  佟新善气得结巴了:“你、你怎么这样,我好心……我、我报警!”佟新善说着掏出手机,牛四急了,说:“用不着报案,私了还不行吗?”牛四的哥哥不知就里,跺着脚生气地说:“报,警察来了更好办!谁不报不是他娘养的!”
  不一会儿,来了一高一矮俩警察,他们一进病房,牛四就指着佟新善,说他是肇事人。
  佟新善生气地说:“我在行驶的路上发现他坐在地上,电瓶车也倒了,我好心好意把他送来医院,还替他交了两千块钱押金,他不但不领情,还反咬一口……”
  高个警察问牛四:“你确定是他把你碰伤的吗?说谎诬陷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牛四一脸真诚地说:“千真万确,他就是用他开的那辆红色轿车碰的我!”那警察又转身问佟新善:“你说不是你把他碰伤的,有人证明吗?”佟新善摇了摇头:“深更半夜的,没有。”
  经警察调查,出事现场较为偏僻,既没有摄像头,行人也稀少,调查难度相当大,警察只能先进行现场调解,而牛四一口咬定佟新善就是肇事人,吵着要他赔钱。
  佟新善气得胸闷,但都已经大半夜了,他实在懒得折腾,最后,他撂下一句:“算我今天倒霉,刚才垫付的医药费我也不要了,就当是赔给你了!”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牛四的家人哪肯这么放过他,大步追了上去,可马上被牛四叫住了。牛四毕竟心虚呀,今天这事,佟新善确实是个冤大头,好歹人家还垫付了医药费呢。
  两天后,牛四出院了。住院清单一结算,那两千块押金扣光了不说,还得再掏近五百块钱,这下牛四心里又不舒服了,这笔账可不能扣到他头上。于是,牛四给冤大头佟新善打了电话,说是让他来医院交余款,不然这事就没完。牛四故意说得恶狠狠的,没想到佟新善很干脆地就答应了。
  不一会儿,佟新善就赶到了医院,他爽气地给了牛四一千块,还没让他找,看得牛四都傻眼了。这个冤大头怎么那么好说话?自己这竹杠是不是敲少了?想到这,牛四赶紧开口:“这医药费是结清了,但我这精神损失费、营养费、误工费,你是不是也得负担点啊?”
  佟新善说:“哦?你想要多少?”牛四竖起一根手指头,想了想,又加了一根指头,说:“不多,你给两万块就算了。”
  佟新善听了,倒没有马上拒绝,而是找了旁边一排休息椅坐下,悠悠地开口道:“那晚,碰你的是辆白色轿车,是不是?”牛四一惊,但故作镇定地说:“你、你瞎扯什么?撞我的就是你呀!”
  佟新善淡淡地看了一眼牛四,还原了当晚的真相。原来,那天半夜,佟新善的岳父病重弥留,他老婆立马就驱车赶往医院。由于心急,她在行驶中擦到了一个左右摇摆着骑电瓶车的人。当时她看到那人能一下子坐起来,判断伤得不重,本想下来施救,又觉得深更半夜一个弱女子面对一个男人很不方便,再加上还惦念着即将离世的亲人,于是就给老公发短信把情况说了,让老公速来把那人送医院。佟新善立马开车赶到出事现场,本想把伤者治好,再说明真相,不料竟被诬陷成肇事者。佟新善心想,牛四虽然是轻伤,但毕竟是老婆造成的,这事让老婆承担和自己出面承担,其实是一回事,于是就默认了。
  牛四这下全明白了,他指着佟新善说:“行,真正碰伤我的人是你老婆,我要你再赔五万!”
  佟新善冷笑一下,心平气和地说:“我拿着那晚的手机短信,和老婆一起去派出所说明真相,你的诬陷罪马上就成立!”
  这下,牛四哑口无言了。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05期 | 标签: | 68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