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条航线的诞生 重新发现夏威夷

  • 海岛之王——夏威夷

  • “上帝的土地”:隔绝的岛,美丽的人间天堂

  • 从地狱到天堂

  • 珍珠港:美国之殇

  • 在夏威夷找寻孙中山

  • 国航北京—夏威夷开航记:精心筹备与完美呈现

  • 克里米亚:“黑海门户”的历史与现实

  • 打车APP:巨头争霸背后

  • 违约开始了

  • 法纳得收藏:外交官的中国情结

  • 斯柯达布阵“车型攻势”

  • 永远的阿伦·雷乃

  • 《大丈夫》:用鸡汤代替片儿汤

  • 全亚洲最好的馆子

  • 女表的变迁

  • 民主的危机

  • 第六次大灭绝

  • 和“学霸”一道逆袭

  • 母乳喂养到底好在哪儿?

  • J联赛的亚洲计划

  • 乌克兰危机是对台海危机的测试?

  • 环球要刊速览

  • 廖凡:四十不惑

  • 同一屋檐下的阴与阳

  • 复刻,相似又陌生的创作

  • 徐皓峰:寻找武侠的新生处

  • 我想要留下历史——专访徐皓峰

  • 读者来信

  • 叙利亚内战进入第四年

  • 巴以和谈:当奥巴马介入时,他在想什么

  • 天下

  • 理财与消费

  • 好消息·坏消息

  • 声音数字

  • 天然的天真

  • 散文与小说

  • 我也曾威风凛凛

  • 真爱芳心烹饪俱乐部

  • 好东西

  • 健康资讯

  • 漫画

  • 妈妈走进“朋友圈”

同一屋檐下的阴与阳

啪啪啪(性教育从此开始...)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这是一个慢生活之家,里面充满了手工制作的东西
开放空间的策略:木梁交错的坡屋顶下没有墙壁划分出固有的房间
路易丝·坎贝尔为德国科隆国际家具展上的“Das Haus”提供了个人化的家庭愿景

  “爱的计划”是丹麦设计师路易丝·坎贝尔(Louise Campbell)近几年一直在探究的项目,关于阴阳如何相遇与相处。我们大多数人如何获得和保持浪漫的爱情?有多少出于基本的本能,有多少是出于社会习惯、信仰、恐惧和压力?根据浪漫爱情来组织生活的传统,这真的正确吗?
  由于她的设计师身份,她的重点不在人际关系,更多是空间的表现方式,情感与功能的结合方式,设计师怎样通过物理形式来面对这些问题。比如说家庭中的空间安排,如何让阴和阳获得平等的空间。
  今年1月份德国科隆国际家具展上,她终于获得了实验“爱的计划”研究成果的机会,她被邀请设计“Das Haus”,一个只在展厅里存在一周的理想之家,为展会提供一幅设计师个人化的家庭愿景。
  坎贝尔选择了简单的坡屋顶房子原型,外露的木梁和木柱支撑起铺着金属网格板的屋顶,覆盖总共240平方米的面积。房屋三面用落叶松木板和织物充当墙壁,第四面是完全开放的。
  确切说,这是两座而不是一座木结构房屋,像双筒望远镜一样,以某个角度安置在地面上,然后被相互推入和重叠。一栋房子的木柱被漆成白色,另一栋是浅灰色的,中间的矩形重叠处交集了两种颜色的柱子,两栋房子在那里合二为一。在坎贝尔看来,我们生活中的主要矛盾是男人和女人、理智和情感之间的不相容,对立的双方如何通过设计来调和,就是“爱的计划”项目的实验核心。
  所以,她想为“他和她、快与慢、软与硬、明与暗、色彩与材质”设计一个家,一个中间状态的宁静空间。那里的一切有些奇怪地共存着,但是没有冲突。用理性、效率、集中和强劲体现“他”,用柔软、情感和装饰性来满足“她”。这种情况下,“他”和“她”并不仅仅意味着男性和女性,而是每个人身上都具有的阳刚与阴柔的一面。
  作为科隆国际家具展对家的一次模拟,“Das Haus——舞台上的室内设计”每年选择一名设计师,由他决定那个家的布局和摆设,以家具、彩色、材质、照明和饰品等配置成个性化的室内设计。这是用家具和物品讲述一个理想之家的故事,有种强烈的叙事性。但是,它的构思并不意味着只有前瞻性,除了设计师的个性表达,还要兼顾当前的室内设计趋势以及公众诉求和社会变化。
  坎贝尔之前,英国-印度设计师团队妮帕·多希和乔纳森·莱维恩在2012年曾为Das Haus提供了一个浓烈的多彩之家,吸收不同的文化身份和影响,围绕以绿色植物为代表的中心庭院,以流畅的空间关系组织做饭、吃饭、沐浴、睡眠等日常活动。去年,意大利产品设计师卢卡·尼切托的理想之家尝试消除室内和室外的界限,由橡木和混凝土构成的明亮空间里植物随处可见,百里香和迷迭香在厨房里生长,客厅中的常绿乔木绿植充当不同功能区的天然边界。

