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读者

战争中的日本人

2018-03-26

每个国家的文化传统中都有一套关于战争的正统理论。日本和西方战争传统的差异全部体现在他们如何看待生命和使命上。   日本为其战争合理性辩护的前提和美国截然相反,对国际形势的判断也与美国人不同。美国把战...

阅读全文 »

思君最惹打喷嚏

2018-03-26

春来到处听得到人打喷嚏。天干有人喷嚏连天,地湿也有人喷嚏连天,花粉是让人视而不见的东西,却也搔弄人“眼观鼻、鼻观心”地止不了痒,唯“哈啾”能解之。   打喷嚏,紧接着难以忍受的酸和痒豁然而解,有一种让人...

阅读全文 »

失言之得者

2018-03-26

常言道:“覆水难收。”   常有酒后吐真言者,发开口梦,令思想赤裸裸地暴露出来。是的,除了水泼出去不是一声道歉就可以收回外,无意中让底牌曝光的失言亦不可挽回;一如真情,付出之后就是条不归路。   失言...

阅读全文 »

被人阅读

2018-03-26

摄影艺术家为了展现人的成熟,常常把镜头对准中老年人的眼角和眉梢间的扇形皱纹。那一条条深如沟壑的褶皱中,仿佛深藏着采掘不尽的“乌拉尔金玉”——社会学家从中寻觅历史沉浮,文学家从中透视人生哀乐,哲学家从中...

阅读全文 »

三种成长

2018-03-26

人是生物的一种,处于不断成长之中:年龄在成长,学识、技能在成长,品德也在成长。   “天增岁月人增寿”,年龄的增长出于自然,但进德修业要靠自己努力,稍一懈怠,就会停滞,甚至倒退。人生最迫切的问题就是如...

阅读全文 »

狮子和猎人

2018-03-26

一个爱吹牛的猎人,刚巧丢失了一只名贵的狗,他怀疑是狮子把狗吃了。他看到一个牧人,就问他:“你能否告诉我,那只偷吃我的狗的狮子住在哪儿?我非要出了这口惡气不可!”   牧人回答:“它就在这座山的附近,我...

阅读全文 »

遗忘时间

2018-03-26

我有一对朋友:先生做生意,整年在外忙碌;妻子是艺术家,终日沉迷于绘画。奇怪的是,兩个人都不显老,看起来都比他们的实际岁数年轻得多。我有一次问到他们的养生之道,他们的回答非常巧妙。   “忙碌使人忘了...

阅读全文 »

不理解

2018-03-26

爸爸去看孩子的演出,结果发现孩子演的是块一动不动的石头。   爸爸非常恼火,认为孩子不争气。   等孩子下台后,爸爸生气地问他:“为什么要演块石头?”   孩子眨眨眼睛说:“我演的不是石头,是孙悟空啊。”...

阅读全文 »

哲学无非是做两件事

2018-03-26

柏拉图说:“哲学开始于惊疑。”对什么惊疑?相对地说,惊奇面对宇宙,由惊奇而求认知,追问世界是什么;疑惑面对人生,由疑惑而求觉悟,追问生命有何意义。   康德说:“世上最使人敬畏的两样东西是头上的星空和...

阅读全文 »

喜欢历史的原因

2018-03-26

《紅楼梦》如果出现在《资治通鉴》里,也就一两句话:“贾贵妃,讳元春,入选掖庭,有才色,得幸,为贵妃。后以忤旨,薨,宫掖事秘,未知其由。有司奏宁国公、荣国公子弟横行枉法诸阴事,上震怒,夺爵,籍没家产。...

阅读全文 »

智趣

2018-03-26

用上面4種颜色对图案进行着色,让两个相邻区域没有相同的颜色。(答案见下期)

阅读全文 »

作家手稿

2018-03-26

張爱玲《小团圆》手稿 阅读全文 »

漫画与幽默

2018-03-26

夫妻感情   我问同事小李:“你和媳妇感情怎么样?”小李:“这么跟你说吧,我和老婆是共同经历过生死的人!”我很羡慕:“那你们夫妻关系一定很好喽?”小李:“我们有好几次吵架,都差点同归于尽!”   不敢太直白 ...

阅读全文 »

言论

2018-03-26

不是真的要睡了,而是想进入一个人熬夜不被打扰的状态。   ——要读懂“晚安”的含义   图书馆不收费,健身房要办卡。   ——对“穷文富武”的新解释   明天不用上班比今天不用上班的感觉好多了。   ——预期更能...

