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时我们能告别偏见

  • 男孩和蛇

  • 微书摘

  • 有一片田野

  • 我游历自己的第八大洲

  • 读者的功能

  • 芝麻事

  • 父母的富有

  • 人力车夫

  • 天井

  • 卢德分子

  • 骆驼与马

  • 衰落的征兆

  • 实话

  • 重新开始

  • 够格

  • “历史”何以作“春秋”

  • 作家的自画像

  • 小时候

  • 手拉手

  • 幽默

  • 言论

  • 集中营的幸存者

  • 脏话

  • 留美的与留日的

  • 时髦信号

  • 李约瑟之问

  • 不理财的日本人

  • 写给被拒学生的公开信

  • 血色的羽毛,血色的湖

  • 一千年意味着什么

  • “掀桌”砍价法

  • 电梯“关怀”

  • 母亲的话

  • 家书里的爱与怕

  • 牧草样的生命

  • 心的归巢

  • 英雄面馆

  • 决定命运的事情早已发生

  • 两张旧地图

  • 女出租车司机

  • 乡愁是一个监视器

  • 傻瓜的箱子

  • 恐惧的意义

  • 不要代表,只要表达

  • 谁是你大叔

  • 长寿之乡不在深山

  • 星空

  • 美人

  • 我们的英雄我们安葬

  • 风流者张贤亮

  • 诗帖

  • 驴脑子里的事情

  • 说书

  • 黄昏跟着他一起进来

  • 爷爷的故事

  • 一个唐朝和尚的“深夜食堂”

  • 图书馆里的将军

  • 城里乡下

  • 狗带稻种

  • 八十八夜的茶摘

  • 蚂蚁与蚱蜢

时髦信号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如果你穿越到上世纪80年代初,一定会被街头的“时尚青年”所震驚。
  他们骑着自行车,戴着深色镜片的“蛤蟆镜”,穿着格子衬衫和喇叭裤,踏着锃亮的小皮鞋,梳着大背头,手中拎着录音机在街头呼啸而过。你可能看得目瞪口呆,没错,这些时尚青年中,可能就有你的父辈。
  人们不会无缘无故打扮成这样。从经济学角度来说,每一种行为都在释放信号。
  那些时尚青年的行头,在当时都是奢侈品。比如说“蛤蟆镜”,这种太阳镜当时都是广东货,售价十多元一副(记得千万别把上面的不干胶标记撕掉);自行车的地位和现在的轿车差不多,最好的自行车是上海产的凤凰牌,其次是天津产的飞鸽牌和上海产的永久牌;至于录音机,那时候大约只有一种日本三洋牌的,一开始是单喇叭,售价200多元,后来出了双喇叭、四喇叭,价钱涨到三四百元——这可相当于一个青年大半年的工资,所以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
  骑着凤凰自行车,拎着三洋录音机,和今天那些富二代开着音响震天响的跑车一样,都是炫耀行为。正如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弗兰克所说,一个信号要在竞争对手之间表现出可信性,它必须难以造假(当时可没有仿冒产品)。如果一方传递有利于自己的信息而得利,那另一方则被迫暴露对自己不利的信息(自己没有这些装备)。而那些跟着别人的录音机跳舞的,当时被戏称为“蹭响的”。
  当特定信号物的成本不断下降,有越来越多的人买得起时,它们就失去了身份象征的作用。比如上世纪90年代初的电视剧中,那些黑社会的大哥永远拿着一部像砖头一样笨重的“大哥大”,今天则已成为可笑的古董。
  当农村姑娘由于整日在户外劳作而拥有古铜色的皮肤时,淑女们便会小心翼翼地使自己的皮肤保持白皙;当大多数女性开始在室内工作以后,古铜色的皮肤又变成有闲暇时间在户外度假的奢侈象征。
  牛津大学的学生喜欢穿着带有牛津标志的T恤,但是到了上世纪70年代,当穿带有牛津标志的T恤成为一种风潮时,真正的牛津学生便不再穿它们,转而佩戴起他们所属学院的徽章。而这些徽章,市面上可买不到。
  关于手提录音机这件事,还有一个有趣的故事。当它发出的信号产生变化时,便有了以下这一幕:
  上世纪70年代末,印度时尚青年和中国时尚青年一样,以在公共场合提着录音机大声播放为时髦。当时的印度政府为了推进减缓人口增长的政策,开始用这种录音机来奖励做结扎手术的人。于是,这种时尚一夜之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张秋伟摘自《深圳商报》2017年5月24日)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7期 | 标签: | 120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