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裂缝 等

  • 有事生非

  • 家有“黄金牛”

  • 究竟谁的娃

  • 救命的金鲤鱼

  • 新浪微故事大赛10月优秀作品选登

  • 叫花子吃肉

  • 生死一张嘴

  • “酒瓶”新闻

  • 密电风云

  • 书剑恩仇

  • 班长令

  • 大用场

  • 一张特殊的罚单 等

  • 神秘的“炮友”

  • 幽默的广告语 等

  • 口头

  • 攀越巅峰

  • 茂腔与戏迷

  • 动感地带 “码”上开始

  • 一眼人和两眼人 等

  • 该赔偿的是证人

  • 碰瓷不容易

  • 绝招

  • 最佳防盗

  • 他和局长啥关系

  • 老娘来短信

神秘的“炮友”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这人不认识
  李志强三十出头,不抽烟、不喝酒,就爱晨跑,十几年如一日。
  这天晨跑,他却迎面遇见个怪男人,四十出头,貌不惊人。怪就怪在,这男人一跑一个拐。
  李志强刚想上前扶一把,却发现他不像是刚摔伤了。难不成是个瘸腿?瘸腿还晨跑?厉害!
  李志强正感叹,瘸腿男人竟主动跟他打起招呼:“嘿!你好!也来跑步啊?”李志强不禁一愣,出于礼貌,他朝男人点头笑了笑,心里却说:这人我好像不认识吧,怎么会跟我打招呼呢?会是谁呢?
  第二天一早,李志强又遇上了这个男人。这次,男人竟停下来跟他寒暄。这一聊,李志强更困惑了,这男人对自己的情况还挺了解,可自己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他。但好几次话到嘴边,他都没问出口,直到道别,李志强的心里还嘀咕着:这人到底是谁?
  转眼过了一礼拜,这天寒暄完,那男人顿了顿,问道:“你还没吃早饭吧?走,今天我请客!”说完,便拉着李志强往附近一家小吃店走。
  无功不受禄啊。这回,李志强实在忍不住了,问道:“大哥,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啊?我可不认识你啊!”
  想不到那男人听了反而笑着说:“兄弟,以前咱们是算不上熟人,可这一礼拜下来,至少也算是个跑友了,吃个早饭总不过分吧?”
  “跑友”?现在挺流行“驴友”、“网友”,可“跑友”李志强还真是头一遭听说。不过他转念一想,现在骗子多,防人之心不可无,就连忙推脱:“不好意思,今天家里有客人,不陪你吃了,好意我心领了。”那男人听了,有些尴尬地说:“那就明天吧。”
  认识这个人
  第二天一早,李志强为了避开瘸腿男人,特意改变了晨跑路线。谁知过了一会儿,他的肩膀给人拍了一下。等他回头一看,发现竟是那个瘸腿男人,正上气不接下气地问:“你今天怎么在这里跑啊?还好给我碰上了。昨天不是约好了吗?今天我请你吃早饭!”
  李志强听了,恼了,回绝道:“我们萍水相逢,你却好端端非要请我吃早饭,你到底是谁?图个啥?”
  谁知这男人竟委屈地嘟囔:“非要图你点啥才能请你吃早饭吗?我就是觉得说话得算数!昨天不是说好了吗?你看看,为了这顿早饭,我追你都快跑断了腿呢。”
  李志强一听,心里一阵愧疚:万一人家真就是个实诚人,自己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是不是太过分了?于是他点头答应:“行,冲你这句话,我应了。”
  两人就这么来到家小吃店坐下,男人点了小笼和汤,又掏出支烟递给李志强。李志强接过一看,嘿,大中华,这烟可不便宜。
  瘸腿男人把烟点上,笑道:“哎呀,都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王汉宾,市建筑公司的水电工。”
  李志强愣了:他是个工人,给我递中华,图个啥?可转念一想,自己有啥好让人图的呢?
  就在李志强胡乱猜疑时,服务员将早餐端上了桌。王汉宾朝他羞涩地笑了一下说:“不好意思!今天只能随便吃点了,下次我请你到冶春楼去吃蟹黄包子。”
  冶春楼蟹黄包子?二十块钱一只,李志强自己平时都不大舍得吃呢。他怔怔地看了王汉宾一眼,不知这家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于是他又忍不住问:“王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呀?”
  王汉宾愣了一下后,有些恼了,说:“不就吃个早饭,至于吗?你再这么着我急了!”