阅读全文 »

阿西姆的驴子

2018-03-26

在印度南方山区,有一个叫阿西姆的农民,他娶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妻子。这个妻子待人非常刻薄,奚落起丈夫来毫不留情。她一天到晚总爱鸡蛋里挑骨头,有时候到了深更半夜还在那里喋喋不休。   唯一让阿西姆感到轻松...

阅读全文 »

一个黄公望,两幅富春图

2018-03-26

明末,一幅画传到了著名收藏家吴洪裕的手上,他把这幅画看得比命还重要。去世前,他决定让这幅画为自己殉葬。   画这幅画的是一个元朝人,叫黄公望。   生活中,我们翻山越岭、登舟涉水,山一程、水一程,有...

阅读全文 »

自嘲与尴尬

2018-03-26

进退维谷,左右两难,无所适从,特别是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当场出丑,此时若有个地缝也会钻进去,这就是尴尬。如要迅速地摆脱困境,就需要机敏与智慧。   北宋翰林学士石延年曾骑马出游,马夫大意失手,...

阅读全文 »

末代皇帝的西餐革命

2018-03-26

1923年8月25日,《实事白话报》上登载了一条题为《清室添设番菜厨房》的新闻:“清帝宣统喜食大餐,现在养心门外设立番菜厨房,由某番菜馆延得庖师四人进内,已于二十三号开办。”   皇帝喜欢吃西餐?这当然是时...

阅读全文 »

海洋“黑洞”

2018-03-26

根据美国学者的统计,人类每年往海洋中倾倒的塑料垃圾多达800多万吨。而这些塑料垃圾成了许多海洋生物的致死原因。在海中浸泡一段时间之后,塑料垃圾上会附着很多浮游生物,它们能散发出与腐烂藻类相同的气味,这...

阅读全文 »

玩命的事业

2018-03-26

“一战”时,飞行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儿。以今天的眼光看,那时的飞机都是没人敢碰的危险品,还要开着它去战斗,简直不可思议。   比如,协约国早期使用的战斗机,机枪都安放在上机翼的顶部中间,这就非常危险。19...

阅读全文 »

航天员的选拔标准

2018-03-26

作为探索太空的开路先锋,航天员需要具有崇高的献身精神、一流的学识水平、非凡的工作能力、良好的心理素质和健康的身体条件。因此,航天员的选拔标准极高,可谓“千万里挑一”。   基础选拔   第一是身高。航...

阅读全文 »

楼顶上的狐狸

2018-03-26

奠定麦克斯·珀金斯编辑生涯的三局棋的对手分别是菲茨杰拉德、海明威、托马斯·沃尔夫——每一个都贴得上大众心目中的“天才”标签:成名够传奇,才华够横溢,人生够跌宕,辞世够惋惜。沿着珀金斯的目光,我们可以窥见...

阅读全文 »

钟繇字帖

2018-03-26

我练字有一个过程。最早练字没有字帖。小学4年级时,老师让我们描红(楷书),我在家里翻出一本关于隶书的书,就照着写。本以为没按老师要求写楷书会挨骂,没想到老师说写得好。因为被老师表扬,我就整天狂写。一...

阅读全文 »

方便面和酒都是人生

2018-03-26

我喜欢酒的好味道,却不善饮。我喜欢黄酒,因它需加热饮用,独具一种东方风格。只是我因多次手术,已不能多喝。   在清华读书时,曾和要好的同学在校园中夜饮。酒从东门外常三小馆买来,我们坐在生物馆的台阶上...

阅读全文 »

吃土

2018-03-26

我从九岁开始在禅宗寺院的厨房里生活,如果问我有何收获,大概首先就是学会做素斋吧。禅宗长老培养小僧侣,不会不厌其烦地灌输难懂的经典,而是将难懂的道理融汇在日常的细微小事中予以教育。例如将洗东西剩下的...

阅读全文 »

父爱型vs母爱型

2018-03-26

  聚会时,我们常能遇见这样的场景:大家一起计划着接下来玩啥、吃啥,这时候,最可怕的就是幽幽传来几句“...

阅读全文 »

定于一

2018-03-26

  我是一个文字人。不是说我以文字为生,或煮字疗饥,而是我认识、解释和归纳世界,与世界相处的方式,是文...

阅读全文 »

数学的世外桃源

2018-03-26

6年前,年轻的数学家许晨阳打算回到中国。他给几位朋友发了一封简短的告知邮件。朋友们很惊讶。他是一颗数学新星,从普林斯顿大学数学系获得博士学位,在麻省理工学院做过博士后,与合作者解决了代数几何领域的一...

