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愿力

  • 七夕

  • 没“钱”吃饭怎么办

  • 靠脸吃饭

  • 办公室里的暖男

  • 意粉求上墙

  • 那些因爱美而“吃土”的女孩

  • 亿万富豪的共同点

  • 伟大的公司只需要55人

  • 穷是因为你不懂富人的赚钱方式

  • 导盲犬的道别

  • 草莓疑案

  • 猫与鸟,狭路相逢

  • 感谢她,让我看清不离不弃的意义

  • 孤独的守望者

  • 又是一年

  • 无敌上上签

  • 网购

  • 满分

  • 女神心事

  • 神回复

  • 神回复

  • 整个人开始方了

  • 冲线

  • 真是亲妈

  • 说得好有道理

  • 这次,他们玩的是突破次元的爱情

  • 有钱人为什么要贷款买奔驰

  • 蒋家鸡油炒饭

  • 两年攒12万的蠢主意

  • 培根体

  • 我们就这样,比着长大

  • 你那点拼 ,真的不算什么

  • 蔡依林的蛋糕

  • 傅园慧:每个“逗比”背后,都藏着一泳池的悲伤

  • 什么事都没发生,就发生了爱情

  • 爱的证据

  • 今天我面试了一个67岁的人,他与母亲同龄

  • 什么人会行衰运

  • 看见对方的底牌

  • 那段消失的记忆

  • 倚门望母

  • 天堂的路有多远

  • 微写作

  • 微评

  • 曾经,我喜欢不良少年

  • 《幽灵公主》:琥珀中的爱情

  • 爱,就是“你吃饭了吗”

  • 差等生

  • “分组可见”是朋友圈最可怕的功能

  • 我们为什么爱看loser故事

  • 为猴子补裤洞

  • 亲爱的,生气的话要轻声说

  • 测测你的邪恶指数有多高

  • 20岁的技能,很难帮你挺过一辈子

  • 会批评的人很多,懂时机的人很少

  • 要回来的礼物

  • 遥远的卖蚕人

  • 比惨不如比狠

  • 蟒蛇吃鳄鱼

  • 生与死的哲学

  • 花费时间和浪费时间

  • 卖猪肠粉的女人

  • 你敏感的歇斯底里,别人却毫不在意

  • 什么才是真正有趣的生活

  • 龙椅的夹层

  • 真正的重要

  • 曲则全

  • 长寿的秘诀

  • 相爱,就是一起说废话、做傻事

  • 首尔“一只鸡”

生与死的哲学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上周,在采访途中刷微博,我看到了一组抗癌漫画,画面很好,文字也很幽默,充满调侃味。作者是名癌症患者,叫丁一酱。但翻阅看到作者真人照片时,我震惊了:这不是丁××吗?丁一酱不过是他的化名罢了。
  前几年,我和丁××有过多次接触,对他印象深刻。但多年没联系,他突然就扔出一个“炸弹”来。那时,东莞举办动漫节,我在报社负责这块的采访,在涉及一些专业知识方面,我曾多次向他请教。
  丁一酱和我年龄相仿,他2005年7月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学的是电气工程及自动化专业。不过,他喜欢动漫设计爱好画画,所以大学时经常逃课去参加一些门户网站的动漫设计大赛,也拿过不少奖。但受父辈影响,毕业后,他还是到台山(江门市下属的一个县级市)一家比较稳定的单位上班。此后,我再也没有看到他的作品。
  这次看到他抗癌故事的系列作品才知道:10个月前,他被确诊为神经内分泌肿瘤,晚期。神经内分泌肿瘤发病率很低,每10万人发病数是2~5人。在各类癌症中,神经内分泌肿瘤的占比不足一个百分点。我们知道,56岁的乔布斯就因这病在2011年去世,但丁一酱被确诊患上这病时,不足33岁。
  后来,我和丁一酱联系上了,也去看望了他。我们的话题,还谈到了死亡的问题。丁一酱说,被确诊的那一刻,以为“就剩三个月了”,因为电视剧里,导演想让一个人死,总让他患癌症,且三个月后就死了。
  后来他才知道,乔布斯患这病时,也能撑8年才死去。当然,同类中能活过5年的,也很少。对这些话题,丁一酱主动提及,没有回避。他说:“很多人认为癌症患者忌谈生死,其实是别人比我们更敏感。”
  从丁一酱的漫画和微博上可以看出,他对癌症的“嘲讽和调侃”,总能给人积极乐观和无所畏惧的态度。
  事实上,在发现自己患癌症的那一刻,丁一酱也“瞬间不淡定了”。他告诉他老婆时,他老婆“稀里哗啦”地就哭起来了。他告诉他爸妈时,电话那头,就传来爸爸妈妈撕心裂肺的哭声……
  “说当初一点不害怕是假的。”丁一酱说,但当生命变得无法拒绝的时候,当生命就剩下为数不多的时间的时候,要哭着过,还是笑着过?

  想到这些,丁一酱只用了几天的时间,就赶紧把心态调整过来了。他说,人生不过是生与死的问题,谁的人生最终都是这样。自己要笑着过,但这无关坚强,因为不想拿生命再为伤心、绝望埋单。
  这也是忍受着极端癌痛,丁一酱也要重拿画笔宣传、普及癌症知识,调侃“肿瘤君”的原因。他希望能给那些在阴抑和惊恐中走向生命终点的群体,一丁点儿的启发、体悟和温暖。
  但癌痛确实很痛,那种痛就像“胸部粉碎性骨折后,还被人每隔10~20分钟猛踩一下”,所以他的画,也是断断续续。他的健康状况,也并不乐观:过去10个月里,他的体重从140斤降到110斤,降了30斤。他的睡眠严重不足,一星期通常有两三个晚上,疼得一夜都无法入睡。
  但更大的疼痛是来自精神上的折磨。因为治疗,他每个月都去北京,且一待就是一个星期。
  对此,他6岁的女儿对他的“意见很大”:每次你都偷偷走,我等很久也没见你回来。每次我到窗台去看,总看不到你。
  向我复述女儿的这些话时,一向给人乐观印象的丁一酱,突然就哽咽了,顿时无助得像个在街角身上被堆满了委屈的孩子。
  丁一酱是潮州人,他说他从不担心自己死后女儿的生计和读书问题,因为潮州人的家族观念很强,也很团结,“一个人生病,整个家族都动起来了”。但他担心,在女儿的成长路上,父亲的缺席会不会给她心灵带来巨大伤害。
  人生不过是生与死的问题,但又不只是。如何看待生与死,似乎更值得追问。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8期 | 标签: | 5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