  李志强的脸不禁红了起来:人家诚心诚意跟我交朋友,我却老怀疑人家另有企图,累不累啊?
  于是,他放下心来,跟王汉宾边吃边聊。聊着聊着,发现还真挺投机。这么一顿早饭下来,李志强对王汉宾的情况也略知一二了。他老婆是一家超市的营业员,儿子在市三中上初三,学习成绩还不赖,一家三口小日子过得挺美满。
  等吃完了,王汉宾付了钱,一拍大腿道:“我说兄弟,我俩那么投机,不如以后早上就一块儿晨跑吧,搭个伴,跑起来也有劲。”李志强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于是,从此以后,两个人还真的成了名副其实的“跑友”。
  不过没多久,李志强就觉得有些尴尬了,王汉宾毕竟瘸了条腿,速度完全跟不上自己。每次李志强耐着性子跑完全程,都要等上一会儿,王汉宾才气喘吁吁地跑上来,嘴里不停地道歉:“不——不——好意思啊,拖累你了。”说完,还一定要请李志强吃早点赔不是,一边请,一边还潇洒地说:“兄弟,你别瞧我只是个普通水电工,收入还是可以的。” 李志强总是推脱不过,心里有点过意不去。就这么一来二往,两人成了朋友。
  一天中午,李志强外出办事,路过一家建筑工地。突然看到栅栏旁边蹲着一个人很眼熟,再一看,竟然是王汉宾。只见他满脸灰土,正埋头啃着只山芋。看他那狼吞虎咽的样子,李志强心里一阵酸楚,可又百思不得其解:他为什么要在我面前装富呢?
  于是,他顺便问了问工地门口的一个工人,那工人听说问的是王汉宾,说道:“嗨,他啊?我们这儿出了名的老实人。就是脾气有点怪,最近拖着一条瘸腿,干什么却都跑着去。问他为啥,他就笑笑说是练速度。”
  李志强听了,心里一咯噔,转念一想,最近王汉宾晨跑的速度还真是快了不少,自己都不用等了。想到这儿,李志强心头一阵感动,这王汉宾跟朋友晨跑都那么当真,真是憨到冒傻气啊,自己还是别去拆穿他了。
  神秘的背后
  又过了几天,李志强一早刚跑出小区,就见王汉宾迎面跑来,一脸焦急地嚷道:“哎!兄弟,这几天你到哪去啦?”李志强朝他苦笑了一下,说:“不好意思,我爸生病,在三院住院好几天了。”
  “什么?伯父住院了?”王汉宾迫不及待地问,“什么病啊?”李志强笑了笑说:“老毛病,关节炎。”
  王汉宾听了,急说:“这也不是小病啊!我去看看伯父吧。”李志强连忙摇手说:“算了,没啥大碍。”
  “这怎么行?兄弟一场,伯父生病,我肯定要去看的。你稍等,我去去就来。”王汉宾说完,还没等回话,便一拐一拐地回家去了。
  李志强知道王汉宾的性格:憨厚老实,说到做到,所以只好站在那等,反正王汉宾的家住得也不远。
  可这一等竟然一小时都过去了,还不见王汉宾过来。李志强心里急得直咬牙:这家伙今天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终于,他忍无可忍,直奔医院。谁知没多久,王汉宾竟然拎着礼物,带着老婆儿子推门走进病房。李志强见他满头汗水,怪道:“我等了你半天,你到哪儿去了啊?”
  “嘿嘿!”王汉宾朝他憨笑了一下,满脸歉意地说,“不好意思。我刚到家,就接到儿子班主任的电话,说我儿子中考考了600分,上重点线了,一激动,所以来迟了。”
  这时,李志强的父亲也激动地插话说:“这个分数可以报市一中啦。”
  王汉宾苦笑着摇摇头说:“市一中可是重点中的重点,我怕分数不够。”
  “怕什么呀?”李志强的父亲连忙说,“我就是市一中的校长。”
  “什么?”王汉宾猛地一拍大腿,惊道,“伯父就是一中的校长?这下可好了,我儿子有指望了。”一旁的李志强却一眼看出端倪:王汉宾惊讶的表情也太夸张了,甚至还多少带着些尴尬。
  此刻,李志强一下子明白了。王汉宾瘸了条腿,根本不适宜跑步。可他为了能认识自己,说穿了,为了能认识自己在市一中当校长的父亲,不惜拖着残腿跑步,也要让儿子进重点中学,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于是,他也没戳穿,等送王汉宾出门,才半开玩笑说:“王大哥,看来你早就有预谋了嘛!”
  只听王汉宾叹了口气说:“兄弟,别怪大哥。这事儿你不问,我今天也得好好解释。我只是个小百姓,可上一中就算分数刚够,也最好有个门路。我那么大年纪了,都没为什么事求过人。这次为了儿子,豁出去了。认识你那么久,我每次想开口,都没拉下面子来。今天你说伯父住院,我想无论如何也得抓住机会,厚一回脸皮!为儿子,我也是迫不得已啊!”说完,一抹浊泪涌出他的眼眶。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22期 | 标签: | 98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