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生故事的旅程

  • 海底世界

  • 孔融让“离”

  • 证明

  • 说实话

  • 担心

  • 灵机一动

  • 长大成人

  • 破例

  • 做主

  • 危险

  • 手还有用

  • 地理课

  • 出奇制胜

  • 妈妈赢了

  •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 卸磨杀驴

  • 脱岗

  • 旅游纪念品

  • 洗澡

  • 不一样的饺子

  • 谁给花儿浇开水

  • 与保安过招

  • 阿东的婚事

  • 祸起代驾

  • 一斤红薯三斤葱

  • 101颗佛珠

  • 画中计

  • 幸运的人

  • 技痒

  • 包裹的玄机

  • 最具善意的公交车站

  • “三毛之父”的橡皮

  • 被割断的希望

  • 竞业限制有补偿吗

  • 兄弟争孝

  • 民间高手戏庸官

  • 牛死之后

  • 阿P怕见老同学

  • 寻恩记

  • 爸妈网名,总有一款撩到你

  • 机智问答

  • 老师的口头禅

  • 生活浓缩智慧

  • 治口吃

  • 拍照绝招

  • 倒霉的快递员

  • 同是天涯沦落人

  • 雾霾迷踪

  • 今年是你本命年

  • 这招不灵了

  • 妻管严有好处

  • 非常人质

谁给花儿浇开水

放在窗台上的一盆花儿,正含苞待放,不料被人浇了开水,到底是谁干的?
  八项规定出台之后,水利局张局长不敢怠慢,他的办公室明显超标,于是立刻和隔壁的技术科调换了一下。张局长的好几样家具都搬不进新办公室,尤其是一进门的那一组沙发,就干脆都留在了原地。
  第二天早上,张局长一上楼,顺脚就走进了原来的办公室,等听到了小王和老胡的问好声,这才发现自己走错屋了。张局长心里尴尬,脸上却不显,亲切地问道:“怎么样,搬到新办公室还习惯吧?”
  小王是个机灵鬼,立刻回答道:“感谢局长关心,这间办公室宽敞明亮,我们一定努力工作,报答组织对我们技术科的照顾。”
  张局长点点头,说:“钱科长马上就要退休了,他人不在,你们可不能放松工作,我还准备从你们科选拔接班人呢。”
  小王头点得如小鸡啄米似的:“请局长放心,我一定不辜负组织的期望。”
  张局长没接话,四处看了一下,忽然看到窗台上的一盆对子莲,不由来了兴趣,开口问道:“嗬,这对子莲居然打了五个骨朵,还真是稀奇,这是谁养的花?侍弄得不错啊!”
  小王见领导欣赏,高兴地回答道:“是我,我觉得在办公室养点花能美化集体环境,工作累了抬头看几眼,也提高了大家的工作效率。”
  张局长一走,小王就颠颠地跑到窗台前,嘴里哼着“今天是个好日子”,手里拿着喷壶给对子莲浇水,一副得意忘形的样子。
  一旁,老胡气得把键盘敲得跟打地鼠似的,他忍不住说道:“至于吗?局长随便夸了这破花几句,你就觉得自己能当科长了?真是可笑!”
  小王皮笑肉不笑地说:“嘿嘿,这说明领导也喜欢养花,我们有共同爱好,你懂啥?”
  老胡撇撇嘴:“咱局长办公室那两盆花都死了,就剩个干巴花枝在那儿挺着,空花盆还是我抱过去的呢。”
  小王得意地一笑:“那好呀,明天我就把这盆花给局长送过去。”
  第二天一早,小王来到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抄起水壶准备给花浇水,却发现对子莲的一边叶子蔫了,软塌塌地垂了下来,很明显是被烫死的。小王愤怒地扯着嗓子大喊一声:“老胡,你太阴险了!”
  老胡拎着拖把刚从门口进来,莫名其妙地说道:“大清早抽什么风,我怎么你了?”
  小王气急败壞地骂道:“你这个小人,昨天说要弄死我的花,今天就给浇了开水……”两人就这么吵了起来。
  正巧,张局长路过听到,皱着眉走进来,咳嗽一声道:“大清早这是干什么呢?”
  小王立刻跑上去添油加醋地告状,而老胡结结巴巴地为自己辩解。
  张局长走到失去生机的对子莲面前,也觉得挺可惜,他捏一撮花土,在手里捻了捻说道:“水分快干了,应该是昨晚上发生的事情。”
  老胡立刻辩解道:“昨天我跟小王一起出的单位大门。”
  小王一撇嘴:“谁知道是不是你又偷偷跑回来作的案!”
  老胡梗着脖子说道:“这容易,我回没回来一问门卫就知道了。”
  这关系到人品问题,张局长也重视起来,一个电话把门卫叫了上来。门卫立刻证实,昨天下班后老胡绝对没有再回来过。
  老胡松了口气,嘟囔道:“就是呀,我可没有小王那么多弯弯心思。”
  张局长忽然发现小王的神情有些紧张,不由心里一动,于是追问门卫:“昨天下班后有没有别人回来?”
  门卫迟疑地看着局长说道:“小王回来过一次,很快又走了。”
  张局长的目光像锥子一般扎了过去,小王脸色青一阵紫一阵的,汗顺着脸往下淌,摆着手说道:“我、我昨天手机忘在办公室了……再说,我怎么可能往自己花盆里浇开水呢!”
  张局长板着脸,扔下一句硬邦邦的话:“有些同志,最好把心思用在工作上,宫斗片看多了吧?连栽赃陷害都用上了!”
  小王像被雷劈了一般傻站在那儿,嘴里喃喃地嘟囔着:“真不是我干的..”
  张局长怒气冲冲地回自己屋里,到饮水机前面接了一杯开水涮了涮杯,随手泼到只剩个枯枝的花盆里。
  这时门卫敲门走了进来,压低嗓音说道:“张局长,昨天我巡视楼层的时候您还记得吗?”
  张局长点点头:“记得,当时我都出门了,又被分局的赵局长堵回来了,找我谈了会儿工作。”
  门卫声音压得更低了:“昨天,您领着赵局长进的是老办公室,您想想,昨天您在那个屋里……”
  张局长转头看了看窗台上被自己倒开水烫死的两盆花,懊恼地一拍脑袋:“哎呀!我往花盆里泼开水的习惯真不好!这记性也差劲,原来昨天是我把小王的花烫死了,我得给他道歉去。”
  门卫低声说道:“您又不是故意的,我不说……”
  张局长断然地一挥手说道:“我虽然不喜欢他的性格,但该怎么回事就怎么回事!”
  (发稿编辑:刘雁君)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2期 | 标签: | 78 views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