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输善良

  • 都是小华

  • 比表

  • 好教练

  • 这腿咋没的

  • 有缘的手机

  • 老师妙招

  • 后天的努力

  • 银子去哪了

  • 给红包

  • 都是熟人

  • 露馅了

  • 豪气外露

  • 测个颜值

  • 试探方法

  • 好问的乘客

  • 疯狂的金雕

  • 开往春天的飞机

  • 寻找恩人

  • 全是套路

  • 这个老头了不得

  • 龙凤瓶之谜

  • 闹心的同学会

  • 谁来背黑锅

  • 斗牛计

  • 林家兄弟

  • 让小人闭嘴

  • 阿P钓『宝』

  • 最熟悉的陌生人

  • 踏雪留痕

  • 聪明的方向

  • 完美方式

  • 决胜时刻

  • AA制夫妻的债务

  • 走私『骡子』

  • 一世情缘

  • 我的老妈妙语连珠

  • 幽你一默

  • 致富先治懒

  • 神回复

  • 生活爆笑歪理

  • 这些谚语鸡不服

  • 南腔北调

  • 数学补习

  • 除非如此

  • 住院大PK

  • 重要角色

  • 充分检查

  • 镇长绘画

  • 贵族学校

  • 集字游戏

全是套路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最近,阿圈换了辆四驱越野车,还结识了一帮爱玩车又爱户外活动的朋友,他们建了个车友群,阿圈被推举为群主。
  阿圈的车友群里有十几个人,大家相约每月组织一次户外活动,轮流做东,谁做东就由谁定行程,策划活动。
  第一个做东的是开普拉多的“多哥”。多哥不到三十岁,但办事稳重老成。他在群里发消息:“城外不远有一处山道,很考验司机的驾驶技术和越野车的性能,大伙儿愿不愿意去试试身手?”不承想一呼百应,大伙儿都跃跃欲试,等阿圈一拍板,活动也就定了下来。
  
