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某某的罪与非罪

  • 歌手梦鸽

  • 科斯的理论与中国需求

  • 中国的衣服为什么洗不干净?

  • 稀缺心理学

  • 东坝飙车:玩改装车的年轻人

  • “鹰爸”的教育选择

  • 一个实用主义者的想象与激情

  • 国债期货归来

  • 江南明式文人家具

  • 更迭舞台的诺基亚:补足的微软生态

  • 华晨宝马的“路书”

  • 拥抱互联网与TCL的嫁接思路

  • 安全与便捷:“微时代”的招行信用卡

  • 当贾樟柯的镜头对准暴力

  • 巫士与异见

  •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 时装造梦人

  • 高级制表市场的“强心剂”

  • 《古剑奇谭》:文化与情感

  • 不屈的人文学科

  • 熟悉的德国与陌生的文学

  • 《上海,远在何方?》

  • 叙利亚战事与中国

  • 环球要刊速览

  • 奥巴马能获得国会授权吗?

  • 安倍晋三的非洲计划

  • 天下

  • 理财与消费

  • 好消息·坏消息

  • 声音

  • 流浪的地图

  • 针凿总关情

  • 《上海,远在何方?》

  • 《然而,很美:爵士乐之书》

  • 皮特·芬格斯坦的藏书票

  • 向香港看齐

  • 哲学悖论的物理学形式

  • 不一样的卡路里

  • 安全的双手

  • 读者来信

  • 斯特里克兰德的光环

  • 好东西

  • 健康资讯

  • 漫画

  • 手机

时装造梦人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加勒斯·普(Gareth Pugh)仿佛一个从爱伦·坡小说里走出来的人物:削瘦、苍白、永远一袭黑色,并且画着眼线——这给他的眼睛加了一层遮盖,让它看起来像个等待解开的谜。如果你对他那风格强烈的设计有所了解,会加深这一印象:哥特风格、神秘主义、未来感、空间感强烈的结构建造、永远的第一主角黑色……“人与作品不一定一致。”加勒斯·普对本刊说,“当然,我也无法完全分开自己与工作。”尽管已经过了30岁,他依然像个男孩儿,头发柔软,这让人猜测他的内心或许并不像他的作品那样冷冽坚硬。
  这位年轻的英国人是当今时装界最令人兴奋的设计师之一。Style.com将他描述为:“时装作为表演艺术这一传统的巨大贡献者,与亚历山大·麦克奎恩、约翰·加里亚诺、薇薇安·韦斯特伍德一脉相承。”像他们一样,加勒斯·普的风格强烈得让一些人爱得发疯,也让另一些人恨得要死,或爱或恨,你都会记住它。你永远不会知道他的下一招将是什么,这些惊奇可能来自设计之外,比如跨界美容领域,与某彩妆品牌合作推出彩妆,人们甚至猜测他会不会出现在广告上。这一次,他又开拓了新领域,开始设计钻石。在8月28日于北京举办的Forevermark永恒印记“A Promise Made分享承诺”甄选钻饰尊赏会上,这件名为“承诺之盾”的作品登台亮相。与之同时登台的还有其他20余件作品,总价值高达4000万元人民币。
  “我想最大的挑战是得重新开始,这是我第一次做钻饰设计。”加勒斯·普对本刊说,其合作对象是Forevermark永恒印记,全球最大钻石生产商比尔斯集团(De Beers Group)旗下的钻石品牌。他的设计主题是“承诺”。“我所理解的‘承诺’是牢不可破的纽带以及永恒的亲密关系。”这是一条极具加勒斯·普风格的项链,主体结构运用了坚硬的钛金属,形状是盾牌状,代表一股保护女性的巨大力量。在其表面,镶嵌着许多Forevermark永恒印记美钻,象征着圣洁的心。
  为了更好地了解材质,加勒斯·普随Forevermark永恒印记在南非进行了一场钻石之旅。他参观了钻石矿场和打磨工厂,亲眼目睹了Forevermark永恒印记美钻的诞生过程:每一颗钻石均通过电脑3D立体扫描进行分析设计,再借助传统手工技法切割打磨。这让他感触颇多。“所以,在我的设计中融入了未来主义的元素。”加勒斯·普说,他在作品里表达了“安宁”的概念,“希望这条项链能给佩戴者带来力量和安宁”。