阅读全文 »

两情相悦

2018-03-26

暑假过到一半的时候,“我”来到莫斯科,向心爱的姑娘瓦列西娅描述家乡的夏日美景:盛开的鲜花、皎洁的月光、芳香的铃兰、澄碧的河流、清晨晶莹的露珠。瓦列西娅听后提议说:“为什么不去一趟,让我亲眼领略一下大自...

阅读全文 »

如何与老妈愉快相处

2018-03-26

生而为人,人生的每个阶段、每一年、每一天,似乎都要面对一些难题,小到明天穿什么,中到天理国法、江湖道义,大到如果人生没有终极意义明天为什么要醒来。这些难题也随着四季变换、年纪增长而变化,少年时担心...

阅读全文 »

烤神仙

2018-03-26

我坐在父亲的病床边,抚摸着他那双布满老年斑的手,端详着他插着胃管、氧气管的身躯和一直昏睡不醒的脸庞。   母亲在世时,因她一贯的强势作风,我心目中的父亲是个沉默寡言、永远赔着笑脸,没有自我、没有声音...

阅读全文 »

准备了二十年的新婚礼物

2018-03-26

  一   “你不好好学习弹棉花,到时候会找不到婆娘的。”老师傅吓唬唐远祥。   “会弹棉花就能找到婆娘?”...

阅读全文 »

大提琴家的左手

2018-03-26

这是很久以前的一场经历。   演奏会结束了,我们到后台向这位国际知名的大提琴家致敬。他伸出右手跟我握手,我说:“真是漂亮的演奏呀!尤其是勃拉姆斯那首。”“我也觉得。”他十分高兴地将他的左手压在我被他握着...

阅读全文 »

饮膳札记

2018-03-26

二十五岁以前,我没有拿过锅铲,甚至连厨房都很少进去。二十五岁结婚后,虽然初时只是两个人的小家庭,但毕竟是一家之主妇,中馈之事有赖我掌理,也就不得不面对现实。开门七事及无数琐细之事,占据了我日常生活...

阅读全文 »

鲜花课

2018-03-26

那天出差,在高铁站候车,闲着无事便看着来往的陌生人解闷。忽然,视线里出现一个中年男人,他站在安检区外,正被一群人热热闹闹地包围着送行。告别即将结束时,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一个小美女慌慌张张地跑过去...

阅读全文 »

冬日夜宴

2018-03-26

以前被称为“江南乡间”的那片父亲的故居,如今已不再是那么纯粹的田园风景了——拓了路,修了楼,田野间建起了住宅区。然而到了冬天,乡间夜宴,还是要在家吃的。   乡下摆宴席,按惯例要请师傅上门,在院子里支起...

阅读全文 »

阅读时,不要放过你的耳朵

2018-03-26

关于阅读,我至今是一个老派人物,还死硬。我坚持认为,坐下来,打开书,一手提笔、边读边记是最佳的阅读方式。阅读是容易产生快感的,快感来了,不管不顾,一口气冲到底,那个爽。我把这样的阅读叫作放纵式阅读...

阅读全文 »

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

2018-03-26

在这里,我想和大家分享三个小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关于主食的。前些天,烹饪大师段誉给我做了他家乡河南的一种蒸菜,叫蒸槐花——槐花的花蕾,裹上面粉之后放在锅里蒸,蒸好后浇上蒜汁。我小时候,每年春天都能...

阅读全文 »

宴会之苦

2018-03-26

  宴会,不知是谁发明的,是最不合理的一种恶作剧!突然要集许多互不相稔的人,在指定的地方,于指定的时间...

阅读全文 »

作家守门员

2018-03-26

我想,很多中国球迷都有在篮球场上踢足球的人生经历。   我将展示自己经历中的两个段落。第一个段落是1988年至1990年期间。当时我在鲁迅文学院学习。鲁迅文学院很小,好像只有8亩地,教室和宿舍都在一幢5层的楼...

阅读全文 »

美食作家狄更斯

2018-03-26

查尔斯·狄更斯常常被认为是一个美食作家,同时也被认定为圣诞晚宴的发明者,正是狄更斯确定了圣诞节这天的食物。就在《圣诞颂歌》出版之后不久,为普通人写食谱的美食作家艾丽莎·阿克顿在书中首次将梅子布丁称为“...

阅读全文 »

画家与文豪

2018-03-26

兩幅肖像画   给列夫·托尔斯泰画一幅肖像有多难?这得问问俄国巡回展览画派的领路人伊万·克拉姆斯柯依。   从1870年到1923年,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巡回展览画派在俄国美术界取得空前的成功。当然,他们的成功...