  周末,十几台越野车在多哥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到达目的地。一看,这里是一条山间的砂石路,有急弯、有陡坡、有坑洼,虽说没预想的那么难走,但对这些走惯了城里水泥路的人来说,多少有些刺激,一圈跑下来,也其乐无穷。
  午餐安排在山脚下的一户农家,主菜是柴火炖土鸡和冬笋煨腊蹄,还配了些农家自己腌制的酱菜和菜园里现摘的蔬菜。平时山珍海味吃多了,今天就特别馋这一桌原汁原味的土家菜,这帮年轻人忍不住了,甩开腮帮子大吃起来。
  吃饱喝足,大伙儿都夸多哥会选地方,活动安排得好。多哥心里美滋滋的,他告诉大伙儿,刚才吃的土鸡是农家自己在后山养的,吃青草和虫子长大;猪蹄呢,那是自家圈里养的猪宰杀的。
  “要过年了,大家反正要采购年货,要是觉得味道好的话,就带点回去孝敬一下家里人,这可都是在城里花钱也买不到的纯正东西哟!”多哥一句话激起了大伙儿的热情,在主人的带领下,大伙儿来到后山,现场抓鸡,少的一两只,多的四五只;喜欢吃猪肉的还买了几个肥厚油亮的腊蹄髈。
  土鸡和腊蹄髈都是好东西,价格自然也不便宜。阿圈粗略算了一下,一行人买东西的钱,加在一起有好几千块。不过,虽说是花了钱,但玩和吃都很开心,这次活动还算圆满。
  可没过几天,群里有人私信阿圈,说上次多哥带大伙儿去的地方是他舅舅家,他的真实目的是帮他舅舅卖东西。阿圈听了,心一沉,顿时觉得自己这群主没当好。
  过了段日子,又到了群里的活动期。这次轮到开路虎的“老虎”做东了,他在群里发了条消息:“周末钓鱼去,如何?”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上次活动的影响,大伙儿担心再吃亏,所以少有人响应。老虎赶紧发了几张活动地点的图片,那里有宽阔的水面,清澈的湖水,青翠的远山,碧绿的草坪,还附上一段话:“纯天然大水库,纯野生鱼,钓到的鱼不用花一分钱,全归自己。”
  群里还是没动静。阿圈因为上次的教训,没轻易表态,但把活动延续下去是群主的责任,他急中生智,放出大招:“我们钓完鱼不进餐馆酒楼,就在湖边草坪上野餐,吃烧烤,怎么样?”
  消息一发出,群里立马热闹起来,有交流钓鱼技术的,有分享烧烤经验的,有建议买什么烧烤食材的。看得出,大家对活动又燃起了热情。
  老虎人粗心细,活动前一天,他把自己准备的钓具、烧烤炉、各式各样的烧烤食材,一一拍了图片发在群里。阿圈大致算了一下,花销比在餐馆吃一顿还要贵。看来,老虎这次为了搞好活动,是下了血本了。
  活动那天,大伙儿在老虎的带领下,一早就开车来到一个水库边。这里开阔,视野好,十几个人一字排开还有富余。他们身后是绿树环绕的一大块草坪,是绝佳的野餐场地。
  哥几个钓鱼个个都是行家,不一会儿工夫,“长枪短炮”就架好了。阿圈毕竟是群主,不能只顾自己玩,他随意往水里抛了根海竿,就过来给老虎帮忙。
  最忙的当然是老虎,车友们架渔竿的工夫,他则忙着做野餐的各种准备:把烧烤炉、野餐桌架好;把野餐垫铺好;把各种烧烤食材、调料搬下车,一一分类摆好。他还准备了一个大号的火锅,准备了毛肚、鸭血、金针菇、牛里脊等好些涮火锅的食材。阿圈看了,忍不住夸奖老虎:“哥们儿,你组织个活动很用心啊,啥都想到了,真不错!”老虎谦虚地摆摆手,又到一边忙别的去了。
  就在这时,湖面上一艘快艇开过来,钓友们都以为是周末来这里度假的游客,并没在意,等靠近了才看清,快艇上印着“中国水政”四个大字。快艇靠岸,下来四个穿制服的小伙子,为首的小伙子亮出执法证:“我们是水政监察大队的执法人员,这里是饮用水水源地一级保护区,禁止一切垂钓活动,请配合我们执法。”
  事情来得太突然,大伙儿始料未及,都不知所措地把目光投向了阿圈和老虎。
  阿圈临危不乱,显示出了群主的领导风范:“哥们儿,这里不许钓鱼,我们是真不知道,请问你们打算怎么执法?”
  “没收垂钓工具,按渔竿数每根罚款五百元。”
  有个叫大马的哥们儿,一听这话,不干了:“嗨,这一套钓具好几千,你说我这帮兄弟们会让你们拿走?”大马身材魁梧,一开腔就露出了江湖人的本色。
  执法的四个小伙子自知寡不敌众,不敢贸然动手。
  老虎是活动组织者,突发这事,觉得很没面子,他一面安抚车友们要淡定,一面与执法队交涉:“哥们儿,不知者无罪,我们也不是有意违法。不过,你们也是执行公务,能理解。这样吧,相互给个面子,说个数,我们认罚。”
  为首的小伙子犹豫了一下:“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按渔竿数,每根罚五百。”
  老虎瞥了一眼水边的渔竿,长的、短的,有三十多根。他向阿圈使了个眼色,阿圈心领神会,接着跟执法队员讲价:“哥们儿你也看到了,这么多渔竿下水可没钓上几条鱼,这样吧,我做个主,要不就别按渔竿数,也别按五百块的标准,按人数,每人罚两百,让你们回去也有个交代。”
  執法队没正面回答,算是默认了。阿圈从口袋掏出一沓钱,老虎见了,立马按住阿圈的手:“圈哥,你这是在打我脸,今天我做东,钱怎么说也该我出。”
  “我说你俩也别争谁出这钱,兄弟们AA制,各出各的一份,同意不?”大马一声招呼,得到了所有人的响应,各自掏了钱。阿圈下过一根竿,出了两百块,可老虎连钓具包都没打开,也跟着出了两百块,阿圈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鱼钓不成了,但并没影响到大家野餐的兴致,老虎准备的各种美食让大家吃了个痛快,大家吃着喝着、说着笑着、唱着跳着,在草坪上闹腾了一整天。
  不想没过两天,群里有位车友给阿圈发来私信,说大伙儿中了老虎这小子的圈套。
  “怎么,水库钓鱼要罚款是假的?”
  “真的,路边上有告示牌,只是我们没看。”
  “那几个执法人员是冒充的?”
  “不是,都是正经的执法人员,但老虎私下有求于那小队长,他听说人家队里有罚款指标,就让车友会的兄弟当了一回冤大头。他想借此交笔‘罚款’讨好那个小队长,套个近乎,但人家知道事情真相后,不但没领情,还大发雷霆了……”
  阿圈听着听着,心里堵得慌:以后还怎么玩?一不小心全是套路嘛!
  (发稿编辑:丁娴瑶)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3期 | 标签: | 388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