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要轻易考验人性

  • 比较!你用对方式了吗

  • 让管理者无知一点

  • 请允许自己“无知”

  • 抱歉,我不想知道

  • 愈无知愈快乐

  • 萌宠

  • 爆料

  • 意粉求上墙

  • 满地都是六便士 他却抬头看见月亮

  • 一味贪大的邓氏鱼

  • 两千元一碗牛肉面

  • 一句恶骂引发的奋斗

  • 下辈子还要见

  • 时光摩天轮

  • 名叫韦仁的杀人犯(三)

  • 神回复

  • 哥的世界

  • 送电池

  • 骗你是小狗

  • 开怀篇

  • 霍勒斯曼:把中学变成实验室

  • 《世界语文·德国卷》学习不是包袱

  • 真正的销售在成交之后

  • 一位母亲是一座军营

  • 张译:凤凰男也有春天

  • 俗心毁容颜

  • 强女孩,不等待长发及腰

  • 骨头上的肉

  • 诗剧

  • 天下女子两大类,一是“你”,一是“非你”

  • 萌主

  • 敬重我们的敌人

  • 别碰孩子的三大隐私

  • 乔布斯 回不了美国

  • 酒量越大越易醉

  • 成熟

  • 换位思考的魅力

  • 被奢侈品奴役的弱魂灵

  • 易容术有多神

  • 在微信上,钱可以这么赚

  • 优秀上司和抗命下属

  • 别说话

  • 坐头等舱的男人

  • 疯狂的石头

  • 一个人的旅行

  • 一个人的旅行

  • 不孝七宗罪,你同意吗

  • 15岁将考博士——“在家学习”的喜与忧

  • 意外之财

  • 父亲就是一个伟大的设置

  • 伪造爱情

  • 照片中的冰雕

  • 汗血宝马

  • 租房三天的女人

  • 权力的康德茂规则

  • 美女和丑女的幸福概率

  • 幸与不幸

  • 死薪水

  • 没有点奢侈又算什么生活

  • 富裕,安顿不了我们的灵魂

  • 范仲淹穷时富时

  • 君子如水,小人似油

  • 贼没文化很可怕

  • 别人比你聪明的个特征

  • 我的“残友”是“国戚”

天下女子两大类,一是“你”,一是“非你”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你走了,我却没有送你。我那天不是对你说过,我不去送你吗?送你只添了你的伤心,我的伤心,不送或许倒可以使你在匆忙之中暂时遗忘你所永不能遗忘的我,也可以使我存一点儿濒于绝望的希望,那时你也许还没有离开这古城。我现在一走出家门,就尽我的眼力望着来往街上远远近近的女子,看一看里面有没有你。
  在我眼里,天下女子可分两大类,一是“你”,一是“非你”。一切女子,不管老少,对于我都失掉了意义,她们唯一的特征就在于“不是你”这一点,此外我看不出她们有什么分别。
  你走之后,我变得和气多了,我对于人生总是这么嘻嘻哈哈敷衍着,对于知己的朋友总是这么露骨地乱谈着,我的心已随你的衣缘飘到南方去了,剩下来的空壳怎么会不空心地笑着呢?然而,狂笑乱谈后心灵的沉寂,随和凑趣后的凄凉,这只有你知道呀!我深信你是饱受过人世间苦辛的人,你已具有看透人生的眼力了。
  所以,你对于人生取这么通俗的态度,这么用客套来敷衍我。你是深于忧患的,你知道客套是一切灵魂相接触的缓冲地,所以你拿这许多客套来应酬我,希冀我能够因此忘记我的悲哀和我们以前的种种。你的装成无情,正是你的多情;你的冷酷,正是你的仁爱;你真是客套得使我太感到你的热情了。
  今晚我醉了,醉得几乎不知道我自己的姓名,但是一杯一杯的酒使我从不大和我相干的事情里逃出来,使我认识了有许多东西实在不属于我。比如我的衣服,那是如是容易破烂的,此如我的脸孔,那是如是容易变得更消瘦,换一个样子,但是在每杯斟到杯缘的酒杯底我一再见到你的笑容,你的苦笑,那好像一个人站在悬崖边际,将跳下前一刹那的微笑。一杯一杯干下去,你的苦笑一下一下沉到我心里。我也现出苦笑的脸孔了,也参到你的人生妙诀了。做人就是这样子苦笑地站着,随着地球向太空无目的地狂奔,此外无别的意义。你从生活里得到这么一个教训,你还它以暗淡的冷笑,我现在也是这样了。
  你的心死了,死得跟通常所谓成功的人的心一样地麻木;我的心死了,死得恍惚世界已返于原始的黑暗了。两颗死的心再连在一起有什么意义呢?苦痛使我们灰心,这真是“哀莫大于心死”。所以我们是已失掉生的意志和爱的能力了,“希望”早葬在坟墓之中了,就说将来会实现也不过是僵尸而已矣。年纪总算轻轻,就这么万劫不复地结束,彼此也难免觉得惆怅吧!这么神不知鬼不觉地从生命的行列退出,当个若有若无的人,脸上还涌着红潮的你怎能甘心呢?因此你有时还发出挣扎的呻吟,那是已坠陷阱的走兽最后的呼声。我却只有望着烟斗的烟雾凝想,想到以前可能,此刻绝难办到的事情。
  今晚有一只虫,惭愧得很,我不知道它叫什么,在我耳边细吟,也许你也听到这类虫的声音吧!此刻我们居在地上听着,几百年后我们在地下听着,那有什么碍事呢?虫声总是这么可喜的。也许你此时还听不到虫声,却望着大海微叹,你看见海上的波涛没有?来时多么雄壮,一会儿却消失得无影无踪,你我的事情也不过这海里的微波吧,也许上帝正凭栏远眺水平线上的苍茫山色,没有注意到我们的一起一伏,那时我们又何必如此夜郎自大,狂诉自个的悲哀呢?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4期 | 标签: | 8 views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