  这一次路易丝·坎贝尔采用了相似的开放空间策略,木梁交错的坡屋顶下没有墙壁划分出固有的房间,不同区域只是由家具和配饰来定义。“在从内到外的设计过程中,我的房子本身就像一件很大的家具,这是为人设计的储存单元,或者说生活的搁物架。”她解释说,“除了提供保护和舒适性,一个家最重要的作用是顺应从活动到平静的生活节奏变化,满足男人和女人、理性与情感的深层需求。”路易丝·坎贝尔1970年出生于哥本哈根,父亲是丹麦人,母亲是英国人,她的成长不可避免地受到两种文化的影响。1992年从伦敦家具学院毕业之后,她又回到丹麦工业设计学院继续深造。丹麦家具设计具有强大的传统,像宗教徒一样追随理性主义、精致原则和高标准的质量。
  坎贝尔属于那一代年轻设计师,既要把韦格纳、雅各布森等前辈大师的遗产作为一种不言而喻的资产,留存在持续对话中,又要维护自我的个性和他们的独特性,这也是他们隐含的权利。她曾经说过:“丹麦遗产的本质,它的成分是土豆、海水,羊毛袜、鱼、粗麻布,辽阔的、不断变化的天空,5月初的山毛榉树,平坦的陆地,还有寒冷、黑暗、温暖和光线。我想象着这些词的颜色,在不断的磨炼中获得本质。”
  她的风格自然受到与斯堪的纳维亚美学相关联的简洁原则、柔和色彩的影响,更多时候,她摆动在传统极简主义与更加好玩的方法两者之间,以一种艺术家的方式自由地发展。在从工业设计学院毕业最初的七八年间,她的产品设计集中在对形式和材料的实验。一方面尊重丹麦设计的传统,然后尽可能地扭曲它们,为日常用品融入更轻易、更松散的形式。对她来说,家具和灯具的吸引力不仅是明确的形式,还包含了温暖、好玩、幽默和情感的魅力。
  “理想之家”只是存在一个星期的样板,同样她把现实生活扭曲一些,变得更抽象一些,突出身体意识的实用主义及快乐至上的原则。在这些灵活而理性的储存单元里,他和她安然惬意地相处。省略墙壁意味着给另外一个人更多空间,彼此没有秘密也没有压力,就像理想的婚姻。床、橱柜、灯具、桌子等基本设施为使用者提供功能装置:工作台面意味着生产活动,柔软的床垫使他们躺下休息。
  找到正确的方法,获得理性与感性、技术与手工艺、繁忙活动与彻底放松之间的平衡,是坎贝尔设计的关键主题,摒弃了各种室内设计的成规,有意改变熟悉的空间和家具尺度。这个家被命名为“0到100量身定做”,强调与尺度、比例和衡量等概念的特殊关系。
  她把《爱丽丝梦游仙境》视为设计的灵感之一,受童话故事的影响,关于尺寸和比例的游戏主题一再出现。靠墙摆放的床足有16米长,上面铺着厚厚的床垫,麻质被套覆盖柔软的羽绒,供你睡觉、休息或者爬来爬去,也可以在一次晚餐派对后留40个朋友在家过夜。
  与床平行的原木桌子也是超长版本,可以聚集几十人的大餐桌,也充当从事各种劳作的工作台,无论写作、绘画还是锤击、缝纫。超长的床和桌子给人一种一时念起的不完美感觉,立在起居区域中间的浴缸也一样,那是德国唯宝(Villeroy&Boch)公司百年前生产的石头浴缸,从博物馆借出的收藏品,因为她觉得家中拥有一些旧东西很重要。
  没有自然光线和通风的展厅里,灯光对营造环境氛围同样重要。“0到100”中出现最多的是坎贝尔自己设计的“剪纸灯”,一串串不规则的立体造型被包裹在订制的印花面料中,从木梁上垂悬下来,给人温柔妩媚的印象。她为路易·波尔森(Louis Poulsen)公司设计的LC Shutters吊灯也一再出现,六个并置挂在超长桌子的上方。
  LC Shutters吊灯只有一个简单的灯罩,在铝质材料表面冲压出菱形的穿孔图案作为灯罩表面的装饰元素,同时改变了灯光的发散方式,让它从每个图案中分段透射出来。可以说,这盏吊灯是结合“阴与阳”的典型设计,尽管用坚硬的铝制材料,设计表达却是柔软和女性化的,凭借自然的方式融入不同的环境中。
  厨房区的“工具墙”也是“0到100”的引人注目之处,这里多少体现了设计师的个人身份与偏好。她在墙面上悬挂了573种形态各异的工具,有些与厨艺和食物有关,有些是家庭手工制作所需,几乎包括了每种可以想到的家用工具。厨房的常规面貌是贴着温馨的花卉壁纸、充满女性气息的地方,这些工具的存在让它变得硬朗阳刚。
  可以说这是一个慢生活之家,里面充满了手工制作的东西,有温暖的灯光、精致的纺织品、舒适的休息区和许多好玩的细节。与如今普遍的技术爱好者倾向相反,这个家对大众媒介和家庭科技采取看似不合时宜的态度,电子媒介和数字投影设备完全不存在。
  所以,坎贝尔自己形容房子是“一个大大的拥抱,一个特殊的、温柔的声音”,她把低技术含量的房子视为一种生存策略,她说:“这也是一种提醒,提醒我们在21世纪重新修正关于组织的想法:组织爱,组织关系,重新组织那些让我们远离自我需求的僵硬室内设计习惯,获得真正好的家、好的生活质量。”

微信"扫一扫我",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扫描,以添加【读万卷】公众平台


分类:11期 | 标签: | 2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