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输善良

  • 都是小华

  • 比表

  • 好教练

  • 这腿咋没的

  • 有缘的手机

  • 老师妙招

  • 后天的努力

  • 银子去哪了

  • 给红包

  • 都是熟人

  • 露馅了

  • 豪气外露

  • 测个颜值

  • 试探方法

  • 好问的乘客

  • 疯狂的金雕

  • 开往春天的飞机

  • 寻找恩人

  • 全是套路

  • 这个老头了不得

  • 龙凤瓶之谜

  • 闹心的同学会

  • 谁来背黑锅

  • 斗牛计

  • 林家兄弟

  • 让小人闭嘴

  • 阿P钓『宝』

  • 最熟悉的陌生人

  • 踏雪留痕

  • 聪明的方向

  • 完美方式

  • 决胜时刻

  • AA制夫妻的债务

  • 走私『骡子』

  • 一世情缘

  • 我的老妈妙语连珠

  • 幽你一默

  • 致富先治懒

  • 神回复

  • 生活爆笑歪理

  • 这些谚语鸡不服

  • 南腔北调

  • 数学补习

  • 除非如此

  • 住院大PK

  • 重要角色

  • 充分检查

  • 镇长绘画

  • 贵族学校

  • 集字游戏

谁来背黑锅

一场生产事故惊动了上级,也把大发玩具厂抛上了风口浪尖。厂长王大发急得焦头烂额,此事一旦处理不当,厂子就要面临停产整顿,于是他到处找关系、托人情,想来个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最后,一个在职权部门工作的亲戚悄悄告诉他,想要平息此事,必须做到四点:一要控制舆论,不要把事情捅到网上;二要安抚死者家属,不让他们闹腾;三要上下打点,该花的钱要舍得花;四要从厂里找一个人,主动揽下全部责任,也就是所谓的背黑锅。
  王大发听后,如获至宝,赶紧实施。前三点没难住他,可第四点却有点困难。你想,生产事故责任这口“黑锅”是那么好背的?搞不好身败名裂,还要蹲大牢。
  
  但是,必须有人来背锅!
  王大發首先想到手下的三个得力干将:赵副厂长、钱主任和孙经理。他把三人召集起来,让他们说说,该让谁来背黑锅。
  赵副厂长心眼最多,他眼珠子一转,一脸悲痛地说:“厂子就是我们的家,眼看家里遭难,我的心里比谁都难受,这个锅,我可以来背……”说到这里,他突然话锋一转,说前年厂里一名女工在生产线上被机器轧断了手,上级追查此事,自己为了厂子,已经背过一次锅,这次,也该轮到别人出一份力了。说罢,他的目光落在钱主任身上。
  钱主任一听,心里暗骂:这个老狐狸!嘴上却说:“为厂背锅,义不容辞……不过,我在厂里十几年,当牛做马,鞠躬尽瘁,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为厂背锅这点小事,就让年轻人来锻炼一下吧。”
  三人里只有孙经理最年轻,眼看一盆脏水要泼到自己身上,他立即推托:“本人阅历浅,这么重的担子,还是老前辈来担合适。”
  三人你推我,我推你,吵作一团。王大发大怒,“啪”的一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厉声问:“我是谁?”
  三人面面相觑,半天,赵副厂长才心惊胆颤地说:“你是厂长。”
  王大发又大声问:“一个厂子有几个厂长?”
  钱主任小声说:“一个。”
  王大发声音洪亮:“这个锅能不能我来背?”
  孙经理连连摇头:“不能。”
  王大发满意了:“很好!既然我不能背,就由你们来背。我不管你们抓阄也好,抽签也好,限期三天内找出背锅的人,不然,你们三个全都回家抱孩子吧!”
  王大发雄赳赳地走了,剩下的三个人没办法,只好抓阄。钱主任有点背,抓到了背黑锅的阄。
  钱主任不愧是老油条,他心想:这个黑锅,我自己肯定不能背,还好手下有几个生产组长,王大发把锅丢给我,我就把锅丢下去。于是他召集手下的一帮组长,清了清嗓子,模仿王大发的腔调说:“我是谁?”
  几个组长已经知道厂里要找替罪羊的事情,一个个都战战兢兢地说:“你是主任。”
  钱主任又问:“一个车间有几个主任?”
  组长们说:“一个。”
  钱主任再问:“这个锅能不能我来背?”
  几个组长摇头:“不能!”
  钱主任一摆手:“很好,你们商量一下,看看谁来背这个锅,两天之内找不出来,你们全都回家抱孩子去吧。”
  一帮组长犯了难,最后还是老办法,抓阄!一个姓李的组长“光荣”地抓到了阄。
  李组长这个组长有名无实,手下只管着一个快要退休的老工人,这工人姓周。于是李组长找到老周头,板着面孔说:“咱们组只有你我两人,我是谁?我是组长。一个组几个组长?一个!我是你的领导,领导能背锅吗?当然不能。既然我不能背,只好你来了。如果你不肯,厂里欠你的半年工资就别想要了。”
  老周头诚惶诚恐,心里琢磨,不就是背个锅吗?自己一个糟老头子,还能把我枪毙了?于是答应下来。李组长赶紧报告钱主任,钱主任报告王大发,说找到背黑锅的人了。王大发大喜,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不久,上级调查生产事故的调查组到来,王大发大手一挥,说:“你们不用调查了,这次生产事故的责任人是工人老周头。他本人都承认了,如果你们不相信,可以问他本人。”
  王大发让手下赶紧把老周头叫来。手下去了半天,老周头没来,却领来一个乡下老太太。王大发奇怪,问老太太是谁。老太太说,她是老周头的老伴,是来替老周头承担事故责任的。
  “简直胡闹!”王大发气得浑身哆嗦,只是当着调查组的面,不敢发作。他跑到车间一瞧,只见老周头正坐着喝茶哩。见厂长驾到,老周头赶紧起身:“厂长,您找我有事?”
  王大发鼻子都气歪了:“调查组要调查你,你怎么让自己的老婆替你顶罪?”
  老周头“嘿嘿”一笑:“我这不是跟你们学的嘛。”
  跟我们学的?王大发一愣。老周头叫过妻子,叉着腰,腆着肚,打起官腔:“我是谁?”
  老太太细声细气地说:“你是我老头子,一家之主。”
  老周头问:“你有几个老头子?”
  老太太说:“一个。”
  老周头又问:“一家之主能不能背黑锅?”
  老太太摇头,老周头得意地对王大发说:“您瞧,在厂子里我最小,谁都能欺负我,可在家里,我却最大,是领导,领导怎么能背黑锅呢,是不?”
  王大发望着身旁的调查组成员们,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天啊,自己该咋解释呢?
  (发稿编辑:吕 佳)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3期 | 标签: | 0 views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