阅读全文 »

笔墨童年

2018-03-26

  在山水萧瑟、岁月荒寒的家乡,我度过了非常美丽的童年。   千般美丽中,有一半,竟与笔墨有关。   那...

阅读全文 »

“《读者》光明行动”(58)

2018-03-26

新春将至,每个人都忙着回顾过去的一年,同时向亲朋好友送去祝福,许下自己的新年愿望。在“《读者》光明行动”的资助下,正在医院接受免费治疗的弱视孩子们也纷纷写下自己的新年愿望:希望自己的视力再提高一点;...

阅读全文 »

白马翰如

2018-03-26

任何理想主义,都带有伤感情调。   所有的艺术,已有的艺术,不是几乎都浪漫,是都浪漫,都是浪漫的,这泛浪漫,泛及一切艺术。当我自身的浪漫消失殆尽,想找些不浪漫的艺术品来欣赏,却四顾茫然。所有的艺术竟...

阅读全文 »

2018-03-26

想,是一种难受的感觉。   那个人、那件事如果就在眼前,也不用去想了,一定是半明半灭,得到与未得到之间,才会动用“想”这个字。心微微抽搐,喉咙略为干涸,眼神有点暗淡,神态带些无奈,想的时候,人会变得憔...

阅读全文 »

饮酒

2018-03-26

饮酒是一种特殊的生活方式,它无孔不入。忧愁要它,欢乐也要它;孤独要它,热闹也要它;天气好了要它,风霜雨雪也要它;爱情要它,失恋也要它;诞生要它,死亡也要它;恶人要它,善人也要它;有文化的要它,大老...

阅读全文 »

缺陷

2018-03-26

筹备电影《空气人偶》时,我收到在仙台放映会上认识的一位老师寄来的信,信中夹着吉野弘先生的诗《所谓生命……》。   所谓生命   仅仅靠自身无法被完整创造出来   诗从这一节开始,描绘了世界上每一个生命之...

阅读全文 »

颜筋柳骨

2018-03-26

唐朝书家颜真卿、柳公权,并称“颜柳”。小时候习字,听长辈说得最多的是“颜筋柳骨”,虽然也知道这“筋”“骨”是形容颜、柳书法的各自特点,却是懵懵懂懂,耳熟而不详究竟。   成年后,读《笔阵图》,其中说:“善笔...

阅读全文 »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2018-03-26

人人的心灵深处都穴居着猛虎,虎穴之外,蔷薇丛生。   年轻时,猛虎是我们生命的主导。忙碌而远大的雄心是对这个世界的担当,是“使命”的一种。乳虎啸谷,心雄万夫,睥睨天下。   當我们越走越远,便会明白狮...

阅读全文 »

一秒钟的交会

2018-03-26

车停在高邮南门大街口,窗外下着蒙蒙细雨,一路上听的都是南征北战的历史故事。连日来参观许多古文化遗址,有时徘徊在千年古迹的赵州拱桥上,有时站在新石器时代的黄土墙边。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望向窗外,刹...

阅读全文 »

在一所被围困的房子里

2018-03-26

在一所被围困的房子里,住着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男人和女人在厨房里蜷缩着,听到了轻微的爆炸声。“是风。”女人说。“是猎人。”男人说。“是雨。”女人说。“是军队。”男人说。女人想要回家,但她已經在家里了,在这...

阅读全文 »

历史与仇恨

2018-03-26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又少了一位。2017年11月15日晚,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佘子清离开人世,享年84岁,登记在册的幸存者人数从100名变为99名。此前,他堅持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义务讲解14年。这些年,一起当义工的幸存者相...

阅读全文 »

善受罚因形似恶

2018-03-26

善恶不能以外形判断,否则,善也会因形受罚……   一天,东方的一位国王带着他的儿子——一位还很小的王子,到王宫花园的池塘边散步。   王子将脚伸到池塘中,一条蛇缠住了他的腿。   国王杀死蛇,并命令他的手...

阅读全文 »

事与愿违

2018-03-26

人的烦恼大多因为“事与愿违”。想年轻健康,却要面对老病死;想亲人团聚,却要经历爱别离;想成功发达,却可能所求不得。   事与愿违,可能是努力不够,要再努力;可能是因为方法不对,需改進方法。事与愿违还常...

阅读全文 »

上计

2018-03-26

南朝梁吴均是著名文學家、史学家,深受梁武帝赏识。其边塞诗中有“轻躯如未殡,终当厚报君”“男儿不惜死,破胆与君尝”等句,写得慷慨激昂。但据《隋唐嘉话》记载,“侯景之乱”中,梁武帝被围台城,局势危殆,向吴均...