  “安宁”是一个听来与加勒斯·普相距甚远的词,至少,在他的设计里很少如此。自2006年在伦敦时装周上初次亮相以来,加勒斯·普就用设计一次次挑战人们对服装的想象力。他的每一场秀,都像是一个小众趣味时装精的聚会,规模虽小,却大牌云集:蕾哈娜、凯莉·米洛、碧昂丝,以及最具代表性的“粉丝”——Lady Gaga。像这些“粉丝”一样,加勒斯·普将自己的秀场变成了怪趣味的梦幻地,他毫不忌讳地使用各种奇怪的材料:被视为俗气的PVC材料、让人发怵的毛发,以及一种叫降落伞绸的东西,并用这些去搭配奢华的貂皮、牛皮和羊绒。加勒斯·普是当之无愧的“雌雄同体”之王。他的设计不仅消解结构、还消解性别。在他的设计里,你很难看到“日常”的踪影,这也是设计师在尝试做到的。“你需要一件高于现实的衣服,带你脱离现实生活。”这听来像一个造梦的过程,而设计师,就是这个时装造梦人。
  人们热衷于从童年去猜度神秘人物。1981年,这位时装界的怪才生于英格兰东北部的桑德兰。“我是个乖孩子,一点儿也不神秘。”加勒斯·普对本刊说,他没有许多设计师那种“从小耳濡目染”的故事,他的父亲是个警察,工作总是很忙,母亲是个性格倔强的女人,“坚硬、强大,就像个斗士”。母亲有一架缝纫机,但几乎没怎么用过,因为这台机器是作为结婚礼物得来的,所以被她保护得很好。小时候,加勒斯·普经常绕着它玩。14岁他就开始涉水设计了,为一个剧院设计演出服。“实际上更早,但那谈不上设计,我在过去曾经跳过一段时间的芭蕾舞。”加勒斯·普说,他的第一件服装设计作品是一条裤子,“但几乎不能穿”。
  对城市的热情让他走上了时尚路。“作为一个小城市的孩子,伦敦是我特别向往的地方,也是少数可以让我这样的设计师展示自己的地方。这个城市对年轻设计师很包容。”加勒斯·普说,出于对伦敦的爱,他进入了圣马丁学院,“一个一旦决定了要做时尚,就一定要去的地方”。在他同辈的圣马丁毕业生中,还有不少优秀人才,比如克里斯托夫·凯恩(Christopher Kane)。2003年,加勒斯·普从圣马丁毕业,按照惯例举行了毕业秀。但他的作品很不同常规,比如将气球绑在模特腿上,这举动得到时任《Dazed & Confused》杂志资深编辑的尼古拉·弗米切蒂(Nicola Formichetti)的激赏,将加勒斯·普的一件设计放在了杂志封面。“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加勒斯·普给了我线索。”弗米切蒂说。他一手打造了Lady Gaga的造型,如今,他的身份是Diesel的艺术总监。
  2006年是加勒斯·普的幸运年。这一年,他在伦敦时装周上做了首秀,并且让《Vogue》杂志美国版主编安娜·温图尔(Anna Wintour)惊艳:“在加勒斯·普身上,我看到了亚历山大·麦克奎恩的影子。”这位时尚界风云人物在杂志上这样写道。同年,凯莉·米洛(Kylie Minogue)的造型师找到他,为凯莉“Showgirl”的巡演设计服装,并评价加勒斯·普的设计“无与伦比的精彩”。2007年,加勒斯·普参加了伦敦V&A博物馆举办的“Fashion in Motion”时装展,其设计获得了评论界极高的赞誉。英国版《Vogue》杂志评论他2007年春夏系列时也不吝溢美之词:“不可思议,绝对不能错过的一场秀,他的天才毋庸置疑。”年末,他的时装作品入选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服装研究院举办的“Superheroes:Fashion and Fantasy”展览。次年7月,他荣获ANDAM时装大奖(ANDAM Fashion Aword),并于2008年9月在巴黎完成首秀。其后一年,他展出了首个男装系列。
  与许多科班出身的设计师不一样,加勒斯·普的设计不是从绘图,而是从打版开始的。“设计师应该接触一些实际的东西。”加勒斯·普告诉本刊,“有些时候,我需要解释面料悬挂起来是什么模样,这些光靠绘图是无法解释的。”一个好消息是,他的时装受到了全球时尚精品店的欢迎。2010年8月,普在香港开出了第一家旗舰店,店内设有一个LCD视屏墙,向顾客展示最新的数字内容,这十分符合这个英国设计师的审美理念。
  这个风格鬼魅如中世纪哥特骑士的怪才,实则是个十足的现代派。空闲时,他会和家人、朋友一起BBQ(烧烤聚会)、看电影,或者喝一杯,也会去逛艺术馆和美术馆,同时热爱新科技。实际上,加勒斯·普在这个方向已经做了许多,其中包括与网站SHOWstudio.com定期合作,以及与导演合作拍摄数字电影。2011年1月,他完成了最具雄心的一个电影视频项目:他被选为意大利贸易展Pitti的客座设计师,在一座14世纪的教堂穹顶上投射视频,展示特别设计的时装系列。
  下一个动作会是什么?还会继续设计珠宝么?“这对我也是一个问题。”加勒斯·普不置可否地笑笑。这个设计风格另类而有些疯狂的人,他的选择却一直十分谨慎。