阅读全文 »

找一找

2018-03-26

左邊这幅图,和第41页的原图有什么不同?请睁大你的眼睛,你会发现新奇的趣味。

阅读全文 »

画中游

2018-03-26

Maxwell Tilse是一名插画家,2015年,他从澳大利亚搬到伦敦,成了一名自由插画家,主要涂绘伦敦及周边城市著名的历史建筑。在两年的时间里,Maxwell足不出户,将伦敦及欧洲其他地区的一些著名建筑搬上了自己的画...

阅读全文 »

漫画与幽默

2018-03-26

光荣事   爷爷经常和我说他年轻时的光荣事迹:“那年,一个社会青年请我帮他打架,我冲上去揪住对方的带头大哥打了个半死,对方10多个人愣是一动都没敢动。”   我内心无比崇拜可又不大相信,就问老爸是不是真...

阅读全文 »

言论

2018-03-26

我的过错在于,身在底层却偏偏高昂着头。   ——诗人余秀华正是抱着这样的生活态度与命运抗争,有人说她像一个被折去翅膀的天使   婚姻里的指责和抱怨不是因为“我爱你”,而是因为“我管理不好情绪”。   ——指责...

阅读全文 »

伊索解释遗嘱

2018-03-26

如果有关伊索的传闻是真实可靠的,那么他将是希腊最为靠得住的好参谋。以他一人的智慧,胜过整个雅典法庭。   下面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相信您会听得津津有味。   有位富人养了三个女儿,彼此各有所好。一个...

阅读全文 »

现代艺术家为啥不好好画画

2018-03-26

长期以来,许多人存有一个深刻的误解:艺术是一种用来表现真善美的东西,如果背离了这些要素,就不是好的艺术。于是,这些人愤懑地发现,现当代的艺术越来越不像样,越来越乖张,越来越粗糙。   他们觉得,现在...

阅读全文 »

清代皇帝吃什么

2018-03-26

饮食文化学者邢渤涛曾经在相关文章中讲述过一个改革开放初期的故事,说香港有位富翁来到广州某酒家,甩出一万元钱,要吃一顿饭。厨师采购数千斤鲤鱼,只取用鲤鱼的须,做成一盘“龙须菜”,让数千斤的鲤鱼成了下脚...

阅读全文 »

社会信任

2018-03-26

美籍日裔学者福山认为,传统中国属于低信任社会,人们彼此间的信任程度很低,社交范围非常有限,不容易建立家族与政府之外的社团。但福山的这个论断,完全不符合宋代社会。看看宋人的笔记就清楚了。   宋人王明...

阅读全文 »

什么是智能

2018-03-26

什么是智能?一位研究者在很多年前整理了71种不同的定义并统一成一种最简短的表述:“智能所检测的是一种生物在不同的环境中达到目标的能力。”这个定义简直就是为人类量身打造的。蜜蜂可以酿制蜂蜜,河狸可以建造...

阅读全文 »

古人并非多子多福

2018-03-26

长期以来,不少人有这样的误解:在实行计划生育以前,中国的家庭普遍多子女,古代人更是相信“多子多福”,儿孙满堂。实际上并非如此。从公元初到20世纪初期,中国每户平均人口数都在五口上下,如果以核心家庭(一...

阅读全文 »

为什么去听音乐会

2018-03-26

不久前,我曾在旧金山临时客串演出,演出后次日一早就启程离开。当我走出酒店时,我的行李已经被安放在出租车上,除了小提琴——我总是把它挎在肩上。   那位与我年龄相仿的出租车司机马上就注意到它了。待我上车...

阅读全文 »

量身定制的灵魂美食

2018-03-26

我从小爱看那些写吃的文字,有时是深夜饿了、馋了,有时是因为能从中看出心灵的饱暖。不见得每个人都有本事把吃写出味道。有人能写得你口水直下三千尺,有人却像账房先生,只让你记住有七个碟子八个碗。   《红...

阅读全文 »

概率的用途和误用

2018-03-26

在美剧《少年谢尔顿》第3集里,谢尔顿跟家人一起听牧师布道。牧师说:“有人问我怎么知道上帝是否存在,我回答说这是个很简单的数学题。上帝要么存在,要么不存在,我们持怀疑态度来看,最坏的情况也是对半开。我...

阅读全文 »

世界上最愚蠢的零食

2018-03-26

一   前两天在乡下打橄榄。打橄榄有两种方法,一种用长竹竿打,另一种更野蛮,扔石头打。被打中和击中的橄榄纷纷落下。不管是哪一种,手持长竹竿或者手持石块向橄榄林走去,都像气势汹汹地去收拾它。   打下...

阅读全文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