“时尚应该带你脱离现实”
  ——专访设计师加勒斯·普


  三联生活周刊:你非常喜爱、且擅长使用黑色,但黑色并不好处理,你是如何处理这一切的?
  加勒斯·普:我想得不多,黑色就是黑色,我很喜欢黑白两色。黑色让人想到争议,白色则可能被看成是厨师的颜色。黑色的创作空间很大,它有自身的线条、质地和形状,也很利于体现身体的线条。我用黑色做了很多形状和空间的试验,有些设计可能看起来有一点奇怪,对于一些人甚至是惊恐的。我也在努力,不那么另类。我爱用黑色的另一个原因是黑色很容易找到,而且不容易有色差,通过剪裁可做出特别的线条效果,用五颜六色反而会侵占了设计风格。
  三联生活周刊:当我们谈到GP(品牌Gareth Pugh),会被说成是一种介于地狱与天堂之间的风格。它很具压倒性,但不是所有人都能穿。是不是每个穿GP的人都要具有非常强大的个性,就像Lady Gaga?
  加勒斯·普:我并不是为了人们去上班而做的设计,当然,他们可以穿着去上班,如果他们愿意。如果我想要取悦所有人,那么我在干一件错事。总有人喜欢我的衣服,也有人不喜欢。这么说可能有点儿自我:当我想去做什么,我就去做了。我并不需要去想,哪些人能穿,因为那不是我需要考虑的。时尚是一桩梦幻的事,它是与众不同的,这就是为什么当人们穿上时装时,会感到脱离了日常生活的原因。这是时尚要做的。设计师不用去想,人们是不是会被吓到。每个设计师都有他的受众。
  三联生活周刊:你认为服装设计与珠宝设计的最大区别是什么?
  加勒斯·普:所有设计都是运用“解决问题”的思路,运用不同材料与资源完成一个既定的命题,每一次设计都是有趣而令人兴奋的过程,能把脑袋中的概念转变为真实可触摸的成品。服装设计与珠宝设计最大的区别其实是材料本身,像这次高级珠宝设计,钻石对我来讲是一种全新的材料,从手稿设计、3D立体建模到手工制作需要很多人共同努力,所花费的时间也比较长。无论是设计服装还是设计珠宝,都是为了把女性装扮得更好,给予她们更多的力量和自信,这是一项有意义的事业。
  三联生活周刊:你一般从何处得到灵感和启发?有自己的内在模特么?
  加勒斯·普: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灵感可能是一条街道,也可能是一场雨。你可以找到千百万种答案,从一切引起你注意的事物上得到一千种回答。这是某种启发,然后你可以走得更远。我没有特定的缪斯,在设计的时候,不会想到某个特定的人。这更像一个创造的过程,这个过程比个性更广阔。
  三联生活周刊:你被看作是某个传统,时尚为表演的传统,经常被与麦克奎恩比较。你怎样看待时尚作为一种表演?
  加勒斯·普:时尚应该是某种能把你带离现实的东西。从各种程度上说,时尚是关于梦想和造梦的东西。人们买衣服的原因,正是因为他们希望成为更好的人,他们希望在时装上能有一种奇妙、美好的东西,是高于现状的东西。对于更好的追求,也是一切的驱动力。它不是必须的东西,它是一种高于现状的东西。这就像草总是绿的,人们需要它,需要一些能代表美好的东西。
  三联生活周刊:有两种设计师,一种为现在设计,一种为将来设计。人们通常把你看成第二种。你怎么看设计师的角色?今年是毕业的第十年,现在的你是否达到了最初的愿景?
  加勒斯·普:做哪一种设计师,当你走上设计之路的时候,就得做出选择。要明白,这是不是自己真正要做的事情。一开始,我并不是那么被时尚吸引,吸引我的是伦敦,因为我在一个小地方长大。后来,我发现,在时尚里,我可以自由地自我表达。我很幸运,能做自己要做的事情,在学校里也遇到了很多有才干的人。但依然有很多事要去做,当你在艺术院校的时候,你所想的比现实要简单很多。现实很难成为梦幻。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37期 | 标签: | 2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